正文卷 295、296.姑爷吃了口扭曲烈阳(7.0K-感谢“一丝清泉”打赏)

穿越小说推荐各位书友阅读:开局赘入深渊正文卷 295、296.姑爷吃了口扭曲烈阳(7.0K-感谢“一丝清泉”打赏)
(穿越小说 www.kk169.com)    若从无限虚空的角度审视,“魅鬼世界”就好像在漆黑深海里航行的一艘小船,渔火如豆,渺不可见,随波逐流于虚空之中,却又不知在往何处而去。

    这海,自然就是宇宙。

    小船,就是“魅鬼世界”。

    魅鬼们很喜欢白山,若不是白山是她们“梅儿姐姐”的,这些魅鬼早就一个个打扮地花枝招展,然后排着队、见缝插针地去撩白山了。

    身为魅鬼,谁不想能有个白山这样的男人陪在身边。

    不,哪怕那个男人只有白山百分之一、千分之一的能耐,她们也就幸福无比了。

    就算不能天长地久,能和白山一夜同眠,也是开心无比,便是无法承受,也愿如飞蛾扑火,只求刹那欢喜。

    可惜...白山对这些小魅鬼却没有任何男女感觉,就只有一种当成了“孩儿们”的心态。

    若是有小魅鬼怯生生地在远处窥探他,一副“想要点阳气,却又不好意思说”的神态,白山总会招招手,让那小魅鬼过来,然后再让她自己取走足量的阳气。

    每到这时,小魅鬼总会欢天喜地、欣喜若狂,小嘴如抹了蜜糖般地喊一声“山儿哥哥”,以此对应“梅儿姐姐”。

    白山自己则只有一种“大人给了小孩子糖”的感觉,而不是其他什么情绪。

    当他自己意识到这一点的时候,又是一阵感慨。

    现在的他,只对生命层次类似的雌性才可能产生兴趣。

    同时,心底也对留下“后裔”产生了某种无法磨灭的念头。

    “阴阳相合”、“繁衍后代”本就是根深蒂固地刻绘在生物体内的两个观念,若是没有这样的观念,一个生物族群根本无法延续。

    白山也想诞下后代,似乎只有这样,才能完成某种心灵上的义务,从而让自己完整,再无此间杂念。

    可是...这对于普通人来说一个晚上就能做到的事,对他来说却极为艰难。可以说,他翻遍一个村子,一个镇子,一个城市,一个州郡,一个皇朝,甚至一个世界都无法找到一个匹配的雌性。

    这就有点儿“巨龙生育能力极其低下”的感觉了。

    不!真要比起来,白山比巨龙的生育能力还要低下许多许多许多...

    此时,白山是真有些后悔,早知如此,当初怎么着都要和玉真一起努力诞下后裔。

    可仔细一想,当时那种局势,根本没有诞下后裔的时机。

    而现在,玉真公主对他来说就像易碎的瓷娃娃,行夫妻之事时,他不仅不敢动,甚至还要各种小心翼翼。这繁衍的可能是彻底禁绝了。

    至于白妙婵,妙妙姐虽是大能,但白山也是看明白了,妙妙姐这就是“法术”一途的大能,她在全盛时期,应该能够动用极其强大的法术力量,神魂力量,世界力量,可她本身的生命层次却并不高,换句话说,她是“融于天地”,而不是“融合天地”。

    ...

    ...

    因为“魅鬼世界”还未抵达合适的“着陆地点”。

    白山每日都在此间度过。

    梅儿姑娘似乎看出了他的苦恼,可她却也没办法,深渊是亡者的国度,任何物种都不具备“繁衍”的能力,就算“小姐”也不行,所以...哪怕她再大胆,也做不了“红娘”。

    一日,云雨后。

    白山坐在溪前的老树下,梅儿姑娘并着雪白长腿,斜依在他怀里,双手勾着他脖子,姑爷的表现她满意极了,这是她无数年里都未曾有过的快乐。

    两人终于聊起了之前那场战斗,算是复盘,也算是梅儿老师承了人情后的免费教导。

    “要说融神境的战斗,就得说说融神境的本事。

    旁人就算有再强的力量也没用。

    因为融神境能随时进入他自己的世界,让旁人的力量打空,从而连消耗都做不到。

    若是想要针对融神境,只有也拥有世界,才能在彼此靠近后,通过世界的接壤,而发起战争。”

    “这战争里,你可以让自己世界中的部下进入对方世界,发起攻击;也可以缩起世界,进入对方的世界;还可以利用远程攻击一类的力量,在自己的世界里对对方发起攻击。”

    “根据约定俗成的认知...

