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二 玉虚彩莲 第二十五章 青铜台

穿越小说推荐各位书友阅读:古药谜踪 卷二 玉虚彩莲 第二十五章 青铜台
(穿越小说 www.kk169.com)    我当下把心一横,不去想那些眼睛了,站起身来,专心走路,虽然还是感觉头重脚轻,可也不至于摔倒,心专注,总有一个方位落脚是稳的,难道这个就叫“心随意动”?我也顾不上那么多了,大步流星的往前走。

    没一会儿,眼前微微的见了亮,突然,我又被一个东西绊了个趔趄,转身一看,地上竟躺着一个人,那不是别人,正是夏缇。我赶紧抱起她,就见她浑身是血,估计也是在这里受的伤。

    “夏缇,夏缇!”我唤她的名字。

    很快,夏缇缓缓的睁开眼睛,一见到我,泪眼朦胧的道:“杨子哥,我还以为这辈子见不到你了呢。”

    “别胡说八道,怎么样?伤得重不重?”

    夏缇擦了擦眼泪道:“我没事儿,咱们快走,得尽快离开这里。”

    说完她便勉强站了起来,我紧紧的拉着她,不敢松手,她估计也怕我摔倒,用身子紧紧的倚住我,慢慢的向前走。

    不到一盏茶的功夫,前面突然宽敞了许多,并且分出了三条岔路。

    我问夏缇:“你知道该走那条路吗?”

    夏缇点了点头,指了指脚下。

    地面上有出现了那些人的足迹,是很多人朝着中间的那条路去了。

    我问夏缇:“你有没有见到华伯和大壮,还有一个姑娘,咱们得想法子找到他们。”

    夏缇摇头道:“我只见到你了,这里太危险,不要管他们了。”

    脚下不敢停,继续朝中间那条路走去,可不知道为啥,我们俩都快抱在一起了,可越往前越觉得站立不稳。而且,我总是觉得哪里怪怪的,突然,我想起夏缇的身上有一股醉人的香气,可这会儿我却怎么都闻不到,不对,以夏缇的为人,自然不会丢下同伴不理的。

    就在此时,我们已经到了中间那条路前,我使劲挣脱开,“你,你是谁?”

    没有人回答,我摸了摸自己的眼睛,仍旧罩着那块遮眼布,是的,我应该什么都看不见才对。

    突然,眼前又恢复了漆黑,一切都只是幻觉,我又一次摔倒在了地上,慢慢的爬,慢慢的爬……好像有某种力量在拉扯着我,那是一种难以言表的感受,亲近,幸福,凄凉,怀疑,恐惧,百千万种……

    “杨子,快醒醒,快醒醒,杨子!”一个北方腔在我耳边叫道。

    我用力睁开眼,目光一阵晃动,就见大壮抓着我在没命似的摇晃,我有气无力的对他道:“我就算没死,也快被你给摇死了。”

    大壮见我苏醒,长出了一口气,道:“唉我的娘啊,谢天谢地,还好你没事儿,咋样?感觉哪儿不舒服。”

    我摇了摇头,好像都感觉不到自己的身体,难道这一切都是在做梦?我努力向四周看了看,华伯也在一旁关切的看着我,还有乌莹娜,她的表情有些怪异,正盯着什么发愣。

    我身上都是伤,已经被简单的包扎上了,我试着动了一下,很痛,看来这不是在做梦,心里立即踏实了许多。

    又躺了一会儿,我站起身打量了一下周围的情况,登时吃了一惊,真不知道我是怎么到这儿的,这地方可谓别有洞天,是个数十丈见方大溶洞,正中间是一座宏伟的青铜高台,三丈多高,二三十丈见方,台子的四周雕刻着一幅幅浮雕壁画,雕工极其精美。

    离我们最近的一幅画的是太阳底下,一个青面獠牙的女人,端坐在正当中,裙摆下面露出一条大蛇的尾巴,很明显她就是传说中的西王母,旁边卧着一只麒麟神兽,后面有一排侍卫顶盔掼甲的守卫着,下面跪着一位年轻的女子,身姿曼妙,恍若仙女,似乎正聆听着西王母的指令。

    旁边一幅所描述的是一场战争,战场上那仙女正飞在空中用手中的圆形法器带领大军作战,敌人好像已经战败,正落荒而逃,敌军统帅头上长着大角,很不甘心的回头张望着,这个人应该就是蚩尤,如此说来,胜利的一方肯定就是黄帝的大军了。

