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卷第三百四十七 鬼三十二

穿越小说推荐各位书友阅读:太平广记正文 卷第三百四十七 鬼三十二
(穿越小说 www.kk169.com)    吴任生 鄥涛 曾季衡 赵合 韦安之 李佐文 胡急

    ----------------------------------------

    吴任生

    吴郡任生者,善视者,庐於洞庭山。貌常若童儿,吴楚之俗,莫能究其甲子。宝历中,有前昆山尉杨氏子,侨居吴郡。常一日,里中三数辈,相与泛舟,俱游虎丘寺。时任生在舟中,且语及鬼神事。杨生曰:"人鬼殊迹,故鬼卒不可见矣。"任生笑曰:"鬼甚多,人不能识耳,我独识之。"然顾一妇人,衣青衣,拥竖儿,步於岸。生指语曰:"此鬼也。其拥者乃婴儿之("之"原作"也",据明抄本改)生魂耳。"杨曰:"然则何以辨其鬼耶?"生曰:"君第观我与语。"即厉声呼曰:"尔鬼也,窃生人之子乎?"其妇人闻而惊慑,遂疾回去,步未十数,遽亡见矣。杨生且叹且异。及晚还,岸傍一家,陈宴席,有女巫,鼓舞於其左,乃醮神也。杨生与任生俱问之,巫曰:"今日里中人有婴儿暴卒,今则寤矣,故设宴以谢。"遂命出婴儿以视,则真妇人所拥者。诸客惊叹之,谢任生曰:"先生真道术者,吾不得而知也。(出《宣室志》)

    【译文】

    吴郡的任生,善于看鬼,住在浻庭山,他的面貌总象个孩童。按照吴楚的风俗,也不能查出他的生辰。宝历年间,有个前昆山尉杨氏的儿子,侨居在吴郡,曾经有一天,里中几个人,共同荡着小船,一起游览虎丘寺。当时任生在船里,又说到鬼神的事情。杨生说:"人和鬼的踪迹不一样,所以鬼的踪迹不能看见。"任生笑着说:"鬼很多,人不能识别罢了,我单单能识别。"这样,他们看到一个妇人,穿着黑衣服,抱着个小孩,在岸边走。任生指着说:"这是鬼,她抱的是婴儿的灵魂。"杨说:"那么凭什么辨别他是鬼呢?"任生说:"你只管看我和他说话。"就大声叫道:"你是鬼,偷活人的孩子吗?"那妇人听后很惊惧。就急忙往回跑,走了不到十几步,就不见了。杨生又赞叹又惊异。到晚上回家,离城有几里,岸边有一人家,摆设宴席。有个女巫,在那右边鼓动挥舞,是祈祷神灵。杨生和任生一起问他,女巫说:"今天里中人有个婴儿突然死去,现在又醒过来了!所以设宴谢神。"就让把婴儿抱出来看,正是妇人所抱的那个!各位客人震惊叹服,感谢任生说:"先生是真正有道术的人,我们是不能知道的。"

    ----------------------------------------

    邬涛

    邬涛者,汝南人,精习坟典,好道木。旅泊婺州义乌县馆,月余。忽有一女子,侍二婢夜至,一婢进曰:"此王氏小娘子也,今夕顾降於君子。"涛视之,乃绝色也。谓是豪贵之女,不敢答。王氏笑曰:"秀才不以酒色於怀,妾何以奉托?"涛乃起拜曰:"凡陋之士,非敢是望。"王氏令侍婢施服玩於涛寝室,炳以银烛,又备酒食。饮数巡,王氏起谓涛曰:"妾少孤无托,今愿事君子枕席,将为可乎?"涛逊辞而许,恩意款洽。而王氏晓去夕至,如此数月。涛所知道士杨景霄至馆访之,见涛色有异,曰:"公为鬼魅所惑,宜断之。不然死矣。"涛闻之惊,以其事具告,景霄曰:"此乃鬼也。"乃与符二道,一施衣带,一置门上,曰:"此鬼来,当有怨恨,慎忽与语。"涛依法受之。女子是夕至,见符门上,大骂而去,曰:"来日速除之,不然生祸。"涛明日访景霄,具言之,景霄曰:"今夜再来,可以吾咒水洒之,此必绝矣。"涛持水归,至夜,女子复至,悲恚之甚。涛乃以景霄咒水洒之,於是遂绝。(出《集异记》)