    世界,最初叫秘境,这种秘境和那些真神境死掉后形成的小秘境差不多性质,就是个单独独立的世界,拥有着简单的进出和储存的功能。

    姑爷你的那个是应劫而生的怪物世界,不在此列。”

    “再进一步,叫秘界,一旦秘境成了秘界,那就必然存在一样物品,这就是定界之器。

    定界之器由秘境诞生,一旦诞生,也就意味着秘界的成形。

    而定界之器在该界之中,可谓是无敌,任何法器都不具备与之抗衡的力量,因为这代表着规则,只要你触发了规则,那么就无可躲避。

    到了这个层次,就算是再多的半步融神境,也绝对不是融神境的对手。

    因为融神境手持定界之器屠戮那些半步融神,就如壮汉手握大刀,屠杀了那些小鸡小狗。

    但,定界之器也不可轻用,用多了会使得秘界衰败,之后许多年都缓不过劲儿来。”

    “刚刚杀死姑爷的,正是那玄元古宗的老儿用了他的定界之器......幸好,姑爷有保命的法子。”梅儿姑娘一脸后怕。

    随后,她又把世界的基本用法和白山说了说,大抵就是世界的扩张、缩小、在虚空中的游行、窥探的手段等等。

    白山轻轻搂着她,陷入了思索。

    让桃花源去到虚空里“游荡”,现在自然不是恰当的时机,此刻的虚空都不知在何处,若是他脱离了魅鬼世界,怕不知道会飘到哪儿去。

    于是,他就开始想提升实力的事了。

    毫无疑问,现在的他把技能树彻底点歪了。

    如果不动用桃花源,他是打不过半步融神的。

    可桃花源说到底,其实也只是秘境,而不是秘界。

    若是他再遇到那有着秘界的融神,那怕不是只有死路一条。

    即便桃花源内里再如何可怕,人家不进来,只是远远儿地对他用那诡异莫测的定界之器,他不是就直接挂了么?

    而若他想让桃花源孕育出定界之器,还不知道要多少年时间。

    危险!

    这个世界太危险了!

    一股弱小感和渴求变得更强的感觉在他心底生出。

    “定界之器,究竟是什么?”白山忍不住问。

    可梅儿姑娘却没回答。

    “小梅?”

    还是没声音。

    白山低头一看,却见红衣小娘子已在他怀里熟睡,神色安静,憨态可掬,一点都没醒着的媚态。其实,梅儿姑娘这不是睡熟,而是一种阳气吸收过多后的消化,以至于身体拟态地处于了沉睡状态。。

    他笑着摇摇头,轻轻搂住小娘子,又开始思索起如何完善“万象”的事情来。

    【木魔经】需得等着白花发育;而真神境功法的修炼时间太过漫长,有种不值当的感觉;思索“万象”成了他唯一的选择。

    ...

    ...

    次日,早。

    红衣小娘子醒来后,跑开了一会儿,之后又突然出现,半藏在一棵老槐树后,神神秘秘地对白山招着手,像是要私奔的模样。

    “什么事?”

    “来呀~~过来呀~~”红衣小娘子半露娇躯,媚声媚气地喊着。

    白山也不怂,反正两人什么没做过?

    来就来!

    于是,他跟了过去。

    红衣小娘子又跑了起来,回眸一笑,喊道:“姑爷,来抓我呀,抓到了我,我就给你一个惊喜。来呀,嘻嘻嘻...”

    白山身形一闪,抓到了她,然后觑眼看着她。

    红衣小娘子反手一抓,温柔地拉住他的手,十指相扣,在一群小魅鬼艳羡的目光里,拉着他跑过丛林,瀑布,溪流,来到了一片峡谷的核心之处。

    “这里是魅鬼世界的中央。”红衣小娘子道。

    白山问:“惊喜呢?”

    小娘子松开他的手,走到前面,轻轻敲了敲地面,地面就裂开了,内里露出个黑漆漆的窟窿,白山凑过去一看,竟能见到这大地的中间有一团微弱的荧光。

    红衣小娘子又敲了敲地面,一个往下的旋转土梯子生了出来。

    她再往一伸手,白山拉住,继而两人顺着土梯子往下走去。

    走了小半炷香时间,两人停了下来。

    在地心,竟然有一团光,那光里有一把闪烁着血色光芒的油纸伞。

    梅儿姑娘糯糯道:“呐,这是我的定界之器。”

    白山看着油纸伞,却见这伞的外围如包裹了一层“屏幕”般的淡红水晶光泽,而屏幕上更如在放着“二十倍速恐怖电影”的画面一般,变幻无穷。

    可是,这是小梅姑娘的定界之器?

