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卷第四百二十五 龙八

穿越小说推荐各位书友阅读:太平广记正文 卷第四百二十五 龙八
(穿越小说 www.kk169.com)    龙  张温 郭彦郎 王宗郎 犀浦龙 井鱼 安天龙 曹宽 梦青衣

    蛟  汉武白蛟 浔阳桥 王述 王植 陆社儿 长沙女 苏颋 斗蛟 洪氏女 洪贞

    老蛟 武休潭 伐蛟

    ----------------------------------------

    龙

    张温

    王蜀时,梓州有张温者好捕鱼,曾作客馆镇将。夏中,携宾观鱼,偶游近龙潭之下。热甚,志不快。自入水举网,获一鱼长尺许,鬐鳞如金,拨刺不已。俯岸人皆异之。逡巡晦暝,风雨骤作。温惶骇,奔走数里,依然烈景。或曰:“所获金鱼,即潭龙也。”是知龙为鱼服,自贻其患。苟无风雨之变,亦难逃鼎俎矣。龙潭取鱼,亦宜戒慎。(出《北梦琐言》)

    【译文】

    王蜀的时候,梓州有一个叫张温的人喜欢捕鱼,曾经做客馆的镇将。夏天里,他陪着客人看鱼,偶然走近龙潭之下。这时天热得厉害,心里头很不爽快,他就进到龙潭,撒网捕到一条一尺来长的鱼。这条鱼的鬐和鳞都是金色的,不停地蹦跳。在岸上俯着的人都很惊异。不一会儿,天阴暗起来,风雨骤然而起。张温害怕,跑出去好几里地,风雨依然猛烈。有人说,他捉到的那条金鱼,就是一条龙。这才知道,龙因为穿了鱼的衣服,自己给自己惹了麻烦,如果没有风雨的变化,它也很难逃过被煮吃的下场。到龙潭打鱼,也是应该千万谨慎才好。

    ----------------------------------------

    郭彦郎

    世言乖龙苦于行雨,而多窜匿,为雷神捕之。或在古木及楹柱之内,若旷野之间,无处逃匿,即入牛角或牧童之身。往往为此物所累而震死也。蜀邸有军(“军”原作“青”,据明抄本、陈校本改)将郭彦郎者,行舟侠江,至罗云溉。方食而卧,心神恍惚如梦,见一黄衣人曰:“莫错。”而于口中探得一物而去。觉来,但觉咽喉中痛。于是篙工辈但见船上雷电晦暝,震声甚厉。斯则乖龙入口也。南山宣律师,乖龙入中指节,又非虚说。所以孔圣之言,迅雷风烈必变,可不敬之乎?”(出《北梦琐言》)

    【译文】

    世人传说有了过错的龙不敢行雨,大多都到处逃窜藏匿,被雷神追捕。有的藏在古木和楹柱之内。如果是在旷野间,没有地方躲藏,就可能藏进牛角或者牧童的身上。常常有被这种龙连累而被雷击死的人或牲畜。蜀州官府里有一个叫郭颜郎的军将,行船在侠江上,来到了罗云溉,刚吃完饭躺在那里,心神恍恍惚惚,就象做了一个梦梦见一个黄衣人对他说:“不要把牙合上!”于是黄衣人就在他的口中找到了一样东西离去了。醒来之后,只觉得咽喉有些疼痛。在他做梦的时候,撑船的篙工们但见船上云雨昏暗,风狂雨怒,雷电震声极大。这就是犯了过错的龙躲到他嘴里去了。南山的宣琴师,犯有过错的龙逃进他的中指节,更不是瞎说。所以孔圣人的话,“雷电迅猛,风雨猛烈,就一定有什么变故”,能不谨慎对待吗?