    【译文】

    邬涛是汝南人,精习三皇五帝所作的书,喜欢道术,出游住在婺州义鸟县馆。一个多月,忽然有一个女子,两个婢女夜晚来到。一个婢女进前说:"这是王氏小娘子,今天晚上特意前来看望你。"涛看她,是绝色佳人,认为这是豪门权贵家的女子,不敢答话。王氏笑着说:"秀才不把酒色放在心上。我用什么奉献托咐?"涛就站起拜谢道:"我是平凡鄙陋的人,不敢有这种欲望。"王氏让待婢解下外衣在涛的寝室里玩。点燃银色的蜡烛,又备办了酒饭。喝了几巡,王氏站起对涛说:"我年少丧父母没有依托,现在愿意待奉你共枕席,将要做行吗?"涛恭顺辞谢而答应,恩爱亲密。王氏早晨离去晚上回来,如此几个月。涛所认识的道士杨景霄到馆拜访他,看见涛的脸色异常,说:"你被鬼魅所迷惑,应该断绝她,不然的话就死了。"涛听说很吃惊,把那事全都告诉了他。景霄说:"这是鬼呀!"就给他两道符,一道放在衣带上,一道放在门上。说:"这鬼来,一定怨恨你,千万不要和她说话。"涛按照方法接受了。女子这天晚上来到,看见符在门上,大骂而离去。说:"明天赶紧去掉它,不然要造成祸患!"涛第二头拜访景霄,把全部情况告诉了他。景霄说:"今晚再来,可以用我的咒水洒她,这一定能断绝了。"涛拿着水回去。到了晚上,女子又来了,悲愤到极点。涛就用景霄的咒水洒她,于是就断绝了。

    ----------------------------------------

    曾季衡

    大和四年春,监州防御使曾孝安有孙曰季衡,居使宅西偏院。室屋壮丽,而季衡独处之。有仆夫告曰:"昔王使君女暴终於此,乃国色也。昼日其魂或见於此,郎君慎之。"季衡少年好色,愿睹其灵异,终不以人鬼为间。频注名香,颇疏凡俗,步游闲处,恍然凝思。一日哺时,有双鬟前揖曰:"王家小娘子遣某传达厚意,欲面拜郎君。"言讫,瞥然而没。俄顷,有异香袭衣。季衡乃束带伺之,见向双鬟,引一女而至,乃神仙中人也。季衡揖之,问其姓氏,曰:"某姓王氏,字丽真。父今为重镇,昔侍从大人牧此城,据此室,无何物故。感君思深杳冥,情激幽壤,所以不间存没,颇思神会。其来久矣,但非吉日良时。今方契愿,幸垂留意。"季衡留之款会,移时乃去。握季衡手曰:"翌日此时再会,慎勿泄於人。"遂与侍婢俱不见。自此每及晡一至,近六十余日。季衡不疑,因与大父麾下将校,说及艳丽,误言之。将校惊惧,欲实("欲实"原作"然",据明抄本改)其事,曰:"郎君将及此时,愿一扣壁,某当与二三辈潜窥焉。"季衡亦终不能扣壁。是日,女郎一见季衡,容声惨怛,语声嘶咽,握季衡手曰:"何为负约而泄於人?自此不可更接欢笑矣。"季衡惭悔,无词以应,女曰:"殆非君之过,亦冥数尽耳。"乃留诗曰:"五原分袂真吴越,燕折莺离芳草竭。年少烟花处处春,北邙空恨清秋月。"季衡不能诗,耻无以酬,乃强为一篇曰:"莎草青青雁欲归,玉腮珠泪洒临歧。云鬟飘去香风尽,愁见莺啼红树枝。"女遂於襦带,解蹙金结花合子,又抽翠玉双凤翘一只,赠季衡曰:"望异日睹物思人,无以幽冥为隔。"季衡搜书箧中,得小金缕花如意,酬之。季衡曰:"此物虽非珍异,但贵其名如意,愿长在玉手操持耳。"又曰:"此别何时更会?"女曰:"非一甲子,无相见期。"言讫,呜咽而没。季衡自此寝寐求思,形体羸瘵。故旧丈人玉回,推其方术,疗以药石,数日方愈。乃询五原纫针妇人,曰:"王使君之爱女,不疾而终於此院。今已归葬北邙山,或阴晦而魂游於此,人多见之。"则女诗云"北邙空恨清秋月"也。(出《传奇》)

