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卷 狂飙 第936、937章 无敌(2)

穿越小说推荐各位书友阅读:寂静杀戮第八卷 狂飙 第936、937章 无敌(2)
(穿越小说 www.kk169.com)        星辰当然也是有轨迹的。

    像地球就是和其他几大行星一起围绕太阳旋转,那是在以一种螺旋上升的方式在银河系内部运转,包裹整个太阳系都是在不停的运动。

    而要找到地球,当然不是像普通地图导航那样,随意在地图上上标记一下就行的,而是必须知道整个地球的运行轨道,并且能够精确计算出他在当时的运行地点。

    但这一点对独孤峰来讲,实在太简单,他体内的携带式时间穿梭机便已经能够帮助他自动化完成这一过程,百年帝国无数年科技的发展早已经超过了宇宙中大部分文明的想象。

    可现在的问题是,本来应该站在新大陆上的他,眼前出现在却是一片漆黑的茫茫虚空。

    没有大地,没有蓝天,别说人类了,连整个地球都没有了。

    ‘怎么回事?传送坐标出现失误了么?’

    ‘可是时间穿梭机不可能犯错才对。’

    ‘究竟是怎么回事。’

    独孤峰眉头一皱,体内强横的武道意志已经透体而出,以电磁波的形式在光速下朝外飞速传播。

    地球上的武道之路,由练气至练神至练虚,而成为百年帝国最强者的独孤峰早就已经超越了武道练虚的限制,达到了一个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地步,他自己所开创的武道之路。

    而在武道意志的探索下,他立刻发现了眼前奇异情况的源头,星空还是那片星空,但物质却发生了变化。

    ‘时间机器没有错误。’

    ‘地球的确应该到了这里。’

    ‘真正的问题,是地球消失了。’

    ‘到底是谁干的?’

    将整个地球给弄没了,想到这种事情的发生独孤峰眼中便露出一丝寒光。

    与此同时,无数的念头在独孤峰的脑海中不断翻腾,就在这时,一股强横到了不可思议的力量从天而降,直接拉扯着他的身体。以一种不容拒绝的意志将他拖向了虚空深处。

    “左擎苍?”看着眼前的黑衣人,独孤峰深深的吸了一口气,他又扫了一眼另一边的玛迪利,还是将注意力放在了左擎苍的身上。

    “好久不见了。独孤峰。”左擎苍看着眼前的独孤峰,他能感觉到对方看上去还是人类,但其存在本身已经完全不能用生物来形容。

    那感觉就像是看到无数静止的画面被强行粘在了一起一样,时间的法则似乎已经无法作用在对方的身上了。

    随着左擎苍的这句话,无数的信息直接传送到了独孤峰的脑内。大约一秒不到的事情,他已经清楚了现在的情况。

    广阔的宇宙,星河神魔榜,至高议会,以及现在如同神魔般肆虐整个宇宙的左擎苍。

    但即使如此,独孤峰眼中的自信仍旧没有丝毫减少。

    也许至高议会占据了无比庞大的空间,也许左擎苍的力量足以推动星辰,破灭银河。

    但我独孤峰,我阎魔圣子也绝对不弱,不。应该说掌握了时间之秘的我,更加强大。

    我……是无敌的。

    ……

    我……是无敌的。

    这一点,在帕罗萨斯出生的时候,他已经明白了。

    他长得很普通,在整个星罗族中甚至是属于丑的那一批。

    他的智商并不高,别说发明创作各种前进的武器,或者修炼学会高端的术法,他甚至连星罗族的通识教育都无法合格学完。

    他的运气更是差到了极点,出生之前,他已经父母双亡。是的,他是从母亲冰冷的尸体中自己爬出来的,他没有朋友,没有亲人。十岁之前的他,都好像生活在地狱之中,是的,对他来说整个世界,整个宇宙都是地狱。

    但他仍旧是无敌的,因为就在他出生的那一天。他已经拥有将整个母星分解成微粒子的能力。可他无法完美地控制自己的力量,十天大的时候,因为饥饿而愤怒的他,便一口气吹飞了他所出生的城市。

