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零二章猛兽的獠牙

穿越小说推荐各位书友阅读:烽火战国志 第二百零二章猛兽的獠牙
(穿越小说 www.kk169.com)    周敬阳开口,用一种极为雄浑有力的声音说道:“这就是许景辰,太尉的心腹大将!”

    林懋霖惊讶了,他呆呆的站在原地,通过余光扫视了一下身旁的大剑士,愣是没回过神来。

    周敬阳喂了一声,林懋霖才从惊讶中醒来。

    “哦,不好意思,那个许景辰我见过,他似乎和栗战名一个级别的强者吧,大剑士这么容易就杀了?”

    大剑士看了一眼周敬阳,周敬阳给了他一个许可的眼色之后,大剑士才缓缓的说道:“林将军,事情是这样的......那天夜里,大家都安然的入睡,而我也不例外,可是,突然间,你知道什么事情发生了么?”

    林懋霖摇了摇头,他显然在用一种鄙视的眼色看了一眼大剑士。

    “接着发生的事情就是大事了。当时,几个守卫被杀,周围火光四起,我灵剑一出,火光瞬间将我的剑淹没。”

    大剑士看了一眼林懋霖,似乎是在炫耀什么,又像是在讲述着什么。当他看到林懋霖点着的小头和那一脸巴巴的看着他的模样,大剑士这才得以满足的继续陈述下去。“故事当然没那么快结束,你也知道了结局,所以就不用我多说了,当时战斗非常惨烈,还有皇帝陛下他……”

    大剑士看了一眼周敬阳,还是等着他允许自己继续讲述下去之后,他才肯讲。

    “故事是这样的,这个人头其实是陛下砍下来的。”

    林懋霖惊讶了,他疑惑的看着周敬阳,希望从他的脸上看到,周敬阳这是吹牛逼的姿态,可是,可是,令他失望了,周敬阳开口道:“不错,许景辰是我杀的!”

    林懋霖这下再也按耐不住了,继续问道:“没想到陛下竟然如此强大?我想知道陛下是怎么打到这样一个传奇人物的?”

    周敬阳哈哈大笑,轻描淡写的说道:“是他自己打败了他自己,是他的狂妄自大,自以为是。”

    看着周敬阳若有所思的样子,林懋霖再也淡定不下来了,他看着周敬阳的样子似乎多了一丝神秘感。

    “陛下,您真厉害!”

    周敬阳有着和他一样大的年纪,却有着和他不同的气质。

    “历害真的谈不上,是他自己害死了自己,一枚的急功近利,他以为我是谁?没有大剑士的帮助下,我依旧不是好端端的站在这里,当初在长安的时候我也没有显露自己的本领,这一刻才是我真正的实力,只是,现在这已不再是秘密了。”

    林懋霖看着他发呆,这个家伙身上真的有种让人无法看透的气息。无论他怎么用心,无论他怎么聚精会神,人的外衣和内心都有着本质的区别,这就是人心,一个包裹在身体之内的东西,一个不如外人知道的东西,当这个东西用身体去掩盖时,他的神秘就算裸露在你眼前,你依旧一无所获,或者是背道而驰。这就是林懋霖对这个皇帝陛下的评价。

    洛阳这座规模宏大的城市里,人越来越多,因为有周敬阳的庇护,很多人慕名而来,躲在暗处的一些势力也都相继浮出水面,特别是那个身死命消的许景辰的一派势力。

    “禀报太尉,许将军死了。”一个士兵哭泣着说道。

    站在他前面的那个领导勃然大怒,身前的一张桌子被拍的粉碎。

    “是谁干的?”