    【译文】

    大和四年春天。监州防御使曾孝安有个孙子叫季衡,住防御使宅院的西偏院。房屋壮丽,季衡单独住在这里。有个仆人告诉他说:"从前王使君的女儿在这里突然死去,有着倾国的容貌。她的灵魂白天在这里有时就能看见,你要谨镇小心。"季衡少年好女色,想要看她的灵魂,终究不把人和鬼当作隔阂。频频点上名香,与凡俗很疏远,在安静的地方散步,恍恍惚惚冥思苦想。一天黄昏的时候,有一个梳着双鬟发型的婢女上前打揖道:"王家小娘子派我传达深厚情意,要当面拜访你。"说完,突然就不见了。一会儿,有特殊的香味袭入,季衡就束上带子等候她。看见先前两个婢女,带领一女子而来,真是象神仙中的人。季衡拱手,问她们的姓氏。回答说:"我姓王,名字叫丽真,父亲现在做重镇,从前跟随父亲到这个城邑,住在这屋里,不久死亡。感谢你思念深远的冥府,情意激烈达到地下深处,所以生与死没有隔阂,很想领会。来已很久了,只是没有吉日良辰。现在才合心愿,希望有留我的心意。"季衡留下她亲切私会,过了很长时间才离去。她握着季衡的手说:"明天这个时间再相会,千万不要泄露给别人。"就与侍婢都不见了。从此每到黄昏时就来到。将近六十多天,季衡没有疑虑。因为和祖父部下的将校说到她的艳丽,不慎失言了。将校惊惧,想要证实那事。说:"你等她来到这里的时候,希望你敲下墙壁,我和两三个人偷偷地窥视她。"季衡终究也没敲墙壁。这一天,女子一见季衡,面色忧伤,声音嘶哑,握着季衡的手说:"为什么违背约定泄露给别人?从此不能够再继续欢乐了。"季衡感到惭愧悔恨,无话回答。女子说:"大概不是你的过错,也是冥数完了。"就留给他诗道:"五原分袂真吴越,燕拆莺离芳草竭。年少烟花处处春,北邙空恨清秋月。"季衡不能写诗,羞愧没有什么酬谢,就免强写了一篇道:"莎草青青雁欲归,玉腮珠泪洒临歧。云鬟飘去香风尽,悉见莺啼红树枝。"女子从衣带上解下蹙金结花合子,又抽出翠玉双凤翘一只,赠给季衡说:"希望他日睹物思人,不要因为幽冥成为阻隔。"季衡在书箱中寻找,找到小金缕花如意,酬谢她。季衡说:"这东西虽然不是珍奇,但是贵在它叫如意,希望在你的手里永久操持。"又说,"这次分别什么时候再相会?"女子说:"不是哪一年,没有相见的日期。"说完,哭着就不见了。季衡从此睡觉也追求思念,身体瘦弱多病。旧友前辈王回,运用他的方术,用药物治疗,几个月才治好。向五原的一位缝纫妇人询问,她说:"是王使君的爱女,没病而死在这个院里,现在已安葬在北邙山,有时阴暗时魂灵就在这里游荡,很多人都看见过她。"这就是那女子在诗里所说的"北邙空恨清秋月"。

