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卷第二百八十九 妖妄二

穿越小说推荐各位书友阅读:太平广记正文 卷第二百八十九 妖妄二
(穿越小说 www.kk169.com)    李泌 纸衣师 明思远 周士龙 李长源 双圣灯 路神通 五福楼 鱼目为舍利

    目老叟为小儿 于世尊 捉佛光事 大轮咒 陈仆射 解元龟 蔡畋 张守一

    ----------------------------------------

    李泌

    李泌以虚诞自任。尝对客:教家人遣洒扫,今夜洪崖来。有人遗美酒一榼,会有客至,乃曰:"麻姑送酒,与君同倾。"倾未毕,阍者云:"某侍郎取榼,泌命倒还,亦无愧色。(出《国史补》)

    【译文】

    李泌这个人以虚妄而自我放任。一次,他曾经当着客人的面,告诉家人打扫房间,说今夜洪崖要来。有人送来一榼美酒,恰巧来了个客人,李泌就对他说:"这是麻姑神仙送来的酒,咱们一同把它喝了吧。"尚未喝完,看门的人喊:某侍郎来取榼子了!李泌赶紧让人把酒倒出来后,才把榼还给人家,脸上毫无羞愧之色。

    ----------------------------------------

    纸衣师

    大历中,有一僧,称为苦行。不衣缯絮布絁之类,常衣纸衣,时人呼为纸衣禅师。代宗武皇帝召入禁中道场安置,令礼念。每月一度出外,人转崇敬。后盗禁中金佛,事发,召京兆府决杀。(出《辩疑志》)

    【译文】

    唐代大历年间,有一个和尚称为苦行僧,他不穿棉布绸子之类的纺织品,专门穿纸做的衣服,当时人们称他为纸衣禅师。代宗召他进宫,安排他做道场,让他念经,每月一次。出宫之后,人们对他转变了态度,崇敬起他来。后来,他因偷宫中金佛一事败露,招致杀身之祸,被京兆府处决。

    ----------------------------------------

    明思远

    华山道士明思远,勤修道箓,三十余年。常教人"金水分形之法",并闭气存思,师事甚众。永泰中,华州虎暴。思远告人云:"虎不足畏,但闭气存思,令十指头各出一狮子,但使向前,虎即去。"思远兼与人同行,欲暮,于谷口行逢虎。其伴惊惧散去,唯思远端然,闭气存思。俄然为虎所食。其徒明日于谷口相寻,但见松萝及双履耳。(出《辩疑志》)

    华山有位道士叫明思远,勤奋地钻研道教典籍,三十多年,常常教人所谓"金水分形法",并告诉人家要屏住呼吸靠意念行事。来向他求教拜师的人很多。唐永泰年间,华州闹起了虎患。明思远告诉人们说:"老虎没什么可怕的,只要屏住呼吸靠意念行事,想象十个手指头各出来一只狮子,然后就让它们冲上前,老虎立刻就会跑掉。"他并与人同行去找老虎,天快黑的时候,在谷口遇上了老虎。同伴吓得四处逃散,只有明思远泰然端坐,屏住呼吸靠意念行事。结果,顷刻之间被老虎吃掉了。第二天,他的徒弟们进山寻找,只看见松萝上面有一双鞋子。

    ----------------------------------------

    周士龙

    周士龙者,婺州东阳人。能辨山冈,卜择坟墓之地,与叔父齐名。每至岁月大通,门庭车马如市,人之夭寿官位,吉凶利害,一切以地断。大历五年,至邺中,邺中兵马使姚希晟新葬母氏于青都村,士龙占其冢:"一年合家破。"到明年,希晟犯事至死。邺中之人,无不惊骇,相与谓之神人。又有兵马使娄瓘举大事,遂恳祈士龙卜地,前后饷千余贯。士龙大喜,遂与月余日寻访山原。忽得一处,说其地势回抱,是龙腹,三年内必得节度使。瓘亦以自负。岁中,邺中军变,瓘因此谓地势有凭,便有异图。事发。遂斩于军门,举家无复遗类。(出《辩疑志》)