    ----------------------------------------

    王宗郎

    蜀庚午岁,金州刺史王宗郎奏洵阳县洵水畔有青烟庙。数日,庙上烟云昏晦,昼夜奏乐。忽一旦,水波腾跃,有群龙出于水上,行入汉江。大者数丈,小者丈余,如五方之色,有如牛马驴羊之形。大小五十,累累接迹,行入汉江,却过庙所。往复数里,或隐或见。三日乃止。(出《录异记》)

    【译文】

    蜀庚午年,金州刺史王宗郎奏报,洵阳县洵水畔有一座青烟庙,一连几天,庙上烟云昏暗,奏乐的声音昼夜不停。忽然有一天早晨,水波翻腾跳跃,有一群龙出现在水面上,向汉江行进。大的几丈长,小的一丈多长,什么颜色的都有,样子有如牛马驴羊,大的小的各占一半,挤挤撞撞地拥入汉江。还在经过有寺庙的地方,往往复复,徘徊数里,或隐或现。三天之后才停止。

    ----------------------------------------

    犀浦龙

    癸酉年,犀浦界田中有小龙青黑色。割为两片,旬日臭败,寻亦失去。摩呵池大厅西面亦有龙井,甚灵,人不可犯。(出《录异记》)

    【译文】

    癸酉年,犀浦境内的田地里有一种青黑色的小龙。把它切成两片,十来天才腐败发臭,不久也就失去了。摩呵池大厅的西面,也有一口龙井,特别灵验,谁也不能冒犯。

    ----------------------------------------

    井鱼

    成都书台坊武侯宅南,乘烟观内古井中有鱼。长六七寸。往往游于井上。水必腾涌。相传井中有龙。(出《录异记》)

    【译文】

    成都书台坊武侯宅的南面有一座乘烟观。观内的古井里有一条鱼。这条鱼六七寸长,常常游到井上来。它每次游上来,水一定会翻腾汹涌。相传这井里有龙。

    ----------------------------------------

    安天龙

    后唐同光中,沧洲民有子母苦于科徭,流移近界封店(上恨音)。路逢白蛇,其子以绳系蛇项,约而行,无何摆其头落。须臾,一片白云起,雷电暴作,撮将此子上天空中,为雷火烧杀坠地。而背有大书,人莫之识。忽有一人云,何不以青物蒙之,即识其字。遂以青裙被之。有识字读之曰:“此人杀害安天龙,为天神所诛。”葆光子曰:“龙神物也,况有安天之号,必能变化无方。岂有一竖子绳系而殒之?遽致天人之罚。斯又何哉!”(出《北梦琐言》)

    【译文】

    后唐同光年间,沧州百姓中有这么娘儿俩为了躲避徭役,要迁到附近一个叫封店的地方去。路上遇到一条白蛇,那儿子就用绳子系住蛇的脖子,捆绑着它前进。没有过多长时间,摆来摆去,就把蛇头勒掉了。顷刻之间,一片白云升起,雷电突然炸响,把那儿子撕扯到天空中去,被雷火烧杀之后才又落到地上,而且他的后背上有字,没有人能认识。忽然有一个人说:“为什么不用青色东西蒙上?蒙上就可以认识那些字了。”于是就用一件青色裙子盖上了。有一个识字的人读后说:“这个人杀害了安天龙,被天神处死了。”葆光子说:“龙是神物,况且它还有‘安天’的尊号,一定能变化不定,哪能被一个臭小子随便用绳子勒死的道理?马上就遭到天人的惩罚,这又算什么呢?”

    ----------------------------------------

    曹宽

    石晋时,常山帅安重荣将谋干纪。其管界与邢台连接,斗杀一龙。乡豪有曹宽者见之,取其双角。前有一物如帘,文如乱锦,人莫知之。曹宽经年为寇所杀。壬寅年,讨镇州,诛安重荣也。葆光子读《北史》,见陆法和在梁时,将兵拒侯景将任约于江上。曰:“彼龙睡不动,吾军之龙。甚自跃踊。”遂击之大败,而擒任约。是则军阵之上,龙必先斗。常山龙死,得非王师大捷,重荣授首乎?黄巢败于陈州,李克用脱梁王之难,皆大雨震雷之助。(出《北梦琐言》)