    ----------------------------------------

    赵合

    进士赵合,貌温气直,行义甚高。大和初,游五原。路经沙碛。睹物悲叹。遂饮酒,与仆使并醉,("醉"字原空缺,据明抄本补。)因寝於沙碛。中宵半醒,月色皎然,闻沙中有女子悲吟曰:"云鬟消尽转蓬稀,埋骨穷荒无所依。牧马不嘶沙月白,孤魂空逐雁南飞。"合遂起而访焉。果有一女子,年犹未笄。色绝代,语合曰:"某姓李氏,居於奉天。有姊嫁洛源镇帅,因住省焉。道曹党羌所虏。至此挝杀,劫其首饰而去。后为路人所悲,掩於沙内,经今三载。知君颇有义心,倘能为归骨於奉天城南小李村,即某家 榆耳,当有奉报。"合许之。请示其掩骼处,女子感泣告之。合遂收其骨,包於囊中。伺旦,俄有紫衣丈人,跃骑而至,揖合曰:"知子仁而义,信而廉。女子启祈,尚有感激。我李文悦尚书也,元和十三年,曾守五原。为犬戎三十万围逼城池之四隅,兵各厚十数里,连弩洒雨,飞梯排云。穿壁决濠,昼夜攻击。城中负户而汲者,矢如蝟毛。当其时,御捍之兵,才三千。激厉其居人,妇女老幼负土而立者,不知寒馁。犬戎於城北造独脚楼,高数十丈,城中巨细,咸得窥之。某遂设奇计,定中其楼立碎。羌酋愕然,以为神功。又语城中人曰:"慎勿拆屋烧,吾且为汝取薪,积於城下,许人钓上。又太阴稍晦,即闻城之四隅,多有人物行动,声言云:"夜攻城耳。"城中慑慓,不敢暂安。某曰:"不然。"潜以铁索下烛而照之,乃空驱牛羊行胁其城,兵士稍安。又西北隅被攻,摧十余丈。将遇昏晦,群胡大喜,纵酒狂歌,云:"候明晨而入。"某以马弩五百张而拟之,遂下皮墙障之。一夕,併工暗筑,不使有声,涤之以水。时寒,来日冰坚,城之莹如银,不可攻击。又羌酋建大将之旗,乃赞普所赐,立之於五花营内。某夜穿壁而夺之如飞,众羌号泣,誓请还前掳掠之人,而赎其旗。纵("纵"原作"钓",据明抄本改)其长幼妇女百余人,得其尽归。然后掷旗而还之。时邠泾救兵二万人临其境,股慓不进。如此相持三十七日。羌酋乃遥拜曰:"此城内有神将,吾今不敢欺。"遂卷甲而去。不信宿,达宥州,一昼而攻破其城。老少三万人,尽遭掳去。以此厉害,则余之功及斯城不细。但当对时相,使余不得仗节出此城,空加一貂蝉耳。余闻锺陵韦夫人,(指韦丹,事见杜牧撰故江西观察使武阳公韦公遗爱碑。"韦夫人"疑是"韦大夫"之讹。)旧筑一堤,将防水潦,后三十年,尚有百姓及廉问周公感其功,而奏立德政碑峨然。若余当守壁不坚,城中之人,尽为羌胡之贱隶,岂存今日子孙乎?知子有心,请白其百姓,讽其州尊,与立德政碑足矣。"言讫,长揖而退。合即受教,就五原。以语百姓及刺史,俱以为妖,不听,惆账而返。至沙中,又逢昔日神人,谢合曰:"君为言,五原无知之俗,刺史不明,此城当有火灾。方与祈求幽府,吾言於五原之事,不谐,此意亦息。其祸不三旬而及矣。"言讫而没,果如期灾生。五原城馑死万人,老幼相食。合挈女骸骨至奉天,访得小李村而葬之。明日道侧,合遇昔日之女子来谢而言曰:"感君之义,吾大父乃贞元得道之士,有《演参同契续混元经》,子能穷之,龙虎之丹,不日而成矣。"合受之,女子已没。合遂舍举,究其玄微,居於少室。烧之一年,皆使瓦砾为金宝;二年,能起毙者;三年能度进。今时有人遇之於嵩岭耳。(出《传奇》)

