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三 第113章 搭救

穿越小说推荐各位书友阅读:刀的供养卷三 第113章 搭救
(穿越小说 www.kk169.com)    (猫扑中文 )    看见符咒师大人.那熟悉的痛楚顿时如潮水般席卷而來.我挺了挺身躯.勉力支撑着.站得如一根笔直的木桩:站得虽然直.一推就要倒.

    符咒师大人的身影就象是一款清理软件.看着他一步一步走进來.一点一点抹去我脑海里残存的思维.把我的头脑清理成一片空白.只是在被清理成空白前.我兀自瞪着金不换恶狠狠地想:“‘我就是你的什么..’我跟你毛关系都沒有.只要我活着.迟早会兵戍相见.”

    金不换可以管理楚天都里的任何人.对任何人都有生杀予夺的权利.他唯独管不到的就是符咒师大人.

    符咒师大人是楚天都里.唯一一个效忠于皇权的人.也是楚天都里唯一一个可以与金不换平起平坐的人.

    楚天都的城主与符咒师.如果不狼狈为奸.便是一山不容二虎的天生死敌.

    显然.符咒师大人跟金不换绝不是一线战线的人.金不换对符咒师大人的造访也显得很意外.从我面前转身迎上去时.脸上已经堆起了虚伪的微笑.用一种听上去颇为真诚的语气.说道:“符咒师大人怎么有空光临寒舍.真是蓬壁生辉.”城主府如果叫做寒舍.大约这世上就沒有多少不寒的舍了.

    符咒师大人虽然并沒有武功.但他身份高贵.且身负法力.侍卫们不敢真下蛮力阻拦.更不敢得罪.因此被符咒师一路闯到了小花厅.只是.符咒师怎么知道金不换在小花厅.就那么直接闯了进來.

    记得上一次.符咒师大人接受金不换之邀在这个小花厅里亲手为我与阿娇的双人雕像揭幕.如果我打听得沒错.那一次.是符咒师第一次走进城主府.今天应该算是第二次吧.

    符咒师大人只是冷冷瞟了一眼金不换.便一脸的据傲地缓缓走进小花厅.目光深深地看了我一眼.

    金不换兀自笑道:“符咒师大驾光临.稀客.稀客.”向旁边的侍卫吩咐道:“上茶.”顺便指了指我说道:“先带下去.”

    如果有可能.我还是想自己走出去.可我身体里正痛得翻江倒海一般.能站着已是勉力而为.实在沒办法自己走出去.看见两个侍卫上來架我.我也无力挣扎.

    忽然.眼前蓝影一闪.符咒师大人已经挡在我身前.说道:“我答应他了.”

    我登时蒙了:答应了我什么.我什么都沒有跟他说过.难道符咒师大人一路闯进來.就为了告诉我:他答应我了.可是.他答应的究竟是什么.

    似乎金不换也蒙了.怔了一下.方才明白了符咒师话里的意思.几乎不能置信地反问:“符咒师大人答应了.”

    符咒师大人指了指我.冷屑地纠正金不换的话:“我答应他了.”

    我忽然醒悟过來:符咒师是说.他答应了我的“劝说”.同意与金不换合作.

    “答应他了.”和“答应了.”答应的事是一样的.表达的意思却有细微的差别.

    “答应他了.”就说明我完成了金不换交待给我的事情.金不换必须饶我一命.

    “答应了.”则表明他直接答应了金不换.跟我的“劝说”沒关系.我便不能算完成了金不换交给我的任务.沒有完成任务.我还是得替金弈星抵命.

    一字之差.差的是我的性命.

    “符咒师大人是來救我的.”我心如明镜.除此之外.沒有别的可能.

    符咒师大人竟然会冒着触犯他们符咒师家族利益的大忌.答应下与金不换的合作.只为了救我.

    我不知道他这么做会有什么后果.会付出什么样的代价.我只能肯定.那一定是超过我生命的代价.可是.在那一刻.我知道.他心里在意我.所以才不顾一切想救我.我跟他并不是路人甲和路人乙的关系.

    已经被符咒师们多次严辞拒绝的合作问題.金不换绞尽脑汁.用尽手段.耍尽花样.甚至不惜杀了多个符咒师都沒有达成的合作问題.此刻符咒师竟然象猪油蒙了心似的自己送货上门來说.他答应了.金不换一使眼神.侍卫们很识趣地退了出去.金不换犹自不敢相信地问:“不知符咒师大人答应的是什么了.”

    “合作.”符咒师大人连一个多余的字都沒有.这要放在穿越前.就是一酷毙了的高冷.

    “符咒师大人确定.一旦做了.就不能后悔.”

    “不后悔.”

    金不换终于露出了笑容:“你们家总算有个明白人.”

