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卷第四百八十一 蛮夷二

穿越小说推荐各位书友阅读:太平广记正文 卷第四百八十一 蛮夷二
(穿越小说 www.kk169.com)    新罗 东女国 廪君 大食国 私阿修国 俱振提国  牂牁  龟  兹乾陀国

    ----------------------------------------

    新罗

    新罗国,东南与日本邻,东与长人国接。长人身三丈,锯牙钩爪,不火食,逐禽兽而食之,时亦食人。裸其躯,黑毛覆之。其境限以连山数千里,中有山峡,固以铁门,谓之铁关。常使弓弩数千守之,由是不过。(出《纪闻》)

    又新罗国有第一贵(明抄本“贵”作“国”)族金哥,其远祖名旁竾,有弟一人,甚有家财。其兄旁竾,因分居,乞衣食。国人有与其隙地一亩,乃求蚕谷种于弟,弟蒸而与之,旁竾不知也。至蚕时,止一生焉,日长寸余,居旬大如牛,食数树叶不足。其弟知之,伺(“寸余居旬大如牛食数树叶不足其弟知之伺”十八字原空缺,据黄本补)间,杀其蚕。经日,四方百里内蚕,悉飞集其家。国人谓之巨蚕,意其蚕之王也。四邻共缲之,不供。谷唯一茎植焉,其穗长尺余。旁竾常守之。忽为鸟所折,衔去。旁竾逐之,上山五六里,鸟入一石罅,日没径黑,旁竾因止石侧。至夜半月明,见群小儿,赤衣共戏。一小儿曰:“汝要何物?”一曰:“要酒。”小儿出一金锥子,击石,酒及樽悉具。一曰:“要食”,又击之,饼饵羹炙,罗于石上。良久,饮食而去(“去”原作“久”,据明抄本改),以金锥插于石罅。旁竾大喜,取其锥而还,所欲随击而办,因是富侔国力,常以珠玑赡其弟,弟云:“我或如兄得金锥也。”旁竾知其愚,谕之不及,乃如其言。弟蚕之,止得一金如常者。谷种之,复一茎植焉,将熟,亦为鸟所衔。其弟大悦,随之入山,至鸟入处,遇群鬼。怒曰,“是窃余锥者。”乃执之。谓曰:“尔欲为我筑糖三版乎?尔欲鼻长一丈乎?”其弟请筑糖三版,三日,饥困不成,求哀于鬼。鬼乃拔其鼻,鼻如象而归。国人怪而聚观之,惭恚而卒。其后子孙戏锥求狼粪,因雷震,锥失所在。(出《酉阳杂俎》)

    又登州贾者马行余转海,拟取昆山路适桐庐,时遇西风,而吹到新罗国。新罗国君闻行余中国而至,接以宾礼。乃曰:“吾虽夷狄之邦,岁有习儒者,举于天阙。登第荣归,吾必禄之甚厚。乃知孔子之道,被于华夏乎。”因与行余论及经籍,行余避位曰:“庸陋贾竖,长养虽在中华,但闻土地所宜,不读诗书之义。熟诗书,明礼义者,其唯士大夫乎!非小人之事也。”乃辞之。新罗君讶曰:“吾以中国之人,尽闻典教。不谓尚有无知之俗欤!”行余还至乡井,自惭以贪吝衣食,愚昧不知学道,为夷狄所嗤,况哲英乎。(出《云溪友议》)

