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卷 第122章 踏平鸦鹊岭

穿越小说推荐各位书友阅读:我在镇魂司当称魂师正文卷 第122章 踏平鸦鹊岭
(穿越小说 www.kk169.com)    神丁光顾着嚎。

    陈风怎么劝都没用。

    最后还是神丁嚎得没气力哭了,这才一抹眼泪,没事人一样,“想起来就伤心欲绝,好了,哭出来舒服多了,那啥,你不用担心,我没事的。”

    看来其中有瓜啊……陈风自己脑补了一下,不再追问,只道:“现在可以把我朋友放出来了吧。”

    神丁点了点头,一溜烟缩进了尖嘴灯,紧接着就是在田里地消失的曹广孝等数十镇魂使,歪七竖八倒在原地。

    一个个的,神情萎靡,陷入半昏迷状态。

    陈风与神丁沟通,知道曹广孝等人并无大碍,休息一阵就好。

    陈风将阿拉灯收进虚空梭,摸出提神醒脑的丹药一一给人喂了,坐等大家醒来。

    不消片刻。

    众人悠悠醒来,意识还停留在从田地往村东树林冲的场景。

    曹广孝发现身处打谷场。

    他醒来的第一件事就是本能朝陈风望去。

    陈风见曹广孝一副要发问的样子,根本不给他说话的机会,把捆得严严实实的三当家丢在他脚下,说道:“这帮山贼,狗胆包天,竟然敢夜袭咱们镇魂司,这个人看样子,应该是个头目,大人,交给你。”

    陈风镇魂司夜值,赌坊、剑炉那次,曹广孝隐隐觉得陈风身藏秘密,两人半夜喝酒,互吐心声,曹广孝将之引为默契至交。

    曹广孝眼带疑惑,上下打量一阵陈风,内心有诸多疑问,周遭人多嘴杂的情况下,他终究还是没开口。

    他转而望向三当家,冷寒的脸,挂上了阴霾。

    “压下去,严加审问,我要知道山贼的窝点,具体人数,山寨布防。”曹广孝凝起眼神,加重语气,“什么阿猫阿狗都敢打我镇魂司的注意?今夜不踏平山贼窝,如何向死去的兄弟交代。”

    响水村打谷场一役,镇魂司折损三名镇魂使,看着摆在打谷场的尸体,众人脸上忿然。

    要不是曹广孝当机立断,解锁禁忌,令镇魂使拘魂驱策,打造魂军,今夜镇魂司就得阴沟里翻船。

    作为大顺朝京都三大巨头势力之一,被区区山贼收拾?传出去,镇魂司的脸都丢尽了不说,曹广孝这个墓伯,也不用当了。

    镇魂使自有刑讯逼供的手段,陈明廷狮吼功结合欧举廉迷魂法,就是绝佳的配合,当初陈风捏骨术扮作五号样子,称魂天字房任务,活着走出称房,还吃过两人的苦头,要不是那时候的他有瞒天过海和梦入神机反套路了一波,肯定得栽在两人手里。

    三当家自不消说,只差没把祖上十八代给抖落出来。

    陈风从旁默不作声,结合前身记忆和称魂四当家的生平,再与三当家的口供进行印证,一张鸦鹊岭山贼窝点的立体地形图,就事无巨细地出现在了脑海中。

    曹广孝看完三当家的口供,很快在地形图上圈定准确的位置,得知的信息虽没有陈风全面仔细,但也八九不离十。

    他深思片刻,与手下诸多镇魂使小队合议良久,最终决定趁数百魂军在手,夜袭山贼山寨。

    镇魂司轻装简行,全员出动,摸黑上了鸦鹊岭。

    在离山寨不远的山头停了下来。

    曹广孝并非没脑子,日日与怨魂打交代,性子自然沉稳谨慎,离山寨越近,反而越发小心,魂军在手,明明有横推山寨的实力,他仍然派出了数名镇魂使当斥候,一为摸掉山寨外围的暗哨,二位收集更加详细的情报,毕竟他没有陈风便利的“生平”信息,三当家的供词,需要实地印证。

    充当斥候的人中,就有陈风。

    不是陈风想赶着趟往前去,而是曹广孝指定,临行前还背着人悄悄给陈风解释,“你斩了阎正纯,虽事出有因,为民除害,但这罪名可不轻,如何处置,全在封尉大人一念之间,我能做的,就是尽量给你方便,再就是,你要立功,将来罪责下来,我也好为你说辞。”

