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卷第四百二十四 龙七

穿越小说推荐各位书友阅读:太平广记正文 卷第四百二十四 龙七
(穿越小说 www.kk169.com)    阎浮龙 吴山人 白将军 温媪 柳子华 斑石 张公洞 五台山池 张老 费鸡师</p>

    汾水老姥 李宣 濛阳湫 盐井龙 尹皓</p>

    ----------------------------------------</p>

    阎浮龙</p>

    龙在阎浮提者五十七亿。龙于翟陁尼不降浊水。西洲人食浊则夭。单越人恶冷风,龙不发冷。于弗姿提洲,不作雷声,不起电光。东洲恶之也。其雷声,兜率天作歌颂音,阎浮提作海潮音。其雨,兜率天上雨摩尼,获世城雨美膳。海中注雨不绝如连。阿修中雨罗丘伏,(《酉阳杂俎》三“阿修中雨罗丘伏”句作“阿修罗中雨兵仗”,此有倒讹)阎浮提中雨清浮水。(出《酉阳杂俎》)</p>

    【译文】</p>

    在阎浮提的龙共有五十七亿。在翟陁尼的龙不往地上降污浊的水。西洲人食用了污浊的水就夭亡。单越人厌恶冷风,龙就不发冷。在弗姿提洲,龙不作雷声,不起电光。而这些都是东洲厌恶的。那雷声,兜率天作歌颂的声音,阎浮提作海潮的声音;那雨,兜率天上下的是摩尼,获世城下的是好饭菜。海中下雨不止,雨水象连到了一起。阿修中下罗丘伏;阎浮提中下清浮水。</p>

    ----------------------------------------</p>

    吴山人</p>

    陇州吴山县,有一人乘白马夜行,凡县人皆梦之。语曰:“我欲移居,暂假尔牛。”言讫即过。其夕,数百家牛,及明,皆被体汗流如水。于县南山曲出一湫,方圆百余步。里人以此湫因牛而迁,谓之“特牛湫”也。(出《独异志》)</p>

    【译文】</p>

    陇州吴山县,有一个人骑着一匹白马夜间走路,全县的人都梦到了他。他说:“我想要搬家,暂时借你们的牛用一下。”说完他就走了。那天夜里,好几百家的牛,到天明一看,全都一身大汗。在县南山弯处出现了一个方圆一百多步的大水池。乡里人因为这个水池是用牛迁来的,就叫它“特牛池”。</p>

    ----------------------------------------</p>

    白将军</p>

    僧元可言,近传有白将军者尝于曲江洗马,马忽跳出惊走。前足有物,色白如衣带,萦绕数匝,遽令解之。血流数升。白异之,遂封纸帖中,藏于衣箱。一日,送客至浐水,出示诸客。客曰:“盍以水试之?”白以剑划地成窍,置虫于中,沃盥其上。少顷,虫蠕而长,窍中泉涌。倏忽自盘若一席,有黑气如香烟,径出檐外。众惧曰:“必龙也。”遂急归。未数里,风雨骤至,大震数声。(出《酉阳杂俎》)</p>

    【译文】</p>

    和尚元可说,近来传闻,有一个被人们称作白将军的人曾经在曲江洗马,那马忽然就跳出去惊跑了。马的前腿上有个东西,白色,象衣带,在马腿上缠了好几圈儿。白将军急忙让人把马腿上的那个东西解下来。马流了几升血。白将军感到奇怪,就把那个带状的虫子封到纸帖里,装进箱子。有一天,送客来到浐水,白将军把那虫拿出来让客人观看。客人说:“为何不用水试它一下?”白将军就用剑在地上挖了一个坑,把那虫子放到里边,再用水浇它。不一会儿,那虫开始蠕动,而且长长了。坑里头泉水涌动。忽然那虫自己盘起来,象一个坐席那么大,有黑气冒出来,象香烟袅袅,径直飘出檐外。大伙恐惧地说:“这一定是龙!”于是就急忙回来。没走几里,风雨骤然袭来。</p>

    ----------------------------------------</p>

    温媪</p>

    温媪者,即康州悦城县孀妇也,绩布为业。尝于野岸拾菜,见沙草中有五卵,遂收归,置绩筐中。不数日,忽见五小蛇,壳一斑四青。遂送于江次,固无意望报也。媪常濯浣于江边。忽一日,见鱼在水跳跃,戏于媪前。自尔为常,渐有知者。乡里咸为龙之母,敬而事之,或询以灾福。亦言多徵应。自是媪亦渐丰足。朝廷知之,遣使徵入京师。至全义岭,有疾,却返悦城而卒。乡里共葬之江东岸。忽一夕,天地晦暝,风雨随作。及明,移其冢于西,而草木悉于西岸。(出《岭表录异》)</p>

