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卷第三百六十七 妖怪九(人妖附)

穿越小说推荐各位书友阅读:太平广记正文 卷第三百六十七 妖怪九(人妖附)
(穿越小说 www.kk169.com)    妖怪 东柯院 王守贞 彭颙 吕师造 崔彦章 润州气 黄极 熊勋 王建封  广陵士人

    张銿 宗梦征 黄仁浚 孙德遵

    人妖 东郡民 胡顼 乌程县人 李宣妻 赵宣母 马氏妇 杨欢妻 寿安男子 崔广宗

    许州僧 田瞫 元镐 无足妇人 娄逞 孟妪 黄崇嘏 白项鸦

    ----------------------------------------

    妖怪

    东柯院

    陇城县有东柯僧院,甚有幽致。高槛可以眺远,虚窗可以来风。游人如市。忽一日,有妖异起。空中掷下瓦砾,扇扬灰尘,人莫敢正立。居僧晚夕不安,衣装道具,有时失之复得。有道士者闻之曰:"妖精安敢如是?余能去之。"院僧甚喜,促召至。道士入门,于殿上禹步,诵天蓬咒,其声甚厉。良久,失其冠。人见其空中掷过垣墙矣。复取之,结缨而冠,诵咒不已。逡巡。衣褫带解,裤并失。随身有小袱,贮符书法要,顷时又失之。道士遂狼狈而窜。累日后,邻村有人,于藩篱之下掘土,获其袱。县令杜延范,正直之人也。自往观之,曰:"安有此事。"至则箕踞而坐。妖于空中,抛小书帖,纷纷然不知其数。多成绝句,凌谑杜令。记其一二曰:"虽共蒿兰伍,南朝有宗祖。莫打绿袍人,空中且歌舞。"又曰:"堪怜木边土,非儿不似女。瘦马上高山,登临何自苦。"延范觉之,亦遽还。其不记者,绝句甚多。又有巡官王昭纬,恃其血气方刚,往而诟詈,至则为大石中腰而回。(出《玉堂闲话》)

    【译文】

    陇城县有一个东柯僧院,有很多幽雅别致的景观。高高的栏杆可以眺望远处,打开窗子可以迎来微风。院里的游人多如集市。忽然有一天,有妖魅出现。空中扔下来瓦砾,飘下纷纷扬扬的灰尘,人们没有敢正面站立的。居住在院中的僧人早晚不得安宁,他们的衣装用具有时候失而复得。有一位道士听了之后说:"妖精哪敢如此?我能把它除掉!"院里的僧人非常高兴,马上把他找来。道士进了门,在大殿上走禹步,朗诵天蓬咒,他的声音很高亢。许久,他的帽子不见了。有人看见他的帽子被扔到墙外去了。他又捡回来,把帽子系在头上,不停地念咒。很快,衣带解开了,衣服脱下了,裤子也一起不见了。他随身带有一个小包袱,里面存放的是符书之类的重要东西,顷刻间也丢失了。道士于是就狼狈地溜走了。一连过去几天之后,邻村有一个人在篱笆下挖土,挖到了道士的小包袱。县令杜延范是个正直之人,亲自去看。他说:"哪有这种事!"到了以后就傲慢地坐在那里。妖怪从空中往下抛掷小书帖,乱纷纷地不计其数。书帖上写的多数是绝句,取笑杜县令。记得其中一二首,一首是:"虽共蒿兰伍,南朝有宗祖。莫打绿袍人,空中且歌舞。"另一首是:"堪怜木边土,非儿不似女。瘦马上高山,登临何自苦。"杜延范觉察了,也急忙回去了。那些没记住的绝句有很多。还有一个叫王昭纬的巡官,依仗他血气方刚,到东柯院来破口大骂,刚到就被大石头打中了腰而灰溜溜地回去了。

    ----------------------------------------

    王守贞    徐州有寄褐道士王守贞,蓄妻子而不居宫观。行极凡鄙。常游太满宫,窃携道流所佩之箓而归,置于卧榻蓐席之下,覆以妇人之衣。亵黩尤甚。怪异数见:灯檠自行,猫儿语:"莫如此,莫如此。"不旬日,夫妻皆卒。(出《玉堂闲话》)

