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卷 第120章 窍穴请仙儿

穿越小说推荐各位书友阅读:我在镇魂司当称魂师正文卷 第120章 窍穴请仙儿
(穿越小说 www.kk169.com)    “阿拉滴神灯,失效了。”

    三当家冷汗津津话音刚落,就被矮瘦戴乌鸦尾羽帽的四当家跳起来一巴掌拍在脑门上。

    “说了多少次,这不是阿拉滴神灯,是阿拉灯神丁,是妖神的仆从,是无上的存在,是……算了,说了你也记不住。”

    四当家把手一伸,“拿来,我试试。”

    三当家把手中的尖嘴灯递给四当家,还没拿稳,就甩手丢在地上。

    她甩着烫红的手,边吹边呼,“该死的,怎么这么烫。”

    “坏……坏了……吧。”四当家顾不得烫手,赶紧捧起尖嘴灯,摸着上面的皲裂纹搓了又搓,后怕道:“贵客不会杀了我吧。”

    “贵客会不会的我不知道,但我知道那个俊俏的小伙会。”四当家努了努嘴,映着红光,终于看清了杀气腾腾冲过来的陈风。

    她脸上的表情精彩万分,从调侃到惊愕再到恼羞成怒。

    四当家伸手一指,惊呼道:“是你,那天师在哪?”

    手持玲珑秤,呼啸而来的陈风一头雾水。

    他占据有利地势,仔细打量两人,男的不认识,女的却有很深的印象,乃至于自己的情绪都有点不受控制,变得愤怒起来。

    陈风隐压无名火,突地咧嘴笑道:“你以为戴顶帽子,就能遮住掀皮去发的丑态吗,人丑就要多读书,戴帽子没用的。”

    这话从何说起?

    原来陈风认出了四当家。

    这人,正是掳了前身,亲自压往鸦鹊岭,想要讨好鸟妖的四圣山山贼头目。

    陈风前身,被鸟妖裹了面粉下油锅之际,一个云游的天师出现,不仅救了前身,还在鸦鹊岭肆意搜刮闹腾,这四当家就是那时候被天师一把薅住头发,连同头皮都扯掉了大半。

    陈风眼下的无名火,正是想起了前身的记忆导致。

    前身的记忆中,死了还好,不稀罕天师来救。

    那天师不是正经路子,喜男风不说,还想将前身当炉鼎培养。

    前身不堪其辱,直接跳崖,落到运粮的粮包上捡了半条命,这才有了后来被运粮官反手卖进镇魂司,当了称魂师的事。

    在前身的记忆中,可算是恨死这个四当家了,要不是她,也没有后来发生的乱七八糟的事。

    真是冥冥之中自有天意。

    身为鸦鹊岭鸟妖保护伞的林小牧,反手出卖鸦鹊岭,鸟妖妖魂入北斗科,恰好被陈风称魂,算是无形之中帮前身报了仇。

    陈风从阴阳册上众婴煞生平得知,雨前巷幽魂大暴动那晚,运粮官一家老小,除了一童心无垢的婴幼,被灭了个干干净净,无形之中又了却一桩前身因果。

    这一次,遇到这罪魁祸首女山贼,因果论,不信都不行。

    算来算去,还剩下最后那天师了。

    陈风与前身的因果,也所剩无几了。

    占了你的身份,我会好好为你报仇的……陈风不等山贼回话,玲珑秤秤砣在手,呼啸而去,他要用最粗暴的方式帮前身出这口恶气。

    当地一声响。

    紧接着就是一声轰天爆破。

    没曾想,一个尖嘴灯不仅挡住了秤砣的攻击,还将秤砣反弹回来,激射出一道深坑。

    区区山贼……陈风收起小觑之心,打量那尖嘴灯一眼,心里升起古怪念头……这玩意的模样,好像很熟的样式,竟然能挡住道器一击,还能占据上风,看来是件超越道器的存在,曹广孝等人的消失,莫非和它有关?