    【译文】

    周士龙是婺州东阳县人,能够看风水选择坟茔地,与其叔父齐名。每当遇上好日子,他家总是门庭若市,人们对寿命的长短、官职的升降,以及其他的吉凶祸福均都请他以坟地来断定。唐代大历五年,周士龙来到邺郡,邺郡兵马使姚希晟刚刚把死去的母亲埋葬在青都村,周士龙去看看坟地,说:"一年之内,这个家就得破呵!"到了第二年,果然,希晟因犯了事,连命也搭上了。邺城里的人,没有不感到震惊的,都在私下里称他为神人。又有一个兵马使娄瓘一心想干大事,随即恳请周士龙为祖上选一块好的坟茔地,前前后后给他一千多贯钱。周士龙大喜,当即奔波一个多月,寻访郡中所有的山川,意外找到一个好地方,说这里地势回抱,是龙之腹部,实乃风水宝地,三年之内保他当上节度使。娄瓘听罢信以为真,且颇自负。当年,邺郡兵变,娄瓘满以为那坟地有准儿,认为这兵变是个好机会,便生了野心,企图谋反。结果,事情犯了,他被斩于营门口,全家也没有留下一个人。

    ----------------------------------------

    李长源

    李长源常服气导引,并学禹步方术之事,凡数十年。自谓得灵精妙,而道已成。远近辈亲敬师者甚多。洪州昼日火发,风猛焰烈,从北来。家人等狼狈,欲拆屋倒篱,以断其势。长源止之,遂上屋禹步禁咒。俄然火来转盛,长源高声诵咒,遂有迸火飞焰,先著长源身,遂堕于屋下。所居之室,烧荡尽。器用服玩,无复孑遗。其余图箓持咒之具,悉为灰烬。(出《辩疑志》)

    【译文】

    李长源曾经练过气功,并学过巫师的步法和方术,几十年了,自称已经领悟了其中的精妙和要领,道法也练成了。远远近近,不少人前来拜他为师。一天,洪州白天起了大火,风助火威,自北而来。李长源家里人显得十分狼狈,想推倒篱笆扒倒房子,切断火源。李长源制止了他们,随即上了房顶,迈着巫师的步法,念起了咒语。不料,那火势一会儿变得更加凶猛。李长源高声诵念着咒语,马上就有火焰迸射到他身上,他当即滚到了房下。结果,他们所住的房子,烧得片瓦不剩,所有的用具、服装、古玩等等,没有一件完好无损的。其余的那些图谶咒符等巫师用的东西,也全化成了灰烬。

    ----------------------------------------

    双圣灯

    长安城南四十里,有灵母谷,呼为炭谷。入谷五里,有惠炬寺。寺西南渡(渡原作庭。据明抄本改。)涧,水缘崖侧,一十八里至峰,谓之灵应台。台上置塔。塔中观世音菩萨铁像。像是六军散将安太清置造。众传观世音菩萨曾见身于此台。又说塔铁像常见身光。长安市人流俗之辈,争往观谒,去者皆背负米曲油酱之属。台下并侧近兰若四十余所,僧及行童,衣服饮食有余。每至大斋日送供,士女仅至千人,少不减数百,同宿于台上,至于礼念,求见光。兼云:常见圣灯出,其灯或在半山,或在平地,高下无定。大历十四年,四月八日夜,大众合声礼念,西南近台,见双圣灯。又有一六军健卒,遂自扑,叫唤观世音菩萨,步步趋圣灯向前,忽然被虎拽去。其见者乃是虎目光也。(出《辩疑志》)

    【译文】

    出长安城向南走四十里,有灵母谷,也称为炭谷。进谷五里处,有座惠炬寺,越过寺西南面那道水拍云崖的深涧,再走十八里就到了峰顶。这峰顶叫灵应台,台上建了一座塔,塔里有观世音菩萨的铁像。这铁像是朝廷军队中的散将安太清置造。人们传说菩萨曾经在这里现过原形,又说铁像身上经常闪出佛光。长安城里的一些低俗之人,争先恐后前去拜谒,去的人都背着粮油酱醋之类。台下并排建起了四十多所寺庙,僧人以及杂役,吃穿都不用愁。每到大的斋日都会送来不少供品,男男女女近千人,最少也不少于几百人。他们同宿于台上,怀着虔诚的信念,祈求见到佛光。同时有人讲:曾经看到圣灯出现;那灯有时在山腰,有时在山下,忽高忽低不定位。唐代大历十四年四月八日晚上,人们正同声祈祷,靠近台顶的西南方出现了一对圣灯。这时,有一个健壮的朝廷士卒立即扑过去。他一边呼唤着观世音菩萨,一边一步步靠上前,忽然被老虎拽跑了。原来,他看见的"双圣灯",乃是老虎的眼睛在闪亮呵。