    【译文】

    徐州有一个不出家的道士叫王守贞,他有妻有子,不住在道观里。他的行为极其卑鄙。他曾经游太满宫,偷拿道士们佩带的符箓回来,放在床上的褥子底下,用他老婆的衣服盖上,亵黩得非常严重。他家里怪事屡屡出现:灯架自己行走,猫儿会说话:"不要这样!不要这样!"不到十天,夫妻二人都死了。

    ----------------------------------------

    彭颙

    宣州盐铁院官彭颙,常病数月,恍惚不乐。每出外厅,辄见俳优乐工数十人,皆长数寸。合奏,百戏并作,朱紫炫目。颙视之,或时欣笑,或愤懑,然无如之何。他人不见也。颙后病愈,亦无复见。后十余年,乃卒。(出《稽神录》)

    【译文】

    宣州盐铁院的长官彭颙,曾经病了几个月,精神恍惚,郁郁不乐。他每次走出外厅,就看见歌妓乐工几十人,都几寸高。各种乐器合奏。各种戏曲一块表演,五彩斑斓夺目。彭颙见了,有的时候欣然微笑,有的时候愤懑。但是没有什么办法。别人看不见。彭颙后来病好了,也没有再看见。后来过了十几年他才死。

    ----------------------------------------

    吕师造

    吕师造为池州刺史,颇聚敛。常嫁女于扬都,资送甚厚。使家人送之,晚泊竹筱江岸上。忽有一道士,状若狂人,来去奔走。忽跃入舟,直穿舟中过。随其所经,火即大发。复登后船,火亦随之。凡所载之物,皆为煨烬,一老婢发亦尽,余人与船,了无所损。火灭,道士亦不复见。(出《稽神录》)

    【译文】

    吕师造是池州刺史,很能勒索百姓财物。他曾经把女儿嫁到扬州,陪嫁的东西非常多。他派人往扬州送这些东西,晚上停泊在江岸上。忽然有一个道士,样子象个狂人,来回地奔跑。忽然又跳到船上,直接从船中穿过,随着他经过的地方,立刻着起大火。他又登上后一条船,火也跟过去。凡是船中装载的东西,全都化为灰烬。一位老婢女的头发也落光了。其余的人和船,丝毫没有损坏。火灭,道士也不见了。

    ----------------------------------------

    崔彦章

    饶州史崔彦章,送客于城东。方宴,忽有小车,其色如金,高尺余,巡席而行,若有求觅。至彦章前,遂止不行。彦章因即绝倒,舆归州而卒。(出《稽神录》)

    【译文】

    饶州刺史崔彦章,在城东送客。刚开宴,忽然有一辆一尺来高的金黄色小车巡着席而走,好象寻找什么。小车走到崔彦章跟前就停止不前了。崔彦章于是就昏倒,用车运回去就死了。

    ----------------------------------------

    润州气

    戊子岁,润州有气如虹,五彩夺目。有首如驴,长数十丈。环厅事而行,三周而灭。占者曰:"厅中将有哭声,然非州府之咎也。"顷之,其国太后殂,发哀于此堂。(出《稽神录》)

    【译文】

    戊子年,润州出现了一股好象彩虹的气体,五彩夺目。前头象一头驴,几十丈长。气体环绕着厅堂而行,绕了三圈之后才消失。占卜的人说:"这厅中将要出现哭声,但不是州府的灾祸。"不一会儿,他们的皇太后死了,在这座厅堂中发丧。

    ----------------------------------------

    黄极

    甲午岁,江西馆驿巡官黄极,子妇生子男,一首两身相背,四手四足。建昌民家生牛,每一足,更附出一足。投之江中,翌日浮于水上。南昌新义里地陷,长数十步,广者数丈,狭者七八尺。其年,节度使徐知询卒。(出《稽神录》)

    【译文】

    甲午年,江西馆驿巡官黄极,他的儿媳妇生了一个男孩,一个脑袋,两个身子背靠背,四只手四只脚。建昌一百姓家的牛生了一头小牛,每条腿上又附有一条腿。把它扔到江中,第二天漂在水上。南昌新义里地陷,几十步长,宽的地方几丈,窄的地方七八尺。这一年,节度使徐知询死了。

