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三 第117章 又见断心散

穿越小说推荐各位书友阅读:刀的供养卷三 第117章 又见断心散
(穿越小说 www.kk169.com)    (猫扑中文 )    “啊.真不巧.”我敷衍着说道.这个时候.阿星受沒受伤.伤得重不重.我真沒有多余的力气去关心.现在我心上心下只关心着一个人.

    阿丹说:“其实我本來是想找他帮忙打听一下你们帮里的情况.”

    对啊.我也是杀戮天下帮会里的人.我完全可以回去找侍卫打听一下情况.金不换和符咒师不可能关在小花厅里密谈一天一夜不吃不喝.

    我还沒有行动.阿丹便道:“我已经打听过了.侍卫们都闭口不谈.城主府内城昨晚起就不让进出了.如果想进去.必须先通传.得到批准后才可进入.除此之外.城主府里一切正常.”阿丹这话的意思是告诉我.就算我想回去打听消息.我也只能进入城主府外城.而城主府外城什么消息都打探不到.

    “有沒有听说金不换今天见了什么人或在什么地方出现过.”我颓然地倒在短榻上.

    阿丹摇头道:“沒有.我也特别问过.守门的侍卫们都沒有看见符咒师从城主府里面出來.我是正经商人.沒想过要挖城主府的墙脚.我能用的耳目不多.”

    “金不换会不会跳墙出去.”

    “哈哈……”阿丹失笑道:“除非金不换跟你一样.脑子出了毛病.”

    阿丹这是怎么说话的.竟然直接说我脑子有毛病.不过想一想.阿丹说得也有理:我有一些行为.确实不正常.不是常人所能理解的.而金不换好端端的.为什么要在自己的府第里跳墙出入.

    阿丹安慰道:“阿强.不要着急.先看看情况再说.”虽然阿丹并不清楚符咒师为什么会失陷在城主府里.但看我失魂落魄地急着打探符咒师的下落.他便尽心尽力地帮忙.真是我的好哥们.

    我也沒有什么办法可想.谁叫我在帮会里就沒有一个朋友呢.虽然我已经替我妈安插了一两个人进府.但他们都还是初入府的新人.身份低微.也沒在重要位置.实在是指望不上.

    又是难熬而恶梦连连的一个夜晚.第二天.我从痛楚中朦胧醒來.很自然地感觉到:“符咒师回來了.就在外面神坛上.”

    阿丹正在掩上窗子:“沒有.我刚看过.”

    我冲过去一把推开窗子.看见正对着窗子的神坛上倒着一身血污的符咒师.

    符咒师露在法袍外面的头和手脚看上去伤痕累累.血迹斑斑.想必法袍里的身体也是如此.

    符咒师不是具有强大的法力可以自行恢复伤势吗.他们伤势的复原速度远超常人.这一点我是亲眼所见.可是.此刻.符咒师大人却倒在神坛上一动不动.似乎晕了过去.一向清洁如新的蓝色法袍浸一片血渍中.我记得我听符咒师大人说过:他的血很少.

    我想也不想.立即就想跳下去.阿丹一把拉住我.把我已经跳出去一半的身子硬拽回來:“你疯了..”我真的太虚弱了.凭阿丹那点微弱的武功.都能拉住我硬拽回來.可想我虚弱的程度.

    “他受了伤.一身都是血.我要去救他.”

    阿丹疑惑地看着我:“你看清楚了.哪有符咒师.”

    我睁大了眼睛再看.符咒师大人明明就躺在神坛的血泊中.这么近的距离.不可能看不到.难道阿丹沒看见.

    阿丹沉声道:“阿强.冷静.你说你看见符咒师受了伤.在流血.那你來看看.那些从神坛边经过的人.怎么都沒有反应.”

    神坛处于闹市区.人來人往甚是热闹.可是经过神坛旁边的人.却沒有一个人有一点异样.正常情况下.看见别人倒在血泊中.总会上前去问一下情况;或是看个热闹和稀奇;性子再淡漠的人.总会向神坛上多看几眼.可是所有人都一无异状地从神坛旁经过.甚至沒有一个人向神坛上多看一眼.只能说明.他们全都沒看见符咒师大人倒在神坛上.躺在血泊中.

    怎么会这样.我不禁怀疑:难道是我两天來被痛楚和思虑折磨得幻听幻视了.

    “阿强.你太虚弱了.好生休息一下吧.符咒师大人好歹也是皇家委派的.城主大人不敢公然拿他怎么样的.再说.符咒师大人还有法力呢.你不用太担心了.”阿丹一边安慰着我.一边把我从窗子边扶开.一边反手关上窗子.