    ----------------------------------------

    路神通

    段成式门下驺路神通,每军较,力能戴石,簦靸六百斤石,龇破石粟数十。背扎天王,自言得神力,入场神(神原作人。据明抄本改。)助之(之原作多。据明抄本改。)则力生。当至朔望日,具乳糜,焚香袒坐,使妻儿供养其背而拜焉。(出《酉阳杂俎》)

    【译文】

    唐代文学家段成式门下有个掌驾车马的人叫路神通。每次与人比武的时候,力气大的能把石头顶起来;顶起六百斤重的大石头,就像戴斗笠穿拖鞋一样容易,而且能一连咬碎几十颗石栗果。背扎天王。他自称得到了神力,一上场神就来帮助他,身上自然就有了力气。每到初一、十五这两天,摆下乳糜,点上香火袒胸而坐,让妻子儿女在他的背后供奉好而揖拜之。

    ----------------------------------------

    五福楼

    元和初,阴阳家言五福太一在蜀,故刘辟造五福楼。符载为文记。(出《国史补》)

    【译文】

    唐代元和初年,风水先生们说五福天神来到了蜀郡,因此刘辟建造了一座五福楼。这种说法符合书上的记载。

    ----------------------------------------

    鱼目为舍利

    泽州僧洪密请舍利塔,洪密以禅宗谜语鼓扇愚俗,自云身出舍利。曾至太原,豪民迎请,妇人罗拜。洪密既辞,妇人于其所坐之处拾得百粒。人验之,皆枯鱼之目也。将辞去山中,要十数番粗毡。半日获五百番。其惑人也如此。(出《北梦琐言》)

    【译文】

    泽州的僧人洪密来到了舍利塔前,他以禅宗的一些隐语扇动盅惑百姓,宣称自己是由佛骨变化而成。一次,他来到太原,一个富豪把他迎进家中,他的妻子向他跪拜。洪密起身告辞之后,富豪的夫人在他坐过的地方拾到一百多粒骨头碴儿。找人一检验,全是干巴鱼的眼珠子呵。他对百姓们说自己要离开这里返回山中,要十几番粗毡子,结果半天就得到了五百番。他就是这样骗人的呀。

    ----------------------------------------

    目老叟为小儿

    长安完盛之时,有一道术人,称得丹砂之妙,颜如弱冠,自言三百余岁。京都人甚慕之。至于输货术丹,横经请益者,门如肆市。时有朝士数人造其第,饮啜方酣,有阍者报曰:"郎君从庄上来,欲参觐。"道士作色叱之。坐客闻之,或曰:"贤郎远来,何妨一见。"道士颦蹙移时,乃曰:"但令入来。"俄见一老叟,鬓发如银,昏耄伛偻,趋前而拜。拜讫,叱入中门。徐谓坐客曰:"小儿愚呆,不肯服食丹砂,以至于是。都未及百岁,枯槁如斯,常已斥于村墅间耳。"坐客愈更神之。后有人私诘道士亲知,乃云:"伛偻者即其父也。"好道术者,受其诳惑。如欺婴孩矣。(出《玉堂闲话》)