    六个月大的时候,因为做了噩梦的关系,睡梦中的他将整个星罗母星化为了尘埃。

    随着年纪的增长,帕罗萨斯的控制力逐渐增长,但相比起他本身力量的增长而言,这一切简直是不值一提。

    被他看一眼的人会陷入精神死亡。

    被他接触过身体的人会成为宇宙中的尘埃。

    他呼出的空气能将一整只宇宙舰队变成废铁。

    他发出的声音能将太阳撕裂成黑洞。

    甚至所有靠近他的东西,不论是光,是钢,是风还是山脉,河流,大海,都会被磅礴的力场拉长成一根意大利面条。

    他的童年只有毁灭,绝望和杀戮,在十岁之前,他甚至没能和任何生物完成一次完整的对话,因为在对方说出第一句话之前,就会因为帕罗萨斯的出现而崩溃。

    当时的星罗人政府想尽了一切办法,去依旧拿帕罗萨斯毫无办法,他们甚至连让对方受伤都做不到,连正常的检查和侦测都无法完成。

    永恒的怪物,破灭的神王,不死的邪魔,人们恐惧着他,害怕着他,无时无刻不想将这怪物中的怪物杀死。

    但在帕罗萨斯面前,一切宇宙定律都如同失去了作用,强弱的对比变得毫无意义,因为不论是能够毁灭星辰的武器,还是修炼无数年,能够以个体对抗宇宙舰队的强者,在帕罗萨斯面前都和玩具无异。

    于是,人们只能使用了最后的手段,他们破坏了整个星系大部分的人造设施,所有的种族成员全部一同撤离,他们放弃了故乡,将整个文明的废墟留给了帕罗萨斯。

    他被流放了,被一个人流放在这孤独的星系之中。

    数千年过去,数万年过去,不知道多少个****夜夜在帕萨洛斯的眼前闪过,终于有一天,随着星河神魔榜的诞生,星罗人的一部分后裔想起了这传说之中的存在,想起了他逼迫他们离开家乡的恐怖。

    当他们再次回到这里,看见的已经是一个看上去普普通通。但却连一句完整的话也无法说出来的帕罗萨斯。

    这一天,传说随之开启。

    神魔榜的第一位,终焉之恐怖,帕罗萨斯于斯登场。

    黑暗中的宇宙帝王缓缓睁开了双眼。他的面前不知何时已经变成了茫茫虚空,还有左擎苍,玛迪利,独孤峰等三人。

    玛迪利震惊地看着帕罗萨斯,他虽然极力压制。但是眼中还是产生了不可抑制的恐惧。

    “帕罗萨斯大人……”

    “我刚刚应该在锻炼身体,是你把我拉到这里来的么?”帕罗萨斯直接将目光看向了左擎苍。

    左擎苍看着对方纯银色的流线形身躯,构成一个一米多高的小个子形象,完整的四只手臂还有两只脚,除此之外便在身上看不到任何器官的存在。

    但就是这样简单的形象,却好像霸占了整个虚空,如同来自太古洪荒的史前巨人一样站在那里,光是他看向左擎苍的这一眼,便直接造成了上百处的空间坍缩。

    “哼……你将举起整个河系称之为锻炼么?”左擎苍的眼中也露出了一丝兴奋之色:“我本来以为所有星河神魔榜上的人全是垃圾,现在看来还是有个能打的。

    看样子过去所有的星河擂台赛全部隐瞒了你的实力么。”

    那是当然的。玛迪利对此深信不疑,不,应该说所有神魔榜前十的强者都明白,帕罗萨斯是不同的,他的强大是超脱了天赋,智力,武力,勇气,运气的存在,他的实力根本和整个星河神魔榜都不是一个次元的。

    他加上高维战舰。便是整个至高议会的最终保障。

    “你要和我战斗?”帕罗萨斯的表情平静到了极点,对他来说,左擎苍,玛迪利。又或者宇宙中的任何一个贫民都没有丝毫区别。

    这就像是一个巨人生在了蚂蚁窝里,他们之间的差距是根本无法弥补的。

    正因为明白自己的无敌,所以帕罗萨斯从没有期待过任何战斗,或者说他从出生起就没有真正战斗过。

    相比起用拇指碾死一两只蚂蚁,其他任何事情都显得更有趣味。

    左擎苍的嘴角露出一丝残酷的笑容:“稍等几秒,还有一个老朋友也要过来。”

    ……

    什么是无敌?

