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 第一百章 奇平镇的武备

穿越小说推荐各位书友阅读:不朽者联盟世界 第一百章 奇平镇的武备
(穿越小说 www.kk169.com)    四个人走出医疗站时,已经接近中午时分。神秘池塘是神圣之地,并不是无所事事时的休闲场所。所以除了几个白袍的希洛先牧师,或者黑袍的奥术法师,池塘周边并没有闲逛的镇民。

    但这并不是说神圣之地就与人间烟火格格不入,那些袅袅升起的炊烟,那些隐隐约约传来的喧闹,无不在这静谧的池塘中倒影出阵阵涟漪。

    魔力水晶与精灵的栖息地伴生,在神秘池塘中,池水透明,更似空气。唯一能够区分水平面的,是那上面星星点点飘散的温暖光点。这些光点好像凭空产生,又好像与远方的镇民们有着不可思议的联系。每一声孩子的哭闹,每一句动人的情话,都会为这神秘之地增加一分星光。

    这些星光最终沉入湖底,凝聚成火彩耀眼的红色水晶。

    “七十年了啊,这样的景色永远看不厌倦。”查奈医生站在池塘边,用手掌接住一粒光斑。细小的光点触觉虚无,毫无阻碍的穿过了他的手掌,这让他有些唏嘘。

    “约兰达,在我刚刚到卡斯蒂利亚的时候,我们两还几乎一样大。我记得你第一次来医疗站,是因为掏鸟窝摔断了腿。阿尔韦塔几乎从一开始骂到治疗结束。”

    约兰达恨不得钻进那个鸟窝躲起来,她哪里知道貌似心情不错的查奈医生上来就爆她的黑历史。

    对于精灵来说,爬树摔断腿,就好比鱼被水呛到一样,是非常丢人的沙雕行为。

    只是查奈医生似乎并没有停下的意思。他继续回忆:

    “那一年的魔潮,我没能救回你的母亲,我非常抱歉。如果当时我……当时我……”

    “好了查奈医生。”约兰达把头偏向一旁,开口打断他,“那不是你的错,我们大家都知道。”

    “不是我的错,或许吧。”老医生拍拍约兰达的肩膀,

    “我只想说,这一切我都记得,好像一切都还是昨天发生的事情。但是一觉醒来,你还是原来的样子,我早已白发苍苍。”

    “精灵,可真是令人羡慕的种族。”

    约兰达看着查奈,这个人类,她从哥哥一路喊到爷爷。

    她不知道该怎么回答,长生种和短生种的关系通常如此。在精灵一个转身的时间里,回过头时,年轻的人类已是垂垂老矣。

    人类灵魂的力量衰减得太快了,就算利德尔人的技术了得,他们的寿命通常也不会超过120岁。

    肉体的衰老可以用技术对抗,但是灵魂的衰老,这并非利德尔人擅长的领域。

    而埃罗精灵,至少可以活到1500岁。

    “昔年种柳,依依汉南,今看摇落,凄怆寒潭。树犹如此,人何以堪。”

    这是一个非常沉重的话题,郝运不由自主的吟起了这首诗。别忘了,他是不朽者,永恒不灭的代价是永恒的孤独。此间的一切,终会化作沧海桑田,他现在所珍爱的一切,他所憎恨的一切,最后皆是过眼云烟。

    幸好还有小白。能够陪伴永恒的,唯有永恒。

    他的手和小白的手紧紧的握在了一起。

    “非常不错的话,谢谢你我的朋友。”

    显然查奈医生也被触动了。全知语言把这首诗转换成了利德尔人能够理解的意思,虽然失去了古汉语胼瘦凝练的韵味,但是表达的意境并不会因为语言的不同而发生改变。

    “查奈医生,您高超的医术,拯救了太多精灵。您对奇平镇的恩惠,我们永远也不会忘记。”

    女游侠不知道该说什么好,这位她认识了七十年的人类,从未如此多愁善感过,这让她有些不知所措。

    “高超的医术?呵呵。”

    老医生自嘲的笑笑,他的年事已高,多走几步就有些疲惫,于是坐在池塘边的一块青苔掩映的岩石上。

    他面对着神秘池塘,背对着约兰达:

    “实际上我在蓝山农技学院,都险些因为挂科而肄业。那是我的母校,一座一文不名的野鸡大学,即使在那个同样一文不名的小小殖民星上,都算得上垃圾学校。”

    “我出身的星球,是一个只有编号没有名字的殖民星,但是家乡人都会把她称为灰蛋星。因为大量的矿石开采和无节制的污染,那颗星球丑的像一颗灰不溜秋的蛋。”

    “我那时的梦想,是拥有一艘自己的探险飞船,离开灰蛋星,像那些著名的探险家一样,在宇宙中纵横驰骋,发掘那些不为人知的巨大秘密和财富。”

    “拿着毕业证,我雄心勃勃的找了一份尽可能高薪的工作,来到了卡斯蒂利亚,这样一个偏远的世界。我知道终有一天我能存够钱买下一艘飞船实现我的梦想。

    只是我没有想到,当我买下喜鹊号时,已经没有了遨游宇宙的雄心和躯壳。”

    “查奈……”约兰达打断了他,“你答应过会带我看看星空。”

    “约兰达,我要退休了。”老医生抚摸了一下女游侠的金色长发,“过一段时间,我就要和喜鹊号回老家了。”

    “查奈……”

    约兰达有些哽咽,她知道这将是永别。她依稀记得70年前的往事,查奈还是个高傲不苟言笑的年轻医生。没想到只是一转眼……

    “查奈医生,你怎么在这里?”