    【译文】

    长安城最繁荣兴盛的时候,有一个学道术的人,自称得到了精妙的仙丹,面容像二十来岁的样子,自己却说三百多岁了,京城里的人们都很羡慕他。那些拿着东西来换仙丹,举着经纱来讨药方的人,使这里门庭若市。一次,当时有几个在朝廷里供职的人到他家拜访,酒足饭饱,有个看门人来报告说:"你的儿子从村里进京来了,想看一看你。"那个学道术的人不悦地将他喝退。客人们说:"令郎远道而来,不妨一见。"道士皱眉有顷,便说:"那就让他进来吧。"一会儿,只见进来个老头儿,鬓发皆白,伛偻着身子,老迈不堪。他上前就向道士跪拜。拜毕,道士将他喝进中门,然后缓缓地对客人们说:"小儿愚蠢呆笨,不肯服食仙丹,以至于变成了这副样子。他还未满一百岁,便形容枯槁,已被我驱逐到山村的茅屋里了呵。"听罢,客人们更加信以为真,将他当神崇拜。后来,有人暗地里盘问道士的亲戚朋友,这才得知:那位伛偻身子的老头儿,乃是道士的父亲呵。喜好道术的人们,受到了他的欺骗和盅惑,就像婴孩儿受到大人的欺骗一样。

    ----------------------------------------

    于世尊

    遂州巡属村民,姓于,号世尊者,与一女,皆逆知人之吉凶,数州敬奉,舍财山积。錾凿崖壁,列为佛像,所费莫知纪极。节度许公存,以其妖妄,召至府衙,俾其射覆。不中,乃械而杀之,一无神变。于其所居,得五色文麻絙,以牛载僅百驮,钱帛即可知也。每夜会,自作阿弥陀佛,宫殿池沼,一如西方。男女俱集,念佛而已。斯亦下愚之流,岂术神耶,将有物凭之耶?(出《北梦琐言》)

    【译文】

    遂州巡属有位姓于的村民,号称世尊。他和一个女儿,全能预先知道人的吉凶祸福,附近几个州部将他们奉若神灵,施舍的财物堆积如山。他们便开凿悬崖陡壁,想刻上一排佛像,所花的费用不知道极限。当政的节度使许公存认为于世尊二人为妖妄作乱,把他们召进府衙,看他们射覆置的盆,结果没有射中,就用棍棒把他们打死了。他们神色坦然。后来在他们的住处翻到一批五色花纹的棉线,用牛载了将近一百驮,穿钱的彩绳多得数不清,钱和布帛便可想而知了。他们每天晚上聚在一起,自设佛堂,还有宫殿池沼等,如同西天佛祖圣地。男男女女集中一起,念佛而已,受骗的也都是些愚昧之人。难道说他们向神祈祷求术早成,还用得着这么些东西吗?

    ----------------------------------------

    捉佛光事

    高燕公镇蜀日,大慈寺僧申报,堂佛光见。燕公判曰:"付马步使捉佛光过。"所司密察之,诱其童子,具云:"僧辈以镜承隙日中影,闪于佛上。"由此乖露,擒而罪之。(出《北梦琐言》)

    【译文】

    高燕公镇守蜀郡时,大慈寺的僧人来报告说:大殿上有佛光闪现。燕公判断说:付马步使捉佛光过。派去的人密地进行调查,诱使小孩露出线索,他们说:"那和尚用镜子吸来太阳从门缝中射入的光影,再反射到大佛身上。"此事就这样暴露了,那位僧人被抓去判了罪。

    ----------------------------------------

    大轮咒

    释教五部持念中,有大(大据书前题作火。)轮咒术,以之救病,亦不甚效。然其摄人精魄,率皆狂走,或登屋梁,或龇瓷碗。闾阎敬奉,殆似神圣。此辈由是广获金帛。陵州贵平县牛鞞村民有周达者,贩鬻此术,一旦沸油煎其阴,以充供养,观者如堵,或惊或笑。初自忘痛,寻以致殂也。中间僧昭浦说,朗州有僧号周大悲者,行此咒术,一旦炼阴而毙。与愚所见何姓氏恰同,而其事无殊也?盖小人用道欺天,残形自罚,以其事同,因而录之。(出《北梦琐言》)

    【译文】

    佛教的五部持念中,有一种大轮咒术。用它治病救命,成效甚微,但它摄人的精气和魂魄,使人全都不知不觉地狂奔乱走,或登上屋顶,或啃咬瓷碗。平民百姓对通此咒术的人奉若神灵,虔心敬奉,这种人于是便广收礼品发了大财。陵州贵平县牛鞞村有个叫周达的村民,竟以此术为业。一天,他用沸油煎自己的阴部,充当献佛的供养品,看热闹的人把他围个水泄不通,有人惊奇有人嘲笑。周达开始忘了疼痛,但很快就死了。中间僧昭浦说:"朗州有位法号叫周大悲的僧人行此大轮咒术,一天煎炼阴部而死。为什么他与我所看见的这位姓氏恰恰相同?他们所做的事情是没有区别的呵。"小人用道术欺侮上天,自我摧残,自我惩罚,得到了一样的下场。因而我便把它记载下来。