    是高人一等的智慧么?

    不是。

    是万事在胸的谋略么?

    不是的。

    那是无人可挡的勇武么?

    也不是的。

    那是无物不破。无物不挡的武器么?

    更不是了?

    那究竟是什么?是天赋?是背景?是传承?是力量?是意志?是数量?总不会是运气吧?

    运气么?那也许可以称之为最强,但仍旧不是无敌。

    蜃宗从王座上缓缓站了起来,他将目光放在玄网中的一大片视频上,那是一颗被反抗军占领后,完全由他打造和规划的星球,上面有茂密的丛林,有冰冷的雪原,有连绵起伏的山脉……

    无数的强者在这颗星球上****夜夜的厮杀,直到最后决出一名最强者,然后再开启下一轮的杀戮大赛。

    这一场场的厮杀之中,拥有者来自各个星球,各个文明的强者。

    他们中有些事至高议会也在抓捕的凶恶通缉犯,有些是某个国家严密守护的天才科学家,有的是帝国皇室的优秀继承人,有些则是天赋惊人的强者学徒。

    这些来自宇宙中各个不同角落的精英因为蜃宗的命令而被汇聚在一起,为了活下去而展开了最原始的厮杀。

    “他们的确很优秀。”蜃宗缓缓地说道:“他们中的有些人在智商上比我更高,有些人的魅力远超于我,有些人的修炼天赋千年一遇,有些人甚至比我更有毅力,更理智,想得更多。”

    一旁的猩猩说道:“相同条件下,也许他们的成就会在你之上。”

    “呵呵,相同条件?”蜃宗冷冷道:“世界上永远没有相同条件这么一回事情,就算是真正的神灵也无法做到绝对的公平公正。

    他们也许有的比我聪明,有的比我更有毅力,有的比我更有天赋。

    但现在的我用一根手指就能碾死他们全部。”

    “什么是强?什么是弱?”蜃宗叹息道:“能打死你的就是强,被你打死的就是弱。

    其他所谓强者应该坚毅。应该谦逊,应该怎么怎么样都不过是臆想罢了。

    强者被称之为强者,只因为他能打死大部分人,和他是光明磊落。还是侠肝义胆,还是阴险毒辣,还是小鸡肚肠都没有关系。”

    猩猩问道:“你的意思,就算用基因改造手术将一头猪变强了,只要他能杀死那颗星球上的天才们。那猪也是强者了?”

    “当然。聪明又如何,武勇又如何,历史上的胜利者从来不是最聪明的,不是最坚毅的,更不是最武勇的。

    历史上的最终胜者,他们唯一的相同点,就是他们是最后的胜利者,活到最后的人。”

    猩猩疑惑道:“你是想说保命能力?”

    “保命?呵呵。”蜃宗眼睛看向了无垠的虚空深处,如同撞开了无数层的空间,直接照射在了左擎苍的身上。

    “真正无敌的。是命运啊。”

    他的双眼飞速闪烁,大脑中不断流转过星球上无数次厮杀的一幕一幕,智慧,武勇,天赋……所有的素质就算再高也没有用,就算你比我天赋好一百倍,结果仍旧可能是你被我超越,被我斩杀。

    能够影响胜负,影响强弱的因素实在太多了,不是天赋好的就一定会赢。不是人多的就一定会赢,不是实力强的就一定会赢,更不是崇高的就一定会赢,肮脏的就一定会输。

    所有影响胜负的因素汇总在一起。便是命运。

    哪怕天赋本身,也不过是命运的一部分。

    只有能够掌握命运,控制命运,超越命运的人,才是无敌的。

    蜃宗张开了手掌,好似早就知道了一样。任由左擎苍用霸道的力量将他的整个身体包裹,朝着虚空的深处挪移了过去。

    他如同拥抱太阳一样拥抱向了左擎苍的力量。

    他的脑海中闪过了这段时间所有星河擂台赛的资料。

    “我的双眼看穿了过去,我的双手操纵着未来。”

    “我看穿了命运,掌握了命运,随后超越了命运。”