    ----------------------------------------

    熊勋

    军吏熊勋,家于建康长乐漫之东。常日晚出,屋上有二物,大如卵,赤而有光,往来相驰逐。家人骇惧。有亲客壮勇,登屋捕之。得其一,乃辟缯綵包一鸡卵壳也。剉而焚之,臭闻数里。其一走去,不复来矣。家亦无恙。(原阙出处。明抄本作出《稽神录》)

    【译文】

    军吏熊勋,家住在建康长乐漫的东面。曾经在天晚的时候出来,见屋上有两个东西,鸡蛋那么大,色红而有光,一来一往互相追逐。家人害怕。有一位壮勇的亲近客人到屋上去捕捉那两个东西,捉到一个,原来是用丝绸包着的一个鸡蛋壳。打碎它用火烧,臭味传出好几里。那个跑掉的,不再来了。他家也安全无恙。

    ----------------------------------------

    王建封

    江南军使王建封,骄恣奢僭。筑大第于淮之南。暇日临街,坐窗下。见一老妪,携少女过于前。衣服褴缕,而姿色绝世。建封呼问之。云:"孤贫无依,乞食至此。"建封曰:"吾纳尔女,而给养尔终身,可乎?"妪欣然。建封即召入,命取新衣二袭以衣之。妪及女始脱故衣,皆为凝血,聚于地。旬月,建封被诛。(出《稽神录》)

    【译文】

    江南军使王建封,骄横放纵,奢侈过度。他在淮水南面造了一处大宅第。一日闲来无事,他坐在临街的窗下。看见一位老太太领一位少女从眼前走过。那少女衣服破烂,但是姿色绝世。王建封把她喊到跟前问话,她们说:"我们孤寡贫穷没有依靠,要饭来到这里。"王建封说:"我纳你的女儿为妾,供养你终身,可以吗?"老太太很高兴。王建封就让她们到家里来,让人取来两套衣服给她们穿上。老太太和少女刚脱下旧衣服,二人全都变成凝血,聚集在地上。一个月之后,王建封被诛杀。

    ----------------------------------------

    广陵士人

    广陵有士人,常张灯独寝。一夕,中夜而寤。忽有双髻青衣女子,资质甚丽,熟寐于其足。某知其妖物也,惧不敢近,复寝如故。向晓乃失,门户犹故扃闭。自是夜夜恒至。有术士,为书符,施髻中。其夜,佯寝以伺之。果见自门而入,径诣髻中,解取符。灯下视之,微笑。讫,复入置髻中,升床而寝。甚惧。后闻玉笥山有道士,符禁神妙,乃往访之。既登舟,遂不至。途次豫章,暑夜,乘月行舟。时甚热,乃尽开船窗而寝。中夜,忽复见。寐于床后。某即潜起,急捉其手足,投之江中,紞然有声。因尔遂绝。(出《稽神录》)

    【译文】

    广陵有一位士人,常常点着灯独自睡觉。一天晚上,睡到半夜就醒了。忽然有一位梳着双髻的,姿色非常美丽的青衣女子,熟睡在他的脚下。他知道她是妖怪,吓得不敢接近她,又象原来一样睡了。天将亮的时候女子才不见了,门窗仍然关闭着。从此,这女子夜夜都来。有一位术士,为他写了一道符,让他放到了发髻之中。那天夜里,他装睡等着她。果然见她从门进来,她径直到发髻中拿出那符来,在灯下看,微笑。看完了,又放回发髻中,上床睡下。他非常害怕。后来听说玉笥山上有一位道士,符咒禁语非常精妙,就前去求访。上船之后,女子就不来了。中途停在豫章,夜里很热,乘月行船。当时由于天热,就全打开船窗睡觉。睡到半夜,那女子又出现了。她睡在床后,他就偷偷地起来,急忙捉住她的手脚,扔到江里去,发出打鼓一样的声音。于是这妖物就绝迹了。

    ----------------------------------------

    张銿

    兖州录事参军张銿者,少年时,尝居淄州。第中忽多鬼怪,唯不睹其形质。家僮辈捧执食馔,皆为鬼所搏,复置空器。或以器皿掷于空中,久之方堕。或舍自行于地,更相击触。又飞火块著人身,烧而不痛,若有诟詈之者,即砖石瓦砾,应声而至。常有一儒生,不信其事,仗剑入宿于舍。其剑为瓦石所击,锋刃缺折。又有称禁咒者,将入其门,倏见瓦石交下,不能复前。宾客来者,或被搏其巾帻,掷致他所,至有露顶而逸者。如是累旬方已,其家竟亦无他。(出《玉堂闲话》)