    【译文】

    石晋的时候,常山帅安重荣将谋反作乱。他的管界与邢台相接处,死了一条龙,乡里有一个叫曹宽的豪士看见了。曹宽割取了龙的双角。龙角前面有一种象帘子的东西,花纹如同锦绣,没有人知道这是什么。曹宽一年后被贼寇杀死。壬寅年,朝廷的军队讨伐镇州,杀死了安重荣。葆光子读《北史》,发现陆法和在梁时,率领军队把侯景部将任约抵御在江上,说,“对方的龙正睡觉,不动,我军的龙非常活跃”,于是就大举进攻,杀得敌军大败,并且生擒了任约。这就说明,军阵之上,一定是龙与龙先斗。常山的龙死了,莫不是王师大捷,安重荣掉脑袋的先兆?黄巢在陈州战败,李克用摆脱梁王之难,都是在雨大雷厉的情况下发生的。

    ----------------------------------------

    梦青衣

    孟蜀主母后之宫有卫圣神龙堂,亦尝修饰严洁。盖即世俗之家神也。一旦别欲广其殿宇,因昼寝,梦一青衣谓后曰:“今神龙意欲出宫外居止,宜于寺观中安排可也。”后欲从之,而子未许。后又梦见青衣重请,因选昭觉寺廊庑间,特建一庙。土木既就,绘事云毕,遂宣教坊乐。自宫中引出,奏送神曲;归新庙中,奏迎神曲。其日玄云四合,大风振起,及神归位,雨即滂沱。或曰:“卫圣神龙出离宫殿,是不祥也。”逾年,国亡灭而去,土地归庙中矣。(出《野人闲话》)

    【译文】

    孟蜀主母后的宫中,有一个“卫圣神龙堂”。这个卫圣神龙堂也同样修饰得庄严整洁。大概这就是世俗间的“家神”。有一天她想另外扩建殿宇,于是就在白天睡觉的时候做了一个梦,梦见一位婢女对她说:“现在神龙想要到宫外去住,可以安排到寺观之中。”她想照梦中婢女说的去做,但儿子不让。后来她又梦见婢女重新向她请求,就选了昭觉寺的厢房之间,在那里特盖了一座庙。建成之后,她就宣来教坊里的乐工。从宫中把“卫圣神龙”引出的时候,奏《送神曲》;送到新庙时,奏《迎神曲》。那天黑云四布,大风四起,等到神龙归位,大雨就瓢泼般浇下来。有的人说:“卫圣神龙出离宫殿,这是不祥之兆。”过了年,国家亡灭,神龙也遁去,土地归庙中所有了。

    ----------------------------------------

    蛟

    汉武白蛟

    汉武帝恒以季秋之月,泛灵溢之舟于琳池之上,穷夜达昼。于季台之下,以香金为钩,缩丝纶,以舟鲤为饵,不逾旬曰,钓一白蛟长三四丈,若龙而无鳞甲。帝曰:“非龙也。”于是付太官为鲜。而肉紫青,脆美无伦。诏赐臣下,以为神感所获。后竟不得。(出《王子年拾遗记》)

    【译文】

    汉武帝经常在九月的时候,坐上一只小船在琳池上漂荡,不分昼夜。他在季台之下,用香金做成钓鱼的钩,拴上吊丝,用船上带来的鲤鱼为饵,没过十天,钓上来一条三四丈长的白蛟。白蛟象龙,但是没有鳞甲。汉武帝说:“这不是龙。”于是就交给太官加工成食品。白蛟的肉是紫青色的,又香又脆,鲜美无比。汉武帝让赐给臣下们分享,臣下都认为这是神灵感知所得到的。以后再也没得到过。

    ----------------------------------------

    浔阳桥

    浔阳城东门通大桥,常有蛟为百姓害。董奉疏符沉水中,少日,见一蛟死浮出。(出《浔阳记》)