    “我……是无敌的。”星辰当然也是有轨迹的。

    像地球就是和其他几大行星一起围绕太阳旋转,那是在以一种螺旋上升的方式在银河系内部运转,包裹整个太阳系都是在不停的运动。

    而要找到地球,当然不是像普通地图导航那样,随意在地图上上标记一下就行的,而是必须知道整个地球的运行轨道,并且能够精确计算出他在当时的运行地点。

    但这一点对独孤峰来讲,实在太简单,他体内的携带式时间穿梭机便已经能够帮助他自动化完成这一过程,百年帝国无数年科技的发展早已经超过了宇宙中大部分文明的想象。

    可现在的问题是,本来应该站在新大陆上的他,眼前出现在却是一片漆黑的茫茫虚空。

    没有大地,没有蓝天,别说人类了,连整个地球都没有了。

    ‘怎么回事?传送坐标出现失误了么?’

    ‘可是时间穿梭机不可能犯错才对。’

    ‘究竟是怎么回事。’

    独孤峰眉头一皱,体内强横的武道意志已经透体而出,以电磁波的形式在光速下朝外飞速传播。

    地球上的武道之路,由练气至练神至练虚,而成为百年帝国最强者的独孤峰早就已经超越了武道练虚的限制,达到了一个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地步,他自己所开创的武道之路。

    而在武道意志的探索下,他立刻发现了眼前奇异情况的源头,星空还是那片星空,但物质却发生了变化。

    ‘时间机器没有错误。’

    ‘地球的确应该到了这里。’

    ‘真正的问题,是地球消失了。’

    ‘到底是谁干的?’

    将整个地球给弄没了,想到这种事情的发生独孤峰眼中便露出一丝寒光。

    与此同时,无数的念头在独孤峰的脑海中不断翻腾,就在这时,一股强横到了不可思议的力量从天而降,直接拉扯着他的身体,以一种不容拒绝的意志将他拖向了虚空深处。

    “左擎苍?”看着眼前的黑衣人,独孤峰深深的吸了一口气。他又扫了一眼另一边的玛迪利,还是将注意力放在了左擎苍的身上。

    “好久不见了,独孤峰。”左擎苍看着眼前的独孤峰,他能感觉到对方看上去还是人类。但其存在本身已经完全不能用生物来形容。

    那感觉就像是看到无数静止的画面被强行粘在了一起一样,时间的法则似乎已经无法作用在对方的身上了。

    随着左擎苍的这句话,无数的信息直接传送到了独孤峰的脑内,大约一秒不到的事情,他已经清楚了现在的情况。

    广阔的宇宙。星河神魔榜,至高议会,以及现在如同神魔般肆虐整个宇宙的左擎苍。

    但即使如此,独孤峰眼中的自信仍旧没有丝毫减少。

    也许至高议会占据了无比庞大的空间,也许左擎苍的力量足以推动星辰,破灭银河。

    但我独孤峰,我阎魔圣子也绝对不弱,不,应该说掌握了时间之秘的我,更加强大。

    我……是无敌的。

    ……

    我……是无敌的。

    这一点。在帕罗萨斯出生的时候,他已经明白了。

    他长得很普通,在整个星罗族中甚至是属于丑的那一批。

    他的智商并不高,别说发明创作各种前进的武器,或者修炼学会高端的术法,他甚至连星罗族的通识教育都无法合格学完。

    他的运气更是差到了极点,出生之前,他已经父母双亡,是的,他是从母亲冰冷的尸体中自己爬出来的。他没有朋友,没有亲人,十岁之前的他,都好像生活在地狱之中。是的,对他来说整个世界,整个宇宙都是地狱。

    但他仍旧是无敌的,因为就在他出生的那一天,他已经拥有将整个母星分解成微粒子的能力。可他无法完美地控制自己的力量,十天大的时候。因为饥饿而愤怒的他,便一口气吹飞了他所出生的城市。