    ----------------------------------------

    陈仆射

    唐军容使田令孜擅权,有回天之力。尝致书于许昌,为其兄陈敬瑄求兵马使职,节将崔侍中安潜拒而不与。迩后崔公移镇西川,陈敬瑄与杨师立、牛勖、罗元杲,以打球争三川,敬瑄获头筹,制授右蜀节度,以代崔公。中外惊骇。报状云陈仆射之命,莫知谁何。青城县妖人作弥勒会,窥此声势,伪作陈仆射行李,云,山东盗起,车驾必幸蜀,先以陈公走马赴任。乃树一魁,妖共翼佐之。军府未谕,亦差迎侯。至近驿,有指挥索白马四匹,察事者觉其非常,乃羁糜之。未及旋踵,真陈仆射速辔而至,其妖人等悉擒缚而俟命,颍州俾隐而诛之。识者曰:"陈太师由阉宦之力,无涓尘之效。盗处方镇,始为妖物所凭,终亦自贻(贻原作殆。据明抄本改。)诛灭,非不幸也。(出《北梦琐言》)

    【译文】

    唐代军容使宦官田令孜擅自专权,势力极大,专横跋扈。他曾经给许昌令写过一信,为其兄陈敬瑄谋求兵马使的职务,侍中崔安潜节度使拒绝了他。后来,崔安潜镇守西川去了。陈敬暄和杨师立、牛勖、罗元杲等人,以打球来赌博,争夺三川之地。陈敬暄得头筹获大胜,朝廷授他蜀节度使之要职,顶替了崔安潜,使得朝廷上下震惊不已。报状上评论说,陈仆射这个职务,不知道能否胜任?青城县的妖人们举办弥勒斋会,探听到这个消息,做了一套行李,伪称是陈仆射的,并说:山东起了盗寇,皇帝必然要临蜀巡视,先派陈公走马上任。他们推举出一个头目,前呼后拥来到蜀地。军府虽然没有得到通知,也只好派人迎候。接到附近的驿站,妖人中有个头目向军府索要四匹白马,心细的人感到事态非常,就故意拖延时间。未等转身,真陈仆身骑马赶到。于是,那伙妖人等全被擒缚看押起来,听候处理。后来,让他们在颍州将这伙妖人秘密处死。有见识的人评论说:"陈太师凭借宦官的势力升迁,却无一点微末的功绩,盗寇起来之后才去镇压。他起初被妖人们所利用,最后还是他自己把他们剿灭,这难道不值得庆幸吗?"

    ----------------------------------------

    解元龟

    道士解元龟,本西蜀节将下军校。明宗入纂,言自西来,对于便殿,进诗歌圣德,自称太白山正一道士。上表乞西都留守、兼三川制置使,要修西京宫阙。上谓侍臣曰:"此老耄自远来朝此,期别有异见,乃为身名,甚堪笑也。"赐号知白先生,赐紫。斯乃狂妄人也。(出《北梦琐言》)

    【译文】

    道士解元龟,原来是西蜀节度使将军手下的军校,五代后唐明宗时进京入朝,他说自己从西方来,与皇帝对坐在便殿里,赋诗歌颂皇帝的圣明和贤德。他自称是太白山正一道士,上表乞请西都留守兼三川制置使,要修缮西京的宫殿。皇帝对侍臣说:"这老头儿远道而来朝见我,希望他能发表什么高见,可没想到就是为了想出出名,真是太可笑了!"于是,皇帝赐他为"知白先生",赐一身紫衣。这老头真是一个狂妄的人呵。

    ----------------------------------------

    蔡畋

    唐高骈镇成都,甚好方术。有处士蔡畋者,以黄白干之,取瓦一口,研丹一粒,涂半入火,烧成半截紫磨金,乃奇事也。蔡生自贫,人皆敬之,以为地仙。燕公求之不得,久而乖露,乃是得药于人,眩惑卖弄,为元戎杀之。(出《北梦琐言》)