    再往下的一幅是西王母在赠给蚩尤一件东西,蚩尤则显得非常高兴和恭顺,这幅图非常简单但却引起了我极大的兴趣,显然这是几幅叙事的壁画,前两幅记录的是西王母派遣九天玄女帮助黄帝击败蚩尤的故事,这个只要是炎黄子孙都知道,不过对于蚩尤的结局一向说法不一,有的说他最终被黄帝斩杀;还有的说他带领着残部一路南逃,最终不知了去向,至今都是一大谜团,而从这幅浮雕看来,第二种说法应该更靠得住,就是蚩尤兵败后并没死,可不管怎么说他和西王母应该也算是不共戴天的仇敌了,怎么还会有所来往呢?还会得到西王母的馈赠?而可惜赠的是一件什么东西就无法看清楚了,因为这青铜台年头太久了,表面已经磨成了黑色,边角处结了厚厚的绿锈,很多地方都已经被磨平或是破损无法辨认了,我的确很好奇西王母给蚩尤的是件什么东西,可走近处,仔细看了半天,最后还是分辨不出它到底是什么,也只能作罢。

    我用手摸了摸这座青铜高台,仿佛回到了它两千多年前的样子,无法想象那个洪荒的年代,族人是怎样铸造出如此的庞大的青铜高台的,而在高台四周的石壁上爬满了水缸粗细的棕褐色藤蔓,从地上沿着石壁爬到二十几丈高的地方,在半空中汇聚成一个巨大柱子一直伸向顶部,将这青铜高台罩在其中,最不可思议的是洞顶竟然是一片巨大的彩色石英,晶莹剔透,有忽明忽暗的光线透过这层石英,那光虽不强但如流波般晃动,再经石英射下来,则七彩流转,十分曼妙。

    “快,快跪下!”乌颖纳突然大叫了一声。

    说着便将我们按倒在地,自己也恭恭敬敬的跪了下来,随后低下头,匍匐在地上,“阿哄巴拉,锁码呀,加不达里哄....”喃喃的念诵着类似经咒的东西,听起来发音很像捉住我们的那些族人,不用问肯定是他们西王母国的土语,只是不知道她念了半天再朝谁念。

    我抬起头看了看身边的华伯和大壮,只见华伯冲我摇了摇头,意思是让我别轻举妄动,静观其变就好,大壮则指了指对面的石壁,我顺着他指的方向一看,原来对面的石壁上有一尊巨大的西王母造像,由于颜色和石壁很接近,这里光线又很弱,所以不仔细看很难分辨。

    那是一尊二十几丈高的坐像,光是一只手就能当床睡了,西王母的头上戴着冕冠端坐在正中,方脸,眼睛和雪豹的一模一样,好像正死死的盯着我,嘴里长着两颗獠牙,样子异常的狰狞,左手平放,右手握着什么东西看不太清楚,下身则是一条巨蛇,盘旋两圈扎入身后的石壁之中。

    仔细看这尊造像,虽然颜色和周围的石壁没什么两样,不过给人的感觉如活的一般,五官似乎越看越清晰,而且...而且不知什么地方好像还动了一下。

    估计是眼花了,我向来不相信有什么鬼神,干脆把头埋下,乌颖纳叽哩哇啦的念了小半个时辰,竟然还没有要停下来的意思,我腿都跪麻了,偷眼看了看身边的大壮,就见他躺在地上,睡着了。

    我赶忙起身将他拽到一边,大壮睁开眼,问道:“杨子,念完了吗?”

    我摇了摇头,朝他做了个禁声的手势,低声问道:“大壮,快告诉我,咱们在洞道里究竟发生了什么?你们怎么突然就不见了呢?”

    大壮挠了挠头,道:“俺也不知道,当时我发现我后面的脚印凭空消失了,就叫你们过来看,可就在那会儿你却离我们越来越远,很快就没影了。”

    我点了点头,问:“那之后你们究竟发生了什么?快细细说来。”

    大壮想了片刻,道:“之后俺们就聚拢在一块儿,发现除了脚下前后三四丈之内地方还布满了脚印之外,其他地面上就好像从未有人走过一样,就连咱们刚刚走过的痕迹也消失得无影无踪,这的确有点儿太邪门儿了。

    俺查看了一下洞道的情况,连石头缝都细细的查过了,折腾了大半个时辰,可到头来也没发现什么特别的,师父说不要踏入那些没有脚印的区域。他还做了个很恐怖的尝试,就是将两块石头分别丢在前后两处没有脚印的地方,然后俺们几个轮流观察它们是否会有变化。结果你猜怎么着?”

    还没等我回答,大壮一拍大腿道:“那石头真的,真的就凭空消失了。”

    我也感到惊奇,急问:“那后来呢?”

    大壮道:“后来,后来师父又做了两次这样的实验,结果都是一样的,每隔一炷香的功夫,放在几丈以外的石头就会凭空消失,咱们都不敢往前走了,真怕突然间就没了,师父猜测这洞穴是活的,分许多节,彼此之间可以自由转动。不过乌颖纳却说咱们都是在阿姆的肚子里。穿越小说 www.kk169.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古药谜踪》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古药谜踪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古药谜踪》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