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卷第三百六十九 精怪二

穿越小说推荐各位书友阅读:太平广记正文 卷第三百六十九 精怪二
(穿越小说 www.kk169.com)    杂器用  苏丕女 蒋惟岳 华阴村正 韦谅 东莱客 交城里人 岑顺 元无有 李楚宾</p>

    ----------------------------------------</p>

    苏丕女</p>

    武功苏丕,天宝中为楚丘令,女适李氏。李氏素宠婢,因与丕女情好不笃。其婢求术者行魇盅之法,以符埋李氏宅粪土中。又缚綵妇人形七枚,长尺余,藏于东墙窟内,而泥饰之,人不知也。数岁,李氏及("及"原作"内",据明抄本改。)婢,相继死亡。女寡居四五年。魇盅术成。綵妇人出游宅内,苏氏因尔疾发闷绝。李婢已死,莫知所由。经一载,累求术士,禁咒备至,而不能制。后伺其复出,乃率数十人掩捉,得一枚。视其眉目形体悉具,在人手中,恒动不止。以刀斫之,血流于地,遂积柴焚之。其徒皆来焚所号叫,或在空中,或在地上。烧毕,宅中作炙人气。翌日,皆白衣号哭,数日不已。其后半岁,累获六枚,悉焚之。唯一枚得而复逸,逐之,忽乃入粪土中。苏氏率百余人掘粪,深七八尺,得桃符。符上朱书字,宛然可识。云:"李氏婢魇苏氏家女,作人七枚,在东壁上土龛中。其后九年当成。"遂依破壁,又得一枚,丕女自尔无恙。(出《广异记》)</p>

    【译文】</p>

    武功人苏丕,天宝年间是楚丘县县令,女儿嫁给了一个姓李的人。姓李的素来宠爱婢女,因而和苏丕的女儿的感情不够笃诚。那婢女求一个术士作害人的法术,把符埋在李家宅院里的粪土中。又扎制了七个妇人形状的纸人,每个都是一尺多高,藏在东墙洞中,用泥伪装好,谁也不知道。几年之后,姓李的和婢女相继死亡,苏丕女寡居四五年,害人的法术成了。扎制的纸妇人在宅中出游,苏女因而病发昏倒。李氏婢女已经死了,没有人知道这是怎么回事。经过一年,多次求术士,什么样的禁咒都用了,就是不能制止。后来等它们再出来,就率领几十人捕捉,捉到一个。看它眉目形体全都具备,在人手中,总是不停地动。用刀砍它,血流到地上。于是就堆柴草烧它。它的同伴们都来烧它的地方号叫,或在空中,或在地下。烧完了,宅院里有一股烤人的气味。第二天,它的同伙们都穿白衣号哭,几天不止。此后半年,陆陆续续捉到六个,全都烧了。只有一个捉到以后又跑了,去追它,它忽然进到粪土中。苏氏女率领几十人掘粪,掘到七八尺深,掘到一块桃符。符上有红色字迹,似乎还可以辨识。那上面写的是:"李氏的婢女魇苏氏家的女儿,作了七个纸人,在东壁上的土龛中,此后九年会成功。"于是就打破东壁,又捉到仅剩下的那一个纸人。苏丕的女儿从此没有什么病灾。</p>

    ----------------------------------------</p>

    蒋惟岳</p>

    蒋惟岳,不惧鬼神。常独卧窗下,闻外有人声,岳祝云:"汝是冤魂,可入相见。若是闹鬼,无宜相惊。"于是窣然排户,而欲升其床。见岳不惧,旋立壁下,有七人焉。问其所为,立而不对。岳以枕击之,皆走出户。因走趁,没于庭中。明日掘之,得破车辐七枚,其怪遂绝。又其兄常患重疾,岳亲自看视。夜深,又见三妇人鬼,至兄床前。叱退之,三遍,鬼悉倒地,久之走出。其兄遂愈。(出《广异记》)</p>

