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卷 第121章 阿拉灯神丁

穿越小说推荐各位书友阅读:我在镇魂司当称魂师正文卷 第121章 阿拉灯神丁
(穿越小说 www.kk169.com)    “神丁神丁,木有丁丁。”

    陈风憋了半天,自己都觉得有些尴尬,这都什么恶趣味口诀,也不知道那个倒霉催的给设的。

    念着念着,还有语速要求,抑扬顿挫的口号式标语,感觉有点小羞耻是怎么回事。

    口诀已念。

    却是半天不见反应。

    陈风内心一惊,看着上面的隐裂纹,心道莫不是刚才用乾坤碧波罩给砸坏了吧。

    还是说方法不对……陈风回想三当家当时抱着尖嘴灯,朝向自己欲言又止的场景,心中有了定数,心头又泛起一股无力的吐槽。

    他摸着那尖嘴灯管,边搓边念,“神丁神丁,木有丁丁”。

    呼啦啦扯风的声音。

    陈风赶紧退开。

    只见一缕黑烟升腾。

    慢慢浮现出一个烟雾人来。

    这烟雾人,浑身黢黑、唇红齿白,黑不溜秋的,除了嘴唇牙齿,全身上下就眼珠子还带点白色。

    他的双脚成为一条越来越细的黑烟延伸到尖嘴口。

    整个形象,跟陈风前世认知的那个阿拉丁神灯里面的灯神,除了肤色,简直一模一样。

    陈风额头青筋都崩了出来,老实说,他有点小自闭……是不是接下来,我应该许愿了,第一个愿望是世界和平,第二个愿望是把我送回前世的地球,第三个愿望是我还想要三个愿望。

    “愚蠢的人类啊,请叫我妖神……”

    “嘭……”

    陈风从虚空梭里摸出一条扶桑残木做的拐杖,咣咣咣,先罩着这器灵乱砸一气再说。

    “该死的人类,本大爷乃上古大神……”

    “无知的人类,还不磕头跪拜……哎哟,轻点。”

    “肮脏的人类,我能满足你……哎哟,不是,你误会了。”

    “白痴的人类,你¥#@%&……哎哟,大爷,别打了。”

    “大爷,你是我大爷……哎哟,你怎么还打。”

    ……

    陈风大概知道四圣山那个所谓的贵客,怎么会把带有器灵的冥器,随手就丢给山贼了。

    这器灵不仅絮叨,还嘴贱得一匹,估计那贵客不堪其扰,能扔就扔,还能做个顺水人情。

    这个世界的器灵都这么个性十足的吗……陈风想起镇魂司里那两个说相声的稚童脸和树皮脸,也是一副贱兮兮的样子,跟尖嘴灯这个器灵没什么区别。

    “阿拉叫神丁,呜呜呜,别打脸了,再打毁容了。”

    呼,半夜凉风里出一身热汗,舒坦了……陈风长舒口气,拐杖棒子往肩上一抗,朝器灵昂头,“还嚣张吗,知道谁是大爷了不。”

    “懂懂懂,知道知道。”

    “我朋友是不是在里面,给我放出来。”

    “这个……”

    噼里啪啦咚咚咚。

    陈风甩了甩头,把略显湿漉的头发侧偏分了分,拐杖棒子架在双肩上,双手一前一后握着,活像个勒啥高校里的群殴同学。

    “不是我不愿,是我不能啊,呜呜呜,你能不能好好说话,给个机会也不给,呜呜呜,我从小到大就没挨过这么多打,呜呜……呜,我老娘都没这么打过我,欸,我老娘是谁?呜呜呜,我也不知道我老娘是谁,哈哈哈,我没有老娘……”

    陈风,“……”

    额头的青筋又鼓了起来。

    咔嚓一声。

    陈风把龙牙咬摸了出来,咬合之音都隐带雷霆,可见,陈风已经对这神丁忍到了极限。

    没想到,这龙牙咬一出,效果是出奇的好。

    神丁审视着龙牙咬,眼中露出迷茫,神情流露出一股努力回想,好像在哪里见过的模样。

    “你……认识?”陈风心中微动,把龙牙咬往器灵眼前一递,如果这器灵是扶桑一系,那就好办了,交给小桑,保证服服帖帖的。

    “不认识。”神丁一脸淡然,好吧,黑黢黢的脸,实在看不出是不是淡然,反正神情模样差不多就是这个意思。

    不认识,你摆出一副深思的神情……陈风再一次升起要将神丁暴揍一顿的想法。

    陈风自己都很奇怪,自己什么时候这么暴力了,怎么一言不合就开捶,这好像不是平时的自己。

    陈风暗自警醒,难道是受这神丁影响?