    【译文】

    浔阳城的东门通向一座大桥,大桥下常常有蛟为害百姓。董奉书写一道符沉到水里不几天,就有一条死蛟浮在水面上。

    ----------------------------------------

    王述

    吴大帝赤乌三年七月,有王述者采药于天台山。时热,息于石桥下,临溪饮。忽见溪中有一小青衣长尺余,执一青衣(“衣”字原阙,据明抄本补)乘赤鲤鱼,径入云中,渐渐不见。述良久登峻岩四望,见海上风云起,顷刻雷电交鸣,俄然将至。述惧,伏于虚树中。见牵一物如布,而色如漆,不知所适。及天霁,又见所乘之赤鲤小童,还入溪中,乃黑蛟耳。(出《三吴记》)

    【译文】

    吴大帝赤乌三年七月,有一个叫王述的人在天台山采药。当时天气很热,他在一座石桥下休息。他到溪边饮水,忽然发现溪水中有一位一尺多高的小婢女,手里拿着一件青衣,乘坐着一条赤色鲤鱼,直接飞进云中,渐渐看不见了。王述急忙登上高处向四处观望了好久。他望见海上风云骤起,顷刻间雷电轰鸣,马上就要来雨。王述心中害怕,趴在一棵空树里,看见那小青衣手里扯着一件颜色如漆,样子象布的东西,不知到哪儿去了。等到天晴,他又看到骑着赤鲤的小孩回到溪中,原来是一条黑蛟。

    ----------------------------------------

    王植

    王植,新赣人也。乘舟过襄江。时晚日远眺,谓友朱寿曰:“此中昔楚昭王获萍实之处,仲尼言童谣之应也。”寿曰:“他人以童谣为偶然,而圣人必知之。”言讫,见二人自岸下。青衣持芦杖谓植曰:“卿来何自?”植曰:“自新赣而至于此尔。”二人曰:“观君皆儒士也,习何典教?”植、寿曰,各习诗礼。二人且笑曰:“尼父云:‘子不语神怪’。又云:‘敬鬼神而远之’。何也?”寿曰:“夫子圣人也,不言神怪者。恐惑典教。又言‘敬鬼神而远之’者。以戒彝伦,其意在奉宗之孝。”二人曰:“善。”又曰:“卿信乎?”曰;“然。”二人曰:“我实非鬼神,又非人类。今日偶与卿谈,乃天使也。又谓植曰:“明日此岸有李环、戴政,俱商徒,以利剥万民,所贪未已。上帝恶,欲惩其罪于三日内。卿无此泊。慎之。”言讫,没于江。寿、植但惊异之,未明何怪也。及明,植谓寿曰:“有此之不祥,可移于远矣。”乃牵舟于上流五有余步。缆讫,见十余大舟自上流而至,果泊于植木处。植曰:“可便详问其故,要知姓字。”于是寿杖策而问之。二商姓字,果如其所言。寿心惊曰:“事定矣。”乃谓植曰:“夫阴晦之间,恶人之不善,今夕方信之矣。”植曰:“夫言幽明者,以幽有神而神之明,奈何不信乎?”时晋恭帝元熙元年七月也。八日至十日,果有大风雷雨。而二商一时沉溺。植初闻二人之言,私告于人。及是共观者有数百人。内有耿谭者年七十,素谙土事,谓植曰:“此中有二蛟如青蛇,长丈余,往往见于波中,时化游于洲渚,然亦不甚伤物。卿所见二人青衣者,恐是此蛟有灵,奉上帝之命也。”(出《九江记》)

