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卷第三百五十四 鬼三十九

穿越小说推荐各位书友阅读:太平广记正文 卷第三百五十四 鬼三十九
(穿越小说 www.kk169.com)    杨瑊 袁继谦 邠州士人 王商 谢彦璋 崇圣寺 任彦思 张仁宝  杨蕴中 王延镐

    僧惠进 田达诚 徐彦成 郑郊 李茵 柳鹏举 周洁

    ----------------------------------------

    杨瑊

    兖州龙兴寺西南廊第一院,有经藏。有法宝大师者,常于灵神佛堂之前见一白衣叟,如此者数日,怪而诘之,叟曰:"余非人,乃杨书记宅之土地。"僧曰:"何为至此?"叟曰:"彼公愎戾,兴造不辍,致其无容身之地也。"僧曰:"何不祸之?"答曰:"彼福寿未衰,无奈之何。"言毕不见。后数年,朱瑾弃城而遁,军乱。一家皆遇害。杨名瑊。累举不第。为朱瑾书记。(出《玉堂闲话》)

    【译文】

    山东兖州龙兴寺西南廊的第一个院子里,收藏着珍贵的经书。有一位法宝大师,曾经在灵神佛堂前看到一位白衣老者,连着看到了好几天,感到很奇怪,就上前询问。老者说:"我不是人间的人,是杨书记官宅里的土地神。"法宝大师问他到庙里来做什么,老者说:"杨书记官刚愎暴戾,到处挖地基造房子,把我挤得没地方住了!"法宝问他:"你为什么不给他降灾呢?"老者说:"他的福寿气数未尽,我降灾也制不了他。"说完就不见了。过了几年,朱瑾扔下兖州逃跑了,军中大乱,杨书记全家被害。杨书记名叫杨瑊,赴考几次都没考中,给朱瑾当了书记官。

    ----------------------------------------

    袁继谦

    殿中少监袁继谦尝居兖州,侍亲疾,家在子城东南隅。有仆自外通刺者,署云"前某州长史许延年",后云陈慰。继谦不乐,命延入。及束带出,则已去矣。仆云,徒步,衣故皂衣,张帽而至,裁投刺入车门,则去矣。其年亲卒,遂以其刺兼冥钱焚之。(出《玉堂闲话》)

    【译文】

    在宫中当少监的袁继谦,曾住在山东兖州侍护老人的病,当时他家住在子城东南角。有一天,仆人从门上拿来一个求见者的名帖,上面署名是前某州的刺史许延年,后面写着想慰问并陈诉些事。袁继谦不想见,勉强让仆人请他进来。自己更衣束带等着接见时,那人却已经走了。据仆人说,那人是徒步走来的,穿着一身很旧的黑衣服,戴着一顶张开口的帽子,刚把名帖送进大门就转身走了。这一年袁继谦的老人果然死了。袁继谦就把那张名帖和一些纸钱一同烧化成灰。

    ----------------------------------------

    邠州士人

    朱梁时,有士人自雍之邠,数舍,遇天晴月皎,中夜而进。行至旷野,忽闻自后有车骑声,少顷渐近。士人避于路旁草莽间,见三骑,冠带如王者,亦有徒步,徐行谈话。士人蹑之数十步,闻言曰:"今奉命往邠州,取三数千人,未知以何道而取,二君试为筹之。"其一曰:"当以兵取。"又一曰:"兵取虽优,其如君子小人俱罪其祸何。宜以疫取。"同行者深以为然,既而车骑渐远,不复闻其言。士人至邠州,则部民大疫,死者甚众。(出《玉堂闲话》)

    【译文】

    五代朱梁时,有个士人从雍州到邠州来,离邠州还有一百多里地时,已是晚上,但月光皎洁,士人就趁月光赶路。走到一个野地,忽然听见身后有车马声,越来越近,士人赶快躲到路边草丛里。只见三个骑马的人,看衣冠像是君王,后面也有徒步而行的,一面走一面谈着什么。士人偷偷在几十步的后边跟着,听见他们说:"现在咱们奉命到邠州取三千人的性命,不知用什么方法取才妥当,请二位出出主意吧。"一个人回答说:"应该通过打仗来取。"另一个人说:"打仗的办法虽然好,但是让君子和小人都受到战祸就不好了。我看还是散布瘟疫为好。"几个人都很同意用瘟疫的办法。他们说着就走远了,再也听不清。士人到了邠州后,邠州果然闹起了瘟疫,不少人在瘟疫中病死。