    另外一个将军说道:“说不好就是皇帝身边的那个大剑士了。”

    拍完桌子的那个领导收回手,脸上依旧消磨不去的是那一脸因为怒火而邹起的脸还有那一双瞪得老大的眼睛。

    “大剑士,好你个大剑士,看来不杀你都不行了。”

    一张娜大的桌子旁,魏斥候站在桌子旁,身前同样站立着三个将军。

    一鼠目寸光,一高大挺拔,一中儒尔雅,并排站三人,高低各不同,留眉腮,齐眉眼,俊俏儿,别致脸,大小不相近,也不相同。

    刚开始说话的就是那个鼠目寸光儿,第二个说话的是那个高大挺拔郎。

    “魏太尉,现在战事频繁,我等应该保持实力,往日我们之所以失败是因为我们太过于激进了。打仗不是最好的选择,道家有云,刑法白样,感受都不同,可样样都致命。我们应该把我们的尖刀插入敌人的心脏,那才叫真正的勇猛。”

    中儒尔雅男子点头道:“还是高兴大哥有见解。大哥应该已经有人选,也做好准备了吧。”那个男子用一脸阴沉的神色看着眼前这个男子。

    魏斥候身体微微前倾,脸色的肌肤慢慢收紧,一张令人望而生畏的,有点怒火中烧的脸色出现在众人面前。

    “不要说了,我要看到他们死。高兴,你带你带两个兄弟低鹫和儒生过去,这次我只要他们的小命:”

    就在这时,另一个士兵开报:“禀报太尉,许景辰不是大剑士杀的,而是周敬阳杀的。”

    太尉一阵惊讶,站起身来,道:“你有没有看清楚,许景辰可是我中原一代大将军,他怎么可能死在周敬阳手上呢?你是不是搞错了?”

    就在这时,那个士兵抬起头来,用很急促的语气说道:“没有,禀报太尉,是我亲眼所见的,不

    敢欺瞒太尉。”

    魏斥候一阵惊讶,他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他疑惑了,在他脑海中,周敬阳就是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文弱书生,在这大周王朝中,以文治天下的还没有几人,这周敬阳落到如此地步也算是意料之中的事情了。

    “你说的是什么?许景辰不是大剑士杀的?”

    士兵看了一眼魏斥候,双手抱拳作揖,道:“是的,属下亲眼所见,当时,许将军带领我们一同冲进了皇上陛下的房间中。突然,一道寒光没出,谁知,属下还没反应过来,许将军,许将军竟然死了。”

    看着那个满脸伤痕的士兵,魏斥候命令道:“我知道了,你可以下去了。”

    士兵拱手退下,魏斥候脸色凝重,显然,他不是一个心慈手软之人,当时在长安,之所以没杀他,还是因为他看上去文文弱弱的,也没有太多杀他的必要了。现在想想,以前,为何什么让他们给跑了,还是因为他们这个周敬阳本来就不是他表现出来的那般,真是全天下的人都被他骗了吧。”

    高兴拱手,道:“太尉,这个您就放心好了,一切都交到我们三兄弟手里了,我高兴绝不辜负大人的嘱托。”

    低鹫和儒生也拱手,齐声道:“属下定不负太尉嘱托。”

    魏斥候的泪珠低落而下,许景辰曾经跟他一起同生共死,在这长达数载的时光里,两人的感情可谓是地久天长,这么长时间磨出来的感情之下,又怎是说消融就消融的呢。他的怒火和他的心力,在这座洛阳城里,终将爆发,是全城覆灭还是自我陨落?

    在他的痛苦之下,还有数个嬉笑的声音。

    一群孩童,在洛阳的街上欢乐嬉戏打闹,无不逍遥自在,快乐无比。

    “来啊,来追我啊。”一个小孩一边跑一边朝身后的同伴嬉戏道。

    其他人跟在他身后,童年的影子在这座洛阳城中越玩越烈。

    林懋霖来到了洛阳的街道上,他想着,在皇庭之中,在陛下和大剑士的身旁,他感到了从未有过的压力。

    周敬阳跟他说的话,他现在都忘记不了。

    “洛阳 水深,洛阳 水深,洛阳 水深啊。”一个年轻道人,身穿着大黄袍,当他来到林懋霖身旁时,语气似乎更重了。

    林懋霖叫住他,道:“道士请留步,你说,这洛阳 水深是什么意思?洛阳有什么奇怪的东西么?”

