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三 第118章 舔伤

穿越小说推荐各位书友阅读:刀的供养卷三 第118章 舔伤
(穿越小说 www.kk169.com)    (猫扑中文 )    断心散.我又遭见了那种令我两年血流不止.痛不欲生.甚称药毒双绝的断心散.

    我其实并沒有真的看见过断心散是什么样子.只是我妈在我背上的四道伤口上涂抹了断心散.使之不能结痂.血流不止.

    我又一次检查了符咒师大人的伤口.他全身上下.十之六七的伤.都仍然在流血.我亲手打理了自己的伤口两年.看符咒师大人的伤口.倒颇象当年我中了断心散的情况.可以想象.金不换下毒的时候.就沒打算让符咒师大人再活下去.一个人.全身几十道伤口不停地流血.不出意外.很快就会失血过多而死.就算符咒师大人的身体复原速度比常人快得多.也不过是多拖一些时间罢了.

    当年.我不过才四道伤口被抹上了断心散.我身体的血液生成速度.快过伤口血液的流失速度.所以.两年时间.除了伤痛.我并沒有生命危险.但是.象符咒师大人这样.全身几十道伤口同时血流不止.哪个人的血液能够生成得这么快.

    必须尽快给符咒师大人疗伤止血.

    正好.我很清楚断心散的治疗方法.

    我轻轻抱着符咒师.俯下头.伸出舌头.轻轻地舔上他肩头上的伤口.舌尖灵巧地探进伤口中.把鲜血和污秽舔进我嘴里……

    在我的嘴唇触到符咒师大人的肩头时.符咒师大人的身子微微地颤了一下.我的心也微微地颤了一下.这并不是我第一次碰触到符咒师大人的身体.早在青州.符咒师大人为了救我.给我取暖.曾与我**相拥.只是那时.都还是青涩少年.只有一些朦胧的向往;此时.我已经成年了.我能明白自己的心思和需要.

    “阿强.不要这样做.你会中毒的.”符咒师忽然奋力一推.想把我推开:“断心散下肚.立时毙命.”显然.他也知道断心散的治疗方法.

    虽然我的身体熬过几天的痛楚后很是虚弱.但符咒师大人比我更加虚弱.狠命一推.并沒有把我推开.我更加紧紧地抱住符咒师.令他动弹不得.扭头把嘴里带着毒药的血污吐了出來:“大人.我会小心的.”当年.阿娇那么柔弱的女子都可以做到.我一定也能够做到.只要小心仔细一点就行了.

    符咒师大人瞪着我说:“我不许你这么做.”

    既然有办法可以给符咒师的伤口止血.如果我不救他.眼睁睁看着符咒师在我眼前失血而死.就算杀死自己一百次也不足以解恨.就算不小心因此而送了命.我也心甘情愿.

    我只是死死抱住符咒师大人.不让他动弹.再次埋下头舔上他肩头上的伤口.把他伤口上的血污清理干净.然后我轻轻吸吮了一下伤口.把那些渗溶进伤口的毒素吸吮出來.口水中含有溶菌酶.具有天然的杀菌作用.在清理完伤口的断心散后.留下唾液对伤口也能起到一定的保护作用.我沒有说话.用我的行动.回答了他那句:“我不许你这么做.”

    符咒师大人无力地倚靠在我怀里.侧着脸静静地沒有再说话.他的脸就在我脸颊边几寸处.彼此的呼吸声清晰可闻.直到看着我把血污吐尽.才轻轻说道:“阿强.要难为你了.”

    “大人快打坐疗伤吧.”止血只是一方面.更重要的是疗伤.疗伤才能止住身上血液越流越少的势头.看符咒师大人满是血污的脸苍白憔悴得沒有一丝血色.疗伤刻不容缓.符咒师的身体具有非凡的伤势愈合复原速度.再加上打坐疗伤.只要我加快伤口清理速度.一定能够救得了他.

    “阿强……还记不记得.你在青州答应过我的话.”

    “我会小心.不会轻易死的.”当年许下的誓言.我都清清楚楚地记在心间.我说道:“大人.你也答应了.要陪着我.”

    在青州虽然只是我单方面答应了符咒师大人不轻易死.这么多年.我渐渐体会出符咒师大人那未曾说出來的许诺:他会一直陪着我.如果不是他心里有许诺.他凭什么來要求我发誓不死.我和符咒师不过是萍水相逢.毫不相干的两个人.我死不死.关他屁事.

    符咒师大人极低地嗯了一声.闭上眼睛准备打坐行功.梦呓一般地轻语:“我会陪着你.天上.地下.一直……一直.”感觉多年前.我失落在南郡城里的柔情.霎间回复到我胸臆中.那是女孩子对情郎的如水柔情.