    【译文】</p>

    蒋惟岳,不怕鬼神。他常常独自躺在窗下,听到外面有人说话的声音,蒋惟岳祷告说:"你是冤魂,可以进来相见。如果是闲鬼,不应该来惊扰我。"于是鬼魂窸窸窣窣地打开窗子,想要到床上来。见蒋惟岳不怕,旋即站到壁下去了,共有七个。蒋惟岳问他们要干什么,他们立而不答。蒋惟岳用枕头击打他们,他们都跑出门去。于是他跑去追赶,见他们消失在庭院里。第二天挖掘庭院,挖到破车辐条七根,那怪就绝迹了。另外,他哥哥曾经患重病,蒋惟岳亲自照看。夜深了,又看见三个女鬼,来到哥哥床前。他把鬼叱退三遍,鬼全都倒在地上,好长时间才跑出去。他哥哥于是就痊愈了。</p>

    ----------------------------------------</p>

    华阴村正</p>

    华阴县七级赵村,村路因啮成谷,梁之以济往来。有村正常夜渡桥,见群小儿聚火为戏。村正知甚魅,射之,若中木声,火即灭。闻啾啾曰:"射著我阿连头。"村正上县回,寻之,见破车轮六七片,有头杪尚衔其箭者。(出《酉阳杂俎》)</p>

    【译文】</p>

    华阴县七级的赵村,村路因为雨水冲刷而形成深沟,就在上面架了一座桥以帮助行人来往。有一个村正曾经夜里渡桥,看见一群小孩聚在火堆旁边作游戏。村正知道他们是鬼魅,用箭射他们,就象射中了木头的声音,火就灭了。听见一个声音啾啾地说:"射着我阿连的头了。"村正上县里回来,找到那地方一看,是六七片破车轮,有一片的头梢还钉着他射出去的那支箭。</p>

    ----------------------------------------</p>

    韦谅</p>

    乾元中,江宁县令韦谅堂前忽见小鬼,以下唇掩面,来至灯所,去又来。使人逐之,没于阶下。明旦,掘其没处,得一故门扇,长尺余,头作卷荷状。(出《广异记》)</p>

    【译文】</p>

    乾元年间,江宁县县令韦谅在堂前忽然看见小鬼,用下嘴唇盖着脸,来到放灯的地方。离去了又回来。派人追它,它消失在台阶下。第二天早晨,在它消失的地方挖掘,挖到一块旧门扇,长一尺多,头象卷荷叶的形状。</p>

    ----------------------------------------</p>

    东莱客</p>

    东都郡有馆亭,其西轩常有怪异。客有寝其下者,夜常闻有犬吠,声甚微。以烛视之,则一无所见,如是者累年矣。其后郡守命扃键为库。尝一夕月皎,有库吏见一犬甚小,苍色,自轩下环庭而走。库吏怪其与常犬异,因投石击之。其犬吠而去,入西轩下。明日,库吏以其事白于郡守。郡守命于西轩穷其迹,见门上狗有苍毛甚多,果库吏所见苍犬之色,众方悟焉。(出《宣室志》)</p>

    【译文】</p>

    东都郡有一个馆亭,它的西廊常有鬼怪。有睡在那里的客人,夜里常常听到有狗叫声,声音非常小。用灯烛去照,却什么也没看到。如此好几年了。后来郡守命令把此亭装上门栓做仓库。曾经在一个月色明亮的夜晚,有一个守库人看见一只很小的小狗。小狗是苍色的,从廊下绕着庭院跑。守库人见它与平常小狗不同感到奇怪,就扔石头打它。那小狗叫着跑开了。它跑进西廊下。第二天,守库人把这事报告郡守,郡守命人在西廊下彻底地寻找它的踪迹。看见门上画的狗有很多苍色毛,果然是守库人看见的苍狗的颜色,大家这才恍然大悟。 </p>

    ----------------------------------------</p>

    交城里人</p>

    交城县南十数里,常夜有怪见于人,多悸而病且死焉。里人患之久矣。其后里中人有执弧矢夜行者,县南见一魁然若巨人状,衣朱衣,以皂中蒙其首,缓步而来,欹偃若其醉者。里人惧,即引满而发,果中焉,其怪遂退。里人惧少解,即北走至旅舍,且语其事。明日,抵县城。见郭之西丹桂,有一矢贯其上,果里人之矢。取之以归,镞有血甚多。白于县令,令命焚之。由是县南无患。(出《宣室志》)</p>