    陈风明白老上司的良苦用心,拍了拍他的肩,给了一个放心的眼神。

    摸掉歪脖子树上那两个山贼暗哨,陈风藏身树屋,舒舒服服喝酒吃肉干,数不清的铁线小昆虫从虚空梭里放了出来。

    山林中,悉悉索索的声音渐渐行远,不消片刻,回禀的铁线昆虫又爬回树屋。

    借着月光看铁线昆虫走字,陈风做好斥候本分,在地形图上将山贼窝点的茅房都标了出来,至于人员位置,更是精确到装备穿着样貌,信息的汇总详细度,堪比高精准导航卫星地图。

    统计着统计着,陈风的眼神就凝了起来。

    这股山贼极不寻常,武器装备库里竟然有大顺制式军备,还有能轰平几座山的火药。

    这……是山贼?军队还差不多。

    除此以外。

    寻欢作乐的山贼掠夺了大量的流民,虐待致死的男男女女不计其数,更有孤儿寡母在遭受非人的折磨。

    陈风暗付,以山寨火药的拥有量,如果镇魂使冲进去,山贼抱着同归于尽的想法,估计曹广孝那点人,得交代在里面。

    陈风思索片刻,默默点头,溜下树屋,潜到山贼寨门附近。

    光是精钢材料打造的寨门体系,就预示这伙山贼不寻常。

    陈风嘴角一咧,虚空梭里不断轻召。

    獠牙渐涨的大毛、二毛身后,是纹丝不动,悄无声息不断出现,扛着“烧火棍”站成一列列松柏的铁线军。

    ……

    镇魂司的临时营地山头,曹广孝不断汇集斥候回禀的消息,与众小队伍长商议如何攻打山寨。

    “寨门坚固,这等规模,不同寻常,正门强攻不太现实,魂军出动,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取寨门巡卫,一小队夺取寨门控制权,二小队占领制高点……”

    “报。”一名镇魂使斥候飞身前来,还没近前就急声道:“寨门被不明势力暴力摧毁,夜晚看不清,只听到两声暴戾的嘶吼,大门轰然倒塌。”

    “怎么可能?”曹广孝周遭的伍长惊得站了起来,“疑似精钢炼制的寨门,没有攻城器械,怎么可能就短时间塌了?”

    “属下也不信,但确实如此。”斥候脸上的红潮此时尚未退去,他脸上的惊讶神色,此时此刻都还停留在当时看到的那一出不可思议的场景。

    “有没有弄清楚何人所为?”

    “属下不敢离得太近,怕对方发现踪迹,但对方煞气浓郁,属下不才,有心惊的感觉。”

    “到底是何人?”曹广孝嘀咕一句,转念挥手道:“不管是谁,至少与我等目标一致,机不可失,全员出击,魂军在前,镇魂使在后,山寨三面环峭壁,无法攀登,一面寨门擂木滚石道,既然寨门告破,我们……”

    曹广孝话还没说完,又有飞奔而来的镇魂使斥候冲了进来。

    “报,继山寨被毁,三面峭壁上出现兽吼,密密麻麻的猛兽扑进山寨。”

    “山寨正门,出现军阵冲锋,现下已杀入山寨。”

    曹广孝惊得站立起来,又慢慢坐下,此时此刻他反而不急了。

    “何方神圣?”曹广孝内心只犯嘀咕,斥候的通报,用了军阵字眼,可见攻打山寨的人,不是几个,而是一群,而且军阵代表有秩序、训练有素、正规。

    曹广孝想破脑袋也想不通,鸦鹊岭附近哪里有这么一支大顺朝正规军。

    就算是剿匪而来的州府卫,这个时候也不会有这么大规模。

    毕竟,鸦鹊岭已经隶属潭州境,境内的鸡谷教叛乱就已经让州府卫忙得不可开交,他们哪里还有精力管这区区山贼。

    “拿地图来。”曹广孝展开地图,望着鸦鹊岭上已标记得密密麻麻的标示,点着鸦鹊岭山寨的制高点,“这里,山中有山,山贼打穿山体,构建了坚不可摧的堡垒,乃内寨所在,不管攻打山寨的人是谁,至少可以肯定不是敌人,我们可以助其一臂之力,以魂军……”

    “报……”

    听到急促的声音,曹广孝的呼吸下意识窒了一息。

    “报,对方,竟然……竟然从天而降,从内寨堡垒气孔跳了进去……”

    “报,不到半刻,山寨外寨被肃清,内寨起火,传来数不清的惨叫和爆炸轰鸣,疑似发生一面倒的屠杀。”