    【译文】

    王植,新赣人。他坐着船过襄江,当时已近傍晚,他眺望着晚日对朋友朱寿说:“这就是以前楚昭王获得萍实的地方。是孔子说童谣应验的地方。”朱寿说,“别人认为童谣是偶然的,而孔子本人肯定是先知的。”说完,二人发现有两个人从岸上下来。这两个人都穿青色衣服,手持芦杖。他们问王植:“你从哪来?”王植说:“我们是从新赣来的。”那两个人说:“看样子你们俩都是书生,念什么书呢?”王植和朱寿说:“我们读的是《诗》和《礼》。”那两个人笑着说:“孔子说,他不说神怪;又说,敬鬼神而远之,为什么呢?”朱寿说:“孔子是圣人。他不说神怪,是恐怕神怪扰惑了典教;他又说敬鬼神而远之,是为了警戒伦理纲常。他的本意在于教导人们奉行宗亲之孝。”那两个人说:“好!”又说:“你信吗?”回答说:“是的。”那两个人说:“我们其实不是鬼神,也不是人类。今天偶然和你们交谈,是上天让我们这样做的。”他们又对王植说:“明天有两个人来,一个叫李环,一个叫戴政,都是做买卖的,以获利剥削万民,贪得无厌,上帝讨厌他们,想要在三天之内惩办他们的罪行。你们不要在这停船了。千万记住!”说完两个人没入江中。朱寿、王植深感惊异,不知道这是什么鬼怪。到了天亮,王植对朱寿说:“有这种不吉祥的事,咱们还是早点把船弄得远远的吧。”就把船撑到上游五百多步的地方。拴住船以后,就有十几条大船从上流到来,果然停在王植和朱寿原先停船的地方。王植说:“现在就可以去详细问问,一定要知道他们的姓名。”于是朱寿就过去打听。果然是两个商人,他们的姓名果然象那两个人说的一样。朱寿心里吃惊地说:“这事肯定了!”于是他对王植说:“那阴间也厌恶不行善的人,今天我才相信了!”王植说:“所谓‘幽明’,就是因为幽中有神而神自明,为什么不信呢?”当时是晋恭帝元熙元年七月。八日到十日,果然有一场大风暴雨,两个商人同时溺水而死。王植刚听到那两个人说的时候,私下告诉了一些人。等到出事的时候,来看的一共有好几百人。其中有一个叫耿谭的,已经七十岁,平素熟知本地的事情。他对王植说:“这里边有两条很象青蛇的蛟,都一丈多长,常常出现在水波之中,也时常变化成人游览洲渚,但是也不怎么伤害东西。你看到的那两个穿青衣的人,恐怕就是这两条蛟有灵,奉上帝的命令而做的。”

    ----------------------------------------

    陆社儿

    陆社儿者,江夏民,常种稻于江际。夜归,路逢一女子,甚有容质。谓社儿曰:“我昨自县前来,今欲归浦里,愿投君宿。”然辞色甚有忧容。社儿不得已,同归,闭室共寝。未几,便闻暴风震雷明照。社儿但觉此女惊惶,制之不止。须臾雷震,只在帘前。社儿寝室,有物突开。乘电光,见一大毛手拿此女去。社儿仆地,绝而复苏。及明,邻里异而问之。社儿告以女子投宿之事。少顷,乡人有渡江来者,云,此去九里,有大蛟龙无首,长百余丈,血流注地,盘泊数亩。有千万禽鸟,临而噪之也。(出《九江记》)

    【译文】

    陆社儿,是江夏的普通百姓。他平常在江边种稻。有一天夜里归来,路遇一位女子。这女子很有几分姿色,她对陆社儿说:“我昨天从县前来,今天想要回浦里,想到你家住一宿。”但是她说话时神色忧伤。陈社儿不得已,就和她一块回到家里,关门共寝。没过多大一会儿,就听到暴风急雨袭来,电闪雷鸣。陆社儿只觉得此女子惊惧,却不能制止。须臾之间,一声惊雷大震,有一个什么东西打开了陆社儿的寝室。趁着电光,他看见有一只毛茸茸的大手将那女子捉拿而去。陆社儿吓得倒地昏死过去,好长时间才醒过来。等到天明,邻里感到奇怪就来问他。陆社儿就把女子投宿的事告诉他们。少过了一会儿,有渡江来的乡里人说,离北九里的地方,有一条大蛟龙没有头,一百多丈长,血流满地,盘桓践踏了好几亩地,有千万只鸟雀在那里吵闹。