    ----------------------------------------

    王商

    梁贞明甲戌岁,徐州帅王殷将叛。八月二十日夜,月明如昼,居人咸闻通衢队伍之声。自门隙觇之,则皆青衣兵士而无甲胄。初谓州兵潜以扑盗耳,俄闻清啸相呼,或歌或叹,刀盾矛槊,嚣隘闾巷,怪状奇形,甚可畏惧,乃知非人也。比自府廨,出于州南之东门,扃键无阻。比至仲冬,殷乃拒诏,朝命刘鄩以兵五万致讨,凡八月而败,合境悉罹其祸。(出《玉堂闲话》)

    【译文】

    梁朝贞明甲戌年间,徐州统帅王殷将要叛变。八月二十日夜里,月明如昼,城中居民都听见大街上在过军队。从门缝往外看,只见都是穿着黑色布衣的兵,都没有穿盔甲,起初都以为是州里的兵在偷偷地缉捕盗贼。忽然传来大声的呼叫喧哗,还有歌声和哀叹声,夹杂着刀枪盾牌的撞击声,再看那些兵士一个个奇形怪状,而且可怕,才知道都是鬼兵。他们从府衙出来,冲出州城南面的东门,城门虽然上了锁他们照样出入。这年冬天,王殷果然叛变,朝廷派刘鄩带了五万大军征讨平叛,打了八个月叛乱才平息,徐州全境都受到战乱的祸害。

    ----------------------------------------

    谢彦璋

    梁许州节度使谢彦璋遇害,朝廷命宣和库副使郝昌遇往许昌籍其家财。别开一室,见彦璋真像之左目下,鲜血在焉,竟不知自何而有,众共异之。彦璋性嗜鳖,镇河阳。命渔者采以供膳,无虚日焉,不获则必加重罚。有渔人居于城东,其日未曙,将往取之。未至一二里,遇一人,问其所适,以实对。此人曰:"子今日能且辍否?"渔人曰:"否则获罪矣。"又曰:"子若不临网罟,则赠子以五千钱,可乎?"渔人许之,遂获五千,肩荷而回。比及晓,唯呀其轻,顾之,其钱皆纸矣。(出《玉堂闲话》)

    【译文】

    梁朝的许州节度使谢彦璋遇害后,朝廷派宣和库的副使郝昌遇到许昌,去清理谢彦璋的家产。打开一间偏房后,见谢彦璋的画像上,左眼下边有鲜血,大家弄不懂这鲜血是从哪儿来的,非常奇怪。谢彦璋喜欢吃鳖,他镇守河阳时,命令打鱼的每天必须供应他活鳖,如果渔夫捕不到鳖,就会受到重罚。城东有个渔夫,有一天大清早要下河捕鳖,没走出一二里地时遇见了一个人,问他到哪儿去,渔夫说要下河捉鳖。那人说:"你今天不去捉行不行?"渔夫说:"不行啊,捉不到鳖要挨罚的。"那人说,"你如果不再下网,我就送给你五千钱,行不行?"渔夫答应了,就收了那人五千钱,背上往回走。等天色大亮时,渔夫越来越奇怪,怎么这些铜钱这么轻呢?一看,原来都是些冥府纸钱。

    ----------------------------------------

    崇圣寺

    汉州崇圣寺,寒食日,忽有朱衣一人,紫衣一人,气貌甚伟,驱殿仆马极盛。寺僧谓其州官至,奔出迎接,皆非也。与僧展揖甚恭,唯少言语。命笔,各题一绝句于壁,朱衣诗曰:"禁烟佳节同游此,正值酴醿夹岸香。缅想十年前往事,强吟风景乱愁肠。"紫衣诗曰:"策马暂寻原上路,落花芳草尚依然。家亡国破一场梦,惆怅又逢寒食天。"题罢,上马疾去。出松径,失其所在,但觉异香经月不散。其诗于今见存。(出《玉堂闲话》)