    【译文】</p>

    温媪是康州悦城县的一个寡妇,以织布为业。有一天她到野外江边拾菜,发现沙草中有五只鸟蛋,就捡了回来,放到织布用的筐子里。不几天,忽然出现五条小蛇,一条花的,四条青的。于是她就把它们送到江边去了。本来无意让它们回报什么。她常常在江边洗衣服。忽然有一天,她发现鱼在水里跳跃,在她面前做游戏。从此以后经常有这样的事。渐渐有人知道了,乡里人都认为她是龙的母亲,对她特别尊敬。有的人向她询问祸福吉凶,她说得也多半都很应验。从此她也渐渐富足起来。朝廷知道了,派人把她召到京里,走到全义岭,她病了,就回到悦城县而病死。乡里人一起把她葬到江的东岸。忽然有一天晚上,天地昏黑,风雨大作。等到天明,见她的坟已由江东挪到江西,而且草木也全都挪在西岸。</p>

    ----------------------------------------</p>

    柳子华</p>

    柳子华,唐时为城都令。一旦方午,忽有犊车一乘,前后女骑导从径入厅事。使一介告柳云:“龙女且来矣。”俄而下车,左右扶卫升阶,与子华相见。云:“宿命与君合为匹偶。”因止。命酒乐极欢,成礼而去。自是往复为常,远近咸知之。子华罢秩,不知所之。俗云:“入龙宫,得水仙矣。”(原阙出处,明抄本作“出《剧谈录》”)</p>

    【译文】</p>

    柳子华唐朝时做城都县令。有一天正午,忽然有一辆牛车,前后有骑马的女子引导来到厅堂上。有一位女子上前告诉柳子华说:“龙女将要来到。”不久,龙女下了车,由左右搀扶卫护着走上台阶来,与柳子华相见。她说:“命中注定我和你要结成夫妇。”于是就住下了。柳子华命人准备酒席、乐队,举行婚礼之后,龙女才离去。从此她常来常往。远近的人们全都知道。柳子华罢官以后,谁也不知他到哪儿去了。一般人都说他去了龙宫,成为水仙了。</p>

    ----------------------------------------</p>

    斑石</p>

    京邑有一士子,因山行,拾得一石子。青赤斑斓,大如鸡子。甚异之。置巾箱中五六年。因与婴儿弄,遂失之。数日,昼忽风雨暝晦,庭前树下,降水不绝如瀑布状。人咸异其故。风雨息,树下忽见此石已破,中如鸡卵出壳焉。乃知为龙子也。(出《原化记》)</p>

    【译文】</p>

    京城里有一位士人,顺着山走路,捡到了一块石子。这块石子斑斓多彩,有鸡蛋那么大。这人觉得很奇怪,就把它放到衣箱里,一放就是五六年。后来,由于他拿出来给孩子玩,就丢失了。几天后,大白天就忽然间风雨大作,天地昏黑,院子里的一棵树下,降水不绝就象瀑布一样。人们都感到惊异,不知是什么原因。风雨停息之后,忽然发现那块石子就在那树下,但石子已破,里边就象小鸡出壳一样。这才知道是龙子。</p>

    ----------------------------------------</p>

    张公洞</p>

    义兴县山水秀绝,张公洞尤奇丽。里人云,张道陵修行之所也。中有洞壑,众未敢入。土氓姚生习道,挈杖瓶火,负囊以入。约行数百步,渐渐明朗,云树依稀。近通步武,又十余里,见二道士对弈。曰:“何人?焉得来此?”具言始末。曰:“大志之士也。”姚生馁甚,因求食。旁有青泥数斗(“斗”原作“十”,据明抄本改),道士指曰:“可食此。”试探咀嚼,觉芳馨,食之遂饱。道士曰:“尔可去,慎勿语世人。”再拜而返,密怀其余。以访市肆,偶胡贾见。惊曰:“此龙食也。何方而得?”乃述其事。俱往寻之,但黑巨穴,不复有路。青泥出外,已硬如石,不可复食。(出《逸史》)</p>

