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四 第143章 青州,错铸鸳盟

穿越小说推荐各位书友阅读:刀的供养卷四 第143章 青州,错铸鸳盟
(穿越小说 www.kk169.com)    (猫扑中文 )    我不算坚强的人,只是神经比较大条而已。幸好,只是怀孕,事情还没有到完全绝望的地步。

    从怀孕到生下孩子,有九个多月的时间,中间会发生很多事,其中最寻常的状况便是:流产!

    我必须想办法流掉这个孩子!

    我不是没有爱心,但这个孩子是根本就不该有的孩子,是符咒师家族用逆天手段强加在我身上的,我必须流掉他,没有丝毫的迟疑。

    再说,女人生孩子是有专用通道的,我一男人,怎么生?不会象拉屎一样从肛门里拉出来吧?穿越前有剖腹产技术,我不相信这个世界的符咒师家族能掌握这样先进的技术。最大的可能便是剖腹取子。以这个世界的医术,别指望剖腹前先打上麻药,更别指望剖腹后能缝合回去,就算我扛得住剖腹的剧痛,也势必会失血而死!

    怪不得那个排行十八的老头,会用怜悯的眼神看我!

    我还不想死得那么悲惨,我必须尽快流掉这个孩子。

    如果不是忽然间发生了这么多的事,如果不是两个人都心事重重,这么静静地依偎着坐在桃花浣溪,静静地等着天亮,其实是件很美好的事。

    天快亮的时候,我去采了些蜂蜜来吃。我知道接下来的几天,对我来说,会很难煎熬,我不想崩溃。我需要尽量补充体力,才能支撑得更久。

    我把带着一点蜂蜜的蜂房递给符咒师,他默默地接过去吃了。

    我问:“甜不?”

    符咒师大人摇了摇头,似乎还没有从昨晚的打击中恢复过来,看上去还是那样垂头丧气。只是这样的符咒师大人让我觉得很陌生。

    吃了蜂蜜蜂房,我坐回符咒师身边,轻轻把他揽进怀里。符咒师抗拒了一下,终于还是被我揽进怀里,只是在我怀里僵硬着身体一动不动。

    “我还是你的媚药?”既然两个人已经发生过那种身体关系,平常的拥抱一下很正常的。我只是看他那么垂头丧气的样子,忍不住心疼他,想抱抱他,给他一些安慰。符咒师大人那样僵硬着身子,我轻轻拥了他一下,便放开了。

    “不是,那个符……只有一次的效果。”符咒师大人似乎松了一口气。经过昨晚之事,似乎符咒师大人所受到的打击,比我更大。

    我故作轻松地笑道:“那你这么紧张?全身都崩紧了。”昨晚上发生的事,对我的伤害同样是巨大的,我想,我这辈子不会再尝试跟男人发生那样的关系了。

    符咒师大人很久没有说话,良久才叫了一声:“阿强,他们会把你带走,去养胎。”

    “哈哈……”我觉得这是我听到过的最好笑的冷笑话。不用问,“他们”是指的他家族里的人,我问:“去哪?”

    “黎山寨。”

    我眼一眯:“那是你们家?”传说,黎山寨是妖族的发祥地,原来符咒师家族一直住在那里,我笑道:“是养胎还是软禁?是怕我在外面把孩子流了吧?把我弄你们家去,不怕我把你们家闹翻天?”

    符咒师大人轻轻叹了一声:“你闹不起来的,连我都闹不过他们!”

    我忽然醒悟,武功跟法力相比,就跟鸡蛋碰石头一样!我这身武功,在俗世中当然可以引以自傲,但在符咒师的地盘,只怕会被他们禁制得无法动弹,又哪里能够翻得起风浪?回想我被下符时,老不死一个小小的动作就把我制得死死的。

    不过,我这人,一向不到黄河心不死,嘿嘿一笑:“大人,咱两联起手来闹……”说到这里,我头脑中忽然灵光一闪,叫道:“大人!不是说你们符咒师是不能对平常人施用法术的么?你们家两个老不死为什么对我乱下符咒?!我要告他们!”这可是皇家亲自与符咒师家族达成的协议,为的就是怕符咒师家族利用法术控制凡尘中人。貌似符咒师家族一直也很遵守这条协议。

    符咒师大人听了,一点没有惊诧,淡淡道:“你不是平常人。你说的那两个老不死,排行老二的是族长,排行十八的是长老。”

    “我怎么不是平常人了?”我什么时候有异于常人了?我是很尊老爱幼的,但是用这种手段算计我,我管他们是不是族长长老,就是两个为老不尊的老不死!

    符咒师大人没有直接回答,却问了我一个很久以前的问题:“那年在青州的时候,我把你从千狐岭带回来,你的伤明明无碍了,我就离开了一会儿,你为什么要割腕放血?”