    又天宝初,使赞善大夫魏曜使新罗,策立幼主。曜年老,深惮之。有客曾到新罗,因访其行路。客曰:永徽中,新罗日本皆通好,遣使兼报之。使人既达新罗,将赴日本国,海中遇风,波涛大起,数十日不止。随波漂流,不知所届,忽风止波静,至海岸边。日方欲暮,时同志数船,乃维舟登岸,约百有余人。岸高二三十丈,望见屋宇,争往趋之。有长人出,长二丈,身具衣服,言语不通。见唐人至,大喜,于是遮拥令入宅中,以石填门,而皆出去。俄有种类百余,相随而到,乃简阅唐人肤体肥充者,得五十余人,尽烹之,相与食啖。兼出醇酒,同为宴乐,夜深皆醉。诸人因得至诸院,后院有妇人三十人,皆前后风漂,为所虏者。自言男子尽被食之,唯留妇人,使造衣服。汝等今乘其醉,何为不去。吾请道焉,众悦。妇人出其练缕数百匹负之,然后取刀,尽断醉者首。乃行至海岸,岸高,昏黑不可下。皆以帛系身,自缒而下,诸人更相缒下,至水滨,皆得入船。及天曙船发,闻山头叫声,顾来处,已有千余矣。络绎下山,须臾至岸,既不及船,虓吼振腾。使者及妇人并得还。(出《纪闻》)

    又近有海客往新罗,次至一岛上,满地悉是黑漆匙箸。其处多大木,客仰窥匙箸,乃木之花与须也,因拾百余双还。用之,肥不能使,偶取搅茶,随搅随消焉。(出《酉阳杂俎》)

    又六军使西门思恭,常衔命使于新罗。风水不便,累月漂泛于沧溟,罔知边际。忽南抵一岸,亦有田畴物景,遂登陆四望。俄有一大人,身长五六丈,衣裾差异,声如震雷,下顾西门,有如惊叹。于时以五指撮而提行百余里,入一岩洞间,见其长幼群聚,递相呼集,竞来看玩。言语莫能辨,皆有欢喜之容,如获异物。遂掘一坑而置之,亦来看守之。信宿之后,遂攀缘跃出其坑,径寻旧路而窜。才跳入船,大人已逐而及之矣,便以巨手攀其船舷,于是挥剑,断下三指,指粗于今槌帛棒。大人失指而退,遂解缆。舟中水尽粮竭,经月无食,以身上衣服,啮而啖之。后得达北岸,遂进其三指,漆而藏于内库。洎拜主军,宁以金玉遗人,平生不以饮馔食客,为省其绝粮之难也。(出《玉堂闲话》)

    【译文】

    新罗国东南面跟日本国相邻,东面跟长人国相接。长人身高三丈,牙齿像锯。指甲像钩子,不用火烧东西吃,抓到禽兽就生吃了,有时候也吃人。他们的身体裸露着,上面长有一层黑毛。他们的国土周围有相连数千里的山脉围绕着。边境上有山口。用铁门挡住,称为铁关,常派数千弓弩手守着,因此是过不去的。