    【译文】

    兖州录事参军张銿,年轻的时候,曾经住在淄州。他的宅第里忽然出现了许多鬼怪,只是看不到鬼怪的模样。家僮们捧端着饭菜,全都被鬼夺去,又把空食器放回来。有时把器皿扔到空中,很长时间才掉下来。有时全都自己走在地上,还互相撞击。还把火块扔到人身上,烧而不痛。如果有诟骂鬼怪的,立即就会有砖瓦石块应声打来。曾经有一个儒生,不相信这件事,带着剑住进来。那剑被瓦石打得锋刃断缺。又有一个自称会符咒的,要进这门的时候,突然看到瓦石交加而下,不能再往前走。来过的宾客,有的被抢去了头巾,扔到别的地方,以至有光着脑袋就逃的。如此连连折腾了十天才停止,他的家最终也没有别的怪事。

    ----------------------------------------

    宗梦征

    晋蔡州巡官宗梦征,善医,居东京。开运二年秋,解玉巷东有病者,夜深来召,乘马而至。将及四更,去解玉巷口民家门前,有一物,立而动,其形颇伟,若黑雾亭亭然。仆者前行,愕立毛竖,马亦鼻鸣耳耸不进。宗则强定心神,策马而去。比其患者之家,则不能诊脉,尤觉恍惚矣。既归伏枕,凡六七日方愈。(出《玉堂闲话》)

    【译文】

    晋朝蔡州巡官宗梦征,善长医药,住在东京。开运二年秋天,解玉巷东有一个有病的,深夜来找他看病,是骑马来的。将近四更的时候,到解玉巷口平民家的门前,发现一个东西,站着而且会动,形体很大,象高高立起的黑雾。仆人走在前面,吓得停步,毛发悚立。马也鼻子翕张,耳朵竖起,不敢前进。宗梦征强定心神,驱马走过去。等到了患者之家,已经吓得不能诊脉,感到特别恍惚。回家之后,一下子病倒,六七天之后才好。

    ----------------------------------------

    黄仁浚

    舒州司士参军黄仁浚,自言壬子岁,罢陇州汧阳主簿,至凤翔城。有文殊寺,寺中土偶数十躯,忽自然摇动,状如醉人,食顷不止。观者如堵,官司禁止之。至今未知其应。(出《稽神录》)

    【译文】

    舒州司士参军黄仁浚自己说,壬子年他罢了陇州汧阳主薄的官职,到了凤翔城。凤翔城里有一座文殊寺,寺中有几十个泥像。这些泥像忽然自己摇动,样子象喝醉了的人,一顿饭的工夫没停止。围观的人山人海,官府禁止围观。至今不知有什么应验。

    ----------------------------------------

    孙德遵

    舒州都虞侯孙德遵,其家寝堂中铁灯擎,忽自摇动,如人撼之,至明日,有一婢偶至灯擎所,忽然尔仆地,遂卒。(出《稽神录》)

    【译文】

    舒州都虞侯孙德遵,他家寝室里的铁灯架,忽然自己摇动,象人撼动了它。到了第二天,有一个婢女偶尔来到灯架旁边,忽然倒在地上,于是就死了。

    ----------------------------------------

    人妖

    东郡民

    汉建安中,东郡民家有怪事。无故瓮器自发,訇訇作声,若有人击。盘案在前,忽然便失。鸡生辄失子。如是数岁,人共恶之。乃多作美食,覆盖著一室中,阴藏户间伺之。果复来发。闻声,便闭户周旋。室中了无所见,乃暗以杖挝之。至久,于室隅闻有呻呼之声,乃开户视之。得一老翁,可百余岁,言语状貌,颇类于兽。遂周问,及于数里外得其家。云,失来十余年,得之哀喜。后岁余,复失之。闻陈留界复有怪如此,时犹以为此翁。(出《搜神记》)