    阿尔韦塔的声音打破了这片沉默。

    他和富内斯在城堡汇报了恶魔的动向。塞萨尔守备官同样对此次恶魔的数量有些吃惊,难道又是一次几十年一遇的大型魔潮。

    为了稳妥起见,塞萨尔即刻传令城堡里唯二的两名飞马骑士,分头行动。

    一人向白石岭方向,沿着阿尔韦塔汇报的方向进行侦察。另一人向西飞往怒风城传递情报,并确定奇平一线通往怒风城的撤退路线是否安全。

    恶魔们神出鬼没,迂回穿插断精灵后路的惨剧不止发生一次了。

    做完这些,城堡上撤下了蓝色的旗帜,高悬起明黄色的旗帜。这个颜色代表恶魔威胁的警戒等级。当黄色旗帜升起时,就在告知领地内有恶魔在靠近,镇民们需要做好随时战斗或撤退的准备。一切外出和经商活动必须马上停止,所有在外游荡的精灵必须立即返回。

    阿尔韦塔带着富内斯先到医疗站进行治疗,富内斯身上巨大的伤口,最起码需要在治疗仓里泡上半天时间。

    查奈医生看到伤员,也不多说,挥挥手,带着大家返回医疗站。

    在富内斯泡在治疗仓里的半天时间里,郝运和阿尔韦塔两个人盯着医疗站里的监视画面,讨论塞萨尔的军事调动。

    塞萨尔守备官是一位老成持重的圣骑士,除了对希洛先的虔诚,他一生的精力和热情都被放在了守备奇平镇的安全上。

    当然,由于过于严厉,时常因为风吹草动而宵禁,所以他在奇平镇的风评不算太高。

    当然,这次可不止风吹草动,塞萨尔有了更加充分的理由进行大规模战争准备。

    两名飞马骑士自城堡下方的马厩起飞,一南一北的消失在天际线。

    紧接着,马衣鲜亮的传令兵,举着一面面旌旗鱼贯而出,奔向镇子的各处要点,包括神殿,军营,市政厅,集市和法师塔。

    “看来塞萨尔已经做了很坏的打算。”

    阿尔韦塔指着监控画面,一名传令的骑兵进入市政厅后。不一会儿,屋顶的大钟就摇晃起来。监控画面里没有声音,但是两人在医疗站的房间内,依旧可以听见远方传来的钟声。

    “如果只有小股恶魔,一般只会派遣一到两个游侠中队,配合巡林客进行阻击。”德鲁伊忧心忡忡的解释,“这次恐怕是魔潮,民兵都提前开始召集。”

    看来塞萨尔和他想到了一处,情况不乐观。

    魔潮的出现毫无规律可言,奇平镇附近在几十年前闹过一次,所以当年参战过的老兵们还心有余悸。

    “施法者也会参战?”郝运看到法师塔和神殿也走出不少黑袍和白袍。

    “那是当然,对抗恶魔可是全民皆兵。你看。”

    他指着屏幕中说道。这时候的集市已经发生了一些骚乱,不过精灵都非常有秩序。商人们快速收拾财物,居民们把鸡和小孩撵进屋子关起来,不一会儿,家家户户都走出一两个全副武装的战士。有的向城堡方向的兵营集结,有的向集市旁的市政厅集结。

    奇平镇大约有两千户精灵居民定居,还有一部分客居的外来精灵。这是一个中等规模的城镇,塞萨尔守备官统帅了一个大队,400人左右的精灵游侠,还有两个半小队的52人的德鲁伊教团的战士。此外还有作为直属卫队一个小队的精灵骑士。这些是奇平镇战备核心力量的正规军。

    神殿的牧师和法师塔的法师加在一起,勉强凑齐了30多人的施法者队伍。这些施法者可以运用神秘力量有效杀伤恶魔,也可以在火线后方救援伤员。他们发挥着战场的辅助作用。

    除了这些精锐力量,还有一支大约600人左右的民兵队伍在市政厅附近集结。不要小看精灵的民兵,这个种族个个都是使箭的好手,所谓民兵,跟正规军的游侠大队比起来,不过是武器制式不统一而已。

    “虽然还没有见到恶魔。”郝运有些疑问,“但是你们就这样跟恶魔进行野战?”

