潜龙勿用 第七十一章 死侍是你放的?(四千五百字二合一 5/10)

穿越小说推荐各位书友阅读:本该屠龙的我意外开始修仙潜龙勿用 第七十一章 死侍是你放的?(四千五百字二合一 5/10)
(穿越小说 www.kk169.com)    “关于龙的说法,我差不多有一个基本的了解了。”路明非放下盛着雪碧的纸杯,漆黑的瞳仁看着酒德麻衣,映出她的倒影。

    “简单来说,龙很牛逼,但是它们很冷血暴虐,而且是刻在基因和骨子里的冷血暴虐,作为有体内龙血混血种,我们也很牛逼,但因此有被龙血影响神智的风险,而且我们的力量虽然来自于龙,但龙和人是死仇,我们又站在人的一方,所以也和龙是死仇,对吧?”

    “实际上还有另一个比较重要的原因,”酒德麻衣已经关闭了黄金瞳,眸子恢复成原本的紫色,“在龙的眼里,我们这些混血种作为人类,窃取了他们的力量,玷污了他们高贵的血统,我们对他们是憎恨,他们对我们是憎恶。”

    “形象的说法,”路明非耸肩,“所以金色的眼睛,哦,就是你说的‘黄金瞳’是所有混血种共同的特征喽?”

    “没错,”酒德麻衣点头,“只要体内的龙血比例达到某个程度,混血种就能点亮黄金瞳,黄金瞳来自于龙,纯血的龙眼睛都是金色的。”

    “黄金瞳在一定程度上继承了龙眼的能力,可惜通常只是微不足道的一点点,点亮黄金瞳后混血种可以像猫科动物夜视,却不能令混血种的静态视力或动态视力有丝毫提高,但是保留了小部分龙对人类和其他动物在精神上的压制的效果,”

    “龙的眼睛可以压制人或动物的精神?”

    路明非问道。

    “对,但不只是压制,”酒德麻衣道,“混血种的龙血比例毕竟不会超过百分之五十,所以混血种的黄金瞳相比于纯血龙是阉割版,只有精神压制的效果。”

    “但是对于纯血的龙而言,黄金瞳不仅可以进行精神上的压制,还可以让对视着者看到某种恐怖的幻觉,据某些资料记载,血统极尊贵的龙甚至可以用眼神让混血种无法释放言灵,甚至不自觉地臣服于对方。不过极少数血统强大的混血种也能用黄金瞳让人产生幻觉。”

    就比如你的黄金瞳,就让我在毫无防备的情况下中了招,产生了看到一条五爪金龙的幻觉。

    酒德麻衣心中暗道。

    “资料记载?你没见过?”

    路明非问道。

    “我要是见过,现在跟你说话的不是尸体就是死侍!”

    酒德麻衣吐槽道。

    “死侍?”

    路明非皱眉,这已经是他第二次听到这个名字了,上一次还是在猎人网站。

    “死侍的话,我刚刚不是说过混血种的龙血比例不会超过百分之五十吗?”酒德麻衣道,“其实准确的说,不是不会超过,是不能超过,龙血是暴虐、疯狂和贪婪的,混血种的龙血比例低于百分之五十时,人性还能压制龙性。可一旦龙血占比超过百分之五十,龙性就会撕碎人性,堕化成死侍。”

    “死侍是龙族血统侵蚀占据了混血种原本的意志后的产物,他们失去了作为人的大部分思考能力,也就比野兽聪明点,它们对龙血的渴望会变成最大的本能,生存的意义就是不断追求更高品质的龙血,吞噬龙血来纯化自己的血统。”

    “所以……死侍其实是人变得?!”

    路明非想到自己之前还打算用死侍炼丹,顿时一阵恶寒。

    “不全是,”酒德麻衣摇头,“也有出生就是死侍的生物,只要出生时龙血比例在百分之五十以上,百分之一百以下,那就是死侍。”

    “所以死侍体内肯定会有人的基因?”

    “不是只有人才能拥有龙血,”酒德麻衣摇头,“有的动物也有龙血,也可以变成死侍。”

    路明非脸上不动声色,心里想到了啸天,以及被他浪费的那条死侍鱼。

    “你之前提到了死侍本能地追求纯化血统,”路明非有些好奇,“那死侍会有把血统完全提纯的一天吗?”

    “往盐溶液里无限加入蒸馏水,盐溶液会有变成纯水的一天吗?”

    酒德麻衣问道。

    “这个问题你想让我从数学角度回答,还是从现实角度回答?”

    路明非反问。

    “现实角度。”

    酒德麻衣扶额。

    “那不可能,无论加多少水,水里总会有盐存在。”

    路明非摊手。

    “纯化龙血也一样,”酒德麻衣摊手,“虽然不能完全类比,但道理是一样的,不是所有量变都能引发质变。”

    “所以死侍在做无用功?”