    又说新罗国有个第一贵族金哥。他的远祖名叫旁竾。旁竾有位弟弟,家财很多,他的哥哥因为分居,生活困难,只好乞衣乞食。有位乡里人送给旁竾一块空地,旁竾向弟弟要蚕种和谷种,弟弟就把蚕种、谷种煮熟了送给他,旁竾并不知道。到孵蚕种时,只孵出了一只。这只蚕每天长一寸多,过了十天长得像牛一样大了,好几棵桑树的叶都不够它吃。他的弟弟知道这事后,就找了一个机会,杀死了这条大蚕。一天后,四面八方百里以内的蚕,都飞来落到了旁竾的家。国内的人都说被杀死的蚕是巨蚕。推测它可能是那些蚕的王。旁竾周围的邻居共同帮着缫丝也忙不过来。旁竾的谷子只长出了一棵。但结的穗有一尺多长,旁竾经常在旁边看着它。忽然这棵谷子被一只鸟折断,并把穗子衔走了。旁竾于是跟着追赶,追到山上。在山上又追了五六里,这时鸟飞入了一个石缝中。日头落了,路上很黑,旁竾只好在一块石头旁边停下了。到了半夜,月亮很明亮,旁竾见一群小孩,穿着红色衣服在一起做游戏。一个小孩说:“你要什么东西?”一个小孩回答说:“要酒。”那个小孩就拿出一把金锥子,敲打石头,于是酒和酒具都摆了出来。还有一个说要食物,又敲打石头,饼、糕、汤、烤肉又摆在了石头上。过了好一会儿那些小孩才吃喝完走了,把金锥插在石头缝里。旁竾非常高兴,拿了那把金锥就回家了。旁竾想要什么东西,只要敲打金锥就立刻会得到。凭着这把金锥,旁竾的富裕可跟国家相比,所以经常把珍珠送给他弟弟。弟弟说:“我也许能像哥哥一样得到一把金锥。”旁竾了解他的无知,但告诉他也不听,只好让他按他的话办了。于是,旁竾的弟弟孵蚕,也只得到一只很平常的蚕;也种了谷子,又只长出一棵,将要成熟时,也被鸟把穗衔走。旁竾的弟弟非常高兴,随着鸟进了山。到了鸟入石缝的地方,遇到了群鬼。群鬼生气地说:“这是偷金锥的人。”便抓住了他,对他说:“你想为我们筑墙二十四尺呢,还是想让鼻子长成一丈长呢?”旁竾弟请求筑墙二十四尺。经过三天,饥饿困苦没筑成,向鬼请求怜悯,鬼便拉长他的鼻子。旁竾的弟弟拖着一只和象鼻子一样长的鼻子回了家。国内人觉得奇怪,都聚拢来看他。他又惭愧,又生气。死掉了。从那以后旁竾的子孙们开玩笑,用金锥要狼粪,于是雷声震响,金锥失去,不知道哪里去了。

    还有个传说。说登州商人马行余在海上航行,打算取道昆山到桐庐去,但当时却遇到了西风,被吹到了新罗国。新罗国的国君听说马行余是从中国来的,便以宾客之礼接待他,并说:“我们虽属夷狄国家,但每年都有到中国学习儒学的人,其中还有些人被推荐到中国朝廷,考中功名光荣回国。回国后,我一律给他们很多的俸禄。你知道孔子的学说,覆盖了整个中国了吧?”于是跟行余谈论到经书。马行余离开坐席回答说:“我是个平庸浅薄的商人,虽然生长在中国,但是只听说土地适合种什么,不懂诗书中的道理。熟悉诗书,明白礼义的,大概只有那些士大夫,我们这些粗人是一窍不通的。”于是向国君告辞。新罗国君惊讶地说:“我以为中国的人都受到过经书的教育,没料到还有无知的俗人。”行余回到家乡,对自己以前因为贪图衣服食物,愚昧不懂得学儒家之道而被夷狄嗤笑感到惭愧。商人尚且如此,何况聪敏而有才能的人呢?

    还有一个传说。天宝初年,唐朝派赞善大夫魏曜出使新罗国,策立他们年幼的太子当国王。魏曜年纪大了,很打怵这件事。有位客人曾到过新罗,于是魏曜就去访问他了解情况。客人说:“永徽年间,唐朝和新罗国、日本国都有友好往来。派使者时两国都去。使者到达新罗以后,又将去日本国,不想在海中遇到了大风,波浪滔天,数十日不止,船只好在海上漂。也不知到了什么地方,忽然风停波静,船到了海岸边。太阳刚要落山,当时一同航行的几只船上的人,都拴好了船,往海岸上攀登,总共大约有一百多人。海岸高二三十丈,登上去后,远远地看到了屋子,便争先恐后地跑过去。有些很高的人走来了,高有二丈,身上穿着衣服,说话听不懂,看见唐朝人到来,他们非常高兴,便前呼后拥地让入屋子,然后用石头堵上了门,就都出去了。不一会儿就有他们同类的一百多人,前后相随走来了,原来是挑选唐朝人中皮肤好身体肥胖的,共选出了五十多人,都被他们煮熟了,然后聚在一起吃。又拿出好酒,一同宴饮取乐。到了深夜,这些巨人都吃醉了。于是人们才能够到各个院子里看看。后院里有三十位妇女,都是先后被风刮到此地而被掳掠来的。她们自己说:“男的全被吃了,只留下妇女,让我们做衣服,你们现在趁着他们喝醉了,为什么还不离开?请让我们给你们带路。”大家一听都很高兴。妇女们扛着她们的几百匹熟绢丝,然后拿来刀,把喝醉的那些巨人的脑袋都砍了下来。人们于是走到海岸上,海岸很高,天黑没法下,便用帛拴着身体自己吊下去。用这个办法,大家陆续吊下去到了水边,都上了船。等到天亮时船就出发了。忽听山头上有叫喊声,回头看逃出的地方,已有一千多巨人追来了,都络绎不绝地下山来,不一会儿就到了海岸。看到没有赶上船,都气得像虎那样吼叫,又咆哮又蹦跳。使者和那些妇女最后终于都回到了家。