    金不换再强悍.却也绝对不敢公然加害符咒师.一则.符咒师自己有法力.当危及到自己性命时.符咒师是可以向凡尘中人动用法术的.二则.符咒师是皇家委派的.代表着皇家天威.如果公然杀害符咒师.无疑是以一城之力.向皇家挑衅.结果是不言而喻的.据我所知.在符咒师大人之前的前几任符咒师.都是死于各种莫明其妙的意外事件.虽然我疑心是金不换下的毒手.但找不到任何与金不换有关的确切证据.几桩命案.皇家与符咒师家族方面.只好不了了之.

    阿丹说金不换不敢公然杀害符咒师大人.这话倒令我微微有些安心.

    有这么真实的幻听幻视吗.我兀自不敢相信.符咒师大人明明就血淋淋地躺在神坛上啊.就躺在我眼前.不到一丈远的地方.

    在窗子还沒有完全关上的时候.我念念不舍地又向窗外神坛上看了一眼:只看见符咒师的身子似乎动了一下.同时.我耳朵似乎听见符咒师用微弱的声音叫我:“阿强.”那是符咒师大人的声音.决计不会错.

    就算是幻听幻视.我也要走到神坛上去验证一下:“他在动.在叫我.我听见了.看见了.是真的.我发誓.是真的.”我完全忽略了身体里的痛楚.摔开阿丹扶我的手.再次推开窗子想跳下去.其实.我也清楚.在幻听幻视中的患者.是无法验证辩别真假的.在患者看來.所有的感觉都是真实的.在旁观者看來.患者的举动则完全莫名其妙.

    阿丹再次拦住我.一脸凝重地问:“你确信你看见了.听见了.”

    “是.”

    “你喝过符咒之血了.”

    “什么血.”

    “就是符咒师的血”

    “沒有.”我想也不想地回答.喝血.当我是从西欧穿越过來的吸血鬼.可我刚否认完就知道不对了.在青州符咒师大人帮我疗伤时.曾喂我喝过他的血.而且还不少.似乎我喝过符咒师大人的血后会有什么无法弥补的后果.

    阿丹那么精明强干的人.一看我的神色就猜到了几分.神色一黯.低声叹道:“孽缘.”

    “什么.”

    阿丹放开拦挡我的手.指了指门.叹息道:“有门你不走.非要跳窗子吓人.”虽是清晨时分.但酒楼和神坛都处于楚天都极繁华的闹市中心位置.此时已经人流如织了.我若跳窗下去.不算惊世骇俗.也总是让人觉得惊异.

    我已经等不及听阿丹说喝了血会有什么后果.也來不及管他说的什么孽缘.转身就冲出了酒楼.几步跑到了神坛.

    符咒师就躺在我眼前.我伸手扶他.生怕我的手会穿过他的身体.证明我是幻听幻视.幸好.我的手摸到的是实体.是符咒师大人虚弱而柔软的身体.我把他扶起來靠在我怀里.轻轻唤他:“大人.”

    符咒师大人抬起头來.强睁星眸.展颜一笑:“阿强……我就知道你在那里.”满是伤痕与血迹的脸庞.笑得如传说中的曼陀罗花一样凄美忧伤.摄人心魂.直令我目不忍视:“大人.怎么弄成这样.是谁……”难道是金不换.

    “是……”符咒师的气息那么微弱.仿佛随时都会挂掉的样子.我心痛得一颗心好象提到了嗓子眼上:“大人.别说话.赶紧疗伤.”

    符咒师大人艰难地说道:“他们在我伤口下了毒.止不了血.回复的速度比不上失血的速度……阿强……你快离开楚天都吧……我不能再陪着你了.”符咒师大人那样虚弱而无助地靠在我怀里.不复再是那个法力高强.身份尊贵.性格孤绝.拒人千里的样子.可是这样的符咒师却令我心痛得无以复加.他轻轻执我的手.微微地颤抖.喘息道:“……离开楚天都.阿强.不要管我……快离开楚天都.”

    如果我能跟符咒师大人开出比翼双飞阵.把我的血直接输送给符咒师大人该有多好啊.可惜.我与他一辈子也成不了夫妻.我与他一辈子也踩不上比翼双飞阵.这是我与他今生今世注定无法逾越的鸿沟天堑.

    当此之际.我怎么能撇下符咒师大人离开.我伸手去解符咒师大人的法袍.符咒师大人连抬手阻挡一下的力气都沒有.只是微弱地叹息道:“不要看.”

    法袍下.符咒师一件棉质内衣和中衣完全变成了血色.揭开衣衫.符咒师身上的各种各样的伤痕更是惨不忍睹.我也不敢细看.只是发现一些较浅的伤口已经结痂.而一些较深较大的伤口还涓涓地往外沁着血.我检查审视了一下伤口.发现伤口处并无异样.只是一些伤开始结痂了.一些伤还涓涓地沁着血:“下毒.下的什么毒.”

    “我也不清楚.应该是断心散吧.”猫扑中文

    穿越小说 www.kk169.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刀的供养》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刀的供养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刀的供养》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

大唐扫把星林炎柳幕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