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三 第140章 惊世奸污案

穿越小说推荐各位书友阅读:刀的供养卷三 第140章 惊世奸污案
(穿越小说 www.kk169.com)    虽然我与符咒师大人并不是没有过身体接触,但以往总是迫于形势,在接触中并没有包含多少情意。但这一吻不同,带着我残存的,不多几许的女性温柔和情愫,带着永久分离之前的伤痛,轻轻吻落在符咒师大人的唇瓣上。

    两唇相触,符咒师大人那温润湿濡的唇,竟然微微地颤抖着,令得我的心也一阵颤抖!我如遭雷击,心神大震,猛地睁开眼睛,发现符咒师大人正睁着眼睛,四目相对!他布满血丝的眼睛里是复杂得说不出的迷乱眼神,眼瞳竟是奇异的橙色!

    人的眼瞳不应该是黑色么?怎么会有橙色眼瞳?以前没有特别注意过符咒师大人的眼瞳,但应该是正常的黑色。如果他一直是橙色眼瞳,我应该很早就会发现并注意到。

    我还来不及诧异,符咒师大人忽然张开嘴,轻轻咬住了我的唇。他急促的呼吸着,鼻息喷到我脸上,感觉很是炽热。符咒师大人咬住我嘴唇后,轻轻吸吮,他的舌在我唇上舔过。

    我震惊地瞪大了眼睛,这是什么意思?符咒师大人不是一向拒我于千里之外吗?怎么忽然回应起我来了?只是在符咒师大人的眼神中,看见越来越深的狂乱之色,感觉很不象符咒师平常那澄明而温和的眼色。

    一向温和而疏冷的符咒师大人会对我的亲吻做出回应,回应得还如此强烈!我完全没有反应过来。两个男人当街拥吻,虽说有结界隔绝其他路人的视线和声音,但这种行为本身,放在穿越之前风气开放的世界里也是另类的,何况在这个风俗相当保守的世界里?一阵慌乱无措的迟疑之后,我便想推开符咒师大人。

    自然推开符咒师的动作不能太僵硬了,我不想伤他的自尊。我如今也是男人,知道男人在想亲热的时候被生硬拒绝,是很受打击的。我抬起手,想轻轻推开辗转在我唇舌间的留恋。

    我刚抬手,便感觉到符咒师大人的两只手也抬了起来,准确无误地抓住我衣服领口,猛地左右一分!

    什么意思?他想撕开我衣服?不过他的力道实在有限,他没有那个力量能一把撕开内中外三层衣裳,手一松,衣服好好的又归了位,只是领口被他扯得松开了一些,露出半抹锁骨和一片胸肌。这个动作所表达的意思再清楚不过了:他并不是只想跟我亲一亲就了事的!他还想有更进一步的动作!

    我有那么一会儿失神:这是我所认识的符咒师大人吗?

    还是说,他想在永远分离之前,跟我发生身体上的关系?

    我觉得当两个人的感情达到了一定的程度,会希望发生身体上的关系,这本是很正常的事,对这一点,我从不矫情,也不避讳,可是,不管我如何爱慕符咒师大人,我早已经失去了女子的形体,因此我从来没有想过,要用阿强这副男子之躯跟符咒师大人发生身体上的纠缠。我对男人跟男人之间发生身体关系,并没有兴趣,更没有尝试的想法。我并不是断袖,不会象断袖那样对男人的身体产生性-趣。

    一扯之后,符咒师大人便松开了我双唇,我还来不及松半口气,他的嘴就转战到我的胸口上动作起来,灼热的鼻息喷在我胸口上,象火烧过一样炽热,引得我阵阵颤栗。

    我的身体有一段时间的僵硬,对符咒师大人突如其来的亲热举动有点接收无力。这并不是我所期待的,我只想亲亲他,然后听他的话离开。

    迟疑了一下,我终是渐渐放软了身子。如果符咒师大人真想在分离前跟我发生身体上的关系,我还是不想拒绝他。哪怕为以后漫长而痛楚的相思岁月,多留下一些回忆也好。

    人这辈子,总有几次要放纵自己,机会一旦错过,便是一生错过。

    既然符咒师大人已经说出了口,永久的分离已是我与他无可逃脱的命运,我不想在临别之际还违逆他,也不想留下什么缺憾,我暗暗叹息着,伸手解开腰带,衣衫顿时松散开来。不管这一次的放纵会带来什么样的后果,至少我尝试过跟符咒师大人在一起的感觉。

    我衣服一松开,符咒师大人马上就把我衣服掀到肩下,把我推倒在神坛上,暗哑而急促地说:“阿强,快离开!我会害了你。”可是他说的话跟他的行动完全不一致,嘴里叫我离开,人却扑了上来,当他的身子贴到我的身子上时,只觉得他的身子象火一样炽热,他呼出来的灼热气息,烙在我身体上,给我十分诡异的感觉。

    这样欲望攻心的符咒师大人不大对劲!大大的不对劲!在我的认知里,符咒师大人不应该是这样的。

    虽然这里有结界,虽然是夜晚,可我也没有豪放到可以在大庭广众之下办事的地步,骨子里还是比较传统的人。我伸手捉住他符咒师大人的双手,在他耳边轻轻道:“大人,换个地方吧。”

    符咒师大人对我说的话完全没有反应,只一会儿功夫,我身上已经被他吸吮得瘀痕点点。除了呼出来的气很炽热以外,符咒师大人的皮温也很高,整个人都象一团火。

    不妙的感觉,再次在我心头警醒:符咒师大人一向温文尔雅,清淡从容,就算想要跟我发生关系,也绝不至于如此的迷乱,暴烈,颠狂,更不会疯狂地准备当街办事的地步!

