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四 第171章 涂黑生死簿

穿越小说推荐各位书友阅读:刀的供养卷四 第171章 涂黑生死簿
(穿越小说 www.kk169.com)    (猫扑中文 )    前些天晚里,发生在城主府外广场上的那场惨烈的踩踏惨案,那曾经尸横遍地的广场已经被清洗过了,然而,青石上依旧残存着很多淡淡的血色印痕。

    这是九州大陆,有史以来,发生得最惨烈的一次**,楚天都城里的居民和外来人口,一夜间死亡了近千人。一场战争,死亡上千人是常事,但这一次不同,多数人是在看热闹的过程中被踩死的!

    我是被看热闹的那个人。

    金弈星是一手策划并制造了这场热闹的那个人。

    城主府里,本来住着杀戮天下的头头脑脑们,副帮主,四大护法,四大堂主,十六个舵主,整整二十五家人,再加上不同职位,分配了不同的奴仆伺候,一向甚是热闹。

    但是,今天我一路行去,城主府显得格外冷清。

    站在芥纳居外,我轻轻地,带着胆怯地呼唤:“阿娇。”

    芥纳居里静静地,阿娇并没有在。不知道她是回了瓦当镇,还是去了别的地方。只是为什么连东西都没有收拾收拾?

    我有些失望,又有些不舍。我怕见到她,又怕见不到她。

    推门走进去,屋子里一切都是那夜,我轻轻吻别阿娇,答应带她去一同夜游楚天都时的光景。

    一失足成千古恨,再回头是百年身。那样的感觉,我真实地体会到了。

    阿娇,我与她甜蜜而温馨的时光已一去不返了。曾经幻想带着她和宝宝一起浪迹天涯,游戏风尘的场景永远也不会在我人生中出现了。

    并没有太多的时间可供我伤感,我草草换下血衣,拿了散元丹便离开了。距离符咒大人离开已经好几天了,不知道还追不追得上他。

    出了城主府,我又踟蹰了:去哪里服用这散元丹?

    服用了散元丹后,人的元神便会出窍离体。元神与魂魄是不一样的,那是人的精气神。是人之所以为人的根本。通过修炼,人的元神是可以在自己掌控的情况下出窍离体的,而且可以去到自己想去的地方,不受空间的限制。不过,一般凡尘中人是没有能力修炼元神的。

    我出任益州武师,被催促着火速上任,原因就是益州司鼎王方平以元神出体的方式想去望乡台查看奇异天象,谁知被地狱树暗算,把元神封印在一个小坛中,然后把小坛埋在了成千上万地狱树的血海之中。我杀了数不清的地狱树,才打捞到那封印着元神的小坛子。那一次,阿娇还差点为此送了命。

    以元神出体方式固然可以很快重回益州,但我留下来的身体却是经不起任何损伤,否则我的元神失去了身体的依托,便会消散于天地之间。

    “阿强!”我正在苦思冥想找不到地方,便看见不远处,有人在叫我。

    “阿丹!”

    “我听见你的事了,便赶了过来。到底怎么回事?”阿丹问我:“你怎么穿着符咒师大人的法袍?”。那么轰动的事,都发生几天了,他才听说,真不知道他是不是故意的。他明明消息很灵通,反应就是慢半拍。

    回到包房,我说道:“阿丹,这房间我包了一年。现在,我要用它。”

    “用吧。只要酒楼没有倒闭,没有被收回,你尽管用。”

    我说道:“我是要十二时辰连续使用。”酒楼晚上都会打烊,不会提供全天候服务的。我拿出散元丹,打开盒子给阿丹看。

    “散元丹!这么多?”阿丹猛地吸了一口气。如果这丹药拿去卖,是一笔不菲的收入。

    “四十九粒。”我拈起一粒,吃了下去。这丹药,入口即化,口齿留香,我说道:“一天喂我一粒。第五十天,喂这粒红色的。”那粒血红色的还元丹夹杂在众多的清一色的蓝色散元丹中,仿佛腥红得要滴出血来一般夺目。我一边说着,一边走到短榻上躺了下来,又说道:“阿丹,如果五十天之中,我醒不过来,便是死了……要把我的身体焚化了。”

    “别乱说!不会的!”