    【译文】

    进士赵合,容貌温和性情直爽,品德高尚。大和初年,游览五原,路过沙碛,睹物悲叹,于是喝酒,和仆人都渴醉了,就住在沙碛。半夜睡醒,月色明亮,听到沙中有个女子悲伤地吟道:"云鬟消尽转蓬稀,埋骨穷荒无所依。牧马不嘶沙月白,孤魂空逐雁南飞。"赵合起身拜访她。果然有一个女子,年纪还未成年,容貌是绝代佳人。她告诉合说:"我姓李,住在奉天,有个姐姐嫁给洛源镇帅,因为前往探视,在路上遭到羌人俘获,至这儿被打死了,抢去了我的首饰逃离。后来被过路人哀怜,掩埋在沙内,到现在已经三年了。听说你颇有侠义之心,倘或能把尸骨送回到奉天城南的小李村,就是我的故乡,一定能报答你。"赵合答应了。让她指明掩埋尸骨的地方。女子感谢哭着告诉了他。合于是收起她的尸骨,包在口袋里,待候到早晨。不久有个穿紫衣的男子汉,急忙骑马来到,向合拱揖道:"知道你仁而义,信而廉,女子开始请求,还有感激。我是李文悦尚书。元和十三年,曾经驻守五原,被犬戎的三十万大军包围逼近城池的四角,士兵各厚十几里,连续发出的箭象下雨,飞梯排云一般,穿墙掘沟,昼夜攻击。城里靠窗取水的,被箭射中象蝟毛。那个时候,防御的士兵,才三千人,激励那居住的人,妇女老幼站立的,不知道冷饿。犬戎在城北建造了独脚楼,高几十丈,城里的详细情况,都能看见。我于是设奇计,真的打中那楼立刻粉碎。羌的头领非常吃惊。认为是神功。又对城中人说:"千万别拆房子当柴烧,我将给你们寻柴禾,堆在城下。"许多人把些禾钓上城。又有一天特别阴暗,就听到城的四角,有很多人行动,声言说:"夜间攻城了!"城中人非常恐惧,不敢暂且安歇。我说:"不是这样!"偷偷地用铁索下去用烛光照它,是空赶着牛羊走威胁那城池。兵士稍微安稳。又一天西北城角被击,摧毁十多丈,将要到天黑群胡非常高兴,纵情喝酒狂歌乱舞,说:"等到明天早晨就攻进城!"我用马弩五百张而模仿它,于是放下皮墙阻挡。一天晚上,同时用人暗地修筑,不让有声音,用水浇上。当时天寒,第二天成为坚冰,城墙象银子一样晶莹,不可攻击。又一天,羌头建大将的旗帜,是赞普所赐给的,立在五花营内。我夜里穿墙而夺取它象飞一样回来。众羌兵号啕痛哭,宣称用以前掳去的人,换回那大旗,释放那老少妇女一百多人,能够全部回去。然后投掷旗还给他们。当时邠泾救兵两万多人面对那境界,两腿发抖不敢前进。如此相持三十七天,羌头遥远拜道:"这城内有神将,我现在不敢欺悔他。"于是收兵离去。不到两夜,到达宥州,一天就攻破了那城,老少三万人,都被掳去。凭着这种利益和害处的比较,那么我对这个城的功劳是不小的。但是当时的宰相,让我不能拿着符节离开这城,空赏给一个美女。我所说钏陵的韦夫人,从前修筑了一个大堤,要防水灾,三十年后,还有百姓和廉访使周公,感谢好的功德而上奏给立了巍峨的德政碑。如果我那时守城不牢固,都将成为羌胡的卑贱的奴隶,哪能有现在的子孙呢?知道你是有心的人,请先诉那百姓,委婉劝说那州官,给立个德政碑就心满意足了。"说完,长长拱揖而离去。赵合接受了指教,到了五原,把这事告诉了百姓和刺史。都认为是妖言惑众,不听信。赵合失望地返回,到了沙中。又遇见从前的神人,感谢赵合说:"你给说明了,五原无知的百姓,刺史不贤明,这个城一定有火灾。我正想祈求天幽府,我告诉五原的事不能随心,这种想法也就停止了。那灾祸不超过三旬就要发生了。"说完就不见了。果然按期发生了灾祸,五原城里饿死的有一万多人,老少互相吃。赵合带着女子的尸骨到达奉天,找到小李村而埋葬了她。第二天在道边,赵合遇到了从前的女子前来拜谢并对他说:"感谢你的恩义,我祖父是贞之年间得道的人,有演参同契续混之经。你能读完,龙虎丹药,不久就能成功。"赵合接受了它,女子就不见了。赵合就放弃了求举之事,研究那部经书的玄妙,住在少室山,炼了一年龙虎丹,就能使瓦砾变成金宝山;两年后,能让死者回生;三年后,吃它能超脱现世。现在还常有人在嵩岭遇见他。