    【译文】

    汉朝建安年间,东郡一户平民家里有怪事。无缘无故瓮、罐等器皿自己就打开了,发出訇訇的响声,就像有人击打似的。盘子、案子本来在眼前,忽然就没了。鸡生了蛋动不动就不见了。如此好几年。人们都很讨厌。就多做了些好吃的,覆盖起来放在一个屋里,偷偷藏在门后等着。果然又来打开。一听到声音,便关了门窗和它周旋。屋里什么也看不见,就暗自用木棒打它。打到很久,听到屋角上有呻吟的声音,这才打开门来看。见到一个老头,能有一百多岁,说话和模样,很像野兽。于是就到处打听,在几里外找到他家。家里人说,他丢失十多年了,找到他真是又悲又喜。后来一年多,他又丢失了。听说陈留一带又有这样的怪物,当时人们还以为就是这个老头。

    ----------------------------------------

    胡顼

    夏县尉胡顼,词人也。尝至金城县界,止于人家。人为具食,顼未食,私出。及还,见一老母,长二尺,垂白寡发,据案而食,饼果且尽。其家新妇出,见而怒之,搏其耳,曳入户。顼就而窥之,纳母于槛中,窥望两目如丹。顼问其故,妇人曰:"此名为魅,乃七代祖姑也。寿三百余年而不死,其形转小。不须衣裳,不惧寒暑。锁之槛,终岁如常。忽得出槛,偷窃饭食得数斗。故号为魅。"顼异之。所在言焉。(出《记闻》)

    【译文】

    夏县县尉胡顼,是个词人。有一次他到金城县去,住在一户人家里。人家给他准备了吃的东西,胡顼没吃,私自跑了出去。等到回来,他看见一位老女人,二尺高,垂着稀疏的白头发,占着桌案正在吃,饼果将被她吃光。那家的新媳妇出来,见了她很生气,揪着她的耳朵拽进屋里。胡顼走上前去窥视,见新媳妇把老女人装进笼子里。老女人的两只眼睛,向外窥望,红如丹砂。胡顼问这是为什么,妇人说:"这个人叫做'魅',是上七辈祖奶奶,活了三百多岁而不死。她的身形变小了。不需要衣服,不怕冷热,锁在笼子里,四季如常。偶然从笼子里跑出来,偷饭吃能吃好几斗,所以才叫做'魅'。"胡顼感到惊奇,奇就奇在妇人说的话里边。

    ----------------------------------------

    乌程县人

    吴孙休时,("时"字原阙,据明抄本补。)乌程有人,因重疾愈而能响言,音闻十数里外。所闻之处,即若座间。其邻家,有子居外,久不归省。其父假之,使为责词。子闻之,以为鬼神,颠沛而归。亦不知所以然也。(出《广古今五行记》)

    【译文】

    三国东吴孙休的时候,乌程有一个人,因为重病痊愈后能喊出很响的话,声音能传出十几里外。所能听到的地方,就像他在座间。他的邻居,有个儿子住外地,很长时间没回来探家,邻居就借助他来对儿子说了些责备的话。儿子听到了,以为是鬼神,就风尘仆仆地回来了。也不知他为什么能这样。

    ----------------------------------------

    李宣妻

    晋安帝义熙中,魏兴李宣妻樊氏,有娠,过期不孕。而额上有疮,儿穿之而出。(出《广古今五行记》)

    【译文】

    晋安帝义熙年间,魏兴人李宣的妻子樊氏,怀了孕,过了期也没生。而她额头上有疮,婴儿从疮口生出来。

    ----------------------------------------

    赵宣母

    长山赵宣母,妊身,臂上生疮,儿从疮中出。(出《广古今五行记》)

    【译文】

    长山赵宣的母亲,怀了孕,臂上生了疮,婴儿从疮里生出来。

    ----------------------------------------

    马氏妇

    后蜀李势末年,马氏妇妊身,儿从肋下出,母子无恙。其年,势为桓温所灭。(出《广古今五行记》)

    【译文】

    后蜀李势末年,一个姓马的妇女怀了孕,孩子从胸侧生出来,母子都安全无恙。那年李势被桓温灭亡。

    ----------------------------------------

    杨欢妻

    宋孝武时,荆州人杨欢妻,于股中生女。及孝武崩,子业立。狂勃,被废见害。所生女,至齐犹存。(出《广古今五行记》)