    又有一件事,最近有个航海的人到新罗去,途中到一海岛上临时停脚,只见满地全是涂有黑漆的汤匙和筷子。那地方有很多大树,航海的人仰起头看那大树,原来那些汤匙筷子都是树上的花和花蕊。于是捡了一百多双带回去。回家一用,不好使,因为太粗。偶然用它搅茶水,一边搅一边这种筷子就消溶了。

    还有一件事,六军使西门思恭,曾经奉命出使新罗,由于风向水流常有不正常情况,所以往往连续几个月漂浮在大海上,不知海岸在哪里。忽有一天到了南边的一处海岸,看上去也有田地、景物,便登上陆地四下眺望。不一会儿,一个很高大的人,身高有五六丈,衣襟很奇特,声音像打雷,俯视西门思恭,有点像惊讶赞叹似的。当时就用五个手指撮着西门思恭走了一百多里,进入一个岩洞里面。只见他们年老的年幼的都聚在一处,一个传一个地把他们的人都招呼过来,争先恐后地来观看欣赏西门思恭。他们的话一点也听不懂,但都显出很高兴的样子,好像得到一种奇异的东西。于是挖了一个坑,把西门思恭放在里面,还有人看守着。过了一个晚上,西门思恭就攀缘而上,跳出了坑,找到原路逃了回去。西门思恭才跳上船,那巨人已追到船边,于是用大手抓住了船舷。在这危急情况下,西门思恭挥剑砍断了巨人的三个手指头--手指头比现在捶帛的棒子还粗--巨人掉了三个手指头,只好退回去。于是西门思恭解开缆绳开船。船上水和粮食一点也没有了,一个月没粮吃,就吃身上穿的衣服,最后到达了北岸。于是西门思恭献上了那三颗手指头,用漆漆了收藏在皇宫的仓库里。后来西门思恭被提升做了主军。从那时起,他宁可把金玉送给人,平生也一直不用饮食招待客人,因为他深深明白那没有粮食吃的艰难。

    ----------------------------------------

    东女国

    东女国,西羌别种,俗以女为王。(“王”原作“土”,据明抄本改)与茂州邻,有八十余城。以所居名康延州。中有弱水,南流,用牛皮为船以渡。户口兵万人,散山谷,号曰宾就。有女官,号曰高霸,平议国事。在外官僚,并男夫为之,五日一听政。王侍左右女数百人。王死,国中多敛物,至数万。更于王族中,求令女二人而立之,大者为大王,小者为小王。大王死,则小王位之,或姑死妇继。无墓。所居皆重屋,王至九重,国人至六层。其王服青毛裙,平(“平”原作“下”,据明抄本改)领衫,其袖委地。以文锦为小髻,饰以金耳垂珰。足履素靴。重妇人而轻丈夫,文字同于天竺。以十一月为正,每十月,令巫者赍酒肴,诣山中,散糟麦于空,大咒呼鸟。俄有鸟如雉,飞入巫者之怀,因剖腹视之,有谷,来岁必登。若有霜雪,必有大灾。其俗名为鸟卜(“鸟卜”原作“鸟上”,据《新唐书》 二二一上改)。人死则纳骨肉金瓶中,和金屑(“屑”字原空缺,据明抄本补)而埋之。(出《神异记》)