    ----------------------------------------

    韦安之

    韦安之者,河阳人,时至阳翟,拟往少室寻师。至登封,逢一人,问欲何往,曰:"吾姓张名道,家金乡,欲往少室山读书。"安之亦通姓字。所往一志,乃约为兄弟,安之年长,为兄。同入少室,师李潜。经一年,张道博学精通,为学流之首。一日。语安之曰:"兄事业全未,从今去五载,方成名,官亦不过县佐。安之惊异曰:"弟何以知之?"道曰:"余非人,乃冥司主典也。泰岳主者欲重用,为以才识尚寡,给一年假於人间学。今年限已满,功业稍成,将辞君去。慎勿泄於人。"言讫,辞其师。安之送道下山,涕泣而别。道曰:"君成名之后,有急,当呼道,必可救矣。"安之五年乃赴举。其年擢第,授杭州於潜县尉,被州遣部物,("物"字原缺,据明抄本补。)将抵河阴。至淇泽浦,为淮盗来劫。安之遂虔启於道,俄而雷雨暴至,群盗皆溺。安之为龙兴县丞卒。(出《灵异录》)

    【译文】

    韦安之是河阳人,当时到了阳翟,打算到少室寻拜老师。到达登封,遇见一人,问要到哪里去。说:"我姓张名字叫道,家在金乡,想要到少室山读书。"安之也道报了姓名,向往的志向是一样的,于是结为兄弟。安之年龄大,做哥哥。一起到少室,拜李潜为师。经过一年,张道学识广博学业精进,是学生们中的第一。一天,他告诉安之说:"兄的事业还没有完成,从现在开始还得五年,才能成名,官也不过是个县佐。"安之惊异道:"弟凭什么知道?"张道说:"我不是人,是冥司的主典,泰岳主要重用我,认为我才识还少,给一年的假,到人间学习,现在年限已满,功业稍有成就,将要辞别你而去,千万不要泄露给别人。"说完,辞别他的老师。安之送张道下山,哭泣分别。张道说:"你成名以后,有急难,要呼唤我,一定能够救你。"安之五年后才去考举,那年考中,授给杭州於潜县尉,被州派遣到外地。将要到河阴,到达淇泽浦,被淮盗抢劫。安之就虔诚地呼唤张。一会雷雨突然到来,群盗都被淹没。安之做龙兴县丞时死。