    六个月大的时候,因为做了噩梦的关系,睡梦中的他将整个星罗母星化为了尘埃。

    随着年纪的增长,帕罗萨斯的控制力逐渐增长,但相比起他本身力量的增长而言,这一切简直是不值一提。

    被他看一眼的人会陷入精神死亡。

    被他接触过身体的人会成为宇宙中的尘埃。

    他呼出的空气能将一整只宇宙舰队变成废铁。

    他发出的声音能将太阳撕裂成黑洞。

    甚至所有靠近他的东西,不论是光,是钢,是风还是山脉,河流,大海,都会被磅礴的力场拉长成一根意大利面条。

    他的童年只有毁灭,绝望和杀戮,在十岁之前,他甚至没能和任何生物完成一次完整的对话,因为在对方说出第一句话之前,就会因为帕罗萨斯的出现而崩溃。

    当时的星罗人政府想尽了一切办法,去依旧拿帕罗萨斯毫无办法,他们甚至连让对方受伤都做不到,连正常的检查和侦测都无法完成。

    永恒的怪物,破灭的神王,不死的邪魔,人们恐惧着他,害怕着他,无时无刻不想将这怪物中的怪物杀死。

    但在帕罗萨斯面前,一切宇宙定律都如同失去了作用,强弱的对比变得毫无意义,因为不论是能够毁灭星辰的武器,还是修炼无数年,能够以个体对抗宇宙舰队的强者,在帕罗萨斯面前都和玩具无异。

    于是,人们只能使用了最后的手段,他们破坏了整个星系大部分的人造设施,所有的种族成员全部一同撤离,他们放弃了故乡,将整个文明的废墟留给了帕罗萨斯。

    他被流放了,被一个人流放在这孤独的星系之中。

    数千年过去,数万年过去,不知道多少个****夜夜在帕萨洛斯的眼前闪过,终于有一天,随着星河神魔榜的诞生,星罗人的一部分后裔想起了这传说之中的存在,想起了他逼迫他们离开家乡的恐怖。

    当他们再次回到这里,看见的已经是一个看上去普普通通,但却连一句完整的话也无法说出来的帕罗萨斯。

    这一天。传说随之开启。

    神魔榜的第一位,终焉之恐怖,帕罗萨斯于斯登场。

    黑暗中的宇宙帝王缓缓睁开了双眼,他的面前不知何时已经变成了茫茫虚空。还有左擎苍,玛迪利,独孤峰等三人。

    玛迪利震惊地看着帕罗萨斯,他虽然极力压制,但是眼中还是产生了不可抑制的恐惧。

    “帕罗萨斯大人……”

    “我刚刚应该在锻炼身体。是你把我拉到这里来的么?”帕罗萨斯直接将目光看向了左擎苍。

    左擎苍看着对方纯银色的流线形身躯,构成一个一米多高的小个子形象,完整的四只手臂还有两只脚,除此之外便在身上看不到任何器官的存在。

    但就是这样简单的形象,却好像霸占了整个虚空,如同来自太古洪荒的史前巨人一样站在那里,光是他看向左擎苍的这一眼,便直接造成了上百处的空间坍缩。

    “哼……你将举起整个河系称之为锻炼么?”左擎苍的眼中也露出了一丝兴奋之色:“我本来以为所有星河神魔榜上的人全是垃圾,现在看来还是有个能打的。

    看样子过去所有的星河擂台赛全部隐瞒了你的实力么。”

    那是当然的,玛迪利对此深信不疑。不,应该说所有神魔榜前十的强者都明白,帕罗萨斯是不同的,他的强大是超脱了天赋,智力,武力,勇气,运气的存在,他的实力根本和整个星河神魔榜都不是一个次元的。

    他加上高维战舰,便是整个至高议会的最终保障。

    “你要和我战斗?”帕罗萨斯的表情平静到了极点。对他来说,左擎苍,玛迪利,又或者宇宙中的任何一个贫民都没有丝毫区别。

    这就像是一个巨人生在了蚂蚁窝里。他们之间的差距是根本无法弥补的。

    正因为明白自己的无敌,所以帕罗萨斯从没有期待过任何战斗,或者说他从出生起就没有真正战斗过。

    相比起用拇指碾死一两只蚂蚁,其他任何事情都显得更有趣味。

    左擎苍的嘴角露出一丝残酷的笑容:“稍等几秒,还有一个老朋友也要过来。”

    ……

    什么是无敌?

    是高人一等的智慧么?