    【译文】

    东女国是西羌族的一支,她们的风俗是女人当国王。东女国与我国的茂州相邻,国内有八十多座城,她们把女王所住的地方命名为康延州。国内有条弱水河,是向南流的,那里的人用牛皮做船来渡河。百姓和士兵共一万人,散居在山谷间,把这叫作“宾就”。她们设有女官,号称“高霸”,是商量讨论国家大事的。外地官员。则是由男子担任。国王五天上朝一次,听取臣下的意见,处理国家大事。国王有女侍从数百人。国王死了,国内百姓大多要贡献财物,合起来可达数万。还要在王族中找出两位美好的女子立为国王,年岁大的当大国王,年岁小的做小国王。大国王死了,小国王就登上大国王的位置,或者婆婆死了儿媳妇继承。死后没有坟墓。人们住的都是楼,国王的楼达九层,百姓达到六层。他们的国王穿青色毛裙,平领的衣衫,衣袖都长长地拖在地上,她们以有花纹的锦扎成小发髻,耳朵垂上装饰着耳坠儿,脚上穿着白靴。国中重视妇人,而轻视男人。文字跟印度一样,她们以十一月为正月,每到十月令巫师送酒肴到山里去,还把碾碎的麦子散向空中,大声祷告呼唤鸟。不一会儿,就有一只像野鸡的山鸟飞到巫师的怀里,于是剖这只鸟的肚子,如果看到肚子里有谷粒。那么来年一定是好年头;如果里面是霜雪,就一定有大的灾难,她们称这种做法为“鸟卜”。这个国的人死后,就把骨头和肉装入金瓶中,和上金屑然后埋入土中。

    ----------------------------------------

    廪君

    李时,字玄休,廪君之后,昔武落钟离山崩,有石穴,一赤如丹,一黑如漆。有人出于丹穴者,名务相。姓巴(“巴”原作“已”,据《录异记》改)氏;有出于黑穴者,凡四姓:婂氏,樊氏,柏氏,郑氏。五姓出而争焉,于是务相以矛刺穴。能著者为廪君,四姓莫著,而务相之剑悬。又以土为船,雕画之,而浮水中。曰:“若其船浮者为廪君。”务相船又独浮,于是遂称廪君。乘其土船,将其徒卒,当夷水而下,至于盐阳。水神女子止廪君曰:“此鱼盐所有,地又广大,与君俱生,可无行。”廪君曰:(“曰”原作“君”,据明抄本改)“我当为君,求廪地,不能止也。”盐神夜从廪君宿,旦辄去为飞虫,诸神皆从,其飞蔽日。廪君欲杀之,不可别,又不知天地东西。如此者十日,廪君即以青缕遗盐神曰:“婴此即宜之,与汝俱生;不宜,将去汝。”盐神受而婴之。廪君至砀石上,望膺有青缕者,跪而射之。中盐神,盐神死,群神与俱飞者皆去,天乃开朗。廪君复乘土船,下(“下”原作“不”,据《录异记》改)及夷城。石岸曲,泉水亦曲,望之如穴状。廪君叹曰:“我新从穴中出,今又入此,奈何?”岸即为崩,广三丈余,而阶阶相承。廪君登之,岸上有平石,长五尺,方一丈。廪君休其上,投策计算,皆著石焉。因立城其旁,有而居之。其后种类遂繁。秦并天下,以为黔中郡,薄赋敛之,岁出钱四十万。巴人以赋为賨,因谓之賨人焉。(出《录异记》)