    【译文】

    南朝宋孝武帝时,荆州人杨欢的妻子,从大腿上生了个女儿。到孝武帝死后,刘子业登基,因狂暴被废除,被害死。杨欢妻所生的女儿到了齐朝还活着。

    ----------------------------------------

    寿安男子

    寿安男子,不知姓名。肘拍板,鼻吹笛,口唱歌。能半面笑,半面啼。一乌犬解人语,应口所作,与人无殊。(出《朝野佥载》)

    【译文】

    寿安有一位男子,不知道他的姓名。他的肘能拍板,鼻能吹笛,口能唱歌,能半张脸笑,半张脸哭。一只黑狗能听懂人语,答应后做的事情,和人没什么两样。

    ----------------------------------------

    崔广宗

    清河崔广宗者,开元中为蓟县令。犯法,张守珪致之极刑。广宗被枭首,而形体不死。家人舁归。每饥,即画地作饥字,家人遂屑食于颈孔中,饱即书止字。家人等有过犯,书令决之。如是三四岁,世情不替。更生一男。于一日书地云:"后日当死,宜备凶具。"如其言也。(出《广古今五行记》)

    【译文】

    清河人崔广宗,开元年间是蓟县县令。他犯了法,张守珪判他极刑。崔广宗被砍了头,但是形体不死。家人把他抬回去。每当他饿了,就在地上写一个"饥"字,家人就从脖孔中填加碎食,饱了就写一个"止"字。家人有犯过错的,他就写字决定怎么处治。如此三四年,世情没有变化。他妻子又生了一个男孩。有一天他在地上写道:"后天会死的,应该准备好凶具。"果然象他说的那样。

    ----------------------------------------

    许州僧

    许州有一老僧,自四十岁已后,每寝熟,即喉声如鼓簧,若成韵节。许州伶人伺其寝,即谱其声,按之丝竹,皆合古奏。僧觉,亦不自知。二十余年如此。(出《酉阳杂俎》)

    【译文】

    许州有一位老僧,从四十岁以后,每当睡熟,喉声就象奏乐,好象有节奏。许州从事演唱的人等他睡了,就谱录他的声音,用乐器一奏,都合乎古乐。老僧醒了自己也不知道。二十多年都这样。

    ----------------------------------------

    田瞫

    秀才田瞫云,大和六年秋,凉州西县百姓妻,产一子。四手四足,一身分两面,顶("顶"原作"项",据明抄本改。)上发一穗,长至足。时朝伯峻为县令。(《出酉阳杂俎》)

    【译文】

    秀才田瞫说,大和六年秋天,凉州西县的一个百姓的妻子,生下一个儿子。四只手四只脚,一个身子两张脸,头顶上的头发长成一穗,发长到脚。当时朝伯峻是县令。

    ----------------------------------------

    元镐

    故京兆少尹元镐,任虢县令日,怒一狱子王行约者。命曳之,去巾,既无毛发,而有两角,长三四寸。镐曰:"真牛头也。"遂舍之。(出《闻奇录》)

    【译文】

    原京兆少尹元镐,任虢县县令的时候,对一个叫王行约的狱卒很生气。让人上前拽他,除去他的头巾,见他没有头发,却有两只角,角长三四寸。元镐说:"真是牛头。"就放了他。

    ----------------------------------------

    无足妇人

    晋少主之代,有妇人,仪状端严,衣服铅粉,不下美人。而无腿足,繇带以下,像截而齐,余皆具备。其父载之于独车,自邺南游浚都,乞丐于市,日聚千人。至于深坊曲巷,华屋朱门,无所不至。时人嗟异,皆掷而施之。后京城获北戎间谍,官司案之,乃此妇为奸人之领袖。所听察甚多,遂戮之。(出《玉堂闲话》)

    【译文】

    晋少主的时候,有一位妇人,仪表容貌端庄,衣服华丽,不比美人差。但是她没有腿和脚,腰带以下,象截的那么齐,其余的都具备。她父亲单独用一辆车载着她,从邺南游浚都,在市上要饭,每天都聚集上千人。至于深街曲巷、豪门大家,她没有不去的地方。时人慨叹她的怪异,都投掷钱物施舍于她。后来京城抓获一个北戎的间谍,官府一查,原来这妇人是奸人的领袖。她弄到的情报很多,于是就杀了她。