    ----------------------------------------

    长沙女

    长沙有人忘姓名。家江边。有女下渚浣衣,觉身中有异,后不以为患,遂妊身。生三物,皆如虾鱼。女以己所生,甚怜之,著澡盘水中养。经三月,此物遂大,乃是蛟子。各有字,大者为当洪,次者名破阻,小者曰扑岸。天暴雨,三蛟一时俱去,遂失所在。后天欲雨,此物辄来。女亦知其当来,便出望之。蛟子亦出(“出”字原阙。据陈校本补。)头望母,良久复去。经年,此女亡后,三蛟一时俱至墓所哭泣,经日乃去。闻其哭声,状如狗嗥。(出《续搜神记》)

    【译文】

    长沙有一个人,笔者忘了他叫什么名字。他家住江边,有个女儿到江渚洗衣服,觉得身子里有异样的感觉,后来也不觉有什么可担忧的。于是就怀了孕,生下了三个东西,都象虾鱼。因为是自己生的,她特别怜爱它们,把它们放到澡盆里养着。过了三个月,三个东西长大了,原来是蛟子。它们各有名字。大的叫“当洪”,二的叫“破阻”,小的叫“扑岸”。天下暴雨,三蛟全都出去,于是就不知到哪儿去了。后来凡是天要下雨,这三个东西就来。那女子也知道它们要来,就出去看它们。蛟子也探出头来看母亲,很久才离去。过去一年,此女子死了,三蛟同时来到墓地哭泣,整整一天才离去。听它们的哭声象狗嗥。

    ----------------------------------------

    苏颋

    唐苏颋始为乌程尉。暇日,曾与同寮泛舟沿溪,醉后讽咏,因至道矶寺。寺前是雪溪最深处。此水深不可测,中有蛟螭,代为人患。颋乘醉步行,还自骆驼桥,遇桥坏堕水,直至潭底。水中有令人扶尚书出,遂冉冉至水上,颋遂得济。(出《广异记》)

    【译文】

    唐朝的苏颋,当初是乌程尉。有一天闲来无事,和几位同僚泛舟沿溪,船上饮酒,醉后讽咏抒怀,于是就来到道矶寺。寺前是溪的最深处,深不可测,还生有蛟螭。所以这里历代都是乡间的大患。苏颋趁着醉意登岸步行,走到骆驼桥上的时候,恰巧遇上桥坏了,就掉到水里去,直掉到潭底。水里有一个人把他扶了出来。于是他就慢慢来到水面,就得救了。

    ----------------------------------------

    斗蛟

    唐天宝末,歙州牛与蛟斗。初水中蛟杀人及畜等甚众,其牛因饮,为蛟所绕,直入潭底水中,便尔相触。数日牛出,潭水赤。时人谓为蛟死。(出《广异记》)

    【译文】

    唐朝天宝年末,歙州的一头牛与一头蛟相斗。当初水中的这头蛟害死许多人和牲畜。那头牛因为到水边饮水,被蛟缠住,直掉入潭底水中。于是牛和蛟就在水底相斗。几天后牛出来了,潭水变红了,人们说是蛟死了。

    ----------------------------------------

    洪氏女

    歙州祁门县蛟潭。俗传武陵乡有洪氏女,许嫁与鄱阳黎氏。将娶,吉日未定,蛟化为男子。貌如其婿,具礼而娶去。后月余,黎氏始到,知为蛟所娶,遂就蛟穴求之。于路逢其蛟化为人,容貌殊丽,其婿心疑为蛟。视,见蛟窃笑,遂杀之。果复蛟形。又前到蛟穴,见其妻,并一犬在妻之旁。乃取妻及犬以归。始登船,而风雨暴至,木石飞腾,其妻及犬,皆化为蛟而去。其婿为恶风飘到余姚,后数年归焉。其后道人许旌阳又斩蛟于此,仍以板窒其穴。今天清日朗,尚有仿佛见之。(出《歙州图经》)