    小梅姑娘有定界之器?

    ??

    白山震惊了。

    在他眼里,红衣小娘子起初就像个通房丫鬟,后来又成了“过五关斩六将,千里送小姐”的护卫,再后来在宁宁身边也低调的很,而后...又成了深渊的交易人,再后居然还有世界,而现在,她竟然又展示了定界之器。

    “深不可测,对不对?”梅儿姑娘掩唇,鹅鹅鹅地笑起来,她很喜欢看姑爷吃惊的样子,就好像姑爷也喜欢看她吃惊一般。

    白山问:“此伞叫什么名字?”

    梅儿姑娘过去显然没想过给定界之器起名字,于是道:“不如叫阴阳两仪四象五行八卦大道伞?”

    白山道:“很强啊...一听就能吓倒人。”

    梅儿姑娘笑道:“是呀。”

    白山道:“那不如就叫强子吧。”

    梅儿姑娘愣了愣,鹅鹅鹅地笑了起来,笑的花枝乱颤,继而红唇因诧异而维持着张开,瞪着一双桃花眼,笑意盈盈地看着白山,道:“强子伞?”

    “嗯。”白山应了声。

    梅儿姑娘道:“亏姑爷能想到这么土的名字,鹅鹅鹅,这伞其实有名字的,叫‘见光死’。”

    这次轮到白山发呆了:“见光死?”

    他忍不住鼓掌,赞道:“好名字!”

    梅儿姑娘对白山是丝毫不瞒,笑道:“我来说说为什么叫见光死吧。

    说了,姑爷就知道定界之器的作用了。”

    她想了想,娓娓道:“只要在魅鬼世界,这把死伞就能有用。

    当我使用这把死伞的时候,直接举着这把死伞走在大地上就可以了。

    任何人只要看到了举着这把伞的我,就会情不自禁地被我吸引,再情不自禁地向我走来,待到我面前时,我就把伞轻轻抬起来,那人就会看到我的模样。

    然后...他就会直接死了呢。

    没有任何反抗,也没有任何斗争。

    就算掌控者神位的融神境也不例外。

    而在这个过程里,我是彻底无敌的,谁都杀不了我,就连空间粉碎,我也不会受伤。

    同时,目睹了这个过程的所有人,在一次动用死伞结束后,他们会彻底遗忘期间看到的所有事情,就连融神境也不例外。

    而刚刚的战斗里,我用这把伞轻轻松松地从对面世界里勾来个半步融神,之后杀了他。

    结果,对面那俩融神都被吓到了,怎么都不敢越界,也不敢看我,只敢深深地藏在他们自己的世界里。

    不过他们不知道,我伤势太重,就连用一次这死伞,都是很勉强的,根本用不了第二次。”

    白山默然了下。

    梅儿老师又让他拓展了一下世界观。

    躯体力量,天地力量,神魂力量,如今还有规则力量...

    白山问:“那我刚刚是怎么死的?”

    梅儿姑娘道:“不知道...每把定位之器都神秘莫测,若是我不和你说清楚这些,你便是猜死了也猜不到这伞是怎么用的。”

    白山看着这把伞,又问:“可以摸一摸么?”

    梅儿姑娘道:“会很疼哦...”

    白山点点头,然后将力量汇聚于食指指尖,轻轻地往那伞面的淡红水晶光泽触碰而去。

    这一碰,一股难以想象的剧痛传来。

    他急忙缩回,再看手指,却发现手指竟然呈现出现了一片黑漆漆的模样,这是被腐蚀到脱水了。

    “好可怕的力量...”

    我居然连触碰都做不到么?

    白山忽地正色看向小梅,问道:“五年前,你是怎么被我抓到的?”

    梅儿姑娘婊里裱气地凑到白山耳边,轻声哈了口气,媚声道:“因为我想被姑爷推倒,想被姑爷色色,抗拒都是假的。姑爷越凶,我越喜欢呢。

    这五年,可是我过的最开心的五年。

    对了,姑爷,你知道什么叫死而复生么?”

    说着,她也不解释,只是自顾自地掩唇“鹅鹅鹅”地笑了起来,一边笑,一边双眼汪汪地看着白山,似是骨子里藏着数不尽的妩媚要这男人来蹂躏、来挥霍。

    ...

    ...