    ----------------------------------------

    娄逞

    南齐东阳女子娄逞,变服诈为丈夫。粗会棋博,解文义。游公卿门。仕至扬州从事而事泄。明帝令东还,始作妇人服。叹曰:"有如此伎,还为老妪,岂不惜哉。"史臣曰:"此人妖也。阴为阳,事不可。"后崔惠景举事不成应之。(出《南史》)

    【译文】

    南齐东阳女子娄逞,变换服饰扮作男子,多少懂一些棋艺博戏,粗通文义,交游于公卿门第。做官做到扬州从事而事情泄漏了。齐明帝让她东归,才穿上女人的服装。她叹道:"我有这样的本事,回家当个老太太,难道不可惜吗?"史臣说:"这是个人妖。阴变成阳。这样的事是不可以的。"后来崔惠景举大事不成应了这件事。

    ----------------------------------------

    孟妪

    彭城刘颇,常谓子婿进士王胜话,三原县南董店,店东壁,贞元末,有孟妪,年一百余而卒。店人悉曰张大夫店。颇自渭北入城,止于媪店。见有一媪,年只可六十已来。衣黄绸大裘,乌帻,跨门而坐焉。左卫李胄曹,名士广。其妪问广何官,广具答之。其媪曰:"此四卫耳,大好官。"广即问媪曰:"何以言之。"媪曰:"吾年二十六,嫁于张詧为妻。"詧为人多力,善骑射。郭汾阳之总朔方,此皆部制之郡。灵夏邠泾岐蒲是焉。吾夫张詧,为汾阳所任,请重衣赐,常在汾阳左右。詧之貌,酷相类吾。詧卒,汾阳伤之。吾遂伪衣丈夫衣冠,投名为詧弟,请事汾阳。汾阳大喜,令替缺。如此又寡居一十五年。自汾阳之薨,吾已年七十二。军中累奏,兼御史大夫。忽思茕独,遂嫁此店潘老为妇。迩来复诞二子,曰滔,曰渠。滔五十有四,渠年五十有二。"是二儿也,颇每心记之。与子婿王胜,话人间之异者。(出《乾鐉子》)

    【译文】

    彭城的刘颇,曾经对他的女婿进士王胜说,三原县南董店东面隔壁,贞元末年有一个姓孟的老太太,活了一百多岁才死。这个店人们都叫它张大夫店。刘颇从渭北入城,住在老妇人店里,见有一位老妇人,年龄约摸六十来岁。她穿黄绸子大皮袄,戴黑头巾,跨门坐在那里。左卫李胄曹,名叫士广,那老太太问李士广做什么官,李士广作了详细回答。那老妇人说:"这是四卫,大好官!"李士广就问老妇人:"为什么这么说呢?"老妇人说:"我二十六岁的时候,嫁给张詧为妻。张詧很有力气,善于骑马射箭。郭子仪总镇朔方,这都是他的部下辖制的郡,灵、夏、邠、泾、岐、蒲就是。我丈夫张詧,就是郭子仪任用的,受到过许多赏赐,常在郭子仪的左右。张詧的相貌,和我特别相象。张詧死后,郭子仪很悲伤。我就穿了丈夫的衣服,戴了丈夫的帽子,假扮张詧的弟弟,请求到郭子仪手下做事。郭子仪大喜,让我顶替了空缺。这样就又寡居了一十五年。郭子仪死时,我已经七十二岁。军中连连奏请,让我兼做御史大夫。我忽然觉得孤独,就嫁给这个店潘老汉为妇。近来又生了两个儿子,叫潘滔、潘渠。潘滔五十有四。潘渠五十有二。"这两个儿子,刘颇常常在心中记起。他和女婿王胜,述说人间的怪异。