    三当家拍了拍尖嘴灯,对准陈风一个“收”字刚要出口,又毫厘之间转换了目标。

    他对准秤砣,嘴巴刚张开,就惊觉陈风站在秤砣的方向,挡住了尖嘴灯对准的方位。

    三当家脸色一窒,挪了挪脚,调整尖嘴灯方位,刚要再度开口。

    陈风也同时挪步,挡住了尖嘴灯方位。

    看着三当家略带憋屈的神情。

    陈风恍然……猜测没错,这尖嘴灯就是导致同僚消失的原因所在,且对我无效。

    陈风没时间再去细想为什么对我无效。

    他虚空一招,将秤砣收进虚空梭,换了个隐带波纹流溢的水晶罩攥在手中。

    “道器无用,那试试我这个半残冥器如何。”陈风攥住乾坤碧波罩,展开一苇渡江身法,尚未近身,就是一击擎天击再度加速。

    砰~轰隆~两声连成一声响。

    响水村村东小树林,消失大片。

    爆炸的中心下陷深坑中,两个衣裳褴褛、血流不止的人,朝陈风怒目相向。

    “疯了吗,你是不是疯了,想死别拉我垫背。”四当家帽子掀飞,露出半个被揭去头皮,不生头发的疤癞头。

    配合她惨不忍睹的样子和气急败坏的咆哮,模样要多滑稽有多滑稽。

    “又裂纹了,又裂纹了。”三当家抱着尖嘴灯喃喃低语,心痛的同时又担心被贵客责罚,他摸着尖嘴灯上的裂纹,抬头望向陈风,眼珠隐隐充血。

    三当家最惨,半条手臂都炸没了,血肉模糊,斤斤吊吊,竟然还没昏迷,这体质也算不错。

    陈风舔了舔唇上的血水,呵呵傻乐,自言自语像个神经病,“前身,爽不爽,满不满意,解不解气,接下来你想怎么玩。”

    陈风手攥乾坤碧波罩这半残冥器,不是他不知道怎样用,而是他要用最为原始的暴力方式,斩断跟前身的因果。

    因果这个东西,说不清道不明,能断最好。

    还有一层原因,陈风在芳草书屋灵堂,自己就吃过苦头,乾坤碧波罩能完美反弹物理攻击,就算那尖嘴灯再不俗,相撞之下,产生的波及震荡,也会被乾坤碧波罩反弹回去。

    这就相当于施加给对方的,是双重的伤害。

    尖嘴灯跟乾坤碧波罩大碰撞,爆发成吨的暴击伤害,陈风仗着自己皮糙肉厚,还有竹篮腕怀的免致命一击效果,以及“物理反弹”,也难免负伤。

    可见,这一爆之威,威力有多大。

    而两个山贼,能在这一威之下不死。

    不是他们厉害,是尖嘴灯不俗,阻挡吸收了最为猛烈的威力。

    陈风周身清光四溢,清气缕缕,在两个山贼目瞪口呆中,用枯木逢春给自己来了一个治疗。

    肉眼可见的好转,须臾,不见丝毫伤痕。

    这一刻,无招胜有招,攻心为上。

    三当家、四当家对望一眼,拖着残躯,默默点头。

    三当家收灯入怀,啪啪啪打向周身窍穴,口中念念有词,“弟马今朝请家内,烦请仙家展威灵……”

    随着他的神神叨叨,陈风遮眼一开,看穿本质。

    三当家身体其中一处窍穴明亮,香火缭绕。

    一人面刺猬的白仙上了他的身,正瞪着绿芝麻大的眼珠审视陈风。

    四当家同时念出出马请仙串堂咒,“今朝有事来招请,有道仙家速临堂……”

    她开的窍穴不止一个,足足三个,但只有其中一个明亮通透,立了堂口,另外两个,像是被堵了淤泥,浑浊不清,看来不是失败了,就是堂口被毁过。

    四当家请来的是一条人身蛇尾的红色柳仙,正吐着蛇信子朝陈风嘶牙出声,“道从何处……”

    刚要讲个场面话,摆下道来,就被陈风直接打断。

    陈风嗤笑一声,道:“枉费我等了半天,还以为真的是出马仙,结果,就是两头妖人。”

    陈风脸色一沉,怒喝道:“妖人也敢蛊惑人心?”

    蛇妖竖瞳一凝,隐含怒气,一言不合就出手。

    陈风这一次,不再留手。

    乾坤碧波罩直接荡开,咣地一声就罩住了三当家,连同他请来的人面刺猬也罩进乾坤碧波罩,盖了个严严实实。

    陈风自然不会傻到以一打二,先收拾一个,再收拾另外一个。

    对付蛇妖、蟒妖什么的,他有经验。

    先把这蛇妖做了。

    不过,没想到,四当家请个蛇妖上身。

    却是这么不堪一击。

    四当家请蛇妖上身,本质上,还是自己的肉身,只是意识交给了蛇妖。

    与陈风对战的,还是四当家的肉身。

    只不过随着蛇妖的上身。

    四当家的身体,发生了明显的改变。

    她的眼睛变成橘黄竖瞳,舌头会下意识伸缩,肌肤起了层层光泽鳞纹,身体变得更加柔软灵活,越发具备蛇妖的某些特征。

    总体来说,徒有其表,只拥有蛇妖的物理属性,不具备蛇妖的其他属性。

    譬如喷射毒雾,就是眼下的四当家不具备的。

    单纯以肉身来衡量,别说请仙上身,就算正是这蛇妖本体,陈风也不怵的。

    几个回合下来,陈风全面压制四当家,当沙包一样,捶得轻松写意。

    不是蛇妖手段不堪,是四当家这具身体,限制了她的实力。

    陈风经历几次大战,实战经验丰富,花里胡哨的技能都没用,单凭肉身之力,就已占据全面上风。

    随着一击融合擎天击的锁喉,四当家软绵绵的身体倒了下去。

    陈风一不做二不休,一拳爆裂四当家开出的窍穴,毁了她的堂口。

    “四圣山,不会放过你的。”蛇妖退去,临了憋屈地放出一句狠话。

    陈风从四当家窍穴的位置拔出带血的拳头,甩了甩手上的污秽,自言自语道:“小孩子打架才放狠话,嘁~!”