    前一刻,我还在楚天都阿丹的醉仙居酒楼的包间里,后一刻,我便已经到了益州。

    只不过,我已经没有了形体,感觉我只是一团很是微弱的亮光。没有眼睛,我却能“看”见周围的一切景象;没有耳朵,我也能“听”见周围的一切声音。不能说话,也不具备任何动手的能力。

    没有修炼过的元神状态,很容易受到攻击和伤害。连王方平修炼到极高层次的元神状态都会被小小的地狱树妖所封印。何况我便是那种从来没有修炼过的元神。

    如果说离开益州后,我没有想过益州,那是骗人的。在益州,我爱上了我命中注定的女子,我跟她渡过了最美好幸福的两年。这里留下了我们成双成对的足迹。

    我们曾经住过的武师大院还在,院子里还散落着一些阿娇狩猎打到的垃圾物品。益州自我以后,便没有再聘请武师。

    我要去的第一站,去找判官。判官会跟每一个死去的人清算他的一生善恶功过,该奖的奖,该罚的罚,一丝不拘。

    “傅武师?”我的微光在判官大人眼睛一闪过,他便认出了我。随即便板着一张公事公办的脸说道:“我早就叫你回头是岸!当初劝你你不听,现在求我也没用,我不会告诉你!”

    我一抹微光,说不出话来,只有围绕着他一圈又一圈地转圈。把判官弄烦了,直接一巴掌把我扇飞出去,骂道:“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故意拿酒灌我,等我喝醉了,你用判官笔改动过生死簿。亏得本官还当你是朋友,跑去给你送行!”

    不算太久远的事,我确实改动过生死簿,那是在我准备离开益州,前往楚天都之前干的事。这在判官来说,是极失职的事,显然他对此事瞒而未报。

    当时,我只想把判官灌醉了,我好跟阿娇带着公款跑路,不曾想,我看见了生死薄。

    “你告诉我,你改了谁的簿页?我便告诉你那个人的情况。”生死簿上的记载是世人们用自己在凡尘中的一切举动所书写的,没有半点的虚假与粉饰。

    生死簿是个很神奇的簿册,我心里想着阿娇,簿页上便现出了记载着阿娇一生的恶善功过。判官竟然把阿毛之死,算到了阿娇头上,我一气之下,就拿判官笔把那一行字给涂了。

    然后我想看我自己的,然而生死簿上根本没有属于潘美的簿页,也就是说,穿越而来的我,根本不在这个生死簿上。

    我又看了傅昭强的,傅昭强的簿页上,只有极少几笔,且都是芝麻绿豆一般大小的小功小过,关于他的记载,到十岁那年使结束了,在那簿页上用朱笔注明“已销”,应该是正版傅昭强死后,他自己的魂魄曾来这里清算过他的功过。后面,我活在傅昭强身上所做的一切,全都没有记录。

    最后我看了符咒师大人的,符咒师的簿页上密密地记了很多,我粗略看了一下便觉得心惊。显然,符咒师大人并不是外表看上去的那般温文儒雅,纤尘不染,而是杀心颇重的一个人。我当时便拿判官笔把那一页尽数抹黑!

    如果从我离开益州,符咒师大人没有再造杀孽,他的生死簿册页上便是一团漆黑,不知道判官会怎么清算?

    围着判官飞了无数圈,判官便是不松口,如果我能说话,我只想对判官说一句:你真他/妈小人!

    不过话说回来,判官不就是因为铁面无私,冷酷无情才被选为判官的么?

    判官一直不松口,我知道以他的性子,便是再磨几百年,他也不会松口,只好转身离开。

    在清算过善恶功过之后,便是赏善罚恶。所谓赏善,多半是赏给来生。让那良善之辈投生到个好人家或身负异禀机缘什么的。所谓罚恶,则是体罚,十八层地狱,各种各样的酷刑与各种各样的恶行一一对应,做了什么样的恶行,该受什么样的酷刑都是有定数的。而且阴司里功过不能相抵,往往一些大奸大恶之徒,也有大善大孝之行,他们受完了酷刑,仍然能投生个好人家。

    既然在判官处打探不到消息,我便按照人死之后的流程,自己查找。黄泉路,望乡台,十八层地狱,忘川河,奈河桥……能去找的地方全去找过,可是,这些地方全都没有符咒师大人的踪影。

    难道符咒师大人因为我涂黑了他的簿页,导致他没有功过可以清算,直接喝过孟婆汤就可以投生了?

    “武师大人。”孟婆笑盈盈地,浑身散发出一股熟透了的风姿卓约的韵味:“你这个样子可是喝不成孟婆汤的。”她一边笑,一边伸手摸向我。

    我可不想被这个不知大我多少的老太婆抚摸,不过既然有求于她,只好呆在半空中不动,让她的手指从我微弱的光影中穿过去又穿回来,意犹未尽地再穿过去,又再穿回来。然后我便听见她说出了一句让我吐血的话:“武师大人还象去年一样粉嫩!”

    拷!这老妖婆吃我豆腐!猫扑中文

    穿越小说 www.kk169.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刀的供养》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刀的供养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刀的供养》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

大唐扫把星林炎柳幕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