    道士停下脚步,故意躲避了一下林懋霖嗯眼神,扶开眼前的一顶帘帽,道:“水指的是洛阳周边,深指的是洛阳周边的地理沟渠。”

    那个黄袍道人见林懋霖并没有任何的动容,他知道,办事情往往都要趁热打铁,他这种铁打到三分的热度,如果让他停在来,那就会前功尽弃了。现在唯一要做的就是将这半生不熟的铁儿打出个形状来。

    “将军,你是一名将军,而且还有一名身负重担的将军,洛阳 水深,可你恐怕没机会在洛阳呆着了。”

    林懋霖打量了一眼这个道士,也没见有什么异样,便来了一句:“道士,你虽然知道我的一些琐事,不过我还是不能相信你,因为知道我身份的人不止少数。”

    道士用手抚了抚眼睛,从眼边划过之后,用一种神秘的声音说道:“将军,刚刚是不是经历了什么?从你眼睛中的血色可以看出,刚刚经历了血光之灾,或者是见到死人了吧。”

    林懋霖点了点头,道:“你说的没错,刚刚我见到一个人头,而且死了很久了,血也流干了,你如果知道是谁杀的,我就给你占卜算卦的钱,你看怎么样?”

    道人若有所思,道:“林将军,这你就为难我了,算挂着种事情我最在行了,可是让我算出凶手,我就无能为力了。况且我也管不了这人世间的杀伐与恩怨啊。林将军,你看这样行不行,我不说出凶手是谁,我只说一个大概的,林将军你心知肚明就好。”

    林懋霖点了点头,“这样也行,不过你说的不好,我可是不给钱的哦。”

    道士也点了点头,轻轻一笑,道:“这样也行。不好嘛,林将军近日来可要鸿运加身咯,经过了这一次召见,估计,林将军就要飞黄腾达了。”

    林懋霖听这话倒有点意思,脸上露出了点喜色,不过他对这个道人依旧心有疑虑。

    “如果我飞黄腾达了,你尽管来找我就好了,银两少不了你的,可是,如果不如你说的那样,你来找我就是在找打。”

    黄袍道人点了点头,“林将军果然豪爽,竟然这样,那我就得好好给林将军算上一卦了。”

    黄袍道人拿出了一个龟壳,嘴里念叨着一种神秘的上古文字:“万元古河,皎驺为棺……”话落,收功。龟壳在外力的作用下在地上转了几圈,然后停下,缓缓落到地面上。纵使地面上带着点点灰尘,依旧无法沾染龟壳半分,所以天地神龟之石,经日月天地所著也。

    “从龟壳的纹理上看,人命自有天数,林将军不必在意,人有祸兮殚福,自古命有之。这不是我们能左右的,天让谁死,谁又怎能不死?”

    林懋霖看了一眼黄袍道人,似乎在那里认识他,也就问道:“

    兄弟,我们好像认识,听你的语录,我似曾在那里听到过。”

    道人急忙低下头,用手握住脸,本能的向后退了两步,急忙说道:“林将军,你怕不是认错人了吧,我们怎么会见过呢?”

    林懋霖眼睛中并没有看清对方的脸,见对方也不想给自己看,索性不再看了,道:“应该是我认错了,道人不必在意哈。”

    林懋霖似乎在哪里认识这个年轻道人,不过对方的回答却是挺让他满意的,索性不再逼问。林懋霖不是那种非要知道对方身份的人,竟然他也不想让自己知道,那么,他又是何必去揭露什么呢?

    人生就是一个看淡一切,在平平淡淡中度过一生的故事。

    在这个故事里,所有人都只是这冰山一角的无足轻重的尘埃而已,非要揭示别人的身份和揭示别人的过错一样无耻。

    “道士,你说的没错,杀人者天杀之,我们都不是改变命运的主,我们没能力改变什么,我们只能改变我们自己。人死了,也就死了,这个世界上,在这个世界上又何曾存在过公道?存在的莫过于,人心中的公平,人对美好东西的向往摆了,你我都是这个世界的过客,死人只是提前结束了这段旅程而已。”

    道士点了点头,“看来林将军开悟了,恭喜林将军,贺喜林将军!”