    【译文】

    有一年的清明时分,汉州崇圣寺里来了两个人,一个穿红袍,一个穿紫袍,二人气度不凡,带着不少车马和仆从。寺里的和尚以为是州里的官员到了,忙跑出去迎接,一看不是。二人对和尚很恭敬的施礼,但很少说话,只是让拿两支笔来,每人在墙上题了一首七言绝句。穿红袍的人题的是:"禁烟佳节同游此,正值酴醿夹岸香。缅想十年前往事,强吟风景乱愁肠。"穿紫袍的题诗是:"策马暂寻原上路,落花芳草尚依然。家亡国破一场梦,惆怅又逢寒食天。"题完诗后,他们上马很快地离去,出了松林中的小路就不见了,留下来一股特殊的香气一个月都不散。到现在,庙里墙上还留着他们题的诗。

    ----------------------------------------

    任彦思

    蜀昌州牧任彦思家,忽闻空中有乐声,极雅丽悲切,竟日不休。空中言曰:"与吾设食。"任问是何人,竟不肯言本末,乃与静室设之。如人食无遗,或不与食,即致破什器,虫入人耳,烈火四起。彦思恶之,移去回避,亦常先至,凡七八年。忽一日不闻乐声,置食无所飨,厅舍栿上血书诗曰:"物类易迁变,我行人不见。珍重任彦思。相别日已远。"彦思尤恶其所题,以刀划之,而字已入木,终不知何鬼也。

    【译文】

    四川昌州牧任彦思,有一天在家中闲坐,忽然听见空中传来非常典雅悲切的音乐声,一整天也没断。后来又听见空中有人说:"快给我摆设酒饭。"任彦思问是谁,空中的人并不回答。任彦思就在一个安静的屋子里摆好酒饭,不一会儿就被吃光,后来经常这样。如果不给摆酒饭,家里的东西就会被毁坏,虫子会钻进人的耳朵,或无缘无故就着起火来。任彦思十分憎恶,就搬了家,但那鬼怪仍然常来,一直闹腾了七八年。后来,任彦思忽然发现摆设的食物没有被吃掉,空中也没有音乐声了,只见屋里的梁上用血题着一首诗:"物类易迁变,我行人不见。珍重任彦思,相别日已远。"彦思十分厌恶房梁上鬼题的这首诗,用刀子去刮,然而那字却渗入木头里去了,到底也不知道那是个什么鬼怪。

    ----------------------------------------

    张仁宝

    校书郎张仁宝素有才学,年少而逝,自成都归葬阆中,权殡东津寺中。其家寒食日,闻扣门甚急,出视无人,唯见门上有芭蕉叶,上有题曰:"寒食家家尽禁烟,野棠风坠小花钿。为今空有孤魂梦,半在嘉陵半锦川。"举族惊异。端午日,又闻扣门声,其父于门罅伺之,乃见其子,身长三丈许,足不践地,门上题"五月午日天中节,"题未毕,其父开门,即失所在。顷之克葬,不复至矣。

    【译文】

    校书郎张仁宝非常有才学,年纪很轻就死了,死后,他家将他的灵柩从成都运回家乡阆中下葬。没下葬前,暂时停放在东津寺里。清明这天,家里人忽然听到急促的敲门声,开门看外面却没有人,发现门上有一片芭蕉叶,上面题着一首诗:"寒食家家尽禁烟,野棠风坠小花钿。为今空有孤魂梦,半在嘉陵半锦川。"全家十分惊异。端午节这天,又听见敲门声,张仁宝的父亲从门缝向外看,果然是儿子仁宝,但身材有三丈高,双脚不沾地。当时张仁宝正在大门上题诗,刚题了一句"五月午日天中节",他父亲就来开门了。父亲开门看时,张仁宝就突然消失了。后来家人很快地将棺材埋葬,张仁宝就再也没来。

    ----------------------------------------

    杨蕴中

    进士杨蕴中得罪,下成都府狱,夜梦一妇人,虽形不扬,而言词甚秀,曰:"吾即薛涛也,顷幽死此室。"乃赠蕴中诗曰:"玉漏深长灯耿耿,东墙西墙时见影。月明窗外子规啼,忍使孤魂愁夜永。"

    【译文】

    进士杨蕴中犯了罪,被押在成都的府衙狱中。一天夜里,他梦见一个女人,虽然姿色不佳,但谈吐十分文雅。她说:"我就是薛涛啊,就是死在这间房子里的。"说罢赠了杨蕴中一首诗:"玉漏深长灯耿耿,东墙西墙时见影。月明窗外子规啼,忍使孤魂愁夜永。"

