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三 第112章 拔刀

穿越小说推荐各位书友阅读:刀的供养卷三 第112章 拔刀
(穿越小说 www.kk169.com)    (猫扑中文 )    我并沒见识过金不换的武功。只觉得他的武功已达到深不可测的地步。再加上三天前的心理搏弈。我彻底的输了。对于一个心理如此强势。武功又完全不知底细的对手。我完全沒有制胜之策。

    当我佩着刀走进小花厅时。金不换已经在那里等着我了。

    也许。我今天能活着从小花厅走出去的机会。比我活着走出武闱的机会还要低。

    我走过去跟金不换见礼。在正常距离之外。我又特意多踏近两步。揖手道:“属下见过帮主。”

    金不换一挥手就叫侍从们退下。看着侍从们无声有序地退出小花厅。我故做无心地又向金不换走近两步。我与金不换的距离已经在我展臂加刀长的范围之内。我还想再走近一些。更有一些把握与胜算。

    金不换看着我说:“你这几天很忙。”

    “嗯。”我又走近两步。做出一副神神秘秘准备跟金不换耳语的样子。同时左手悄悄的。尽量小幅度不引人注目地摸上刀鞘。

    要想拔刀。只消右手拿着刀柄一下子拔出來就是。如果有左手配合着握着刀鞘。拔刀的动作会更加迅捷利索。

    哪知。我左手刚摸上刀鞘。金不换的眼光就看向了我左手。第一时间更新我大骇。。金不换竟然这么快就窥破了我的意图。

    我同时大悔。。我因练武。一向喜穿合体紧身的衣服。此时。我的左手光秃秃无遮无挡地无缘无故地摸上刀鞘。实在是很不正常的动作。我为什么沒想到换件宽大飘逸的袍服來掩盖一下我的动作。

    我赶紧松开刀鞘。将左手垂在身侧。却听金不换甚是平静地问:“为什么要放血。”

    什么。金不换看向我左手。不是因为我左手摸上刀鞘。而是他还惦记着想了解我身上的伤疤。我暗暗松了一口气。却已经惊出了一身冷汗。我不动声色地暗暗深吸了几口气。想平息一下慌乱的情绪。不能不说。金不换太强大了。他的一个小小动作都可以引起我的情绪波动。在他面前。我别说平静如恒。连想控制自己的情绪都难。

    我为什么要放血。我能直接告诉金不换。我眷恋符咒师的怀抱。想赖在他怀里。想他抱着我。想他亲近我么。这话说出來。连我自己都要耻笑自己。我有点张口结舌:“呃。小时候得了病……说血热妄行。……所以要放血。”有时我看见腕上的伤疤。会回想起青州割腕。也觉得那时候我太年少轻狂。太行事孟浪了。才会有那样可笑的心理和幼稚的举动。

    我故作不好意思状。嘿嘿干笑着将左手藏到身后。借着身体的掩饰。再次在身后反捏住刀鞘。

    “哦。”金不换看上去仍是一脸的平静。似乎对我的说词毫不起疑:“什么病。”

    我不想再跟金不换废话。与他对峙得越久。我越无力拔刀。他已经在不知不觉间让我变成犹豫而迟疑。我心中的杀气正在被他消弥于无形。

    我说:“那……”我的右手握上了刀柄

    “……是……”双手执刀一分。拔刀。这么近的距离。只要一招御风袭上他脖子便能结果了他。

    “铮……”龙牙刀疾速出鞘的声音。

    在我拔刀出鞘的一霎间。金不换突然紧紧一把握住我右手。另一手握住刀鞘。把我将要拔出鞘的刀。还入刀鞘中。拔刀出鞘的声音响到一半就嘎然而止。

    我发力再拔。金不换亦加力。附上内息。透过刀身想暗伤金不换。却石沉大海。龙牙刀就这么半出半入地僵持着。一个要拔刀出鞘。另一个要还刀入鞘。本來的暗杀。变成了力拼:是拔刀出來。还是还刀回去。

    金不换说道:“你还想放血。”他的声音仍旧平静平淡。听不出任何情绪。

    “是。”我要想放的是金不换的血。只是我的声音听來仿佛有些气急败坏。

    “你敢拔刀出來。可知后果。”

    我知道。如果我杀不了金不换。我将死得其惨无比。但是以我的武功。杀不死金不换。自杀的能力总是有的。我绝对会抢在他们抓住我之前先自行了断:“不是你死。就是我死。”

    “我一定会在你死前抓住你。”金不换的声音那么平静。令人对他能否做到这件事的能力毫不怀疑:“在我面前。你不会有死的机会。你要不要试试。”

    我默然。我同样不怀疑金不换有这样的能力。我咬着牙。进入脑抽模式。死命地拔刀。挣得面红耳赤。第一时间更新非得在拔刀上跟金不换争得输赢。全然沒有想过弃刀。全然沒有想过杀人不一定非得用刀。