    “有本事别走。”

    收拾完四当家,陈风的心情莫名其妙舒畅好多。

    看来为前身报仇,斩断冥冥之中的因果,“我”就是“我”的感觉,越发获得天道认可。

    以乾坤碧波罩的逼格,当时雕刀都没能完全撬开,陈风对罩住三当家和他请来的仙家,颇有信心。

    四当家死了,魂儿尚在。

    陈风玲珑秤在手,称魂薅羊毛已成为一种本能。

    魂重录斤两,阴阳册收录进人册。

    奖励不出所料,牵扯越多,背后的玩意,实力越强,星品越高。

    阴阳册评定为,二星品质,奖励开窍。

    这里的开窍,自然不是脑子不灵光,要开窍生灵智。

    而是打通大脉窍穴,设立堂口,请仙上身。

    陈风自然不稀罕什么仙家。

    不过这开窍手法确实有可取之处。

    人体周身大脉小脉,都可以用这种手法打开。

    传统意义上说的打开奇经八脉,脱胎换骨,差不多就跟这一个意思。

    只不过,有人天赋异禀,窍穴一开,噔噔噔,全通。

    有人天资愚钝,开个窍穴,十通九不通。

    也有后来不懈努力,不断开窍的,少,也不是没有。

    陈风决定舍弃糟粕,取其精华,等往后有时间,再来研究这开窍之法。

    奖励到手,生平也稍微嫖了几眼。

    提取其中有关鸦鹊岭、四圣山之类的关键信息,特别留意到了一件不寻常的事,四圣山上有贵客临门。

    这尖嘴灯就是那贵客赐下,特地在响水村附近堵镇魂司人马。

    这样一看。

    陈风心头升起了疑云。

    所谓的贵客,是如何知道镇魂司的人马会经过响水村。

    要知道,按照计划,镇魂司一行,坐运粮船沿永定河是不会经过此段粮道的,更不可能夜宿响水村。

    陈风猜测……难道永定河上运粮船上民夫、粉头、粮食的消失,与这个贵客有关?

    他又是何人?

    为什么针对镇魂司的人?

    又是用了什么手段,在五十来号镇魂使眼皮子底下,神不知鬼不觉的行了那事?

    众多疑云暂时想不开,四当家的生平显示,她没有见过真人,就连尖嘴灯,哦,陈风现在知道真名了,叫阿拉灯神丁,是个有器灵的冥器,也是四圣山的人身蛇尾蛇妖传下。

    那贵客,真是好手笔,连有器灵的冥器都随手丢给山贼。

    这行为,又愈发使得他的身份,变得扑朔迷离起来。

    诸多想不通,暂时搁置一旁。

    当务之急,是灭了三当家,用从四当家生平上嫖到的开启口诀,把被收进阿拉灯神丁的同僚救出来。

    想起这口诀,陈风就有一种抠脚的冲动。

    “下一个该轮到你了。”陈风收起乾坤碧波罩,却发现那人面刺猬见势不妙,从三当家身上遁了。

    三当家也不复生龙活虎状态。

    精神萎靡,一蹶不振。

    口角流涎,眼神涣散,跟个憨批哈儿差不多。

    看来被所谓的仙家上身,也不是没有代价。

    三当家死倒是没死,却也跟死了差不多。

    陈风拿绳绑了,这才啪啪啪抽他耳光,希望这样能让他清醒点。

    脸巴子都给他打肿了,也不见三当家醒来。

    陈风索性不管了,本来就是想要抽醒他,用来印证开启阿拉灯神丁口诀,有没有不同版本。

    不过,既然是阴阳册上四当家生平显示的,陈风也觉得没这个谨慎印证的必要了。

    从三当家怀里摸出裂纹隐隐的尖嘴灯。

    陈风正要念出开启口诀。

    却又挠了挠头,有些头大。

    望着四周的深坑、四溅的火星、枯木带焦黑的小树林。

    陈风不知道待会怎么给同僚们解释。

    解释不清,那就不解释了,远离这“作案现场”不就可以了吗。

    陈风怀揣尖嘴灯,拖着三当家回到打谷场。

    开始搓着尖嘴灯念出了尴尬得抠脚的开启口诀。

    ……

    7017k

    穿越小说 www.kk169.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我在镇魂司当称魂师》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我在镇魂司当称魂师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我在镇魂司当称魂师》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

大唐扫把星林炎柳幕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