    ----------------------------------------

    黄崇嘏

    王蜀有伪相周庠者,初在邛南幕中,留司府事。时临邛县送失火人黄崇嘏,才下狱,便贡诗一章曰:"偶离幽隐住临邛,行止坚贞比涧松。何事政清如水镜,绊他野鹤向深笼。"周览诗,遂召见。称乡贡进士,年三十许,祗对详敏。即命释放。后数日,献歌。周极奇之,召("召"原作"名",据明抄本改。)于学院与诸生侄相伴。善棋琴,妙书画。翌日,荐摄府司户参军。颇有三语之称,胥吏畏伏,案牍丽明。周既重其英聪,又美其风采。在任将逾一载,遂欲以女妻之。崇嘏又袖封状谢,仍贡诗一篇曰:"一辞拾翠碧江涯,贫守蓬茅但赋诗。自服蓝衫居扳椽,永抛鸾镜画蛾眉。立身卓尔青松操,挺志铿然白璧姿。幕府若容为坦腹,愿天速变作男儿。"周览诗,惊骇不已,遂召见诘问。乃黄使君之女,幼失覆荫,唯与老奶同居,元未从人。周益仰贞洁,郡内咸皆叹异。旋乞罢,归临邛之旧隐,竟莫知存亡焉。(出《玉溪编事》)

    【译文】

    五代前蜀的伪相叫周庠。他当初在邛南幕府中,留下管理府事。当时临邛县送来一个叫黄崇嘏的失火人,才下狱便献诗一首说:"偶离幽隐住临邛,行止坚贞比涧松。何事政清如水镜,绊他野鹤向深笼。"周庠读完诗,就召见他。称他是乡贡进士。他年龄在三十岁左右,恭敬地回答问题详细敏捷,周庠就下令释放他。几天后,他献来一首歌。周庠认为他不一般,把他召入学院,与各位读书的子侄为伴。黄崇嘏善长下棋和弹琴,妙于书画。第二天,他被推荐代理府司户参军。很有"三语"的美称,小官吏敬畏他,他办的案牍文书漂亮清楚。周庠既器重他的聪明,又赞美他的风采。他在任将超过一年,周庠就想要把女儿嫁给他为妻。黄崇嘏又带上一封辞谢信,仍献诗一首说:"一辞拾翠碧江涯,贫守蓬茅但赋诗。自服蓝衫居扳椽,永抛鸾镜画蛾眉。立身卓尔青松操,挺志铿然白璧姿。幕府若容为坦腹,愿天速变作男儿。"周庠看完诗,惊骇不已,于是就召见她,盘问她。原来她是黄使君的女儿,从小失去母爱,只和老祖母同居,一直没有嫁人。周庠更加仰慕她的贞洁,郡内全都叹她与众不同。不久她请求免官,回到临邛旧居,竟不知她是存是亡。

    ----------------------------------------

    白项鸦

    契丹犯阙之初,所在群盗蜂起,戎人患之。陈州有一妇人,为贼帅,号曰白项鸦。年可四十许,形质粗短,发黄体黑。来诣戎王,袭男子姓名,衣中拜跪,皆为男子状。戎王召见,赐锦袍银带鞍马,署为怀化将军。委之招辑山东诸盗,赐与甚厚。伪燕王赵延寿,召问之。妇人自云,能左右驰射,被双鞬,日可行二百里。盘矛击剑,皆所善也。其属数千男子,皆役服之。人问有夫否,云,前后有夫数十人,少不如意,皆手刃之矣。闻者无不嗟愤。旬日在都下。乘马出入。又有一男子,亦乘马从之。此人妖也。北戎乱中夏,妇人称雄,皆阴盛之应。妇人后为兖州节度使符彦卿戮之。(出《玉堂闲话》)

    【译文】

    契丹进犯京城之初,所在之地盗贼蜂起,戎人很担忧。陈州有一个妇人,是盗贼之帅,外号白项鸦。年龄有四十来岁,形貌又粗又短,头发黄,身体黑。她来拜见戎王,用的是男子的姓名,衣服、头巾、拜跪,全是男子模样。戎王召见她,赐给她锦袍、银带、鞍马,让她暂任怀化将军。委派她招安山东的盗贼,赏赐非常丰厚。伪燕王赵延寿召问她,妇人自己说,她能左右骑着马射箭,挎双弓,一天能走二百里,举枪击剑,都是她善长的。她手下几千男子,都听她使唤。有人问她有丈夫没有,她说,前后有丈夫几十人,稍有不如意,全都让她亲手杀了。听说的没有不气愤的。十天以后在都下,她骑着马出入,又有一个男子,也骑着马跟着她。这是个人妖。北戎叛乱中夏,这妇人称雄,都是阴盛的表现。这妇人后来被兖州节度使符彦卿杀死。穿越小说 www.kk169.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太平广记》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太平广记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太平广记》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