    卧槽……陈风内心惊呼一声……连拥有瞒天过海和大衍四九术的我,都能被他影响,那普通人……我屮艸芔茻,是我太想当然了,这器灵玩意,不单单嘴贱这么简单。

    陈风开始动了往后会让自己后悔的念头。

    “是不是只要拥有这灯,口念口诀,任何人都能使用你,譬如要不要滴血忍个主,下个契约禁制之类,抹去前任主人意识什么的。”

    “开玩笑,本神乃……”趾高气扬抱着双臂自命不凡的神丁,下意识缩了缩脖子,赔笑道:“小仙乃……本尊乃……嘿,大爷,小的是您的仆人,您想怎样就怎样,没要求。”

    陈风不用以后,现在就开始有点后悔了。

    他觉得自己的额头好像有什么东西在跳动,手脚又开始不听使唤,想要抄家伙。

    好不容易忍住了这股冲动,才艰难开口,刚一张嘴,陈风发现自己竟然口干舌燥。

    他眼中惊骇之色稍纵即逝,果然,这神丁能无形之中,影响人行为,还是不得不为的那种,要不是自己被动技能逼格够高,这一不小心就得着了他的道。

    不过这神丁也是够贱的,竟然影响我去捶打……等等,他为什么要我捶他,陈风抱着手臂,摸着下巴,转着圈审视神丁。

    神丁面朝陈风,随着他的转圈,不断调整漂浮的身姿,就是不拿背面视人。

    有阴谋,让我捶他,果然目的不纯……陈风转身装作不在意,醉心思索的样子,猛然间,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绕到神丁背后,却发现神丁还是面朝自己。

    陈风不信邪,用尽手段,差点把自己累死,神丁的背面依旧没见着,不管他怎么努力,神丁都不以背视人,这似乎成了一种规则,而且这种规则,连神丁都没有发现。

    神丁又开始絮叨起来,“你绕什么圈,绕圈圈几个意思,你想知道什么你问我啊,没必要自己累自己啊,你这样,很像个傻子你知不知道,傻子你懂的吧,就是,事啊sha傻,滋呃zi子,来跟我慢慢念,啥啊子……”

    我要忍,我要忍,不能……忍个屁啊,陈风摸出扶桑残木做的拐杖棒子,噼里啪啦一顿发泄。

    噢,嘘服。

    哦哦哦,嘘服。

    陈风爽了。

    神丁也爽了。

    两个人竟然有种相见恨晚,惺惺相惜的感觉。

    陈风晃了晃脑袋,把这违心的念头晃出脑外。

    “行吧,满意了?这下可以放我朋友们出来了吧。”

    神丁又是一脸苦涩,摊手耸肩,无奈道:“不是不愿,是真的不能,是……”

    陈风抬手止住,神丁只要开口,絮叨、嘴贱就不会停止,唯一的办法,就是只让他说两句,多一句都是废话。

    “有开启次数限制?你只用回答有还是没有。”

    “没有,我……”

    “闭嘴,是灯身出现裂纹,导致冥器品质下降?你只用回到是还是不是。”

    “是,啊,那个……”

    “收声。”

    “呃……”

    “我叫你收声。”

    “阿勒……”

    “再不闭嘴,我就毁了尖嘴灯,让你没有容身之地。”

    “……”

    神丁委屈巴巴的,憋得难受得要命,腮帮子都鼓了起来,隐隐能看到泪花在他眼眶里打转。

    他忍了半天,最终还是以又急又快的连续音,一口气吼了出来,“你不让我说我也要说我想告诉你是也不是灯身材料稀罕世所罕见这个世界没有没有没有真的没有你的朋友出不来出不来出不来。”

    哈~呼~!

    一口气给神丁憋得,只差没烟消云散。

    这个世界……陈风捕捉到不寻常的字眼,神丁用的措辞是这个世界,而不是大顺朝或者什么这片大陆之类的词,这个世界代表的深意,就有点玄幻了。

    陈风刻意放缓,以疑问句的语气缓缓说出,“这个世界?”