    不是。

    是万事在胸的谋略么?

    不是的。

    那是无人可挡的勇武么?

    也不是的。

    那是无物不破,无物不挡的武器么?

    更不是了?

    那究竟是什么?是天赋?是背景?是传承?是力量?是意志?是数量?总不会是运气吧?

    运气么?那也许可以称之为最强。但仍旧不是无敌。

    蜃宗从王座上缓缓站了起来,他将目光放在玄网中的一大片视频上,那是一颗被反抗军占领后,完全由他打造和规划的星球,上面有茂密的丛林,有冰冷的雪原,有连绵起伏的山脉……

    无数的强者在这颗星球上****夜夜的厮杀,直到最后决出一名最强者,然后再开启下一轮的杀戮大赛。

    这一场场的厮杀之中,拥有者来自各个星球,各个文明的强者。

    他们中有些事至高议会也在抓捕的凶恶通缉犯,有些是某个国家严密守护的天才科学家,有的是帝国皇室的优秀继承人,有些则是天赋惊人的强者学徒。

    这些来自宇宙中各个不同角落的精英因为蜃宗的命令而被汇聚在一起,为了活下去而展开了最原始的厮杀。

    “他们的确很优秀。”蜃宗缓缓地说道:“他们中的有些人在智商上比我更高,有些人的魅力远超于我,有些人的修炼天赋千年一遇,有些人甚至比我更有毅力,更理智,想得更多。”

    一旁的猩猩说道:“相同条件下,也许他们的成就会在你之上。”

    “呵呵,相同条件?”蜃宗冷冷道:“世界上永远没有相同条件这么一回事情,就算是真正的神灵也无法做到绝对的公平公正。

    他们也许有的比我聪明,有的比我更有毅力,有的比我更有天赋。

    但现在的我用一根手指就能碾死他们全部。”

    “什么是强?什么是弱?”蜃宗叹息道:“能打死你的就是强,被你打死的就是弱。

    其他所谓强者应该坚毅,应该谦逊,应该怎么怎么样都不过是臆想罢了。

    强者被称之为强者,只因为他能打死大部分人,和他是光明磊落,还是侠肝义胆,还是阴险毒辣,还是小鸡肚肠都没有关系。”

    猩猩问道:“你的意思,就算用基因改造手术将一头猪变强了,只要他能杀死那颗星球上的天才们,那猪也是强者了?”

    “当然。聪明又如何,武勇又如何,历史上的胜利者从来不是最聪明的,不是最坚毅的,更不是最武勇的。

    历史上的最终胜者,他们唯一的相同点,就是他们是最后的胜利者,活到最后的人。”

    猩猩疑惑道:“你是想说保命能力?”

    “保命?呵呵。”蜃宗眼睛看向了无垠的虚空深处,如同撞开了无数层的空间,直接照射在了左擎苍的身上。

    “真正无敌的,是命运啊。”

    他的双眼飞速闪烁,大脑中不断流转过星球上无数次厮杀的一幕一幕,智慧,武勇,天赋……所有的素质就算再高也没有用,就算你比我天赋好一百倍,结果仍旧可能是你被我超越,被我斩杀。

    能够影响胜负,影响强弱的因素实在太多了,不是天赋好的就一定会赢,不是人多的就一定会赢,不是实力强的就一定会赢,更不是崇高的就一定会赢,肮脏的就一定会输。

    所有影响胜负的因素汇总在一起,便是命运。

    哪怕天赋本身,也不过是命运的一部分。

    只有能够掌握命运,控制命运,超越命运的人,才是无敌的。

    蜃宗张开了手掌,好似早就知道了一样,任由左擎苍用霸道的力量将他的整个身体包裹,朝着虚空的深处挪移了过去。

    他如同拥抱太阳一样拥抱向了左擎苍的力量。

    他的脑海中闪过了这段时间所有星河擂台赛的资料。

    “我的双眼看穿了过去,我的双手操纵着未来。”

    “我看穿了命运,掌握了命运,随后超越了命运。”

    “我……是无敌的。”(未完待续。)

    穿越小说 www.kk169.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寂静杀戮》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寂静杀戮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寂静杀戮》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

大唐扫把星林炎柳幕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