    【译文】</p>

    义兴县山水秀丽卓绝,张公洞尤其秀美奇异。当地人说,这就是张道陵修行的地方。这里边有一个山洞,众人谁也不敢进去。有个姓姚的当地人知道道路,拿着棍子,带着火把,背着行囊进去了。大约走了几百步,渐渐地明朗起来,依稀能望见云和树木。走近之后,发现自己走上了一条别人走过的小路。又走了十几里,他看到两个道士正在下棋。道士问:“你是谁?你是怎么进来的?”他从头到尾详细说了一遍。道士说:“这还是个有大志的人呢!”姓姚的饿得厉害,就向道士要吃的。旁边有几斗青泥。道士指着青泥说:“可以吃这个。”他试探着尝了尝,觉得挺香,就吃,就饱了。道士说,“你可以走了。千万不要告诉别人。”姓姚的再拜而返,偷偷把吃剩的青泥揣了回来。他带着这些青泥在市肆间寻访,偶然被一个作买卖的胡人看见了,胡人吃惊地说:“这是龙的食物,是从哪弄来的?”他就把事情告诉了胡人。胡人和他一块来寻找,一看,那里只有一个黑黑的大洞,不再有路。青泥拿到外边来已象石头那么硬。不能再吃。</p>

    ----------------------------------------</p>

    五台山池</p>

    五台山北台下有龙池约二亩有余。佛经云,禁五百毒龙之所,每至亭午,昏雾暂开,比丘及净行居士方可一睹。比丘尼及女子近,即雷电风雨时大作。如近池,必为毒气所吸,逡巡而没。(出《传奇》,明抄本作“出《传载》”)</p>

    【译文】</p>

    五台山北台下有一个二亩多地的龙池。佛经上说,这是关押五百毒龙的地方。每天到了正午,昏暗的池雾暂时散开,和尚和品行高洁的居士才能看一眼。如果尼姑和女人走近,雷电风雨立时就大作。如果走近池边,一定会被毒气吸到池子里,慢慢沉下去。</p>

    ----------------------------------------</p>

    张老</p>

    荆湘有僧寺背山近水,水中有龙。时或雷风大作,损坏树木。寺中有掸钟张老者,术士也。而僧不知。张老恶此龙损物,欲禁杀之,密为法。此龙已知,化为人,潜告僧曰:“某实龙也,住此水多年。或因出,风雨损物,为张老所禁,性命危急,非和尚救之不可。倘救其命,奉一宝珠,以伸报答。某即移于别处。”僧诺之。夜唤张老,求释之。张老曰:“和尚莫受此龙献珠否?此龙甚穷,唯有此珠,性又吝恶。今若受珠,他时悔无及。”僧不之信。曰:“君但为我放之。”张老不得已,乃放。龙夜后送珠于僧,而移出潭水。张老亦辞僧去。后数日,忽大雷雨,坏此僧舍,夺其珠。果如张老之言。(出《原化记》)</p>

    【译文】</p>

    荆湘有一座僧寺背山近水,水中有一条龙。这条龙时常兴大风下暴雨,毁坏树木。寺中有一个撞钟的张老头,他是一位术士,而和尚并不知道。张老厌恶这条龙祸害东西,就想要把它拘禁起来杀死它。他暗中做法,这条龙已经知道。龙变成人,偷偷地告诉和尚说:“我是一条龙,住在这水中已经多年了。或许因为我出去的时候,风雨损坏了东西,被张老看禁起来了。我的性命危急,除了你谁也救不了我。如果你能救我一命,我给你一颗宝珠以示报答。我立即就搬到别的地方去。”和尚答应了。夜间喊来张老,求他把龙放掉。张老说:“你不要龙给你的那颗珠子行不行?这条龙特别穷,只有这颗珠子,它的性情又是吝啬凶恶的,现在要是要了他的珠子,以后后悔就来不及了。”和尚不相信他说的,说:“你只管为我放了它吧!”张老不得已,就放了。龙这一夜之后送珠子给和尚,从此搬移别处。张老也辞别和尚走了。几日后,忽然一阵大雷雨,毁坏了和尚的僧舍,夺回那宝珠。果然象张老说的那样。</p>