    【译文】

    李时,字玄休,是古代巴郡南郡氏族首领廪君的后代。从前武落的钟离山崩塌,出了一个石坑,一坑红如朱砂,一坑黑如生漆。有一个人从红色坑中出来,名叫务相,姓巴。有人从黑色坑中出来,共四个姓:婂氏,樊氏,柏氏,郑氏。五姓出现后开始争斗,于是务相用矛扎坑壁,说能把矛扎在坑壁上的,就做廪君。结果姓婂、樊、柏、郑的人谁也没扎住,而务相扎在坑壁上的矛上还能挂住剑。又用土做船,在船身上雕刻绘画,然后让船浮在水上,约定说:“如果谁的船能浮在水上,就可做廪君。”又独有务相的船能浮在水上,于是就称务相为廪君。务相乘着他的土船,带着他的部众,顺夷水而下,到达了盐阳。水神的女儿阻止廪君说:“此地鱼盐都有,土地广大,我愿跟您一块生活,不要再走了。”廪君说:“我将成为国君,所以我要寻找能生产粮食的土地,不能停止。”盐神夜晚跟廪君一起睡觉,早晨离去变成了飞虫。各种神都跟着盐神,它们飞舞起来遮蔽了太阳。廪君想杀死盐神,但没法分辨,又不知天地和方向,像这种情形持续了十天。廪君就把青线送给盐神,说:“缠上这个,如果适合你,就与你一块生活;不适合的话,我就要离开你。”盐神接过去缠在了身上。廪君到了一块带花纹的石头上,望着飞虫胸上有青线的,跪在石上射它,一下子就射中了盐神,盐神死了,天也开朗了。廪君又乘上船,下行到夷城。那地方石岸曲折,泉水也弯弯曲曲,远远看去像大坑似的。廪君感叹说:“我刚从坑中出来,现在又进了坑,怎么办?”河岸马上就崩溃了,宽有三丈多,而且一个台阶接着一个台阶。廪君登上去,岸上有平坦的石头,长五尺,面积有一丈。廪君在上面休息,拈阄测算,结果都说建城。于是就在石头旁边建立城镇,靠近石头,在这里住了下来。从那以后廪君的种族便繁衍起来。秦统一天下后,就把此地定为黔中郡。对此地收税不多,每年贡钱四十万。巴人把赋税称为賨,于是便把巴人称为賨人了。

    ----------------------------------------

    大食国

    大食西南二千里有国,山谷间,树枝上生花如人首,但不语,人借问,笑而已,频笑辄落。(出《酉阳杂俎》)

    【译文】

    大食国西南方二千里外有个国家,山野里的树上长出的花像人头,只是不说话。人问它时,它光能笑笑罢了,若频繁的笑,这花就落了。

    ----------------------------------------

    私阿修国

    私阿修国金辽山寺中,有石鼍,众僧饮食将尽,向石鼍作礼,于是饮食悉具。(出《酉阳杂俎》)

    【译文】

    私阿修国金辽山寺庙里,有个石鼍,和尚们饮食将要吃完时,只要向石鼍行礼,饮食饭菜就又会有了。

    ----------------------------------------

    俱振提国

    俱振提国尚鬼神,城北隔真珠江二十里,有神。春秋之时,国王所须什物金银器,神厨中自然而出,祠毕亦灭。天后使人验之,不妄。(出《酉阳杂俎》)

    【译文】

    俱振提国崇信鬼神,城北隔真珠江二十里处有神。春秋祭祀季节国王所需要的什物和金银器具,神厨中会自动出现。祭祀完了,这些东西又会自动消失。武则天让人验证这事,果然不虚假。

    ----------------------------------------

    牂牁

    獠在牂牁,其妇人七月生子,死则竖棺埋之。木耳夷,旧牢西,以鹿角为器。其死则屈而烧,而埋其骨。木耳夷人,黑如漆。小寒则焙沙自处,但出其面。(出《酉阳杂俎》)

