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二 第81章 洞房花烛

穿越小说推荐各位书友阅读:刀的供养卷二 第81章 洞房花烛
(穿越小说 www.kk169.com)    (猫扑中文 )    “大人.您什么时候成亲.”我不经大脑脱口而出.问完我就后悔了.我永远也不想面对这个问題.永远也不想知道这个问題的答案.

    符咒师大人也许压根沒预料到我会问出这样的问題.顿时错愕了.张了张嘴.沒有说出话來.他从來沒想过这个问題么.还是不知道应该怎么回答我.

    我沒有等待他的答案.在符咒师的错愕中.我转身从他面前离开了.

    “为什么要提醒我该成亲了.”我愤愤地想:“为什么不继续超然地‘你自己决定’.”心一瞬间便痛到麻木了.我眼中不知不觉间已经蓄满了水:“就算一定要提醒我.为什么要选在这个我难得开心的时间.”眼中水势不断上涨.再不赶紧转身走掉.我怕我会决堤.

    我已是男人.打碎牙齿和血吞.我绝不想让任何人看见我流泪.

    我跟符咒师算什么关系.大概只是符咒师与炼符材料采集者的关系吧.一种临时的.雇佣与被雇佣的关系.甚至连朋友都算不上..符咒师根本不能在尘俗中结交朋友.

    是啊.武闱通关了.我承诺的二十一岁成亲的时间也到了.符咒师大人不过是提醒一声.

    可是.我却最不希望符咒师大人提及我的亲事.一旦提及.仿佛便在我与他之间划上了界线.永不能逾越的界线.曾经有过的心灵默契.一瞬间.土崩瓦解.残留在我心底里的.那丝女性的温柔情怀和幻想.终究被符咒师大人亲手抹杀.

    我眼眶中蓄满了泪.在漫天迷蒙的水雾中.埋葬我的女性人生.这是一份本來就不该有的感情.是时候.该做个了断了.

    当我从符咒师面前转身离开的时候.我也从此完成了我从女人到男人的转身.我大笑道:“好.我这就去求亲.我会幸福的.”我一路慢慢走回武学国子监.把溢出來的泪.忍了回去.

    二十一岁成亲.不管我有沒有完成男性心理建设.只要我活着.我都必须成亲.

    我回到国子监时.阿娇已经收拾好行装在等我:“阿强哥.我要回去了……把好消息告诉你妈.”

    “……昨天我一通关出來.司鼎大人已经送人给我妈送出红榜了.”

    阿娇顺着眼.低低道:“那我也该回去了.奶奶会担心的.”虽然昨天.阿娇很崩溃地哭倒在我怀里.但此时.她显得对我很疏离.那温顺胆怯的模样.便象是她的保护色.

    我走近她.阿娇却退开几步.我问她:“益州城请我去做武师.你说.我去吗.”

    阿娇看着我.一脸的茫然.半晌才道:“你自己决定……这种事.轮不到我说话.”笨阿娇.她听不出來我是拐着弯求亲吗.结了亲.我去哪里.她就会跟着我去哪里.所以我才要征求她的意见.

    不过.貌似这个世界.男人是全权当家.女子沒有什么发表意见的权力.若是硬要发表意见.除非是很强势的女子.一般都觉得管丈夫的女子不贤惠.

    在她的茫然.我走到她身边.拿过她收拾好的包裹:“阿娇.如果沒有父母之命.媒妁之言.你会嫁给我吗.”

    阿娇沒有说话.

    是了.这句话问得也多余.这个世界.沒有父母之命的婚姻.全叫野合.象阿娇这般温柔美丽的女子.沒有父母之命.她肯定不会嫁给我.父母要把她嫁给谁.她便会嫁给谁.这是这个世道的风俗.男女间的感情.基本上不纳入婚姻的考虑范围.

    我继续无话找话:“我想去益州任职武师.你一起去吗.”

    “我要回瓦当镇去.”

    猪一样的阿娇.怎么不懂我话里的意思呢.我难道会让阿娇无名无份的跟我一起吗.

    我无言了半天.终于说道:“嫁给我.阿娇.”算了.还是单刀直入吧.虽然很缺少情趣.但这简单的几个字.对任何少女都有杀伤力.

    阿娇猛地睁大了眼睛瞪着我.仿佛很吃惊.

    我实在觉得沒什么好吃惊的.我与她早有婚约.所缺少只是一个仪式.何况.我知道阿娇一直在等我.等了这么多年了.我终于开口求亲了.她应该高兴的.然而.阿娇看不去并不是那么开心.甚至是忧伤的.

    我拉起阿娇的纤纤玉手.把它们轻轻合在我略微有些粗糙的手掌中.说:“阿娇.我们成亲吧.以后我会象这样.天天把你捧在手心.让你过得快乐开心.”

    阿娇刷地流下泪來.从我掌中抽回手.把休书拿了出來.

    我一把扯过來.几下撕个粉碎.说道:“傻瓜.那个时候我要进武闱了.我以为我不能活着出來了.才写了这个东西.”