    ----------------------------------------</p>

    费鸡师</p>

    蜀川有一费鸡师者,善知将来之事,而亦能为人禳救。多在邛州。蜀人皆神之。时有一僧言,往者双流县保唐寺,寺有张二师者,因巡行僧房,见有空院,将欲住持,率家人扫洒之际,于柱上得一小瓶子。二师观之,见一蛇在瓶内。覆瓶出之,约长一尺,文彩斑驳,五色备具。以杖触之,随手而长。众悉惊异。二师令一物挟之,送于寺外。当携掇之际,随触随大,以至丈余,如屋椽矣。二人担之方举,送者愈惧,观者随而益多。距寺约二三里,所在撼动之时,增长不已。众益惧,遂击伤,至于死。明日,此寺院中有虹蟪,亭午时下寺中。僧有事至临邛,见鸡师说之。鸡师曰:“杀龙女矣!张二师与汝寺之僧徒。皆当死乎!”后卒如其言。他应验不可胜记。竟不知是何(“何”字原阙。据陈校本补)术。韦绚长足为杜元颖从事,其弟妹皆识费师。于京中已悉知有此事。自到,即询访鸡师之术。凡有病者来告,鸡师发即抱一鸡而往。及其门,乃持咒其鸡,令入内,抵病者之所。鸡入而死,病者差。鸡出则病者不起矣。时人遂号为“费鸡师”。又以石子置病者腹上,作法结印,其石子断者,其人亦不起也。又能书符,先焚符为灰,和汤水,与人吞之,俄复吐出,其符宛然如不烧。又云,城南建昌桥下,其南岸先有龙窟,岁常损人。至有连马而溺者,如有攫拿于水。当韦皋时,前后运石,凡几万数。顷之,石复失焉。后命道士投简于内,以土筑之,方满。自此之后,龙窟移于建昌寺佛殿下,与西廊龙井通焉。而建昌桥下,往往损人而不甚也。询问吏卒,往时人马溺于其间,良久尸浮皆白,其血被吮吸已尽,而尸乃出焉。(出《戎幕闲谈》)</p>

    【译文】</p>

    蜀川有一个被人所称为“费鸡师”的人,善于预知将来的事,而且也能为人祭祀作法进行解救。他多半住在邛州,蜀人都把他当成神。当时有一个和尚说,以前双流县有一座保唐寺,寺里头有一个叫张二师的人,因为巡行僧房,见到有所空院落,将要住进去。张二师率领家人洒扫这个院子的时候,在一根柱子上拾到了一个小瓶子。张二师一看,见瓶中装有一条小蛇。张二师把蛇从瓶子里倒出来。那蛇大约有一尺来长,文彩斑驳,五色俱全。他用木棍触动它,它随着他的触动而长大。大家都感到惊异。张二师让人用一种东西挟制它,把它送到寺外去。当摆弄它的时候,它随触随大,以至于长到一丈多长,赶上一根椽子了。两个人抬才能把它抬起来。往外送的人更加害怕。围观的人也越来越多。离寺二三里的地方,它随着那撼动,不停地增长。众人更加惧怕,就把它打伤,以至于打死。第二天,有一道彩虹于正午时分下到寺中。这个和尚因事来到邛州,就把这件事对费鸡师讲了。费鸡师说:“杀死龙女了!张二师和你们寺中的和尚们都得死啊!”后来,终于象他说的那样都死了。他应验的事情数不胜数,却不知是什么法术。韦徇的大哥做杜元颖的从事,他的弟弟妹妹都认识费鸡师,在京中已经全都知道有此事。杜元颖自从到任,就询访费鸡师的法术。凡是有病的来告知费鸡师,费鸡师就抱着一只鸡前往。到了门口,他抱着鸡念咒,让鸡进去。到了病人住的地方,鸡就死了,病人就能痊愈;如果鸡进而复出,那么有病的人就永远起不来了。当时人们因此叫他“费鸡师”。他又把石子放到病人的肚子上,作法念咒,那石子断了的,那人也就没救了。又能写符。先把符烧成灰,和以汤水,让病人吞下,不一会儿又吐出来,那符竟然象没烧过一样。又说,城南建昌桥下,它的南岸以前有龙窟,一年一年常常害人。甚至有连人带马一块掉进去淹死的,好象被人捉拿到水里去似的。在韦皋那时候,先后一共运来几万块石头,顷刻之间,石头又全都没了。后来让道士把一封书简投进去,然后象筑墙那样把土倒进去,这才填满。从此之后,龙窟挪到建昌寺佛殿下边,与西廊的龙井相通了。而建昌桥下,往往有人受害,但是不严重。听吏卒说,以前人和马被淹在水里,很长时间才能浮上尸体来,尸体全都很白。血被吸吮已尽,尸体才能浮上来。</p>