    【译文】

    歙州祁门县有一个蛟潭。民间相传武陵乡有一个洪氏女,答应嫁给鄱阳的黎氏。将要迎娶,还没有定下吉日的时候,潭里的蛟变成一位男子,相貌和洪氏女的女婿一样。放下了聘礼把洪氏女娶了去。一个多月以后黎氏才到,知道洪氏女是被蛟娶去了,就到蛟洞中去找她。在路上遇到了蛟变的人,相貌美得出奇,那女婿怀疑他就是蛟。仔细看,见蛟偷偷地笑,于是就把他杀了,果然现出了蛟的原形。那女婿又往前走,来到蛟洞见到妻子,妻子的身边还有一条狗。他就领妻子和狗往回走。刚上船,风雨突然来临,飞沙走石,他的妻子和那条狗,都变成蛟而离去。他被大风飘到了余姚,几年后才回来。这以后有个叫许旌阳的道人又在这里斩杀过一头蛟,还用木板堵了它的洞。现在,如果天清日朗,仿佛还可以看见。

    ----------------------------------------

    洪贞

    鸡笼山在婺源县南九十五里,高一百六十丈,回环一十五里九十步,形如鸡笼焉。唐开元中,有蛟龙变为道人,歙人洪贞以弟子之礼师之。道流将卜居,寻诸名山。到黄山,贞问此山何如,道流曰:“确而寒。”次到飞布山,又问之。道流曰:“高而无辅。”到此山,又问之。道流曰:“此山宜葬。葬者可致侯王。不然,即出妖怪而已。”贞问其所以,而不之告。道流于室中寝,贞入,但见蛟龙,由是候睡觉而辞归。道流遂入鄱阳而去。贞归,迁其父于此山。后二年,鄱阳洪水大发,漂荡数千家。贞本好道,常焚香持念,颇有方术。居于祁南之回玉乡,乡人遂称其变现神通,将图非望。潜署百官,州中豪杰皆应之。后州发兵就捕,获数十人,而贞竟不知所在。(出《述异记》。陈校本作出《婺州图经》)

    【译文】

    鸡笼山在婺源县南九十五里,高一百六十丈,回环一十五里九十步,样子就象个鸡笼。唐朝开元年间,有一条蛟龙变成一个道人,歙县人洪贞以弟子之礼,拜他为师。道人要选择地方居住,到各名山寻找。来到黄山,洪贞问道:“这山怎么样?”道人说:“这个地方贫瘠而且寒冷。”来到飞布山,洪贞又问,道人说:“这个地方地势太高,孤立周围无山辅助它。”到了这座鸡龙山,洪贞还问,道人说:“这里最适合做墓地。把人葬在这里,他的子孙可以成为王侯。不然的话,就出妖怪。”洪贞问这是为什么,道人不告诉他。道人在屋里睡觉,洪贞进屋,见到的是一条睡蛟。因此,等到道人睡醒,洪贞告辞归来。道人就到鄱阳那边去了。洪贞回到家里,把他父亲的坟迁到鸡笼山。二年,鄱阳发大水,淹了几千家居民。洪贞本来就喜欢道教,常常烧香念经。他很有方术。他住在祁南的回玉乡,乡里的人就说他善于变化,很有神通,说他将来能做大事。他暗中委任文武百官,州中的豪杰都响应。后来州官发兵来捉拿这些反叛,捉到了好几十人,而洪贞却不知到哪儿去了。

    ----------------------------------------

    老蛟

    苏州武丘寺山,世言吴王阖闾陵。有石穴,出于岩下,若嵌凿状。中有水,深不可测。或言秦王凿取剑之所。唐永泰中,有少年经过,见一美女,在水中浴。问少年同戏否,因前牵拽。少年遂解衣而入,因溺死。数日,尸方浮出,而身尽干枯。其下必是老蛟潜窟,媚人以吮血故也。其同行者述其状云。(出《通幽记》)