    听着斥候的回禀信息,曹广孝内心泛起古怪的念头……攻山的人是谁,刻意打我脸吗。

    曹广孝张了张嘴,本想说事不宜迟,大好机会,想了想,又紧紧把嘴闭上了。

    果不其然,没过多久,又有斥候回禀。

    众人都开始麻木了,从欣喜到惊讶再到无动于衷。

    曹广孝的脑海里浮现出一副尸山火海的贼窝。

    他试图在脑海中还原对方整个攻山过程。

    首先,以不知名手段暴力轰塌精钢寨门,在山贼还弄不清状态的同时,铁血出击,正面军阵硬冲,三面峭壁以早已埋伏的驯兽同时猛扑,打了山贼一个措手不及。

    然后,四面合围,不给外寨山贼反应的机会,同时以主力抢夺内寨关卡,不让山贼放下断龙石堵门。

    外寨肃清后,一面稳打稳扎,一面又奇兵从气孔进入内寨内部,内外合一,根本不给山贼喘息和重新聚拢的机会。

    攻山寨的人是谁?

    其中诸多细节,完全不合常理,又实实在在发生着,任曹广孝想破脑袋,也想不通,对方是如何做到譬如驯兽攀峭壁,气孔飞天而下这些非人操作的。

    结合斥候回禀的消息,曹广孝甚至开始怀疑这伙人,是不是同为鸦鹊岭的山贼在窝里反,否则解释不通,对方山寨中如履平地,对地形熟悉得跟逛家中菜园子差不多的行为,而且对山寨地形的每一处弱点,利用到了极致,这不是熟悉得不能再熟悉的山贼自己人,还能有谁?

    想到这,曹广孝有些坐立不安起来。

    “报……”

    回禀的斥候行色匆匆,疾步行走,眼神中带着不可思议,一脸震惊,却是看到朝他望来的同僚,一个个淡定自若,脸色麻木不堪,似乎早已见惯不惊。

    他压下因为看到不可思议一幕而变得骇然的神情,努力调整心态,尝试着用平静的语速说出,却发现自己的声音仍然带着颤音。

    “山寨没了,轰,一声巨响,天上掉下一座山,把内寨压稀碎。”

    斥候有些语无伦次,双手激动地比划出一座山的形状,狠狠往地上一掼。

    “……”

    全场寂静,看神经病一样看着斥候。

    这搬山填海,神仙手段,区区鸦鹊岭山贼,何德何能,能引动神仙出手?

    ……

    陈风长舒口气。

    玲珑秤呼啸而去,重若抬山下黑泽山石呼风渐涨,以山压山,直接把山贼重金打造的内寨压成了山尘颗粒。

    在这之前,陈风的铁线军做了数不清的收尾工作。

    包括不限于,把山贼收刮的财富洗劫一空。

    把山贼掠到山上的流民重归自由。

    把山贼库房的制式装备、火药搜得一点不剩。

    用刮地三尺来形容,一点不为过。

    收获最大的还是称魂山贼魂魄,阴阳册给的奖励和生平。

    阴阳册人魂册上又上了不少图册。

    奖励不消说,今夜修为暴涨,陈风都变得有些麻木。

    实物奖励也不少,星品普遍不高,当花生米磕的丹药一如既往的多。

    唯一一个不错的奖励,三星品质,叫地听术,能听到百米开外的动静。

    结合陈风自身的实力,这一个偷听技能,在他手里距离被无限放大,他甚至能听到千米开外种子破土细微的声音。

    生平汇总,发现了很多不为人知的秘密。

    原来这伙鸦鹊岭山贼,不单单是山贼那么简单,是一支准军事化作战部队,准备在潭州鸡谷教叛乱,局势渐渐明朗的前提下,配合切断粮道,引起更加的风暴。

    从众人生平汇总,这些小头目所知甚少,陈风得到的信息有限。

    他隐隐有种感觉,这伙山贼和鸡谷教的上线,不是同一势力。

    可惜所谓的二当家和大当家没在山寨,去了四圣山参加什么贵客的接风宴。

    去四圣山再洗劫一回还是回去回禀?

    陈风毫不犹豫选择了后者。

    何况,鸦鹊岭山贼已破,既为前身报了仇,又不会让镇魂司小队涉险,还救出了数百流民,一举三得。

    “是时候回去回禀消息了,我只是个斥候。”陈风暗自嘀咕,将铁线军团收入虚空梭,原地消失。

    “报……”

    陈风假装气喘吁吁,姗姗来迟,冲回营地。

    却发现。

    营地空无一日。

    空气中。

    还残留着一股令人作呕的气味。

    7017k

    穿越小说 www.kk169.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我在镇魂司当称魂师》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我在镇魂司当称魂师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我在镇魂司当称魂师》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

大唐扫把星林炎柳幕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