    【译文】</p>

    交城县南十几里,常常夜间有鬼怪在人前出现,大多都惊悸而病死。乡里人忧虑这事很久了。后来乡里人有带着弓箭夜间走路的,在县南见到一个象巨人一样的庞然大物。那东西穿红衣服,用黑头巾蒙着头,慢慢走来,跌跌撞撞象个喝醉了的人。乡里人害怕了,就拉满弓射箭,果真射中了,那怪就退了。乡里人的恐惧稍有缓解,就向北跑到旅店,而且讲了这件事。第二天,到达县城,见城西的一棵丹桂上有一支箭贯在上面,竟是乡里人射出的那支箭。他把它拿下来回家,箭头上有许多血。他报告给县令,县令下令把丹桂烧了。从此县南没有祸患了。</p>

    ----------------------------------------</p>

    岑顺</p>

    汝南岑顺字孝伯,少好学有文,老大尤精武略。旅于陕州,贫无第宅。其外族吕氏,有山宅,将废之,顺请居焉。人有劝者,顺曰:"天命有常,何所惧耳!"卒居之。后岁余,顺常独坐书阁下,虽家人莫得入。夜中闻鼓鼙之声,不知所来,及出户则无闻。而独喜,自负之,以为石勒之祥也。祝之曰:"此必阴兵助我,若然,当示我以富贵期。"数夕后,梦一人被甲胄,前报曰:"金象将军使我语岑君,军城夜警,有喧诤者。蒙君见嘉,敢不敬命。君甚有厚禄,幸自爱也。既负壮志,能猥顾小国乎。今敌国犯垒,侧席委贤,钦味芳声,愿执旌钺。"顺谢曰:"将军天质英明,师真以律。猥烦德音,屈顾疵贱。然犬马之志,惟欲用之。"使者复命。顺忽然而寤,恍若自失,坐而思梦之征。俄然鼓角四起,声愈振厉。顺整巾下床,再拜祝之。须臾,户牖风生,帷帘飞扬。灯下忽有数百铁骑,飞驰左右。悉高数寸,而被坚执锐,星散遍地。倏闪之间,云阵四合。顺惊骇,定神气以观之。须臾,有卒赍书云:"将军传檄。"顺受之。云:"地连獯虏,戎马不息。向数十年,将老兵穷,姿霜卧甲。天设勍敌,势不可止。明公养素畜德,进业及时。屡承嘉音,愿托神契。然明公阳官,固当享大禄于圣世,今小国安敢望之?缘天那国北山贼合从,克日会战。事图子夜,否灭未期,良用惶骇。"顺谢之,室中益烛,坐观其变。夜半后,鼓角四发。先是东面壁下有鼠穴,化为城门。垒敌崔嵬。三奏金革,四门出兵,连旗万计,风驰云走,两皆列阵。其东壁下是天那军,西壁下金象("金象"原作"全家",据明抄本改。)军,部后各定。军师进曰:"天马斜飞度三止,上将横行系四方。辎车直入无回翔,六甲次第不乖行。"王曰:"善。"于是鼓之,两军俱有一马,斜去三尺止。又鼓之,各有一步卒,横行一尺。又鼓之,车进。如是鼓渐急而各出,物包矢石乱交。须臾之间,天那军大败奔溃,杀伤涂地。王单马南驰,数百人投西南隅,仅而免焉。先是西南有药,(明抄本"药"下有"曰"字,疑是"臼"字之讹。)王栖臼中,化为城堡。金象军大振,收其甲卒,舆尸横地。顺俯伏观之,于时一骑至禁,颁曰:"阴阳有厝,得之者昌。亭亭天威,风驱连激,一阵而胜,明公以为何如?"顺曰:"将军英贯白日,乘天用时,窃窥神化灵文,不胜庆快。"如是数日会战,胜败不常。王神貌伟然,雄姿罕俦。宴馔珍宴与顺,致宝贝明珠珠玑无限。顺遂荣于其中,所欲皆备焉。后遂与亲朋稍绝,闲间不出。家人异之,莫究其由。而顺颜色憔悴,为鬼气所中。亲戚共意有异,诘之不言。因饮以醇醪,醉而究泄之。其亲人僭备锹锸,因顺如厕而隔之。荷锸乱作,以掘室内,八九尺忽坎陷,是古墓也。墓有砖堂,其盟器悉多,甲胄数百,前有金床戏局,列马满枰,皆金铜成形,其干戈之事备矣。乃悟军师之词,乃像戏行马之势也。既而焚之,遂平其地。多得宝贝,皆墓内所畜者。顺阅之,恍然而醒,乃大吐,自此充悦,宅亦不复凶矣。时宝应元年也。(出《玄怪录》)</p>