    ----------------------------------------

    王延镐

    梓州有阳关神,即蜀车骑将军西乡侯张飞也,灵应严暴,州人敬惮之。龙州军判官王延镐纳成都美妓人霞卿,甚宠之。携之赴官,经阳关神祠前过,霞卿暴卒。唯所生一女,非延镐之息,倍哀悯之。一日传灵语,具云:"为阳关神所录,辞而得解。"从此又同寝处,写其貌而凭之。至于盥漱饮食皆如生。乃曰:"俟我嫁女,方与君别。"延镐将更娶,告之,鬼亦许焉。乃娶沈彦循女。自是或女客列坐,即有一黑蝴蝶,翩翻掠筵席而过,卒以为常。其后延镐为新津令,方嫁其女,资送甚备,自是无闻。

    【译文】

    四川梓州有阳关神,这位神就是蜀国的车骑将军西乡侯张飞。这阳关神即严厉又灵应,梓州人对他又敬又怕。龙州军中任判官的王延镐,有一次娶了成都一个很漂亮的妓女,妓女名叫霞卿。王延镐对霞卿十分宠爱,带着她去梓州上任。他们经过阳关神的祠庙时,霞卿突然暴亡,只留下一个女儿,还不是王延镐亲生的,王延镐十分悲痛哀怜。有一天,霞卿传灵语说,她是被阳关神捉去了,经她一再请求才得以暂时解脱,从此后,又和王延镐住在一起,并画了她的像以为凭籍。平时梳装打扮、饮食起居和过去完全一样。她对王延镐说:"等我把儿女嫁出去,就和你告别了。"延镐打算再娶个女人,告诉霞卿,霞卿也很同意。后来延镐就娶了沈彦循的女儿。从此家里如果来了女客时,就会有一只黑蝴蝶在筵席上飞来飞去,大家也习以为常,知道那蝴蝶就是霞卿。后来延镐当了新津令,并把霞卿的儿女嫁了出去,给了很丰厚的嫁妆,后来就再也没听到霞卿的消息。

    ----------------------------------------

    僧惠进

    西蜀有僧惠进者,姓王氏,居福感寺。早出,至资福院门,见一人长身,如靛色,迫之渐急,奔走避之。至竹箦桥,驰入民家。此人亦随至,撮拽牵顿,势不可解。僧哀鸣祈之,此人问:"汝姓何?"答曰:"姓王。"此人曰:"名同姓异。"乃舍之而去。僧战摄,投民家,移时稍定,方归寺中。是夕,有与之同名异姓者死焉。(出《录异记》)

    【译文】

    西蜀有位和尚,俗姓王,法名惠进,住在福感寺。有一天他清晨出门,走到资福院门口时,忽然看见身后有一个浑身发蓝的大个子跟在身后,而且越追越急。和尚赶快奔走躲避。到了竹箦桥,和尚一头扎进一个老百姓家,那怪物也追了进来,死死拽住和尚不放,和尚挣不脱,就哀叫求告。那怪物问:"你姓什么?"和尚说姓王。那家伙说:"名倒是对,姓却不对。"就放了和尚。和尚非常恐惧,投奔居民家很长时间,心神安定后,这才回到寺里。这天夜里,果然有一个与和尚同名不同姓的人死了。

    ----------------------------------------

    田达诚

    庐陵有贾人田达诚,富于财,颇以周给为务。治第新城,有夜扣门者,就视无人,如是再三。因呼问之:"为人耶?鬼耶?"良久答曰:"实非人也,比居龙泉,舍为暴水所毁。求寄君家,治舍毕乃去耳。"达诚不许,曰:"人岂可与鬼同居耶?"对曰:"暂寄居耳,无害于君。且以君义气闻于乡里,故告耳。"达诚许之,因曰:"当止我何所?"达诚曰:"唯有厅事耳。"即拜辞谢而去。数日复来,曰:"("曰"原作"君",据明抄本改。)家已至厅中,亦无妨君宾客。然可严整家人慎火,万一不意,或当云吾等所为也。"达诚亦虚其厅以奉之。达诚尝为诗,鬼忽空中言曰:"君乃能诗耶?吾亦尝好之,可唱和乎?"达诚即具酒,置纸笔于前,谈论无所不至。众目视之,酒与纸笔,俨然不动。试暂回顾,则酒已尽,字已著纸矣。前后数篇,皆有意义。笔迹劲健,作柳体。或问其姓字。曰:"吾倘言之,将不益于主人,可诗以寄言之。"乃赋诗云:"天然与我一灵通,还与人间事不同。要识我家真姓字,天地南头一段红。"众亦不谕也。一日复告曰:"吾有少子,婚樟树神女。将以某日成礼,复欲借君后堂三日,以终君大惠,可乎?"达诚以虚其堂,以幕围之,三日复谢曰:"吾事讫矣,还君此堂。主人之恩,可谓至矣。然君老婢某,可笞一百也。"达诚辞谢。召婢,笞数下,鬼曰:"使之知过,可止矣。"达诚徐问其婢,言曾穴幕窃视,见宾客男女,厨膳花烛,与人间不殊。后岁余,乃辞谢而去。达诚以事至广陵,久之不归,其家忧之。鬼复至曰:"君家忧主人耶?吾将省之。"明日还曰:"主人在扬子,甚无恙,行当归矣。新纳一妾,与之同寝,吾烧其帐后幅,以戏之尔。"大笑而去,达诚归,问其事皆同。后至龙泉,访其居,亦竟不获。(出《稽神录》)