    路明非问道。

    “它们自己都不在乎,”酒德麻衣摇头,“或者说失去了属于人的智慧,它们已经没法思考了,更没法‘在乎’。”

    “说来好笑,”酒德麻衣端起雪碧一饮而尽,“血统带给混血种言灵,那是混血种最强的力量之一,但是在被血统操控以后,混血种堕化成死侍,却用不出言灵了,加上不会思考,用不了武器,虽然身体素质上升了,但是综合实力还不如没堕化前。”

    “尤其是堕化前有那种很强的言灵的,更是亏大发了。”

    “言灵?”路明非又听到了新词,“这是什么?”

    “你可以理解成超能力,每人只有一种,但是不是独一无二的,大多数混血种的言灵会重复,”酒德麻衣道,“言灵是很复杂的东西,以后我再跟你细讲。”

    “好了,跟你讲了这些,你也对龙有了基本的了解……”

    酒德麻衣伸了个懒腰,展现出绝妙的好身材,路明非挪开视线。

    “现在,”酒德麻衣对着路明非伸出素白的手掌,涂了鲜艳口红的嘴唇勾起,“你要加入我们的组织了吗?”

    “我拒绝。”

    路明非摇头。

    “为什么?”

    酒德麻衣似乎并没有感到很意外。

    “红口白牙一张嘴,你说什么就是什么?”路明非质疑道,“考虑到我身上的变化,龙的说法我暂且信了,但是你说我爸妈是你们组织的高层……证据呢?你说他们让你来吸收我加入组织,你怎么证明?”

    “他们早就猜到你会这么问了,”酒德麻衣笑容灿烂,从百褶裙的口袋里掏出钱夹,打开后拿出一张照片递给路明非,“看看这个吧。”

    路明非接过照片,低头仔细地看着,怔怔失神。

    一旁的酒德麻衣心底松了口气,前两天和薯片妞的交谈在脑海中浮现。

    ……

    “薯片,你确定我给他科普一下他就会乖乖就范?万一他对我客客气气,千恩万谢,然后端茶送客怎么办?我总不能来强的吧?他的言灵看着就很危险啊!”

    “放心吧,我有杀手锏的!来,这个拿好,还有这个,也装起来,你倒是时候把这个给他,保证他当场就范!”

    “我去!这什么东西?照片?还有……信?”

    “老板给的,你按计划行事就对了!保你顺顺利利!对了,还有些小细节你不能忘,来,附耳过来……”

    ……

    薯片啊薯片,虽然是替老板传话,但你也可算是干了回靠谱事,回去我就不把你整个屁股掐肿了,掐一半就行!

    酒德麻衣心中暗道。

    路明非依旧怔怔地看着手里的照片,照片上是夏天的花园,远处依稀是夕阳里的卡塞尔学院,近处则是无数的蔓墙,绿得沉郁而通透,一男一女携手在蔓墙里散步,男的穿了一件宽松的大白衬衣和一条洒腿裤,脚下一双木板拖鞋,女的一件纯白的居家棉裙,照片上一男一女互相看着彼此的脸,带着融融的笑意,阳光灿烂里都笑得岁月静好。

    可真是一对神仙眷侣啊!

    路明非心里感慨,伸手轻轻抚摸照片上的两个人,几乎模糊的记忆跟照片上人影重合,像画面焦黄的老旧电影倒带,一点点变回清晰。

    不过你们这对神仙眷侣是不是忘了自己还生过一个儿子了?

    路明非鼻子一酸,差点把照片扔出去。

    “对了,还有这个,”酒德麻衣又从钱夹里掏出一封信,递给路明非,“这是他们给老板,也就是咱们组织的大boss发的推荐信,推荐你的。”

    路明非默默接过信,信很短,而且是打印的电子邮件,而且邮箱地址异常复杂,可能是隐秘组织为了保密吧。

    信只有寥寥十来行字,主要是以路明非的亲爹路麟城的口吻写的,前前后后十来行,无非就是明里暗里夸自己儿子多么多么优秀,把路明非夸得天上有地上无,简直是真龙降世紫薇转生,路明非自己都不知道自己这么优秀,也不知道这个好几年没见老爹是怎么知道的。

    这封电子邮件前面的措辞都很含蓄,哪怕夸主要也是拐弯抹角地夸,只有最后一句,态度陡然强硬起来。

    【我从不怀疑明非的优秀,但是希望您不要让他在十八岁以前参与任何任务,我理解他应该在风雨的磨砺中成长,但风雨不该在蝉尚未羽化时就去磨砺他,如果你想让路明非参加任务,请在他十八岁以后。

    您不可或缺的人才,

    路麟城】

    “你老爹直接在信里威胁老板,”酒德麻衣向前倾凑身子,伸出食指点着路明非手里信上的落款,“这意思很明显了,十八岁前老板敢让你出任务,他就敢撂挑子不干。”

    “这是自爆式的威胁吧?”