    林懋霖将一捆钱送到道人手里,道:“你我想见也是缘分,这就全当是你的酬劳了。日后如果有机会,还请先生再给我算上一卦。”

    道士点了点头,便是可以,就在林懋霖刚要离开的时候,道人喊住他,道:“林将军,这一路上,您经历了太多,我再送你一个缘分,杀人者人横杀之。杀人定有人来复,林将军,人不是你杀的,可你要保护好,杀人之人啊,天下百姓可全倚仗他了。”

    林懋霖点了点头,留下一句话之后便扬长而去:“多谢道士点按,我定不负众望。”

    道人看着那个远去的背影,就在原地,莫名多了几分感情来,在洛阳的街上,他眼睛轻撇了一下,便顺着路缓缓走去,一点也没有停留的意思,也没有太多思考,而是在路上摸索着,思考着,自己对洛阳的爱胜过他对其他地方的感情,他在洛阳中走出去,又回到了洛阳,这里唯一改变的就是人,来来往往的人儿。

    穿过街头,他想到了赵薇经过的地方,这个女人原本是他最中意的一个女子,可是,她却给自己一个不明所以的理由,还有那不知几何的女人气,这或许就叫牢骚吧,不过,他不想这个女人跟在自己身边受苦,这倒是真的。

    两旁街市慢慢的恢复了往日的繁华。

    一个高大男人的身影出现在他的视线里,也不知道那个高大男人是否保护好赵薇了,还是正在和赵薇在玩耍呢。

    在角落了,一个女人正巴巴的看着他,看着他。

    赵薇想要上去,可是又不敢上去,在她的心里,一切都是浮云,她不知道,不知道林将军是否还想以前一样对待她,她想回到过去,那个她和弟弟在林将军身边的时候的样子,可是,现在还过得去么?她不知道是林将军变了,还是自己变了。或许两人都变了吧。

    高大男子已不再他的身旁,可是,赵薇显然不是来找林懋霖的,而是去找另外一个人,那个曾经救过她,甚至还帮助过她的人,虽然只有一面之缘,不过,就是这一面之缘,赵薇便已经对他产生了些许信任来了。

    “赵薇姐,你找谁?”只见赵薇身后跟着一个女孩子,那个女孩子面色青涩,一副小孩子模样,生的也算俊俏来。

    赵薇对他说道:“找一个比咋们有力量的人。”

    小女孩点了点头,两人穿过街道,来到了一处茅草房屋前,推门而入。

    在屋内,三个人,退去了两个,留下一个高大男,这就是那个手持大斧的人。

    “原来是赵薇啊,多谢你送我来这里住啊,有什么事尽管吩咐好了。”高大男子说道。

    赵薇走过来,坐在一张凳子上,她身后的那个女孩子显然对这人的模样感到胆颤,心脏砰砰乱跳,依附在赵薇身后,她才感到一丝安全感。

    看着赵薇一副淡定的模样,小女孩也就慢慢的熟悉了这里的环境和那个高大男子。

    “我来找你确实有事,我要解决一下军中琐事。”赵薇坚定的说道。

    高大男子点了点头,问道:“竟然是琐事,那我一个五大三粗的男子又如何帮的了你?况且还是军中的事情?”

    赵薇解释道:“是军中的没错,不过,解决事情就不再军中了。”

    高大男子淡定从容的听着,点头默认了。

    林懋霖的人马也来了洛阳,那些人看上去一点军人模样都没有,反而多了些百姓气质。

    “请问林将军找我们来有什么事情么?”

    林懋霖对几个手下说道:“现在的洛阳就是这个鱼龙混杂的地方了,在这里多留点心眼,有什么特别重大的事情记得给我汇报。”

    三两个士兵纷纷点头赞同。

    穿梭来去的人流中,一些不利因素正在这条繁华似锦的街道上酝酿着。

    穿越小说 www.kk169.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烽火战国志》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烽火战国志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烽火战国志》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