    【译文】

    唐代高骈镇守成都,特别喜好方术。有个叫蔡畋的隐士,凭法术可以求取黄金和白银。拿来一口陶瓦,将一颗仙丹研碎,涂在半口陶瓦上再放进火里烧,最后竟然烧成半截紫磨金,真是奇事呵。蔡畋自己虽然很贫穷,但人们都很敬仰他,把他当成了居于人世间的神仙。高骈欲将他请到府中却未成。时间一长,蔡畋便暴露了,原来他是从别人手中得到一种药,便四处炫耀卖弄,盅惑百姓。后来元戎把他杀了。

    ----------------------------------------

    张守一

    张守一者,沧景田里人也。少怠惰,不事生计。自言能易五金,以溺好利者。其后贫弊,不能自存,乃负一柳箧,鬻粉黛以贸衣食,流转江淮间。吕用之以妖妄见遇,遂来广陵,客于萧胜门下。久不得志,将舍胜去。用之闻之,止之曰:"男子以心诚期物,何患无知己?倘能与用之同,即富贵之事,当共图之。"由是为用之所荐。高骈见其鄙朴,常以真仙待之。及得志,虽僣侈不及用之,贪冒之心特甚。二都建,为左镆 军使,累转检校左仆射,其礼敬次于用之。每话道对酌,自旦及暮,不能自舍。诳惑之计,与用之常相表里,以致数年其事不泄。光启二年,伪朝授守一德州刺史。明年,渤海以闽川奏守一,事未受而败。乃从杨行密入城,又请为诸将合太还丹。药未就,会有康知柔者,本郑昌图家吏,昌图判户部,以知柔为发运使。院胥伍讽,尝得罪于知柔,鞭之。杨行密入城,讽遂发知柔赃罪二十余事。至是讽及知柔,俱系于军侯狱。知柔素与守一善,曰:"愿入财以赎罪。"守一即白于杨公。公以守一、知柔洎讽,事迹皆不可原,遂命就狱杀之。(出《妖乱志》)

    【译文】

    张守一这个人,是沧县景田里人氏,从小懒惰散慢,不考虑谋生之道,自称能够把金、银、铜、铁、锡相互变换,使一些好利者沉湎于此。后来他贫困交集,不能维持生活,便背着一个柳条小箱,靠贩卖化妆品换取衣食。他流落到江淮一带时,由于他的妖妄被吕用之看重,随即将他带到广陵,送到萧胜门下。在这里,张守一长时间郁郁而不得志,便想离开萧胜而去。吕用之听说此事,制止他说:"男子汉只要能诚心诚意地去做一件事情,还担心没有知己吗?你倘若能与我同甘共苦,那么富贵之事,咱们就应该一块争取。"于是,他被引荐给成都镇守使高骈。高骈看他挺质朴,常常以真仙人对待他,他得志了。虽然还不及吕用之那样奢侈,但贪婪和嫉妒之心特别严重。二都建立起来之后,张守一被任命为左莫邪军使,接着又被任命为检校左仆射,待遇仅次于吕用之。每次他们二人一边饮酒一边谈话,总是从白天到晚上,谁也离不开谁。施展诳骗诱惑他人之计时,他与吕用之总是互相配合,互为表里,以致数年这件事都没有泄密。唐僖宗光启二年,扬吴授予张守一德州刺史职务。第二年,渤海国以闽川进献于他,未成而败露。他跟随杨行密进了扬州城,又请求为诸位将领炮制太还丹,药还没有做成,正赶上有个叫康知柔的人来了。这位康知柔本是郑昌图家的小吏,昌图任职户部时,任命康知柔为发运使。院胥伍讽曾经得罪过康知柔,被他打过鞭子。杨行密入城之后,伍讽立即揭发康柔二十多件贪污受贿等罪行,结果二人都被绑捆在军侯狱中。康知柔平时和张守一不错,就说自己愿意用财产抵罪,张守一便将这话转告了杨行密。杨行密认为这是张守一和康知柔对伍讽的迫害,他们做的事情是不可原谅的,当即命令他们二人在狱中处死。穿越小说 www.kk169.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太平广记》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太平广记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太平广记》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