    一般而言,这种恶魔进犯都会选择固守待援吧,等待后方大军集结歼灭敌人。但是郝运在奇平镇并没有看到什么城墙和防御工事。奇平城堡算一处,但是未必装得下这么多人。而且从军力的调集来看,塞萨尔守备官并没有打算放弃镇子。

    郝运以为他们会躲进城堡进行防守。

    “谁说是野战?”阿尔韦塔难得找到机会在利德尔人类面前炫耀一把,“我们也不是拿恶魔毫无办法哦。”

    监控画面中,只见集市的中央,一株巨木缓缓站起。原来是前面见过的克努特老爷。

    苍老的树人站在街道的中央大声咆哮,片刻之后,奇平镇周边的的山丘和森林山呼海啸着回应了他。

    一百多名树人,驱赶着更多的巨树,缓缓的走向奇平镇。它们绕着镇子扎下根,竟组成了一道道高大的巨木城墙。

    更夸张的是镇子旁边的几座山丘,竟然站了起来。那是五名变异树人,站起来身高将近五十尺。它们蠢头蠢脑,全身披着厚厚的花岗岩,那挥舞着的巨大手臂足有万钧之力。

    山岭巨人!

    这五名山岭巨人,就是奇平镇的王牌。当它们顶在最前线时,再疯狂的恶魔也会被生生遏制住脚步。

    哇偶!

    郝运吹了个口哨。没想到一个普通的精灵镇子,就有如此程度的武力呢。

    不过话又说回来了,能让生性平和没有内战困扰的精灵们如此穷兵黩武,这恶魔也不简单啊。

    郝运和大德先生侃侃而谈,两人对塞萨尔的军事调动,恶魔的流窜入侵,神殿和法师工会的合作与间隙,南北方埃罗精灵的文化差异,以及边境森林的物产商业这些,政治,经济,军事,宗教信仰方面深入交换了意见。

    别看阿尔韦塔有点闷,谈到这种男人间的话题时可是一点都不落下风。他对一段时间以来边境铅红的价格波动表示了忧虑,认为这将直接造成奇平镇经济的衰落,而此次闹魔潮,恐怕进一步让镇子的收入锐减——搞得好像他很有钱似的。

    小白瞥了郝运一眼,没有打扰他们的交谈。

    “男人,呵!”

    她心里不屑的想,然后小心翼翼的把底油涂在约兰达的指甲上。

    “记住了,不涂底油直接上顶油,指甲容易发黄。”

    她正在帮女游侠做指甲。

    约兰达现在时小白的头号粉丝,她不仅喜欢小白漂亮的衣服,而且对小白亮晶晶的指甲表现出了极大的兴趣。

    这又巧妙的讨好了小白另一个爽点。

    “我这种指甲啊。”小白假装很不在意的翻手看了看,“马马虎虎吧,在暗黑美甲界算不上什么精品。”

    小白口是心非大家都知道,其实她炒鸡在意这件事。

    小白上的是一个野鸡大学,没啥前途。在觉醒之前,她对未来的打算,就是毕业之后开个美甲店养活自己。

    先在学校附近开一个小店,在女学生之间打出名气,然后不停的开连锁店,不停的在微博上发美甲教程。她长得漂亮,肯定好多人转发,然后终有一天会成为美甲界的一姐,尽享荣华富贵。

    因此,她买了许多小玩意,水晶剪,沙条,纹线笔,各种油等等,拿自己的双手练习,还在微博上讨好了美甲界的好几个老前辈,刻苦学习那些失传的暗黑技巧。

    小白野心勃勃的自主创业之路被觉醒中断,可以说肥肠令人遗憾了。不过这些美甲的小玩意她并没有埋在空间的角落里,而是经常拿出来给自己做指甲臭美。

    “但是我觉得一点都不简单啊,小白你的指甲,看起来只是淡淡的桃红甲油,但是从不同的角度去观察,至少有64种渐变的色调。而且这指甲看起来一马平川,但是凝固的顶油云纹诡谲内含乾坤。真是方寸之间尽显无穷宇宙!”

    女游侠羡慕极了,她平时顶多拿石色花的汁水涂一下指甲,还经常因此被老爹骂个狗血淋头。

    小白的眉毛都笑弯了。

    不愧是我的头号粉丝,果然懂我。这大巧不工的纹变流色之法,即便是在暗黑美甲界,也只是传说而已。她能实现出来,不过是讨巧而已。

    小白原先是战术大师,力量控制在多元宇宙属于巅峰王者那一档。觉醒之后,在地球虽然力量万不存一,但是技巧还在,把自己的指甲玩出花来还不是小菜一碟。

    然后她恶狠狠的瞪了郝运一眼。你个辣鸡从来都没有注意过我的指甲,真是瞎了眼的土狗,对牛弹琴,我怎么会有你这样的男朋友!

    看到女朋友在看自己,郝运温情脉脉的M~U~A一下,给了她一个飞吻。

    “滚蛋!”

    小白一发弹幕扔他脸上。穿越小说 www.kk169.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不朽者联盟》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不朽者联盟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不朽者联盟》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