    【译文】

    江西庐陵有个商人叫田达诚。很有钱,但并不吝啬守财,经常周济穷人。他在新城造了一所宅院,有天夜里有人敲大门,开门看却没有人,这样反复了几次后,田达诚就问道:"敲门的是人还是鬼呀?"好半天才听到回答说:"我并不是人,原住在龙泉,家里被洪水淹了,求你收留我暂住几天,等我家房子盖好我就走。"达成不同意,说人和鬼怎么能住在一起呢,鬼说:"我只是寄宿几天,绝不会祸害你,而且听说你为人仗义疏财十分有义气,我才来投奔你的。"达诚就答应了。鬼又问让他住在哪里,达诚说:"你就住在堂屋里吧。"鬼拜谢了达诚就走了。过了几天鬼又来了,说:"我已经在你堂屋里住下了,你一切都可照常,也可以请客人,只是让你告诉家里人注意管好火,不然万一出了意外发生了火灾,你会以为是我干的。"达诚就把堂屋收拾干净供鬼自己住。有一次,达诚作诗,鬼忽然在空中说:"原来你还能作诗。我也喜欢作诗,咱俩一起作几首,怎么样?"达诚就摆上酒,把纸、笔摆好。那鬼谈论起作诗的道理十分精通,但桌上的酒和纸笔却一点也没动。可是大家一回头的工夫,却见酒被喝尽,纸上已写好了诗句,而且写了好几首,都很有新意,字是柳体,笔锋遒健。有人问鬼叫什么名字,鬼说:"如果我说出我的名字,将会对主人不利,我还是把名字写进诗中吧。"于是鬼就写了一首诗道:"天然与我一灵通,还与人间事不同。要识吾家真姓字,天地南头一段红"。大家看后,仍不懂鬼的名字叫什么。又一天,鬼告诉达诚说:"我有个小儿子,娶樟树神的女儿为妻,将要在某日办喜事,想借你的后厅用三天,同时也报达你对我这么大的恩惠,你看行不行?"达诚就把后厅腾出来,用布幔围上给鬼用。三天后,鬼感谢地说:"我家喜事已办完,后厅还给你用。你对我真是恩重如山,但你家的那个老女仆,你真该打她一百板子。"达诚忙向鬼赔礼,并把那名老女仆召来用板子打。刚打了几下,鬼就劝道:"打她几下,让她知错也就算了。"后来达诚问那老女仆做了什么错事,她说她曾在后厅的幔幕缝中向厅偷看,见里面办喜事的宾客礼仪和一切陈设酒宴,和人间完全相同。过了一年多,那鬼告辞走了。后来,达诚到广陵去办事,去了很久没回来,家里人十分着急,这时那个鬼又来了,说:"你们是不是挂念主人的安危?我可以去看看。"第二天鬼就回来了,对家人们说:"主人在扬子,一切平安,快回来了。他新纳了个小妾,和他同住,我把他们帐子的后幅给烧了,和她开了个玩笑。"说罢大笑着走了。达诚回家后,家里人问他在外的事,他说的和鬼所报告的完全一样。后来达诚到鬼的家乡龙泉去打听鬼的住址,始终没有打听到下落。