    时间一晃又是大半年过去了。

    显然,这“魅鬼世界”在虚空航行的时间,就如小船在大海上飘荡,时间过得极快。

    这大半年里,白山从魅鬼世界取了些树种到了桃花源里,以让白花进行污染。但可惜这里的树并没什么特别的。

    白山自己则没什么突破。

    唯一的收获,则是他尝试了许多次,都发现自己无法触碰定界之器。

    梅儿姑娘在姑爷的滋润下,气色越来越好,可惜她无法孕育后代,否则怕不是早把大胖娃娃给生下来了。

    这一日,她忽地拉住白山道:“姑爷,我发现了一个可供登陆的世界,到了那世界我就可以通过深渊再回到原本的世界。姑爷跟着我就行。”

    白山道:“你是要专门送我么?”

    梅儿姑娘摇摇头:“我自己也要回去。”

    她顿了顿,又道:“我想弄明白是谁出卖了我。”

    “出卖?”

    “原本我和世界蛇餮做的交易是,它负责引发仙界的混乱,然后我打开深渊之门进行佯攻,以让这混乱更甚,世界蛇餮就可以在这混乱中为它的孩儿们吸取大量的负面情绪力量。

    可是...我得到了错误的信息,并且被假象迷惑了。

    仙界好像是在故意勾引我出来,故意显出混乱,同时我也得到了消息,于是...我遵从计划,打开深渊之门发动佯攻。

    可我才打开深渊之门,就发现被围攻了。

    瞬时之间,狩猎者成了猎物,真可笑。”

    白山想了想道:“我记得世界蛇餮曾经对你有过想法,会不会是它?”

    梅儿姑娘想了会儿,极其难得地露出正经之色,道:“我会查清楚。”

    说罢,她忽地又似想起了什么,眸子里闪过一抹前所未有的担忧。

    白山问:“怎么了?”

    梅儿姑娘道:“是深渊里的事,说了姑爷也不懂。

    好了,姑爷,现在我们登陆了。

    你小心一点。

    登陆之后,你就无法藏在我的小世界之中了,毕竟...你不是这里的人。”

    “三...”

    “二...”

    “一...”

    话音才落,周边风景幻变。

    青山绿水的魅鬼世界消失,取而代之的是一个从未见过的世界。

    天空红云漩涡密布弥漫,眼儿处往外,却是漆黑的星空,地表上,则是大片大片的荒漠横呈着...而两人的落脚点则是某座高山的巅峰。

    可细细看去,那又不是什么高山,而像是许多特殊的金属材质融化再凝固之后形成的黑糊糊的顶儿。

    俯瞰而下,那荒漠也不是荒漠,而是粘着无数这种奇异的金属材质的干裂之地。

    梅儿姑娘只看了一眼,就道:“这里应该曾有文明存在,但十有八九被生灵魔经炼化成了神位,文明里的智慧生命全都死了,它们的历史也变成了一片虚无。

    再后来,这儿就招来了扭曲烈阳,以至于此处已经被融化了。

    姑爷,你瞧见的这些黑糊糊的混合金属材质,很可能都曾是令人垂涎的宝物。因为只有宝物的材质,才能存在至今,还未彻底毁灭。”

    “扭曲烈阳是被灭亡的文明吸引过来的?”白山有些费解,“扭曲烈阳,到底是什么?”

    至于宝贝融化,他是理解的,毕竟他见过那一看就很厉害的碧玉葫芦在扭曲烈阳下毁灭。

    梅儿姑娘道了句:“扭曲烈阳和深渊一样,也是【生灵魔经】量劫的反噬,在之前应该是没有的。

    好了,我先不说了,我要尝试开启深渊之门了...这需要一点时间。但我看过,扭曲烈阳的到来还需要一段时间,这足够了。”

    “嗯...”白山应了声,开始自己观察这未知的异界。

    虽说他只在这里停留短暂的时间,但保不准能发现什么特殊植物呢?

    事实证明...他想多了。

    这种连宝物都被融化的世界,植物早是荡然无存了。

    别说植物了,就连生命都没有。

    这是一个彻底荒芜的被毁灭过的世界。

    白山坐在山巅上,身旁的梅儿姑娘抬着手指在虚空里画着什么,口中念念有词。

    白山听来听去,怎么都听不懂...

    他看向远处。

    一炷香时间过去了。

    远处的大地上忽地燃烧起来,一阵扭曲的猛烈的光焰奔袭而来,速度不快,可却恐怖无比,就连白山也能感到其中藏着的混乱与恐怖。

    他敢保证,若是他跑到那光焰里,哪怕化身成灾虎,怕也是连一秒钟都挺不过去,就好像被丢入了一个“定界之器”的锅子里,那表面的强腐蚀会在一瞬间将他毁灭。

    而那一轮可怖的扭曲的烈阳,终于出现在了地平线上,好像一个吞噬一切的怪物,正在缓缓走来。

    白山看了一眼小梅。

    小梅对他眨眨眼,示意别慌,快好了。

    白山看着那缓缓靠近的扭曲烈阳,抓着颗未知材质的小石子随意丢着。

    啪...

