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二 第97章 莫名负命债

穿越小说推荐各位书友阅读:刀的供养卷二 第97章 莫名负命债
(穿越小说 www.kk169.com)    (猫扑中文 )    我赶紧笑道:“奶奶好.”善心婆婆可是越活越精神了.一点不见衰老.

    “阿……强.”“傅昭强.”随着善心婆婆的那一嗓子.在城门边经过的几个人看见了我.纷纷叫着.呼啦一下.向我围了上來.

    虽然我已经不是益州武师了.但我总是武闱闯关成功的人.也还可以算是衣锦还乡.这些人不必这么热情地围上來欢迎我衣锦还乡吧.

    然而.这些人.看样子不象是欢迎我衣锦还乡的啊.他们全是一副悲愤的表情.

    我认识他们.他们全是我在瓦当镇上的乡亲.有些看着我长大.有些跟我一起长大.全是跟我熟悉得不能再熟悉的乡亲.可是.他们为什么会用一种悲愤的表情看着我.象要把我吃了一样.

    就算我九年不回瓦当镇.也不必动用这样的阵式來兴师问师吧.我有些心虚地退了几步.强笑道:“各位……这是……干嘛.”

    “傅昭强.你个卑鄙东西.还有胆子回來.”

    我一怔.我什么时候成卑鄙东西.我为什么就沒胆子回來.然而.就在我一怔之间.连话都沒來得及问出來.旁边更多的人吼出了更加令我惊异的话.

    “傅昭强.吃里扒外.真他妈不是东西.”

    “我们瓦当镇.怎么养出你这么个咬人的狗.倒不如当初让你死了算了.”

    “傅昭强.还我相公命來.”一个年轻的小媳妇想扑上來撕打我.被几个人拖住.当即放声大哭:“阿卫啊.你在天有灵.开开眼吧.你的仇人就在眼前.呜呜呜……”哭得哀伤欲绝.声嘶力竭.

    我认识这个小媳妇.叫做小雪.听说.跟阿卫成亲了六年.生了三个孩子.看她又腆着肚子.想是又怀上了.我妈说起他们夫妻时.满是羡慕.只是小雪现在却是素衣缟裙.热丧在身:阿卫死了.

    还沒问出來.后面又冲上來几个人.或为丈夫.或为儿子纷纷声讨我.口口声声叫我还命.

    眼见着群情激愤.似要扑上來动手.场面即将失控.善心婆婆跨出一步.挡在我身前.冷哼了一声.这些人的举动便大为收敛.除了犹自哭泣怒骂之外.不敢再靠上前來意图动手.

    我并非躲在别人背后的人.是我做的事.我能担着.不是我做的事.我绝不背黑锅.这些人口口声声跟我讨命.显然这里存在着什么误会.待这些人情绪略有克制.我从善心婆婆身后走出來.大声道:“各位.我已经九年沒回瓦当镇.怎么可能杀害你们的亲人.大家是不是搞错了.”

    哪知.我这么一说.大伙儿本來还克制的情绪再次爆发.纷纷谩骂我是乌/龟/儿/子/王/八/蛋.敢做不敢当的孬种.狼心狗肺.喂不家的白眼狼……

    小雪尖声骂道:“傅昭强.你个挨千刀的.沒有父亲的野种.枉我家阿卫把你当朋友……”

    “够了.”善心婆婆沉声喝道:“阿强是谁的孩子.你们都知道.我要是再听到野种两个字……”善心婆婆的话沒有说完.但是.现场却沒有人再吱声了.

    小雪骂我是“沒有父亲的野种”.倒令我心头一动:是啊.从我來到这个世界.我便一直与我妈相依为命.这十几年來.我生活中.从來沒有出现过父亲这个男人.看善心婆婆这么忌讳“野种”两个字.难道我真的是沒有父亲的野种.但是.我怎么可能沒有父亲.我妈一个人怎么生得出我來.

    “大家散了吧.”善心婆婆换了温和的脸色.对围在我身周.越來越多的人说道:“既然阿强回來.相信阿巧会给大家一个交待.”善心婆婆似乎在大家的心目中很有威望.这么一说.这些人虽然很不情愿.还是在恨恨地瞧了我几眼后.慢慢散开了.

    “婆婆……”我心里有太多的疑问.我明明九年沒有回來过了.我怎么可能回來杀人.这些人还是我的乡亲.我怎么忍心下手.善心婆婆虽然替我遣散了这些人.但并沒有一句替我辩白的话.显然她也认为.那些人是我杀的.

    善心婆婆完全不理我.甚至沒有回头看我一眼.径直说道:“跟我來.”率先带着我向镇上走去.

    九年沒有回來.瓦当镇的景况还跟以前差不多.甚至是根本沒有什么大的改变.说明这里的经济建设很缓慢.换了穿越以前.九年的时间.足可以让一个乡镇变得面目全非.