    ----------------------------------------

    李佐文

    南阳临湍县北界,秘书郎袁测、襄阳椽王汧皆止别业。大和六年,客有李佐文者,旅食二庄。佐文琴棋之流,颇为袁、王之所爱。佐文一日向暮,将止袁庄。仆夫抱衾前去,不一二里,阴风骤起,寒埃昏晦。俄而夜黑,劣乘独行,迷误甚远。约三更,晦稍息,数里之外,遥见火烛。佐文向明而至,至则野中回舍,卑狭颇甚。中有田叟,织芒 。佐文逊辞请讬,久之。方延入户,叟云:"此多豺狼,客马不宜远絷。"佐文因移檐下,迫火而憩。叟曰:"容本何诣而来此?"佐文告之,叟哂曰:"此去袁庄,乖於极矣。然必俟晓,方可南归。"而叟之坐后,纬萧障下,时闻稚儿啼号甚痛,每发声,叟即曰:"儿可止,事已如此,悲哭奈何?"俄则复啼,叟辄以前语解之。佐文不谕,从而诘之,叟则低回他说。佐文因曰:"孩幼苦寒,何不携之近火?"如此数四,叟则携致就炉,乃八九岁村女子耳。见客初无羞骇,但以物画灰,若抱沈恨。忽而怨咽惊号,叟则又以前语解之。佐文问之,终不得其情。须叟平晓,叟即遥指东南乔求曰:"彼袁庄也,去此十里而近。"佐文上马四顾,乃穷荒大野,曾无人迹,独田叟一室耳。行三数里,逢村妇,携酒一壶,纸钱副焉。见佐文曰:"此是巨泽,道无人。客凌晨何自来也?"佐文具白其事,妇乃附膺长号曰:"孰为人鬼之遇耶?"佐文细询之,其妇曰:"若客云去夜所寄宿之室,则我亡夫之殡闾耳。我佣居袁庄七年矣。前春,夫暴疾而卒。翌日,始龀之女又亡。贫究无力,父子同瘗焉。守制嫠居,官不免税,孤穷无托,遂意再行。今夕将适他门,故来夫女之瘗告诀耳。佐文则与同往,比至昨暮之室,乃殡宫也,历历踪由,分明可复。妇乃号恸,泪如绠縻。因弃生业,剪发于临湍佛寺,役力誓死焉。其妇姓王,开成四年,客有见者。(出《集异记》)