    ----------------------------------------

    徐彦成

    军吏徐彦成恒业市木,丁亥岁,往信州汭口场,无木可市,泊舟久之,一日晚,有少年从二仆往来岸侧,状若访人而不遇者。彦成因延入舟中,为设酒食,宾敬之。少年甚愧焉,将去,谢曰:"吾家近此数里别业中,君旦日能辱顾乎?"徐彦成许诺,明日乃往。行里余,有仆马来迎,奄至一大宅,门馆甚盛。少年出延客,酒膳丰备。从容久之,彦成因言住此久,无木可市,少年曰:"吾有木在山中,明当令出也。"居一二日,果有材木大至,良而价廉。市易既毕,往辞少年。少年复出大杉板四枚,曰:"向之木,吾所卖,今以此赠君。至吴,当获善价。"("善价"原作"菩提",据明抄本改。)彦成回,始至秦淮,会吴师殂,纳杉板为棺。以为材之尤异者,获钱数十万。彦成大市珍玩,复往汭口,以酬少年,少年复与交市。如是三往,颇获其利。间一岁,复诣之,村落如故,了无所见。访其里中,竟无能知者。(出《稽神录》)

    【译文】

    军官徐彦成经常作木材生意。丁亥年间,他到江西信州的汭口场,那里没有木头可买卖,船在岸边停了很久。一天晚上,看见有个少年带着两名仆人在江岸上徘回,看样子好像是找什么人没找到。徐彦成就把少年请到船上,设酒招待少年,十分恭敬。少年又感谢又惭愧,临告辞时对徐彦成说:"我家在离这儿不远的别墅里,您明天能否屈尊到敝舍坐坐?"徐彦成答应了少年的邀请,第二天就往少年家去,走出一里多地,少年已派仆人牵马来迎接,不一会儿来到一个大府宅前,见门楼屋舍高大华贵,少年亲自在门外迎接,大厅上已为徐彦成备下了丰盛的筵席。宾主边喝酒边谈话,十分融洽。席间,彦成提到在这里住了很久也买不到木材,少年立刻说:"我有很多木材在山里,我让他们给你运出来就是。"彦成住了两天后,果然从山里运来了大批的木材,物美而价廉。买卖完毕,就去向少年辞别,少年又叫人抬出四块大杉木板说:"那些木材是咱俩的生意买卖,这四块板子是我免费奉送你,运到江浙一带会卖上好价钱。"彦成运着木材回返,走到秦淮河时,正赶上吴国的国师去世了,把那四块杉板买去,认为是作棺木的上等木材,彦成得钱数十万后,又买了大量的珍宝古玩返回汭口酬谢少年。彦成往来和少年作了三次生意,获得了很高的利。隔了一年,彦成又到汭口去访少年,村子还是原样,但少年的华丽府宅却不见了。彦成在村里打听,人们竟然根本不知道有少年这个人。

    ----------------------------------------

    郑郊

    郑郊,河北人,举进士下第,游陈蔡间。过一冢,上有竹二竿,青翠可爱,因驻马吟曰:"冢上两竿竹,风吹常袅袅。"久不能续,闻冢中言曰:"何不云'下有百年人,长眠不知晓。'"郊惊问之,不复言矣。

    【译文】

    河北人郑郊,考进士落了榜,在河南陈州蔡州一带游玩。有一次路过一座坟,见坟上有两竿竹子长得青翠可爱,就停下马来口吟一首诗:"坟上两竿竹,风吹常袅袅……"下两句想了很久也作不出来。这时忽然听见坟里有人应道:"为何不作成'下有百年人,长眠不知晓'呢?"郑郊大惊,再问下去,坟里就什么声音也没有了。

    ----------------------------------------

    李茵

    进士李茵,襄阳人。尝游苑中,见红叶自御沟流出,上题诗云:"流水何太急,深宫尽日闲。殷勤谢红叶,好去到人间。"茵收贮书囊。后僖宗幸蜀,茵奔窜南山民家。见一宫娥,自云宫中侍书,名云芳子,有才思,茵与之款接。因见红叶,叹曰:"此妾所题也。"同行诣蜀,具述宫中之事。及绵州,逢内官田大人识之,曰:"书家何得在此?"逼令上马,与之前去,李甚怏怅。其夕,宿逆旅,云芳复至,曰:"妾已重赂中官,求得从君矣。"乃与俱归襄阳。数年,李茵疾瘠,有道士言其面有邪气,云芳子自陈:"往年绵竹相遇。实已自经而死。感君之意,故相从耳。人鬼殊途,何敢贻患于君。置酒赋诗,告辞而去矣。(出《红梦琐言》)