    ----------------------------------------</p>

    汾水老姥</p>

    汾水边有一老姥获一赤鲤,颜色异常,不与众鱼同。既携归,老姥怜惜,且奇之。凿一小池,汲水养之。经月余后,忽见云雾兴起,其赤鲤即腾跃,逡巡之间,乃渐升霄汉,其水池即竭。至夜,又复来如故。人见之者甚惊讶,以为妖怪。老姥恐为祸,颇追悔焉。遂亲至小池边祷祝曰:“我本惜尔命,容尔生,反欲祸我耶?”言才绝,其赤鲤跃起,云从风至,即入汾水。唯空中遗下一珠,如弹丸,光晶射人。其老姥得之,众人不敢取。后五年,老姥长子患风,病渐笃,医莫能疗,老姥甚伤。忽意取是珠,以召良医。其珠忽化为一丸丹。老姥曰:“此赤鲤遗我,以救我子,答我之惠也。”遂与子服之,其病寻愈。(出《潇湘录》)</p>

    【译文】</p>

    汾水边有一位老太太弄到一条红色鲤鱼,颜色异常,不与众鱼相同。把这条鱼拿回家之后,老太太可怜它,又觉得它挺怪,就挖了一个小水池,放上水把它养起来。经过一个多月之后,忽然发现那水池云雾兴起,那鲤鱼就在里边腾跃,转眼之间,就渐渐升入云天。那水池就干了。到了晚上它就又回来了,和原先一样。看到的人都很惊讶,以为是妖怪。老太太怕它作祸,特别后悔。于是她就亲自到小池边祷告说:“我本来怜惜你的性命,容许你活下来,你反倒想要祸害我吗?”话才说完,那鲤鱼就跳起来,云跟着风来,就投到汾水里去了。只从空中丢下来一颗珍珠,弹丸那么大,晶莹光亮,耀眼夺目。那老太太得了。别人不敢动。五年后,老太太的大儿子得了风病,病情越来越重,谁也治不好。老太太特别伤心,忽然想用那颗珠子招聘名医。一看,那珠子已变成一粒丹药。老太太说:“这是鲤鱼送给我,用来救我儿子,报答我的恩惠的。”于是就给儿子吃下去,果然不久就好了。</p>

    ----------------------------------------</p>

    李宣</p>

    李宣宰阳县,县左有潭,传有龙居,而鳞物尤美。李之子惰学,爱钓术,日住潭上。一旦龙见,满潭火发,如舒锦被。李子褫魄,委竿而走。盖钓术多以煎燕为饵,果发龙之嗜欲也。(出《北梦琐言》)</p>

    【译文】</p>

    李宣在阳县做县令,县左边有个水潭,传说有龙住在里边,而且鳞角特别好看。李宣的儿子学业上很懒惰,喜欢钓术,一天到晚呆在潭上。有一天龙果然出现了,满潭着起火来,就象展开的锦被。李宣的儿子吓得魂飞魄散,扔掉钓竿就跑。大概钓术都是以前燕为饵,果然诱发了龙的嗜欲。</p>

    ----------------------------------------</p>

    濛阳湫</p>

    彭州濛阳县界,地名清流,有一湫。乡俗云,此湫龙与西山慈母池龙为昏,每岁一会。新繁人王睿乃博物者,多所辨正。尝鄙之。(“尝鄙之”原作“当鄙”,据《北梦琐言》[云自在龛丛书本]改)秋雨后经过此湫,乃遇西边雷雨冥晦,狂风拔树。王睿絷马障树而避。须臾,雷电之势,止于湫上,倏然而霁,天无纤云。诘彼居人,正符前说也。云安县西有小汤溪。土俗云,此溪龙与云安溪龙为亲。此乃不经之谈也。或一日,风雷自小汤溪,循蜀江中而下(“下”原作“不”,据陈校本改),至云安县。云物回薄,入溪中,疾电狂霆诚可畏。有柳毅洞庭之事,与此相符。小汤之事自目睹。(明抄本作“出《北梦琐言》”)</p>