    神丁一听,心里当即就乐开了花,陈风发问,没用限定语句,就代表自己可以畅所欲言,说个痛快。

    “这个世界?当然是这个世界,你以为我说的是哪个世界,准确的说是整个阴阳两界,没有,都没有,我说我是天神你不信,你为什么就不信呢,我是仙人打造的,仙人懂不懂,不懂的话要不要给给你再解释一遍,算了,解释了你也不会懂,呵,蝼蚁,哎哎哎,别别别激动,你掏什么棍子啊,停停停……我懂我懂,我直接说,我直接说,我需要的材料是星辰砂。”

    星辰砂啊……陈风暗暗松了口气……你说别的东西,我还真拿不出来,不就是坟土吗,我……我家傻丫头……的……本尊,拿这个当铺盖使的,我没事就扣点,有事也扣点,合泥巴玩儿的东西,有什么稀罕的。

    陈风默不作声,虚空梭里的坟土掏出一把,再一把,再一把……直接把神丁看傻了眼。

    “粑粑,我是你失散多年的乖儿子啊。”神丁一把鼻涕一把泪,直接抱住陈风裤腿,眼泪汪汪,“重逢就重逢,何必拿星辰砂当见面礼,使不得使不得。”

    神丁嘴上说着使不得,往怀里搂星辰砂的手速都快成残影。

    陈风算是明白了,这个器灵,为了一点坟土,不仅贱、絮叨,还没下限。

    一点坟土?

    真是崽卖爷田不心疼,要是琉璃本尊知道陈风这么糟蹋星辰砂,当即就得给他捅成马蜂窝子。

    “等着瞧好了您咧。”神丁喜不胜收,乐滋滋的半天合不拢嘴,将坟土小心翼翼送进尖嘴。

    随着坟土的不断摄入。

    尖嘴灯裂开的纹理,出现了隐隐红纹,像是没了血气的血管里又重新注入了新鲜的血液。

    原来那纹理裂纹,本就是天成,并非跟乾坤碧波罩碰撞,碰出的皲裂纹。

    这些纹理看上去玄奥无比,巴掌大的灯身上,小小一点,竟然蕴含千变万化的组合,一套套一套,细看上去,以为看个明白,再仔细看去,细微之处还有细微,似乎能入到微观,甚至更细小的境界。

    陈风看得晕晕乎乎的,别的没看明白,但是看懂一点,有须弥介子容纳万物的感觉,有点像前世非遗高手在米粒上雕出一个宏观世界那么个意思。

    小小尖嘴灯,难怪能收进万物呢。

    他这个收进和虚空梭还不一样。

    虚空梭首先没有器灵,这是肯定的,其次只能在陈风意志降临的情况下,才能收纳万物,这个万物中的活物,还有一个前提,得须是没有反抗意志才行,否则陈风也没辙。

    比如大毛、二毛,本就没有灵识,又是陈风炼制,反抗意志无从谈起,看上去就有些随进随出那么个意思。

    而阿拉灯这个带器灵的冥器,收纳万物,具有强制性,简单一个收字就能让人饮恨,其代价也很昂贵,需要星辰砂做“能量”。

    放在别人手里能量耗尽,或许就是个鸡肋,放在陈风手里,因为有大量坟土供应,就是个bug级的存在。

    当然,这个bug也是有限的。

    如果将冥器当成一个实力划分,对敌时敌人的实力也处于这个层面,甚至高于这个层面,那这个“收”,就会大打折扣。

    别人收个器灵,要么是滴血认主,要么是强行抹去意志,强加自己的意志。

    陈风收个器灵,直接坟土钞能力砸得神丁,服服帖帖的,赶都赶不走。

    神丁心说了:走?走泥煤。劳资从诞生起,就没见过这么阔绰的大佬,别说叫他粑粑,就是叫他祖宗都没问题。

    “能量”补充完毕。

    神丁一副酒足饭饱,油光满面,恨不得叼根牙签剔牙的样子。

    他拍了拍手,刚吃饱又贱兮兮地朝陈风示意:大爷,有事您吩咐,小的准备好了。

    陈风刚要说,把我朋友放出来吧,还有那些山贼魂兵。

    却又生生咽了回去,取而代之的是压在心头许久的一个问题,“你那口诀,怎么回事,神丁神丁,木有丁丁,哪个挨千刀给设定的,能改不。”

    这一问不得了。

    一问,神丁神色一窒一涨。

    直接被这个问题给整哭了。

    这倒霉孩子,哇哇大哭,嚎啕大哭,捶胸顿足地哭,声嘶力竭的哭,毁天灭地哭……

    响水村附近,躲进山林,幸存下来的流民和村民,前脚刚想出林,后脚又屁滚尿流地逃进山林。

    他们听到啥?

    鬼哭狼嚎的声音。

    心里早就吓怕了胆儿——响水村完了,成了鬼蜮,阴间的玩意,爬出来嚎丧了。

    ……

    7017k

    穿越小说 www.kk169.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我在镇魂司当称魂师》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我在镇魂司当称魂师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我在镇魂司当称魂师》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

大唐扫把星林炎柳幕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