    【译文】

    苏州的武丘寺山,世人传说是吴王阖闾的陵墓。山下有一个洞穴,从岸石中出来、样子象凿出来的。其中有水,深不可测。有人说这是秦始皇凿取宝剑的地方。唐朝永泰年中,有一位年轻人从这里经过,看见一位美丽的少女在水中洗澡。少女问年轻人愿不愿意和她一块玩水,说着就上来拽他,于是他就脱掉衣服下去了。他就淹死了。过了几天尸体才浮上来。人们一看,这具尸体已经干枯,那下面一定是老蛟潜藏着的洞穴,是先媚人后吸血造成的。这是那个年轻人的同行者讲述的。

    ----------------------------------------

    武休潭

    王蜀先主时,修斜谷阁道,凤州衙将白(忘其名)。掌其事焉。至武休潭,见一妇人浮水而来,意其溺者,命仆夫钩至岸滨。忽化为大蛇,没于潭中。白公以为不祥,因而致疾。愚为诵岑参《招北客赋》云:“瞿塘之东,下有千岁老蛟。化为妇人,炫服靓妆,游于水滨。”白公闻之,方悟蛟也,厥疾寻瘳。又内官宋愈昭,自言于柳州江岸,为二三女人所招,里民叫而止之,亦蛟也。岑赋所言,斯足为证。(出《北梦琐言》)

    【译文】

    王蜀先主那时候,修建斜谷阁道,凤州的一位衙将白某掌管这件事情。修到武休潭,看见有一位妇人从水上漂来,以为她是落水被淹,白某就让人把她用钩子勾到岸上来。不料,那妇人忽然变成一条大蛇,没入潭水之中。白公以为这是不祥之兆,因而就病倒了。我给他读岑参的《招北客赋》说:“瞿塘之东,下有千岁老蛟。老蛟变成妇人,衣服美丽,打扮漂亮,游于水滨。”白公听了,才恍然大悟,原来自己遇上的不是蛇而是蛟,他的病不久便好了。另外,内官宋愈昭,他自己说有一次他在柳州江岸,有两三个女人招唤他,当地的居民呼唤制止他过去,那也是蛟。岑参的赋里讲的,是可以为证。

    ----------------------------------------

    伐蛟

    《月令》:“季秋伐蛟取鼍,以明蛟可伐而龙不可触也。”蛟之为物,不识其形状。非有鳞鬣四足乎?或曰,虬蜧蛟蝹,状如蛇也。南僧说蛟之形,如马蟥,即水蛭也,涎沫腥粘,掉尾缠人,而噬其血。蜀人号为“马绊蛇”。头如猫鼠,有一点白,汉州古城潭内马绊蛇,往往害人。乡里募勇者伐之,身涂药,游泳于潭底,蛟乃跃于沙汭,蟠蜿力困,里灌噪以助,竟毙之。(出《北梦琐言》)

    【译文】

    《月令》里说:“九月杀蛟捕鳄,以说明蛟可以杀伐而龙不可触动。”蛟这种东西,不知道它是什么样子。没有鳞、鬣和四条腿吗?有的人说,虬、蜧、蛟、蝹,样子和蛇差不多。南方的和尚说,蛟的样子象马蟥,就是水蛭,一身又腥又粘的涎沫,掉过尾巴来缠住人吸人的血。蜀人称它为“马绊蛇”,说它的头象猫和老鼠,有一个白点儿。汉州古城潭内的一条马绊蛇,往往害人。乡里招募勇敢的人杀它。那人身上涂了药,潜水到潭底,把蛟逼到沙滩上,乡里人欢呼着跑上去相助,到底把它整死了。穿越小说 www.kk169.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太平广记》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太平广记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太平广记》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