    【译文】</p>

    汝南人岑顺字孝伯,年轻时好学有文才,老大之后尤其精通战略。他旅居在陕州,穷得没有房子住。他的外祖父吕氏有小宅,将要废弃,岑顺请求住在那里。有的人劝他,岑顺说:"天命是一定的,怕什么呢?"到底住进去了。后来过了一年多,岑顺曾经独自坐在书阁下,即使家里人也不能进入。夜间他听到击鼓的声音,不知从哪来的,等到走出门就听不到了。岑顺因而独自高兴,自己认为自己了不起,以为自己遇到了象十六国后赵王石勒发迹那样的吉祥兆头。他祈祷说:"这一定是阴间的军队帮助我,如果真是那样,应当把富贵的日期预示给我。"几个晚上之后,他梦见一个人身披甲胄,上前报告说:"金象将军派我来告诉岑先生,军队守城,夜里报警,有喧哗争吵的。受到您的赞美,怎敢不听您的命令。您定有高官厚禄,希望您自己爱惜自己。既然心怀壮志,能屈尊顾及我们小国吗?现在敌国侵犯城垒,空着席位委任贤能,你有可敬的名声,愿您来统帅军队。"岑顺致谢说:"金象将军天生聪明,军队真正是按军纪要求的。您德高望重却屈尊来看我这微贱之人。那么我这效犬马之劳的志向,想来是有个有用的时候。"使者回去复命。岑顺忽然醒了,恍恍惚惚的,像丢了魂,坐在那里思想梦的征兆。忽然间鼓角声四起,声音更响。岑顺整理头巾下床,连连下拜进行祷告。不一会儿,门窗有风吹进,帷帘飞动。灯下忽然有几百名铁骑,飞奔左右两边,全都几寸高,却披着坚硬的铠甲,拿着锐利的武器,像天上的星星那样散落在地上。像闪电那样快的时间里,云阵从上面合拢。岑顺又惊又怕,镇定神气观看。不一会儿,有个小卒送来战书说:"将军传下作战的檄文。"岑顺接了过来。檄文说:"土地连接匈奴,战争连年不断,过去几十年,将军年老,兵力穷尽,披甲卧雪餐霜,老天布下强敌,情势不可阻止。您修养素质积蓄道德,文武学业进步及时。屡次受到赞美之音,愿意把神界的符契托付给您。但是您是阳间的官,本来应该在圣世享受高官厚禄,现在小国怎敢奢望用您?由于天那国北山贼联合起来,限定日期作战。事情定在半夜,虽然胜负不能预知,也用不着惶恐害怕。"岑顺道谢。室中的烛光越发亮了,他坐在那里观看事情的变化。半夜以后,战鼓号角从四面八方响起。首先在东边的墙下有个老鼠洞变成了城门。抗敌的堡垒高大森严。三次鸣锣击鼓,四门出兵,连旗上万杆,风刮云起,两方都排列成阵。那东墙下的是天那军,西墙下的是金象军。部署之后各方压住阵脚。军师进诗说:"天马斜飞度三止,上将横行系四方。辎车直入无回翔,六甲次第不乖行。"国王说:"好!"于是就击鼓。两军都有一匹战马,斜离三尺停止。又击鼓进军,各方都有一个徒步的小卒,横行一尺。又击鼓进军,战车前进。像这样战鼓渐渐急促各队就出来,物件包裹着箭石混杂交锋。不一会儿,天那军大败,逃奔溃散,杀伤倒地。大王独自骑马往南逃跑,几百人奔向西南角,仅仅幸免了。原先西南角有药臼,大王栖息在药臼中,变化成城堡。金象军军威大振。收集它的甲兵、车辆、尸体横仆地上。岑顺低身观看他们。于是,一匹马到禁区,颁书说:"阴间阳间的事都有一定的安排,得到它的就盛。高大的老天威严,象刮风般驱驰接连激烈战斗,一阵就胜利。明公认为怎么样呢?"岑顺说:"将军英明使日光逊色,趁天时用事,能知晓神仙变化的灵文非常庆幸愉快。"像这样几天会战,胜利和失败没有一定。大王相貌雄伟,雄姿天下无双。摆宴吃山珍海味,给岑顺宝贝明珠珠玑无数,岑顺就在里面荣耀起来了,想要的完全齐备了。"以后,岑顺就和亲戚朋友渐渐地断绝来往,闲暇时间不出门。家里人认为他奇怪,谁也不知道是什么原因。但是岑顺面色憔悴,象是被鬼气迷住了。亲戚共同认为其中有异,诘问他,他也不说。于是,让他喝醇美的酒,喝醉后就盘问他,他终于泄露了这事。他的亲人背着他准备锹镐,趁岑顺上厕所的时候,拿着锹镐挖掘他的房内。挖到八九尺深的时候,忽然陷落成坑,是一个古坟。坟里有砖砌的内堂,里面陪葬的器物很多,铠甲头盔几百,前面有金床和游戏的棋盘,排列车马满横盘,都是金铜做成的。那些干戈作战的事非常完备。于是明白军师的诗,就是象棋走马的形势。不久就烧了它们,平整了那块地。得到了很多宝贝,都是坟内蓄积的。岑顺看过这些,从恍惚不清中明白过来,就大吐。从此精力充沛快乐,房宅也不闹鬼了。当时是唐代宝应元年。</p>