    改变得最多的是.大家都用一种异样而陌生的眼光.沉默而锐利地看着我.我记忆中.那个安宁静谧的小乡镇似乎正沉浸在悲伤之中.一路行过.看见好些人披着丧.戴着孝.人们的面容眉目间.都透出巨大的悲伤之情.越走.我心情越是沉重:瓦当镇发生了什么重大的变故.死了很多人吗.

    远远的.看见了铁匠铺旁边我的家:我家还是一如既往的寒碜.稀牙漏缝的柴门虚掩着.屋子里一片灰暗.看不出我妈在不在屋里.

    我心里一阵难受:在我任职武师的时候.我几乎每个月都托人带了大笔的钱回家.在我想象中.我妈就算不够富豪.但怎么也应该达到小康生活水平了.可是.为什么家还是老样子.

    善心婆婆点点头.转身“吱”地一声推开破门走了进去.

    我刚回來时.天才擦黑.在城门口担耽了一会儿功夫.天色已经暗了下來.屋子里沒有点灯.借着太阳落山前的最后一抹微光.我看见善心婆婆正把我妈从床上扶起來说:“阿巧.阿强回來了.”

    我大吃一惊.怎么回事.我妈的身体一向很好的.怎么会忽然生病了.还病得卧床不起.

    还是我妈抬起手向我一招说:“强儿.过來扶我.”我才从惊诧中回过神來.走过去接替善心婆婆扶着我妈.对于怎么扶病人.我是太在行了.我让我妈舒服地靠在我身上.顺势摸了摸她脉搏.虽然我的专业是护理.但也学过一些医学的基础知识.觉得我妈的脉搏跳动得挺强健的.我就放心了.就算生病也不是什么马上就要挂掉的危重急症.

    我妈叹道:“咱娘儿俩好久沒这么亲近过了.”她呼吸稳定.中气充足.可以再一次确定她短期内并沒有生命危险.但是她身子还是很虚弱乏力.应该是在病后的恢复期中.

    我也觉得颇有感触:在我十四岁离家求学前.我跟她住在一起.相依为命.那会儿.我刚穿越过來.各种能力都很弱.又要适应新的环境.新的身份.新的身体.对她特别依赖.我轻轻嗯了一声说:“妈.你哪里不舒服.有沒有找大夫.”

    我妈笑了一下说:“已经沒事了.”

    善心婆婆在一边看了我一眼说:“阿巧.有些事.必须找阿强回來问个清楚.”

    是了.我一直凭直觉.觉得我妈和善心婆婆有什么事瞒着我.果然应了我的猜测.

    我妈看了善心婆婆一眼:“哦.原來是你把强儿叫回來的.”

    善心婆婆站在床侧.低低应了一声:“是.”哦.原來并不是我妈要叫我回來.而是善心婆婆借着我妈的名义把我叫回來的.我就说.我妈想我了.会來看我.怎么会把我叫回來.这次回來.似乎有很重要的事情告诉我.盘问我.

    善心婆婆是阿娇的奶奶.也应该算是我妈的长辈.我妈纵不叫她一声婆婆.好歹也该叫一声“亲家”.客客气气的请善心婆婆上座才对啊.哪有叫亲家长辈站在床边候着的理.

    但我什么话都沒有问.以前不曾留心过.现在看來.善心婆婆跟我妈的关系就好象是下属跟上司的关系.难不成.我跟阿娇的婚姻有什么猫腻.为什么善心婆婆会一而再.再而三地拒绝了阿焰的求亲.再蠢的人也知道.阿焰家的家境比我们傅家强上太多了.任何希望子女幸福富足的正常父母.都会选择与阿焰结亲.

    我妈沉默了很久沒言语.天光渐渐地黑了下來.月亮却沒有升起.屋子里陷入一片黑暗中.但是谁也沒有说话.沒有动弹.我很有耐心.善心婆婆叫我回來.就是要告诉我或质问我一些事情的.不会一直这么沉默下去.

    只是要不要告诉我.或是质问我.最终是我妈说了算.我不禁想:我妈到底是什么身份.竟然可以凌驾在善心婆婆之上.怪不得善心婆婆对我与阿娇的婚事从來不改口.原來是我妈的主意.以前一直以为是我们依附于善心婆婆生活.现在看來.应该是善心婆婆听命于我妈.

    良久.我妈似乎考虑终于有了结果.轻轻一叹.抬手指了指她身下的床底:“劳烦婆婆了.”善心婆婆一反龙钟老态.身手甚是敏捷地钻了进去.

    让一个年迈之人钻床底.使身为年轻人的我实在看不下去.慌忙道:“奶奶.你坐着.我來.”我正要放开我妈的身子.我妈却突然反手扣住我的腕脉.令我动弹不得.虽然我确信我妈绝对不会害我.但作为一个习武人來说.腕脉被制是绝对要命的事.我费了好大的劲才硬生生止住想要鱼死网破的反抗冲动.

    本书首发来自,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猫扑中文

    穿越小说 www.kk169.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刀的供养》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刀的供养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刀的供养》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

大唐扫把星林炎柳幕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