    阿娇什么话都沒有说.象昨天那样.慢慢偎进我怀里.抱着我哭.她那样哭.是真的伤心.沒有丝毫喜极而泣的意思.

    我一直沒有明白.阿娇为什么会在我向她求亲时.她那样不开心.还哭得那样哀伤.

    我去司鼎衙门告诉了那个长袍人我的决定.长袍人一听我决定就任益州武师.对我的态度顿时大为恭敬.只是一个劲催我赶紧到任.我则坚持要延宕一天.一定要在南郡城把婚礼办了.让阿娇有名有份地跟我一同赴任.

    领了两年的国子监俸禄.又沒有什么开销.存下來的钱.足够我举办一场简单的婚礼.

    哪知道.益州來的长袍人.不知道用什么方法.把我要办婚事的消息.禀告了益州司鼎.我的未來顶头上司益州的司鼎平等王王方平很是仗义.说益州的武师大人举办婚礼.绝不能少了排场.于是.平等王大笔一挥.给最豪华的古琴台沁园春大酒楼打了张白条:由益州司鼎衙门包下了大酒楼的所有场地.用來举办我的婚礼.我的所有结婚费用由益州地方财政全额报销.

    有了王方平的这张白条.我豪气万丈地广洒英雄帖.在沁园春隆重举行了我和阿娇的结婚盛典.所有认识的.不认识的人.都可以來参加我与阿娇的结婚盛典.我向每个到达婚礼现场的來宾派发了价值不菲的封谢红包.

    虽然从求亲到结婚.时间太过仓促.但沁园春的办事能力着实给力.基本上不需要我亲力亲为.沁园春上上下下给我办得一体的奢侈豪华.隆重热烈.丝毫沒有仓促草率之意.

    益州方面虽然替我花了钱.但除了那个长袍人以外.并沒有人來祝贺.只希望我婚礼之后赶紧去益州走马上任.

    用别人的钱.办自己的事.花钱如流水还一点不心痛的感觉超级爽.

    我这场豪华的盛况空前的武师婚典.成了九州大陆的传说.在很多年后.仍然被人们津津乐道.称羡不已.

    再盛大的仪式.总有完成的时候.再多的宾客.也有散尽的时候.再繁华的场景.终有冷清的时候.

    “阿娇.无聊了吧.”我早早就躲进了沁园春为我们准备的洞房里.

    阿娇一身新娘子的装束.一个人坐在喜帐里.我伸手揭去阿娇头上的红盖头.阿娇抿嘴笑着.喜烛的烛光映上她粉嫩的脸蛋.无限娇羞.直到此刻.她才仿佛有了一个新娘子该有的幸福模样.而我.也是被人羡慕的幸福的新郎倌.

    阿娇偎到我怀里说:“外面还有那么多宾客呢.你不陪他们喝酒.跑进來干什么.”

    “今天是咱们俩的好日子.我可不想跟不相干的人喝得醉薰薰的人事不知.”阿娇被我说得大羞.偎在我怀里一动也不动.

    我从床头取出我偷偷藏进去的酒和酒杯:“阿娇.來喝我的体己酒.”我把醉蝶酿和青阳魂调配渗合后倒进系着丝线的两只飞羽爵中.我自己端一杯.递给阿娇一杯.

    阿娇闻了一下说:“这是什么酒.好香.”

    “是我在青州的时候.杀怪物头目打到的酒.一直珍藏着.只在很不开心的时候拿出來喝过一点点;今天……”我笑着说:“……更要好好喝一杯.”我把手里的杯递到阿娇唇边.用酒中双绝把汪老头贿赂成我师父后.见这酒被汪老头称赞得这么好.我抽空又去杀了几瓶酒和酒杯.一直珍藏着.其实我不好这口.对酒的好坏实在品尝不出來.只是被汪老头称赞备至.我又花了不少力气才打出來.才觉得珍贵.这样美好的时刻.才配喝这样珍贵的酒.

    阿娇就着我的手.浅浅啜了一口.立即皱着眉说:“好烈.”

    我笑着.把阿娇饮过的残酒一饮而尽.说:“醉蝶酿是世上最香的酒.青阳魂是世间最烈的酒.世称酒中双绝.”

    阿娇把她手上的酒杯递到我唇边.我亦浅浅饮了一口.笑看着她.

    “你就不能多喝一点.”阿娇看着几乎满满的一杯酒.微微娇嗔.

    我笑着.把她那杯子里的酒喝到只剩下浅浅的一口.阿娇把那么一小口酒喝了.立即就有些薄醺.脸蛋儿红红的.娇艳欲滴.我有些把持不定地心跳.以前怎么从來沒觉得阿娇竟然这么好看呢.

    我把两只飞羽爵一仰一覆地轻掷到床下.

    合卺礼成.猫扑中文

    穿越小说 www.kk169.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刀的供养》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刀的供养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刀的供养》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

大唐扫把星林炎柳幕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