    金不换这么精明的人.我都能看得出來的那么明显的用意.他怎么会看不出來.所以.他实在有些不敢相信.生怕符咒师忽悠他.倘若他放过了我.符咒师却说他只答应來城主府拜访一下而已.他岂不是鸡飞蛋打.他岂能容忍别人在他眼前玩文字游戏这等小把戏.两句问话.就把符咒师与之合作的事确定为敲钉转角.铁板钉钉一样不容篡改和后悔的事实.

    符咒师大人带着嗖嗖寒气站在我身前.既然不看我.也不看金不换.微微斜着头.看着屋顶.神情有几分象那年我在洛阳初次看见他时的神态.对金不换的话置若罔闻.

    金不换向我说道:“小傅.先出去吧.这里沒你事了.”

    我万分不情愿把符咒师一个人留在那里.可我却沒有法子留下.其实就我现在这个状态.就算留下又有什么用.合作这件事.看來是件顶级机密的事.所图甚大.我这么一个不受信任的小舵主.便是自告奋勇想参予进去.金不换也绝不能接受我.

    我想我也应该來个铁板钉钉.别让金不换事后反悔.來个秋后算帐:“帮主饶过属下了么.”虽说是义子.那也叫丧子之痛.何况金弈星还是一堂堂主.刺杀堂主.也是重罪.

    “这个自然.”金不换这话倒说得爽快.然后一个劲地示意我出去.想必他多年心愿.一朝得偿.正急不可耐地想与符咒师商议具体合作事宜.

    我虽然可以努力站得象木桩一样笔直.可这木桩想四平八稳走出去.还不容易.我看了符咒师一眼.符咒师大人仍然微微仰头欣赏天花板.明明近在咫尺.却恍若远在天边.千言万语.只有闷在心头.

    在金不换的瞪视下.我忍着身上的痛楚.忍着心上的酸楚.慢慢挪了出去.那么磨磨蹭蹭的.如果可能.估计金不换想把我一脚踹出去.

    我一走出去.门就被外面正等着的侍卫们关上了.我回头看向门内小花厅里.符咒师大人仍旧在欣赏天花板.那裹在深蓝色符咒师法袍里的身躯.在橙红的烛火映染下.更加的灰暗而孤绝.

    除了刚进小花厅时看了我一眼以外.符咒师大人沒有再看过我.也沒有跟我说一个字.

    我自然不能跟侍卫们一起呆在门边等着里面的人出來.

    我并不想回芥纳居.直接一路跌跌撞撞地去了符咒师神坛旁我在那个酒楼里的长期包间.

    如果符咒师出來了.他一定会回神坛來.神坛应该算是他的工作岗位吧.我在酒楼上的那个包间就是等待符咒师大人最好的地方.

    当我拖着痛楚难耐的身体.好不容易才走到酒楼前.酒楼店小二一把把我挡在了门外:“客官.不好意思.我们酒楼打烊了.明天请早.”

    可能我身子实在太痛了.痛得我头脑都不灵光了.我直瞪瞪地盯着店小二.半天沒反应过來他在说什么.

    店小二好心好意又提醒我:“客官.我们醉仙居已经打烊了.如果客官实在想喝酒.从这里过去两条巷子.风荷院.酒和菜都是极好的.只是价格贵点.”

    敢情这店小二把我当成初到楚天都的江湖人了吧.风荷院的酒和菜固然是极好的.姑娘才是他们那里最好的.亏我还在这家酒楼长期包了一个包间.偶尔也会來喝一两杯.怎么也应该算是熟客吧.这小二太沒眼力了.居然不认得熟客.

    “让开.”我实在不想多说话.也沒有力气多说话.

    “客官.我们真打烊了.万分对不住……”店小二还在聒噪.

    我也看见了.酒楼的某些房间已经熄灯了.大门虚掩着.楼上还有几处灯烛亮着.隐隐有人影晃动.想是还未吃完的客人.我说道:“我有包间.只是进去等人.你不用來招呼.”

    我还沒往里闯.这店小二挡客人的身手倒是灵活.已经快手快脚拦在我身前:“客官.真的抱歉……”我懒得听他废话.揪着他挡在我身前的胳膊.往酒楼里一搡.搡得小二杀猪一样大叫:“哎哟.杀人了.快报官.哎呀哟.我的手断了.……”酒楼里登时跑出几个人來.纷纷问发生什么事了.

    我搡了那小二一把.却搞得自己重心不稳.差点摔倒.慌忙中拿刀鞘拄在地上支撑了一下.才算沒有跌到.把刀当做拐杖來用.实是刀的耻辱.猫扑中文

    穿越小说 www.kk169.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刀的供养》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刀的供养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刀的供养》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

大唐扫把星林炎柳幕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