    “恐怕也不行。”金不换平静地描述:“你应该知道。有的是手段。让你寻不了死。却可以让你生不如死。”所谓一鼓作气。再而衰。三而竭。几次鼓劲拔刀未出。在拔刀的较量中。我的气势已经渐渐弱了很多。慢慢地。半出的刀。也正被金不换一点一点推入鞘中。

    金不换又道:“小傅。你一进來。我就知道你想干什么。”语气象教育孩子一样语重心长。

    不错。我刚进门时。金不换就说了一句:“你这几天很忙。”可见我这三天的行动都在他的掌握中。我从事破坏活动的事。他有沒有知晓。但至少我根本沒去找过符咒师这一点。金不换一定很清楚的。

    我的江湖经验真是太少了。金不换给我三天期限。绝不会放任不管。我怎么也该天天跑符咒师那里装个“正在做说服工作”的样子。

    我不吭声。已经无话可说。栽在他手里。是我自己的江湖经验太浅薄了。

    “我看得找人把傅夫人追回來。”

    我眼睛开始充血。看出去一片血红。嘶声道:“我说过。我替她抵命。你答应过饶了她。”只要以我为饵。可以很轻易就把阿娇骗回來。更多更快章节请到。我便受再多的折磨。也不能让阿娇有任何的损伤。

    金不换很是惋惜:“我是答应饶过她。如果你叛帮。只怕不是我饶不饶的问題。”阿娇也是帮众。我若叛帮。阿娇一定会被连诛。绝对沒有划清界线的机会。还是穿越前好啊。不管什么革命运动。只要划清界线就可以免责保命。但是。在这个世界。只有连诛。根本沒有划清界线一说。所以。在这个世界。联姻是件很重大的事情。联姻绝不只是男女两个人的事。而是两个家族的事。

    我的气势和力道都是强弩之末。我手上劲力一收。龙牙刀“当”地一声还刀入鞘。第一时间更新

    我如斗败的公鸡。垂头丧气道:“属下办不成事。也杀不了人。任凭帮主处置。”毕竟我沒有在帮主面前拔出刀。算不得叛帮。最多。我沒有完成任务。让我给金弈星抵命。他们会给我一个痛快。也不会连累到阿娇。

    败在金不换手里。我觉得不算冤。也沒有多少不甘。毕竟金不换是如此的强大。精明。霸气。他如果不是这般强大。也不可能连续做二十年的楚天都城主。屹立不倒。

    无论是心理还是力量。甚或心机的较量。我都输了。输得彻彻底底。

    完全占据着上风和掌控着局面的金不换。却出乎意料地问我:“你想让我怎么处置你。”

    金不换这话的意思虽不甚明瞭。似乎有松动之意。但阿娇杀了他义子。我一点不敢抱侥幸心理。

    其实。我虽然沒有把刀拔出來。但想要杀他的意图已经非常明白了。拔不拔刀都可以按叛帮处理。对一帮之主心生杀意。且付诸行动。绝对是确切无疑的叛帮。但金不换为什么一定要阻止我拔刀。开解我的叛帮之罪。对我的回护之意那么明显。就算他想折服我。折服一个死人。有什么意义。

    “脱衣服。”

    我一动不动。

    金不换加重语气又说道:“脱衣服。”

    我还是一动不动。如果想对我动刑。需要剥去我的衣服。我可以坦然接受。从我认输便已经做好了受刑的心理准备。我并沒有奢望我能在死亡之前毫发无伤。但如此不明不白叫我脱衣服。却是我不能接受的。我承认我败了。我可以把性命交出去。任打任杀。但。士可杀不可辱。

    “我只是想看看你身上的伤。听你说说。怎么受的伤。”这句话。带着些许不明的情感。听着都不象是金不换能说出來的话。

    我勒了个去。这丫这时候还惦记着我身上的伤疤。莫非这丫对伤疤有什么特殊情结。我身上是伤疤。又不是雕花。需要他那么恋恋不忘。我还是那句话:“属下的伤都是陈年旧伤。不劳烦帮主费心。”

    金不换停在我面前。探究地打量我。身子慢慢倾过來。他的脸。就在我脸前数寸处。他呼出來的气息。甚至吹到我脸上。我不打算退避。直直地看着他。听他说道:“就算是死到临头。你还是不肯承认。你就是我的……”

    “……启禀主上。符咒师大人求见。属下挡不住。符咒师大人就在门外。……”那侍卫的话还沒说完。小花厅的门就被人推开了。符咒师大人带着凛冽的寒意。走了进來。

    本书首发来自,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猫扑中文

    穿越小说 www.kk169.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刀的供养》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刀的供养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刀的供养》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

大唐扫把星林炎柳幕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