    啪...

    啪...

    石子飞起又落下,砸在他巴掌心里发出轻微的韵律声。

    白山思绪飞开了。

    如果扭曲烈阳到了,而小梅还没好的话,两人大不了再钻入小世界里,也不是什么大问题。

    可这扭曲烈阳到底是什么呢?

    为什么好像人人都怕。

    天地之间竟然有这种诡异的自然景观。

    ...

    ...

    等等。

    好像抓住了什么。

    ...

    ...

    白山瞳孔忽地舒展,他终于抓到了这一刹的灵感。

    变异彼岸花通过生命力量孕育的果子,既然能够攫取天地之力。

    那么,它能不能攫取扭曲烈阳?

    如果能的话...

    白山有一种在钻bug的感觉,骤然心跳加快起来。

    电光火石之间,他飞速甩出一把符纸人,这些符纸人都是他闲来无事做的。而每个符纸人的手上都捧着一颗未曾吸收力量的果子,继而飞奔向远处那扭曲光焰与黑暗阴影的交界。

    没两分钟,符纸人就列队跑到了交界处,之后以不同的站位,维持着等间的距离,一边捧着果子,一边跟随着光焰袭来的速度飞退。

    白山全神贯注地操纵着符纸人,又目不转睛、充满期待地盯着。

    远方,变化果然开始了。

    却见一缕缕细腻无比的光从毁灭的光焰里被攫取了过来,钻入最前的那个果子里。

    果子在发光,变得越发饱满,内里的一切好似都在重组,变化。

    下一刹那...那果子骤地炸开了,魔术般地变成了一个怪物,怪物又变成了蚂蚁,蚂蚁又变成了巨龙,巨龙又变成了蜗牛,反复几次后,轰然一声炸开了!!连渣都不剩!!

    这等奇景要不是亲眼所见,简直连信都不敢相信。

    紧接着是第二个果子。

    这果子也开始了“变形金刚”似的爆炸之路。

    第三个...

    第四个...

    第五个...

    全部没有例外。

    到第六个的时候,变倒是不变了,这果子直接焦了。

    第七个...

    第八个...

    ...

    第十四个...

    全部焦了,黑糊糊的。

    此时,只剩下最远的两个了。

    这两个好像根本没有攫取道那扭曲烈阳的光华,屁事没有。

    白山心知失败,暗暗叹息。

    而另一边,这异域的虚空已经出现了一道狭长的黑色裂缝。

    小梅道:“姑爷,走。”

    白山抬手招回那两个果子,放入芥子袋。

    梅儿姑娘一抓他,便跳入了裂缝。

    这一入裂缝,白山忽地感到兜里有些发烫。

    再一看,却见无数的法器、灵石从他袖子里飞了出来,哗啦啦地往上,在半空拉出一条直线。

    白山急忙低头看去,却见芥子袋居然被烫了个洞,法器灵石正是从这个洞里溜出来的。

    “怎么回事?!”

    还未来得及思索。

    白山就觉落入了一条冰冷的深渊黑河之中。

    深渊黑河温度极低,且蕴藏着一种未知的阴寒力量。

    两人才入黑河,梅儿姑娘就又抓着他纵身跃起,落到了一旁的岸上。

    梅儿姑娘在四处观察,白山则是迅速低头看向芥子袋。

    咕嘟~~~~

    一个黑糊糊的果子从芥子袋的烫口出掉了下来,显然这果子刚刚只是看起来没吸收扭曲烈阳的力量,事实上却并非如此,此时是...延迟烧毁了。

    而且这烧毁的力量,竟然能够洞穿芥子袋!!!这是不是意味着它能够烧穿空间?

    白山有些无语,这是赔了夫人又折兵,实验果然不该乱做。扭曲烈阳,果然不是人该碰的东西,不该...至少不能。

    可下一刹...

    咕嘟~~~

    又一个果子从烫口处滚了下来。

    那果子核心处有一团漩涡般的火焰,而外围的表皮却是黑漆漆的冰雪。

    双方形成了平衡和静止,共存于果子之中,之后又很快平复,果子恢复了原状...只是表面呈现出某种黑白的螺旋纹理。

    白山想了想,把果子丢到了嘴中,心中默念:“伟大的天道啊,请庇护您的劫主吧。”

    ...

    ...

    ps:求月票~

    7017k

    穿越小说 www.kk169.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开局赘入深渊》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开局赘入深渊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开局赘入深渊》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

大唐扫把星林炎柳幕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