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二 第98章 亲见自己的腐尸

穿越小说推荐各位书友阅读:刀的供养卷二 第98章 亲见自己的腐尸
(穿越小说 www.kk169.com)    (猫扑中文 )    我妈居然也会武功.想來善心婆婆也不会差到哪里去.她们竟然可以一直不动声色地瞒着我和阿娇.这让我觉得有些震惊.有些愤恨.一种被欺骗的愤恨.

    知道我妈会武.我很自然地明白.我妈现在这副虚弱乏力的样子.绝不是病了.而是伤了.只是谁伤了她呢.从她能够干脆利索地把我钳制住來看.排除偷袭的因素.她的身手也很不弱.等闲之人.谁能伤她.

    我妈轻轻松开手.在我耳边说.强儿.不要相信任何人.越是亲人的反噬.越令人不防.哪怕是你的枕边人.

    我的枕边人不就是阿娇吗.我妈是在提醒我注意防备阿娇.阿娇会害我吗.阿娇的奶奶善心婆婆就在床下.不怕她听见吗.

    我完全沒有明白我妈这话的意思.我妈沒有再说话.在一屋子死寂中.我听见善心婆婆在床下撬动石板的声音.挖土的声音.然后碰到了什么金属.发出轻轻的一响.我妈说:“挖出來吧.埋了十三年了吧.”十三年.那是我穿越过來的那一年.

    天色已经完全黑尽.月亮尚未升起.屋子里一片漆黑.善心婆婆就在一片黑暗中把一个锈迹斑斑的铁箱捧出來放在了桌子上.

    刚我曾经翻看过家里的所有东西.未曾想到我妈在地下还藏着一个箱子.看这铁箱被锈蚀的样子.只怕在我穿越过來以前.就已经埋到地下去了.看箱子的大小.我猜.里面是不是我爸的牌位.或者.是金银珠宝.因我妈从來沒缺过钱.

    一个多年不在我生活中出现的人.我不得不猜测他是死掉了.而且死得很诡异.他的名字成了人们绝口不提的禁忌.

    “强儿.你不是想找到这个箱子吗.为什么不去打开.”

    我瞠目以对.我刚刚才知道有这么一个箱子存在.我听见我妈笑道:“以前你把家翻个底朝天.可曾想到这东西有朝一日我会还给你..”只是.那种笑觉得都不象是我妈的笑.笑得那么冷淡而陌生.

    我忽然觉得身子有些发冷.我能说我翻看家里的东西是为了尽快熟悉了解这个世界么.我能说我是穿越过來的人么.我记得我把翻看过的东西都小心翼翼地归了原位.但我妈还是发现了.难道她一边在宠溺着我.一边又在小心提防着我.那时.我还是十岁孩童.有什么需要她如此小心提防的.

    我小心地把我妈扶着斜倚在床头.走了过去.铁箱上的锁扣机关早已经锈坏了.我一抬手就揭开了铁箱的盖子.随着盖子的揭开.铁箱中立即逸出一股**腥臭的气味.气味之浓烈.我在毫无防备之下.连铁箱中是何物都來不及看一眼.就被薰得一窒.不由得退开几步.恶心欲呕.

    我已经不必再看铁箱里面.单凭气味.我也知道箱子里是一具高度**的尸身.是人的.或者是动物的.

    “怎么.你自己的尸身.都不敢看么.”我妈冷冷懒懒地倚在床头笑:“你不是一直想找到它.得到它么.”

    是我自己的尸身.

    那铁箱子中竟然是我自己的尸身.

    我觉得屋子中的空气一瞬间凝结成冰.

    这女人明知道我不是她儿子.她还虚情假意喊了我十多年的“强儿”.她也不怕恶心死自己.我总算知道她为什么一边宠溺着我.一边又提防着我了.异地而处.我也会这样.我也知道了.为什么我与她的关系越來越疏离.那是两个彼此都知道沒有血亲关系的人自然会形成的关系.

    原來.在我以为她是我亲人的时候.我其实只是一个孤单的空降兵.

    我心中解开一些疑问.却带來了更多的疑问.

    从來能够穿越的都只是灵魂或是脑电波.我竟然可以带着身体一起穿越.既然我都已经带着自己的身体穿越过來了.我为什么不在自己的身体中.却跑到了阿强的身体里.

    把我的身体装进这么一个小小铁箱中.在埋下土里十多年后又挖出來.当宝贝一样呈现在这具身体的主人面前.这实在是太不厚道了.十二万分的不厚道.我若不是神经大条.只怕早就吓晕了.

    确实.沒有多少人有机会亲眼欣赏到自己已经死亡十多年并且已经高度**腥臭的身体.

    我咧嘴一笑.说:“谢谢妈替强儿保管了这么久的尸身.”这女人不怕恶心.我当然应该陪着她一路恶心到底.