    ----------------------------------------</p>

    元无有</p>

    宝应中,有元无有,常以仲春末,独行维扬郊野。值日晚,风雨大至。时兵荒后,人户多逃,遂入路旁空庄。须臾霁止,斜月方出。无有坐北窗,忽闻西廊有行人声。未几,见月中有四人,衣冠皆异,相与谈谐,吟咏甚畅。乃云:"今夕如秋,风月若此,吾辈岂不为一言,以展平生之事也?"其一人即曰云云。吟咏既朗,无有听之具悉。其一衣冠长人即先吟曰:"齐绔鲁缟如霜雪,寥亮高声予所发。"其二黑衣冠短陋人诗曰:"嘉宾良会清夜时,煌煌灯烛我能持。"其三故弊黄衣冠人亦短陋,诗曰:"清冷之泉候朝汲,桑绠相牵常出入。"其四故黑衣冠人诗曰:"爨薪贮泉相煎熬,充他口腹我为劳。"无有亦不以四人为异,四人亦不虞无有之在堂隍也。递相褒赏,羡("羡"原作"劝",据明抄本改。)其自负。则虽阮嗣宗《咏怀》,亦若不能加矣。四人迟明方归旧所,无有就寻之,堂中惟有故杵、灯、台、水桶、破铛,乃知四人,即此物所为也。(出《玄怪录》)</p>