    【译文】

    南阳临湍县北边,秘书郎袁测、襄阳掾王汧都建立了别墅。大和六年,有个客人李佐文,寄食二庄。佐文是个擅长琴棋的人,袁、王很喜欢他。佐文一天将晚时,要到袁庄休息。仆夫抱着被先走了。没走到一二里,冷风突然刮起。天昏地暗一会夜漆黑。佐文乘着劣马独自行进,迷失道路很远。大约三更天,昏黑稍微停止,几里地外,远远看见灯光。佐文向亮处走去,到了眼前一看却是荒野中几间陋室,很低矮狭窄。屋里有个年老的农民,正在编织草鞋。佐文恭顺地请求投宿,很久才请进门。老头说:"这里豺狼很多,客人的马不要在远处系缚。"佐文于是移到檐下,靠近火而休息。老头说:"客人因为什么原因而来到这里?"佐文告诉了他。老头微笑首说:"这里距离袁庄,相隔很远,这样必须等到天亮,向南去才能到达。"老头坐下后,草帘子屏障下边常常传出小孩非常悲痛的啼哭声。每当发出哭声,老头就说:"孩儿应该停止,事已如此,悲哭能怎么样?"一会儿又哭,老头还用前边的话劝说。佐文不明白,问他。老头就纡回曲折说其他的事情。佐文于是说:"孩子小怕冷,为什么不领他靠近火?"如此多次,老头就领她靠近火炉,是个八九岁的农村女孩。看见客人开始没有害羞和惊怕,只是用东西画灰,象怀着深深的怨恨。忽然悲哭惊号。老头就又用前边的话劝她。佐文问他,终究不能得到那实情。不久天亮,老头就远远指着东南的乔木说:"那就是袁庄,离这有十里远近。"佐文上马向四下看,是片很大的荒野,不曾有人的痕迹,只有田叟一座房子。走了三里多,遇到一个村妇,带着一壶酒,纸钱和一些附带的东西。看见佐文说:"这是巨泽,路上没人,客人一清早从哪里来的?"佐文把那事全告诉了她。村妇就拍胸大哭道:"为什么人和鬼能在路上相遇呢?"佐文细问她,那村妇道:"象客人说的昨晚寄宿的房子,是我亡夫的殡闾。我受人雇用住在袁庄七年了,前年春天,丈夫得急病死去,第二天,才七岁的女儿又死了。因为贫穷没有能力,父子一起埋葬。我尊守丧规寡居,官府不给免税,孤独穷困没有依托,就想再嫁,今天晚上将要嫁到别人家,所以来到丈夫女儿的葬地告别。"佐文就和她一同前往,等到了昨晚的房子,是个殡宫,经由的踪迹历历在目,分明可以踏着再走。村妇就号啕大哭,泪如绳索。于是她放弃了谋生之业,在临湍佛寺剪掉头发,劳苦出力发誓到死。那个妇女姓王,开成四年,有人看见过她。

    ----------------------------------------

    胡急

    安定胡急,家于河东郡,以文学知名。大和七年春登进士第,时贾餗为礼部侍郎。后二年,文宗皇帝擢餗相国事。是岁冬十月,京兆乱,餗与宰臣涯("涯"原作"急"。据明抄本改。)已下,俱遁去,有诏捕甚急。时中贵人仇士良,护左禁军,命部将执兵以穷其迹。部将谓士良曰:"胡急受贾餗恩。今当匿在急所。愿骁健士五百,环其居以取之。"士良可其请,於是部将拥兵至急门,召急出,厉声道:"贾餗在君家,君宜立出,不然,与餗同罪。"急度其势不可以理屈,抗辞拒之。部将怒,执急诣士良,戮于辕门之外。时急弟湘在河东郡,是日,湘及家人,见一人无首,衣绿衣,衣有血濡之迹,自门而入,步至庭。湘大怒,(明抄本怒作恐。)命家人逐之,遽不见。后三日,而急之凶闻至(出《宣室志》)

    【译文】

    安定的胡急,家住在河东郡,以文章学问出名,大和七年春考中进士。当时贾餗任礼部待郎。两年后,文宗皇帝提拔贾餗做相国。这年冬天十月份,京城叛乱,贾餗和宰臣涯被打败,一起逃走。皇上有诏书捉拿很紧急,当时宦官仇士良,监领左禁军,命令部将带兵极力寻求他们踪迹。部将对士良说:"胡急承受贾餗的恩惠,现在应该藏在胡急家,愿带领五百名勇猛矫健的士兵,包围他的住所捉取他。"士良允许了他的请求。于是部将率领士兵到达胡急家门。召唤胡急出来,厉声叫道:"贾餗在你家,你要立刻把他放出来!不这样,与贾餗同罪!"胡急考虑他的来势不能用道理说服,就严辞拒绝。部将大怒,捉拿胡急到士良处,杀死在辕门外。当时胡急的弟弟胡湘在河东郡,这天,胡湘和家人看见一个人没有头,穿着绿衣,衣服上有血染的痕迹,从门面进入,走到庭院。胡湘大怒,命令家人驱逐他,立刻就不见了。三天后,胡急的死讯就到了。穿越小说 www.kk169.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太平广记》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太平广记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太平广记》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