    【译文】</p>

    彭州濛阳县境内,一个名叫“清流”的地方,有一个水池。乡里一般人都说,这池里的龙与西山慈母池里的龙是夫妻,每年会一次面。新繁人王睿是个能辨识许多事物的人,经他辨别而得出正确结论的事情有许多。他曾经对上述说法看不起。有一回一场秋雨之后,他路过这个水池,竟然遇上西边雷雨昏暗,狂风拔树。他把马拴到一棵树上避雨。不多时,雷电在池上停止,倏然间雨住天晴,万里无云。问那些住在本地的人这是怎么回事,说法与前边说的正好相符。云安县西有个小汤溪,当地人说,这溪里的龙与云安溪里的龙是亲戚。这是不合常理的说法。有一天,风雷从小汤溪沿着蜀江而下来到云安县,云中物旋转到溪边长满草丛地方,进入溪中,风雷闪电,实在可怕。有柳毅洞庭传书一事,与此说相符。小汤溪的事是亲眼所见。</p>

    ----------------------------------------</p>

    盐井龙</p>

    王蜀时。夔州大昌盐井水中往往有龙,或白或黄,鳞鬣光明。搅之不动,唯沮(“沮”原作“柤”,据《北梦琐言》改)沫而已。彼人不以为异。近者秭归永济井卤槽,亦有龙蟠,与大昌者无异。识者曰:“龙之为灵瑞也,负图以升天,今乃见于卤中,岂能云行雨施乎?”云安县汉成宫绝顶,有天池深七八丈。其中有物如蜥蜴,长咫尺,五色备具,跃于水面,象小龙也。有高遇者为刺史,诣宫设醮,忽浮出。或问监官李德符曰:“是何祥也?”符曰:“某自生长于此,且未常见汉成池中之物。高既无善政,谄佛侫神,亦已至矣。安可定其是非也?”夷陵清江有狼山潭,其中有龙。土豪李务求祷而事之。往见锦(“江有狼山潭”至“往见锦”二十一字原阙,据明抄本、陈校本补)衾覆水,或浮出大木,横塞水面,号为龙巢。遂州高栋溪潭,每岁龙见,一如狼山之事。(出《北梦琐言》)</p>

    【译文】</p>

    王蜀的时候,夔州大昌的盐井水中往往有龙,有的白,有的黄,鳞和鬣闪闪发光。搅动井里的水,龙也不动,只吐一些白沫而已。那里的人司空见惯,不以为怪。近来秭归县永济井的卤槽子里,也有龙,与大昌盐井里的没什么两样。认识龙的人说:“龙作为一种灵瑞,是为了行云布雨而到天上去的。现在却出现在卤水里,怎么能云行雨施呢?”云安县汉成宫山的最顶上,有一个七八丈深的天池。池中有一种动物象蜥蜴,八寸来长,五色具备,跳动在水面上,象小龙。有一个叫高遇的人做刺史,他来到汉成宫进行祭祀,那东西忽然就浮上水面。有人问监官李德符说:“这是什么征兆呢?”李德符说:“我从小生长在这里,还没见过汉成池中的那种东西。高遇既然没有善政,对佛和神如此谄侫讨好,也已经做到家了,怎么能确定他是对是错呢?”夷陵的清江有一个狼山潭,潭中有一条龙。土豪李务求到潭边祷告,往潭中一看,锦被盖着水面。或者浮出大木头来,横塞在水面上,叫作龙巢。遂州高栋的溪潭,年年都有龙出现,和狼山潭完全一样。</p>

    ----------------------------------------</p>

    尹皓</p>

    朱梁尹皓镇华州。夏将半,出城巡警。时蒲雍各有兵戈相持故也。因下马,于荒地中得一物如石,又如卵。其色青黑,光滑可爱。命左右收之。又行三二十里,见村院佛堂(“堂”字原阙,据明抄本补)。遂置于像前。其夜雷霆大震,猛雨如注,天火烧佛堂,而不损佛像。盖龙卵也。院外柳树数百株,皆倒植之。其卵已失。(出《玉堂闲话》)</p>

    【译文】</p>

    朱梁时尹浩镇守华州。夏季将过去一半。一日,他出城巡警。因为当时蒲雍各有兵戈相持,于是就下马。他在地上捡到一个东西,像石,又像卵。它是青黑色的,光滑可爱。他让左右把它收起来。又走了二三十里,见村院里有佛堂,就把那个像石又像卵的东西放到佛像前。那一夜雷霆大震,暴雨如注,天火烧了佛堂,却没有损坏佛像。大概那是龙卵。院外有数百棵柳树,全都倒过来了。卵已经失去。</p>穿越小说 www.kk169.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太平广记》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太平广记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太平广记》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