    路明非吐槽。

    “不算,因为他负责的东西,整个组织除了他之外只有一个人勉强能搞,他确实不可或缺。”

    酒德麻衣解释道。

    “你不是说还有个人能勉强替代他吗?谁啊?”

    路明非问道。

    “你妈。”

    酒德麻衣道。

    “哎……不是,这不聊的挺好的吗?你怎么突然骂开了人了!”

    路明非瞪眼。

    “我没骂人啊,”酒德麻衣哭笑不得,“我是说整个组织能代替你爸的工作的,只有你妈。他要是撂挑子了,你觉得你妈会接手吗?”

    “所以说这是有效威胁?”

    路明非指着落款。

    “何止有效,简直效果拔群啊!”酒德麻衣一拍大腿道,“来的时候老板还特地叮嘱我要对你关怀备至,温柔体贴,哦对了,我还得帮你爸妈带句话!”

    “带话?”

    路明非好奇。

    “咳咳!”酒德麻衣用力清清嗓子,忽然看着路明非的眼睛,用无比深情的语调和标准的普通话道,“明非,爸爸妈妈爱你。”

    路明非傻眼了。

    酒德麻衣脸上浮现两抹酡红:“别这么看我,老板说的,必须原话原语气带到!”

    “你见过他们?”

    “对啊。”

    酒德麻衣点头。

    “那他们就不能给我录个视频,非得人肉传话?”

    “理解一下吧,他们的信息都是严格保密的,录音都不让录,更别说录像了,”酒德麻衣指着路明非手里的照片和信,“为了他们的绝对安全,这两张我待会也得销毁,你要看赶紧多看会。”

    “不用了,”路明非摇头,伸出食指点点自己的额角,“都记在脑子里了,忘不了。”

    在酒德麻衣不知道的识海中,一张和路明非手中一摸一样的照片,一封和路明非手中分毫不差的打印信,正静静地悬浮着。

    “那……现在你愿意加入我们了吧?”

    酒德麻衣再次对着路明非伸出手,素白的手掌,手指修长葱白,指尖精心做了美甲。

    “纳新总得给点新人福利吧?”

    路明非依旧没有点头或伸手。

    “福利?”酒德麻衣一愣,眯着眼睛笑起来,精心做了美甲的指尖蹭过眼角的绯红,t恤衫领口露出一小片雪白,说话尾音如猫般慵懒上翘,“要说福利的话,你是指……哪种福利呢?”

    这副场景就算是得道老僧看了都能焕发第二春,路明非一个能把漫画里比较暴露的那几页翻得页边都发黑的青春少年本该不可能抵挡得住,当场就得投降。

    但奈何他全程法力蕴于灵台,此时可谓七情不动,六欲不染,丝毫没有世俗的欲望,愣是面不改色,目不斜视的开口道:“当然是物质或者经济上的福利,最好是经济上的。”

    酒德麻衣缓缓捋过长鬓的手僵住一瞬,然后恢复自然,继续捋下去。

    “有么?”

    路明非再次问道。

    “你别说,还真有,”酒德麻衣深吸一口气,笑容阳光灿烂,从自己钱夹里掏出一张卡,放在茶几上又推到路明非面前,“密码是123456,十万美元,你的生活经费。”

    路明非喉头滚动两下,从酒德麻衣手中接过卡,揣进自己口袋里。

    “现在起咱们就是一伙的了。”

    路明非主动对着酒德麻衣伸出手。

    酒德麻衣一愣,连忙也伸手握上去,脸上笑嘻嘻,心里暗道老娘的魅力竟然还不如十万美元?

    “对了,既然你已经是我们的一员了,”酒德麻衣松开和路明非握着的手,脸上笑容有些微的不自然,“有件事我必须和你说一下。”

    “哦?什么事?”

    路明非好奇。

    “其实死侍和言灵都是很复杂东西,”酒德麻衣道,“你知道为什么言灵我说以后再跟你细讲,关于死侍的问题却会详细回答你吗?”

    “为什么?”

    路明非心说我好像猜到你要说啥了,河边那头死侍恐怕是你们干得吧?

    “因为你已经见过死侍了,虽然你也有了言灵,但是毕竟差点栽在死侍的手里,所以相比于言灵,你一定对死侍更加好奇……”

    酒德麻衣款款而谈。

    “所以河边那头死侍果然是你,或者说你们干得吧?是为了‘考验’或者说‘观察’我吗?”

    路明非干脆利落地打断酒德麻衣的话,酒德麻衣瞪大眼睛。

    房间里一时安静下来。

    7017k穿越小说 www.kk169.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本该屠龙的我意外开始修仙》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本该屠龙的我意外开始修仙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本该屠龙的我意外开始修仙》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

大唐扫把星林炎柳幕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