    事隔那么多年,当年的轻狂孟浪之举,猛然被符咒师大人问了出来,我还是无法直视,亦无法告诉他:我留恋你的怀抱!我装作一派茫然,低语道:“有那事?我不记得了。”

    符咒师大人并没有戳穿我,说道:“我回来的时候,你已经处于离魂状态,除了把血喂你,我已经救不了你了。”

    我忽然觉得有些心冷,一直以为,符咒师大人对我就象我对他一样,有一份感情,原来,是我想错了,我与他走到如今这一步,起因不过只是想救我而已。我说道:“你不该把血给我。”那滴血,是应该给他的嫡妻,给他的正室夫人,给能为他生下后代的某个女人的!

    符咒师大人也轻轻地应道:“是,我不该把血给你。”

    我问:“是不是吃了你那什么的血,我就不是平常人了?”在得到那滴血后,我的身体明显的由弱变强了,而且我能看见结界以内。

    “嗯。可以算是我们家的人。”符咒师这话说得很迟疑,没有说出来的意思就是:族长和长老对自己家的人用符,不算犯规!

    怪不得阿丹说我一只脚已经踏进了符咒师家的门。阿丹确实知道得比我多得多。

    我忽然想起很久以前的疑问:“大人,现在能问你名字了么?”既然我已经算是他们家的人了,自家人应该可以知道名字的。

    “嗯,到了黎山寨,才能告诉你。”

    我隐隐有些预感:“是不是到了黎山寨,我才能正式算你们家的人?”

    “是。”

    “是不是进去了就再不能离开?哪怕我活着也不能离开?”

    符咒师大人有好长一会时间没有说话,终于轻轻说道:“你不想进去,我就在外面陪你。”

    看得出来,符咒师大人说这句话是下了很大的决心,我明白这句话里的意思:他为了我,不惜与家族决裂!

    虽然当初他把他的血给我,只是为了救我,可是,现如今,他能为了我不惜与家族决裂,这份情意,已足以让我感动,也足以让我放开对当初的那一点点芥蒂。

    我说道:“你们家这么急着要你的孩子,那一年怎么不来下符?”那时候,我还没有娶阿娇,对符咒师大人一心一意,或许那时,我会甘心情愿,拼死为符咒师大人生下孩子,留下我与他的共同骨血。

    “家里一直不知道我把血给你了。”符咒师大人垂头道:“我本来是准备瞒一辈子的。”

    “为什么要瞒?”问完我就醒悟过来:符咒师大人肯定知道有那种能让男人生子的符咒术,所以一直瞒着家里,就是怕我会被下符,所以他会那么疏远我,小心翼翼地深自掩遮隐讳,不想被家族知道,也不想被我知道。我改口道:“怎么没有瞒住?”

    符咒师大人叹道:“你跟我的流言传得满天飞,怎么瞒得住?家里一查就知道符咒之血不在我身上了。”我一呆,张了张嘴,说不出话来。

    我知道那流言是阿星故意放出来的,一直以为,不过是阿星为泄愤而造谣中伤,可我忘了,阿星早就过了青涩年华,怎么会做出如此幼稚的举动?谣言是他放出来的暗算,我在他的暗算中,伤于无形!我竟放任流言四起,毫无反击!

    更深的想,我和符咒师大人的关系被他的家族知道,被下符,被野合,被怀孕,金弈星在这系列事件中,会收到什么好处?除了我和符咒师的关系被爆光,阿星似乎也没有落着好处。几年的帮会生涯,阿星早已经不是从前那个我所熟知的阿星,他早已经磨励得越加深沉,心机越加深不可测了。

    我有种感觉,在符咒师家族内部,有阿星的人!以符咒师家族绝不涉足红尘中事的态度,他们怎么会听到红尘中关于我与符咒师大人的流言蜚语?

    同时,我直觉的觉得,这件事并没有完结,因为我实在看不出阿星在这系列的事件中得到了什么实质性好处。就算我与阿娇因此而分离,也不代表阿星就能得到阿娇。阿娇虽然娇憨,头脑里也少根弦,但她认定的人,是不会改变的。这一点,在阿星挨了阿娇一杖之后,想必十分清楚。

    我回转身,拉开符咒师的衣襟,看见他胸口上果然有道深深的兀自泛着暗红色泽的伤疤,问他:“后悔把血给我了?”

    “我就知道,那血会害了你!”

    我说道:“如果不是为了救我,你不会把那滴血给我,咱们也不会有过去种种。”我一向不是小肚鸡肠的人,我都不明白,我为什么要一再在这个问题上纠结不休。

    ...

    ...猫扑中文

    穿越小说 www.kk169.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刀的供养》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刀的供养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刀的供养》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

大唐扫把星林炎柳幕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