    我捧住符咒师大人的头,把他从我身上抬起来问:“大人?”符咒师一脸迷乱,充满血丝的眼眸中只有狂野的欲望,我骇然发现,前先令我有些惊异的橙色眼瞳此时竟然变作了赤红色!我心中一凛, 心道:“难道又中了毒?还是媚药?”从符咒师的症状看,差不多应该是中了媚药的症状,而且,这媚药的药性之猛烈,只怕非比寻常,竟然能叫符咒师丧失理智!

    是谁吃饱了没事干,给符咒师下媚药?

    话说符咒师不吃不喝,又小心提防着金不换,这媚药是怎么下的?

    不就是觉得符咒师又喘又抖的不对劲,我才会从包房跑下来的吗?果然符咒师不对劲!

    这么想着,我翻身而起,把符咒师大人压在我身下,我的手摁住他的手,制止住他的进一步动作,俯下头,在他耳畔轻轻问道:“大人,出了什么事?你怎么了?”以我的武功,自然能把符咒师制得死死的,动也动不了。

    “你们在干嘛?”这句话如同晴天霹雳在我身畔响起!

    我霍地抬头,看见两、三个男女站在神坛边,脸上是混合着惊奇,鄙夷,兴奋,探究……等各种表情的神色,眼睛全都睁得大大的异常兴奋地瞪着我和符咒师大人。

    神坛上不是有结界吗?不是结界外的人是看不到也听不到结界里的人和声音吗?

    我手臂一松,把我的身体压在符咒师大人身体上,用我的身子挡住符咒师大人的身子。

    然后我小小声试探着问:“你们看得见我?”

    其中一人一脸奇怪:“你们这么大两活人,怎么看不见?继续啊。”

    莫非神坛上的结界消失了?!结界怎么会忽然消失?!果然,法术什么的,结界什么的,就是不科学!不靠谱!

    我惊悚得目瞪口呆,全身僵硬!结界在这么关键的时候忽然自行消失,我和符咒师大人就以这么个衣衫半解的样子,以暧昧的姿势骤然出现在人们的视野里,被暴露在光天化日之下,众目睽睽之中!

    世上还有比这更坑爹的事吗?!

    我震惊得头脑里一片空白,好半天跟泥塑似的一动不动,根本还没有反应过来。

    那几个人却自顾自议论开来。“啧,这得多饥渴呀,逮着一男人就上!”

    “他身下那个是谁?”

    “你猪!当然是符咒师大人!”

    “符咒师大人好这口?”

    “呃……他被压在下面,好象……在挣扎?”符咒师大人被我制住了压在身下,确实正在挣扎,这话倒是半点不假。

    那人好象恍然大悟,说道:“你说,有人敢奸污符咒师大人?上面这个是谁?”

    “我认出来了!是傅昭强……那个妖孽,口味果然与众不同!”

    “哎呀呀!原来传说都是真的!他们两个……”

    “春色无边啊……太难得一见!继续继续!”

    偏生这个时候,符咒师在我身下喘息道:“放开我!”我擦!不说话要死人呀?!关键时候来这么一句,倒象我真要逼-奸符咒师一般,这不是把我往死里推吗?

    “敢奸-淫符咒师,不怕死呀!”

    “你懂什么?妖孽都是有邪术的……”仿佛忽然惊觉了什么,赶紧补上一句:“……我什么都没说!”

    “让开,都围在这里做什么?”刚还跟我一起巡夜的四、五个手下发现有情况,向这边走过来。

    我该怎么办?我的脑子已经乱成一堆乱麻,各种念头在头脑里乱窜,却抓不住任何念头。我只知道我不能放开符咒师,以符咒师现在这种神志不清的状态,我若放开了他,他多半会反缠上来,铁定要把“傅昭强奸污符咒师”的情节逆转成“符咒师奸污傅昭强”!可我情愿自己把这污名扛了,也不想符咒师大人受到什么影响。

    再说,符咒师大人现在已经被烧得神志不清,一心只想“办事”,阿强这具男人的身躯,显然不是“办事”的理想对象,我要是放开符咒师大人,没准他能随便抓个女子企图“办事”,那可闹得更大了!

    “舵主?你这是在干什么?”

    “散开!散开!”其中一个帮众还试图维护我,他这么一叫,反而吸引了更多的人,大家围住神坛指指点点,议论纷纷。

    与那名帮众相反,我手下另一帮众忽然扯开嗓子大叫道:“大家快来看呀,符昭强强//奸符咒师!”所以说,种瓜得瓜,种豆得豆,我平时从没拿这些帮众当兄弟,这个时候报应就来了。

    听到这么劲爆的消息,我清楚地听到很多杂乱的脚步声从四面八方向神坛蜂拥过来。穿越小说 www.kk169.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刀的供养》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刀的供养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刀的供养》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

大唐扫把星林炎柳幕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