    【译文】</p>

    唐代宝应年间,有个元无有,曾经在仲春二月末,独自行走在江苏扬州的郊外。正赶上天晚了,大风骤雨到了。当时是兵荒马乱以后,住家人多半逃跑了,于是进入道旁空旷的村庄里。不久天晴了,斜照的明月才升起来。元无有坐在北窗下,忽然听到西廊有行人的脚步声。不一会,看见月中有四个人,衣服帽子都奇异,互相交谈很和谐,吟诗咏诵得很顺畅。于是说:"今晚象秋季,清风明月这样美,我们怎能不说一二句诗,用来抒展平生的愿望呢?其中有一个人就说对对,吟诵诗的声音很清朗,元无有听得完全明白。其中一个衣帽华贵的高个子就首先吟诗说:"齐地产的绔,鲁地产的缟象霜雪一样浩白,清彻响亮的高声是我发出来的。"其中第二个穿着黑衣戴着短冠的丑陋的人说:"最好的来宾良友相会在清风月白的夜晚,煌煌灿烂灯烛我能支撑。"其中第三个穿着旧的破的黄衣冠的也是短小的丑陋的人,作诗:"清洁冰凉的泉水等候早晨来汲取。用桑树皮搓成的绠绳互相牵引着常常出来进去。"其中第四个穿旧黑色衣帽的人作诗说:"燃烧柴禾贮存泉水互相煎熬,充实别人的口腹我为他们勤劳。"元无有也不认为四个人为奇异的怪物,四个人也没料想到元无有就在堂下的空沟上,轮流相互褒奖欣赏,羡慕他们自己高傲了不起,就连三国时魏的阮籍的《咏怀》,也象不能比他们好了。四人到天亮后才归回原来的地方。元无有就地寻找他们,堂屋中只有旧杵、灯台、水桶、破锅,才知道四个人,就是这些物件变化的。</p>

    ----------------------------------------</p>

    李楚宾</p>

    李楚宾者,楚人也。性刚傲,惟以畋猎为事。凡出猎,无不大获。时童元范家住青山,母尝染疾,昼常无苦,至夜即发。如是一载,医药备至,而绝无瘳减。时建中初,有善《易》者朱邯归豫章,路经范舍,邯为筮之。乃谓元范曰:"君今日未时,可具衫服,于道侧伺之,当有执弓挟矢过者。君能求之斯人,必愈君母之疾,且究其原矣。"元范如言,果得楚宾,张弓骤马至。元范拜请过舍,宾曰:"今早未有所获,君何见留?"元范以其母疾告之,宾许诺。元范备饮膳,遂宿楚宾于西庑。是夜,月明如昼。楚宾乃出户,见空中有一大鸟,飞来元范堂舍上,引喙啄屋,即闻堂中叫声,痛楚难忍。楚宾揆之曰:"此其妖魅也。"乃引弓射之,两发皆中,其鸟因而飞去,堂中哀痛之声亦止。至晓,楚宾谓元范曰:"吾昨夜已为子除母害矣。"乃与元范绕舍遍索,俱无所见。因至坏屋中,碓桯古址,有箭两只,所中箭处,皆有血光。元范遂以火燔之,精怪乃绝。母患自此平复。(出《集异记》)</p>

    【译文】</p>

    李楚宾,是楚地人。性情刚毅傲慢,只把打猎作为职业。凡是出去打猎,没有不大获而归的。当时童元范家居住在青山,母亲曾经染上疾病,白天常常没有痛苦,到晚间就发作。这样过了一年,医药全都用到了,但是一点没有减轻。当时是唐德宗建中初年,有位善长《易经》的人朱邯回江西豫章,路经童元范家,朱邯为他用蓍草占卜。于是对童元范说:"您今天未时,可准备单上衣,在道边守候,会有个拿弓挟箭的过路人。您能哀求这个人,一定能治愈您母亲的病,并且能弄清病的原委了"。童元范象他说的那样,果然等得了李楚宾,李楚宾张着弓驰马到了。童元范礼拜邀请到家里。李楚宾说:"今天早晨没有收获,您为什么还留我呢?"童元范把他母亲的病告诉了他,李楚宾答应了。童元范准备了吃喝,于是让李楚宾在西厢房住宿。这天晚上,月光明亮象白昼一样。李楚宾就走出房门,看见空中有只大鸟,飞到童元范的堂屋房上,伸出嘴啄房,立即听到堂屋中的叫声,痛苦难以忍受。李楚宾推测说:"这个鸟是妖魅。"于是引满弓发箭射它,两发都中,那个鸟便飞离开了。堂屋中哀痛的声音也停止。到拂晓,李楚宾对童元范说:"我昨晚已为您除掉了您母亲的病了。"于是和童元范绕着房舍遍地搜索,都没有发现什么。于是到破屋中,在支撑碓臼木架的旧址上,有两只箭,中箭的地方,都有血光。童元范就用火烧了它,妖精怪物才灭绝。母亲的病从此以后平安康复。</p>穿越小说 www.kk169.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太平广记》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太平广记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太平广记》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