    【译文】

    进士李茵是襄阳人,有一次他游御苑,看见有片红叶从宫中的御河沟流出来,红叶上题了一首诗:"流水何太急,深宫尽日闲。殷勤谢红叶,好去到人间。"李茵把这片红叶珍惜地收藏书箱中。后来唐僖宗巡幸四川,李茵跑到南山一个老百姓家,遇见一个宫女,自称是宫中的侍书,叫云芳子。云芳子很有才学,李茵和她交往后,云芳子发现了那片红叶,哀叹说:"这红叶上的诗就是我写的啊!"云芳子和李茵一起往四川去,一路上云芳子讲了很多皇宫里事。到了绵州时,有一个宫中的太监田大人认出了云芳子,说:"你怎么跑到这里来了?"强迫她上马将她带走了,李茵非常难过。这天夜里,李茵住在旅店里,云芳子突然又回来了,说:"我用重金贿赂了田大人才把我放掉,今后我就跟你走了。"于是李茵带云芳子回到襄阳。几年后,李茵得了病身体消瘦,道士说他脸上带有鬼气。这时云芳子才向李茵说:"那年在绵竹和你相遇时,我其实已经上吊死了,为了报答你的情意我才跟了你。然而人、鬼是两条不同的路,我怎敢害了你呢。"说罢摆下酒菜和李茵对饮,又写了诗,然后就永远地走了。

    ----------------------------------------

    柳鹏举

    唐龙纪中,有士人柳鹏举,游杭州,避雨于伍相庙。见一女子,抱五弦,云是钱大夫家女仆。鹏举悦之,遂诱而奔。藏于舟中,为厢吏所捕,女仆自经而死。一日,却到柳处,柳亦知其物故。其仆具道其情,故留之,经时而去。(出《北梦琐言》)

    【译文】

    唐朝龙纪年间,有个读书人柳鹏举到杭州游玩。在伍相庙避雨时,看见一个女子抱着一把五弦琴,自称是钱大夫家的女仆。鹏举很喜爱她,就引诱她和自己私奔,将她藏在船中。后来女仆还是被官员抓住送回去,上吊身亡。但后来有一天这女仆又到柳鹏举这里来了。柳鹏举知道她是鬼,但女鬼说了很多想念柳生的话表达她的情意,柳生就把她留了下来,过了很久女鬼才离去。

    ----------------------------------------

    周洁

    霍丘令周洁,甲辰岁罢任,客游淮上。时民大饥,逆旅殆绝,投宿无所。升高而望,远见村落烟火,趋而诣之。得一村舍,扣门久之,一女子出应门。告以求宿,女子曰:"家中饥饿,老幼皆病,无以延客。至中堂一榻可矣。"遂入之。女子侍立于前,少顷,其妹复出,映姊而立,不见其面。洁自具食,取饼二枚,以与二女,持之入室,闭关而寝,悄无人声。洁亦耸然而惧,向晓将去,便呼二女告之,了无声应者,因坏户而入。乃见积尸满屋,皆将枯朽。唯女子死可旬日。其妹面目已枯矣,二饼犹置胸上,洁后皆为瘗之云。(出《稽神录》)

    【译文】

    霍丘县令周洁,甲辰年罢官后在淮河一带游历。当时百姓正闹饥荒,哪里也没有旅店,周洁无处投宿。有一天,他登高远望,远远看见有个村庄有炊烟,就直奔村庄而去。到了一个屋前,敲了半天门,一个女子开了门。周洁说要投宿,女子说:"家里没粮,老少都病了,没法待客,只有堂屋中的一张空床,你看能住吗?"周洁就住了下来。那女子在周洁面前侍立着,不大一会儿,女子的妹妹也出来了,只是躲在姐姐背后看不见面孔。周洁自己带着食物,就拿出两只饼给了两个女子,她们拿着饼进了里屋,关上门睡下,再也听不到声音,周洁心里也有点害怕。天亮后周洁要去时,招呼两个女的以便辞别,但喊了几次里屋没有人应,周就破门而入,只见满屋都堆满了死人尸体,都已朽烂,只有那女子看来像死了十多天,她的妹妹脸部已经干枯了,两只饼还放在她们的胸口上。后来,周洁把这些尸体都埋葬了。穿越小说 www.kk169.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太平广记》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太平广记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太平广记》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