    女人似乎被我恶心到了.不再冷冷懒懒地笑.只是嘴角向铁箱歪了歪.这女人和善心婆婆自从决定要告诉我一些什么事情后.就变得陌生.完全不是我熟识的那两个亲人了.

    或者我从來就沒有真正认识过她们.

    我自然明白她的意思.这是我自己的尸身.无论如何.我也是要看上一看的.这是一场绝不赏心悦目的视觉盛宴.我甚至可以预见.我看了这一眼.我会记得一辈子.在以后午夜梦醒时分.成为我不能摆脱的梦魇.

    我一步一步再次走近铁箱.我可以不看么.我舍得不看么.

    “阿强.需要点灯么.”善心婆婆非常善心体帖地问.

    她是不是生怕我看不清楚.记不牢靠.多年练武.哪怕只有一丝光亮.也足够我暗中视物了.此时月光初上.屋子里虽沒有点灯.但也足够我把每个人的微小动作和表情尽收眼底.我谦恭地笑道:“不烦劳奶奶了.”说完我已走到铁箱前.暗暗屏住一口气.看向铁箱中.

    尸身被以一种怪异的姿势塞进铁箱中.完全可以推断出.当尸身被塞进这狭小的铁箱时.身上的长大骨头已经被折断;尸身上沒有任何的布片.想必是被光溜溜塞进去的;可能是因为尸身被放在铁箱中的原因.并沒有受到鼠蚁虫豸的啃噬.只是尸身上的皮肤和肌肉已经被细菌和微生物分解和腐蚀得千疮百孔.斑驳狰狞.以丑陋之极.恶心之极的样子附着在骨头上;一蓬肮脏的乱发覆在一个球形的东西上.可以轻易猜测出那便是头颅了.我不禁想.如果面部朝上.那会是怎样的光景和表情.显然头颅在进入箱子前.早已跟身子分了家;箱壁上和头发间.还残留着一种白色粉状物.难道是石灰.莫非当初把尸身塞进铁箱中的时候.还想着要防腐.想着要多保存尸身一些时间.

    我不是沒见过死尸.但我毕竟不是法医.沒见过如此高度**的死尸.也沒见过下场如此凄惨的死尸.以我浅显的医学知识.我还是能看出來:这尸身是被剥去了衣服.折断了骨头.砍掉了头颅.也许还撒上了石灰后被硬塞进这个铁箱子里的.为什么要把这具经过了简单处理的尸身硬塞进铁箱中保存下來.直接扔去喂狗不是更简单.难道就为了若干年后把这尸身展示给我看.

    如果享受这待遇的尸身竟然是自己的.我会不会当场疯掉.

    还好.我并沒有疯掉.因为无论是谁也看得出來.铁箱中的那具尸身只有十來岁孩童的身量.绝不可能是一个二十二岁成年人.

    想來.我的身体应该还在我原來的世界中.生死未知.不管生死.我相信我的身体都会受到很好的照顾.得到应有的尊重.

    只是那女人为什么会以为这是我的尸身呢.这里面有什么缘故呢.

    我轻轻盖上箱子.舒出心中的蚀气.平息了一下视觉冲击.说道:“妈.是不是应该让我入土为安了.”我当然不会申明我是穿越过來的人.跟箱子里的尸身一点关系都沒有.

    女人见我的神情甚是平淡平稳.倒笑了.黑暗中竟然是我所未曾见过的风姿绰约的笑容.一直以來.我所看见的只是她的凄苦容颜.原來.她竟是如此的风情万种.举手投足无不摇曳生姿.那是一种经历过人生风霜后所铸就的成熟风韵.只要她愿意.她就可以在不经意间挥洒出來.那是不妩媚.不娇柔.不做作.不妖娆.不夺人心魂.不引人遐想的美丽.因为美.所以美.它诠释着美丽本來的含义.我忍不住赞叹:“妈.你真漂亮.”

    女人又是一笑.指了指铁箱说:“强儿.你不想把它化了.入土为安.你能放心留着它.”

    “化了.”我有些不太明白.为什么要化了.

    善心婆婆把一个小瓶子递给我.我感觉瓶子里装的是液体.难道要我把这尸身用镪水之类的化尸水化去.

    这类东西.经过了楚天都一战.我已经不陌生了:黯月帮会攻城战斗中留下來的尸体.最后全都化成了一滩尸水.不是死者临死前自己撒上去的.便是他们的同伴撒上去的.为的是不给杀戮天下留下任何线索.

    我穿越前的世界流行的是火葬.这个世界流行的还是土葬.她们连化尸水都给我准备好了.眼睁睁的想看我:毁.尸.灭.迹.

    本书首发来自,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猫扑中文

    穿越小说 www.kk169.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刀的供养》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刀的供养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刀的供养》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

大唐扫把星林炎柳幕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