    【译文】

    仡佬族生活在牂牁。他们的妇女怀孕七个月就生孩子。人死后,棺材是竖着埋在土中的。木耳族,居住在旧牢西面,他们用鹿角制作器具。他们死了人,就把尸体弯曲起来焚烧,烧后只把骨头埋葬。木耳这个少数民族的人。肤色黑得像漆。天气稍冷些,就用微火把沙烧热,然后把身子埋在沙里面,只把脸露出来。

    ----------------------------------------

    龟兹

    古龟兹国主阿主儿者,有神异力,能降伏毒蛇龙。时有人买市人金银宝货,至夜中,钱并化为炭。境内数百家,皆失金宝。王有男先出家,成阿罗汉果。王问之,罗汉曰:“此龙所为,居北山,其头若虎,今在某处眠耳。”王乃易衣持剑,默至龙所,见龙卧,将斩之。思曰:“吾斩寐龙,谁知吾有神力。”遂叱龙,龙惊起,化为狮子,王即乘其上。龙怒,作雷声,腾空,至城北二十里。王谓龙曰:“尔不降,当断尔头。”龙惧王神力,人语曰:“勿杀我,我当与王为乘。欲有所向,随心即至。”王许之,后遂乘龙而行。(出《酉阳杂俎》)葱岭以东,人好淫僻,故龟兹于阗置女市,以收钱。(出《十三州志》)

    龟兹,元日斗羊马驼,为戏七日,观胜负,以占一年羊马减耗繁息也。婆逻遮,并服狗头猴面,男女无昼夜歌舞。八月十五日,行像及透索为戏。焉耆,元日二月八日婆摩遮。三日野祀,四月十五日游林。五月五日弥勒下生。七月七日祀生祖。九月九日麻撒。十月十日,王为厌法,王领家出宫,首领代王焉,一日一夜,处分王事。十月十四日,每日作乐,至岁穷。拔汗那。十二月及元日,王及首领,分为两朋,各出一人,著甲。众人执瓦石棒棍,东西互击,甲人先死即止,以占当年丰俭。(出《酉阳杂俎》)

    【译文】

    古代龟兹国王阿主儿有神奇的力量。能降伏毒蛇和龙。当时有人买了金银宝器等货物,到了半夜,钱都变成了炭。国内的数百家都丢失了金银财宝。国王有个儿子先前就出家了,已修成了阿罗汉。国王问他这件事,罗汉说:“这是龙干的事,此龙住在北山,它的头像老虎,现正在某处睡觉呢。”国王于是换了衣服拿着宝剑,悄悄地到了龙所在的地方。国王看见龙趴在那里,就要杀了它,但一想,我杀了睡着的龙,谁知道我有神奇的力量?便呵斥龙。龙吃惊地醒过来,变成了一头狮子,国王就骑到它的背上,龙非常愤怒,发出了雷鸣一般的声音,并飞上天空。飞到城北二十里,国王对龙说:“你不降伏,我会砍断你的头。”龙害怕国王神奇的力量,像人那样说:“不要杀我,我会给你当坐骑,你想到什么地方,心里一想就能到。”国王答应了他,以后便乘龙而行。葱岭以东的地方,人们喜欢乱搞两性关系,所以龟兹于阗国都设有妓馆,以此赚钱。

    龟兹国每年都在正月初一那天举行斗羊、斗马、斗驼的活动。共进行七天,看谁胜谁负,以此推测一年中羊马损耗或繁衍增殖的情况。过婆逻遮节时,人们都戴上狗头猴脸面具,男女不分昼夜地唱歌跳舞。八月十五日把捧着佛像游行和跳绳作为娱乐活动。焉耆国在正月初一、二月八日过婆摩遮节,三日到野外祭祀,四月十五日到树林中游玩。五月五日是弥勒生日节,七月七祭祀祖先。九月九日是麻撒节。十月十日国王做厌世法事,国王带领家人走出王宫,由部落首领代替国王,一天一夜,处理国王的事务。十月十四日起,每天奏乐,直到年终。十二月及正月初一,拔汗那国国王和部落首领分成两帮,各方出一人,穿上铠甲。众人拿着瓦、石、棒、棍,打他们,哪方穿铠甲的人先被打死,活动就停止,以此来推测当年丰收还是歉收。