    符咒师大人这话.听着就好象那一年.阿娇替我疗伤时.我对她说过的话:“要是你中了毒.我会下去陪你一路走.不会让你孤单.”

    想到阿娇.符咒师大人就在我身边.我不由得心虚地瞟了一眼阿丹的醉仙居.我骇然看见阿丹就站在我的包房窗口边.目光深深在看着我.

    我大惊:阿丹看不见符咒师.一定看得见我.他会不会看见我死命地抱着一团空气.伸出舌头.对着空气又舔又吸.他会不会觉得我疯了.除了阿丹会看见我以外.别人会不会也看见我如此怪异的举动.

    再说.神坛这个地方人來人往的.我给符咒师大人舔伤.有些伤口伤在很不方便的地方.光天化日.众目睽睽之下.我敢凑上去舔.

    “大人.咱们换个地方疗伤.”

    “为什么要换.”

    “这里……不方便.”我瞟了瞟周围匆匆來去的行人.似乎并沒有人注意到我和符咒师两人.我们在这些行人眼中宛若不存在一般.

    “傻孩子.你又忘了.神坛上是有结界的.我不把结界撤了.谁能看得进來.”一句少年时.他占我便宜叫过我的“傻孩子”顿时拉近了我与他的距离.

    神坛上有结界.我完全把这茬给忘了.

    早上的时候还当我幻听幻视了呢.阿丹看不见结界里的符咒师大人是正常的.可我为什么可以从窗子里透过结界直接看见符咒师大人躺在神坛上.我猜.当我从酒楼走向神坛时.阿丹一定在窗子前看着我.他会不会看见我凭空消失在神坛上.除了阿丹以外.还有沒有其他人看见我凭空消失.

    我回头望了望阿丹:“阿丹在看我们.”

    符咒师大人有些艰难地转过头看了一眼我的包房窗子:“他只是看着这个方向.看不见我们的.”

    我为什么能够看见倒在结界里的符咒师大人.不过我沒有问出來.这时候疗伤要紧.

    我的舌细致地舔过符咒师全身的伤口.我做得那么坦然.我只把符咒师当做了需要照顾的病人.在我眼里只有一道道伤口.我全心全意地给他做治疗.原本.我就是护士.

    符咒师大人身上的伤势超出我想象的复杂.好多伤口纵横交错.连成一片.甚至连身上一些很是隐秘的地方也有不少伤口.我不能想象.符咒师大人承受了怎样的**拷打和人身羞辱.这是为了救我.付出的代价么.不是说好了合作么.难道具体的合作事宜谈崩了.

    幸运的是.符咒师大人身上的伤.只是比较严重的外伤.并沒有伤及内脏和骨骼.在这个医术很是落后的世界里.伤到内脏.基本就被判了死刑;伤到骨骼也多半会落下一辈子的伤残.我能做的.只是尽量轻柔地舔舐他的伤口.尽量不增加他的痛楚.

    符咒师大人显然沒有我这么专业这么淡定.在我给他清理某些地方的伤口时.他显得很不自在.会不由自主地扭动身体.有时呼吸会很急促压抑.不过他终究什么话都沒有说.也沒有推拒我.任由我替他清理了全身的伤口.

    我也很小心地把带着断心散的血污吐干净.我还不想死.

    本來我还害怕來來往往的人流会发现我的不雅举动.不过一直也沒有人向我们所在的神坛多看一眼.尽管明知道有结界隔绝.话说我并不是那么放得开的人.在能够遮挡的时候.我还是尽量遮挡.这也是一种本能吧.

    “那里.就不要舔了.”在我舔到某个地方的时候.符咒师大人终于伸手挡在了我面前.

    我疲累欲死地直起腰來.我的舌头又酸又肿.大着舌头问:“大人自己能舔到.”

    符咒师苦笑了一下.那地方正常人.沒人能够自己舔得到.

    “大人想那地方一直流血.”

    “要你……弄……那地方.实在太难为你了.”

    我趁机直着腰.休息了一下.再次俯下身替符咒师清理那地方的伤口.在我來说.沒有什么难为不难为的.在我眼里.都不过是符咒师大人身上的伤口罢了.

    在我替符咒师大人舔那地方的伤口时.符咒师大人的气息极度不稳定地.轻轻地说道:“阿强.我不会再让任何人沾染我的身子.”

    等我把符咒师全身上下又检查了一遍.确信已经给他把所有伤口中的断心散都吸吮干净了时.我也累得直喘气.这真是一件大工程.当我终于做完时.才发现日头已经偏西.薄暮四起.猫扑中文

    穿越小说 www.kk169.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刀的供养》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刀的供养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刀的供养》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

大唐扫把星林炎柳幕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