    ----------------------------------------

    乾陀国

    乾陀国,昔有王神男多谋,号伽当。讨袭诸国,所向悉降。至五天竺国,得上细緤二条,自留一,一与妃。妃因衣其緤谒王。緤当妃乳上,有郁金香手印迹,王见惊恐,谓妃曰:“尔忽衣此手迹衣服何也?”妃言向王所赐之緤。王怒,问藏臣,藏臣曰:“緤本有是,非臣之咎。”王追商者问之。商言天竺国娑陀婆恨王,有宿愿。每年所赋细緤,并重叠积之,手染郁金,柘于緤上,千万重手印即透。丈夫衣之,手印当背;妇人衣之,手印当乳。王令左右披之,皆如商者。王因叩剑曰:“吾若不以此剑裁娑陀恨王手足,无以寝食。”乃遣使就南天竺,索娑陀婆恨王手足。使至其国,娑陀婆恨王与群臣绐报曰:“我国虽有王名娑陀婆恨,元无王也,但以金为王,设于殿上。凡统领教习,皆臣下耳。”王遂起象马兵,南讨其国。国隐其王于地窟中,铸金人,来迎伽王。伽王知其伪,且自恃神力,因断金人手足。娑陀婆恨王于窟中,手足悉皆自落。(出《酉阳杂俎》)

    乾陀国者,尸毗王仓库,为火所烧。其中粳米焦者,于今尚存。服一粒,永不患疟。(出《酉阳杂俎》)

    【译文】

    乾陀国以前有个国王神勇多谋,号伽当。他讨伐袭击各国,所到之处全都投降。到五天竺国时,得到上等的细緤衣两条,自己留下一条,另一条给了妃子。妃子于是穿上那条緤衣拜见伽当王。王见妃子穿的緤衣正当乳房的地方有郁金香色的手印,非常惊恐。问妃子说:“你忽然穿这带手印的衣服是怎么回事呢?”妃子说是前些日子国王赐的緤衣。国王大怒,问藏臣。藏臣说:“緤上原有这手印,不是我的过错。”国王又抓来商人询问。商人说天竺国的国王叫娑陀婆恨王,他一向有个愿望:要把每年百姓上交的细緤,都重叠着放成一堆,然后把手染上郁金香染料,印到緤上。即使有千万层緤,手印也能立刻印透。男的穿上它,手印在背上,女的穿上它,手印就在乳房部位。”国王就命令近侍穿上它,果然像商人说的那样。国王于是敲着宝剑说:“我如果不用这把剑砍下娑陀婆恨王的手脚,就无法睡觉吃饭!”于是派遣使者到南天竺,索要娑陀婆恨王的手脚。使者到了那个国家,娑陀婆恨王与群臣用谎话回复说:“我国虽然有个国王叫娑陀婆恨。但那只是个虚名,其实我们根本就没有王,只不过用金子做成王的像,摆在殿上。所有的事情都是大臣说了算。伽当王于是带领象、马、兵,讨伐天竺国。天竺国把国王隐藏在地窖中,而铸了一个金人,来迎接伽当王。伽当王知道他们弄虚作假,并且仗着自己的神力,于是砍断了那金人的手脚。娑陀婆恨王当时正在地窖中,手脚居然全都自己掉了下来。

    乾陀国尸毗王的仓库被火所烧,那里面烧焦的粳米,到现在还有。如果吃上一粒,永远不患疟疾。穿越小说 www.kk169.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太平广记》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太平广记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太平广记》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