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卷第二百八十五 幻术二

穿越小说推荐各位书友阅读:太平广记正文 卷第二百八十五 幻术二
(穿越小说 www.kk169.com)    宋子贤 胡僧 祖珍俭 叶道士 河南妖主 梁州妖主 明崇俨 刘靖妻  鼎师 李慈德 叶法善 罗公远 北山道者 东明观道士 东岩寺僧 荆术士  梵僧难陀 太白老僧

    ----------------------------------------

    宋子贤

    隋炀帝大业九年,唐县人宋子贤善为幻术。每夜楼上有光明,能变作佛形,自称弥勒佛出世。又悬镜于堂中,壁上尽为兽形。有人来礼谒者,转其镜,遣观来生像,或作蛇兽形。子贤辄告之罪业。当更礼念,乃转人形示之。远近惑信,聚数千百人,遂潜作乱。事泄。官捕之。夜至,绕其所居。但见火坑,兵不敢进。其将曰:"此地素无坑,止妖妄耳。"及进,复无火,遂擒斩之。(出《广古今五行记》)

    【译文】

    隋炀帝大业九年的时候,唐县人宋子贤善于搞幻术。他住的楼上,每天夜里都有光亮,他能把自己变成佛的样子,并自称弥勒佛出世。他还把镜子悬挂在堂中,墙上显出的都是各种野兽的样子。有人前来拜谒,把那面镜子一翻,便使之看到自己来世的模样,有的竟然是毒蛇和野兽。宋子贤就告诉他来世的罪恶和业绩。当再一祈祷之后,就转出人的样子给他看。远远近近的人们,都被宋子贤迷惑住了,聚众几千人,准备闹事作乱。不久,事情泄露了,官军来逮捕宋子贤。晚上,官军赶到之后便把他的住所包围起来。但一见有火坑,士兵便不敢上前。领队的将军说:"这地方平常日子没有坑,我们要平息妖孽的妄为。"说罢率众而进,再也看不见火坑了。宋子贤被擒住后斩首示众。

    ----------------------------------------

    胡僧

    唐贞观中,西域献胡僧。咒术能死人,能生人。太宗令于飞骑中取壮勇者试之。如言而死,如言而生。帝以告太常少卿傅奕。奕曰:"此邪法也。臣闻邪不犯正,若便咒臣,必不能行。"帝召僧咒奕,奕对之无所觉。须臾,胡僧忽然自倒,若为所击,便不复苏矣。(出《国朝杂记》)

    【译文】

    唐代贞观年间,西域献来一个僧人。他颇有法术,能用咒语致人死命,也能用咒语再让他复活。唐太宗令于飞骑中带一个壮汉来试验。结果,正如胡僧所说的那样,让他死他就死,让他活他就活。太宗皇帝对太常少卿傅奕说了此事,傅奕道:"这是邪术啊。我听说邪不犯正,如果让他来咒我,一定不会成功。"太宗立即让胡僧咒傅奕。傅奕站在胡僧对面,却毫无感觉。一会儿,胡僧忽然自己倒下了,仿佛被什么狠狠击中,再也没有苏醒。

    ----------------------------------------

    祖珍俭

    唐咸亨中,赵州祖珍俭有妖术。悬水瓮于梁上,以刀砍之,绳断而瓮不落。又于空房内密闭门,置一瓮水,横刀其上。人良久入看,见俭支解五段,水瓮皆是血。人去之后,平复如初。冬月极寒。石臼冰冻,咒之拔出。卖卜于信都市,日取百钱,盖君平之法也。后被人纠告,引向市斩之,颜色自若,了无惧,命纸笔作词,精彩不挠。(出《朝野佥载》)

    【译文】

    唐高宗咸亨年间,赵州的祖珍俭会妖术。他把一个水瓮悬挂在房梁上,然后用刀去砍,绳子砍断了而水瓮却不落下来。还有一次,他在空房子里紧闭门户,搬进一瓮水,然后把刀横放在上面。过了好久,人们进去一看,只见祖珍俭已经肢解成五段,水瓮里全是血!人们走后,他又恢复了原来的样子。冬天极冷,石臼冻在了冰上;他一念咒语,就把石臼拔了起来。后来,他到都市里算卦挣钱,每天都能挣百余钱,依靠的是严君平那套法术。不久被人告发,押向闹市斩首示众。他脸不变色,坦然自若,一点也不害怕,并让人拿来纸笔作词一首,写得十分精彩,思路丝毫不乱。

    ----------------------------------------

    叶道士

    唐陵空观叶道士,咒刀。尽力斩病人肚,横桃柳于腹上,桃柳断而肉不伤。后将双刀砍一女子,应手两段,血流遍地。家人大哭。道士取续之,喷水而咒。须臾,平复如故。(出《朝野佥载》)

    【译文】

    唐代,陵空观有个叶道士。他拿着刀念咒语,将桃柳枝横放在病人肚子上,然后尽全力砍下去,桃柳枝断了而病人一点也未受伤。后来,他又拿着双刀砍向一个女子,结果手举刀落,那女子当即被砍成两段,血流遍地。见状,女子的家人大哭。叶道士将女子的两段身子连在一起,喷上水之后念起咒语来。一会儿,那女子便苏醒过来,跟原来一模一样。

    ----------------------------------------

    河南妖主

    唐河南府立德坊及南方西坊,皆有胡妖神庙。每岁,商胡祈福,烹猪杀羊,琵琶鼓苗,酣歌醉舞。酬神之后,募一胡为妖主。看者施钱并与之。其妖主取一横刀,利同霜雪,吹毛不过。以刀刺腹,刃出于背,仍乱扰肠肚流血。食顷,喷水咒之,平复如故。此盖西域之幻法也。(出《朝野佥载》)

    【译文】

    唐代,河南府的立德坊及南市西坊,都有胡妖的神庙。每年,人们都杀猪宰羊,奏起各种乐器,载歌载舞,开怀畅饮,乞求胡妖赐福。酬敬完神之后,征募一西域人做妖主,观众施舍一些钱给他。这妖主拿出一把刀,锋利无比,吹毛立断。他把这刀刺入腹中,刀尖从后背穿出来,再把刀搅个不停,肠肚流血不止。吃喝之后有顷,他将伤口喷上水再念咒语,当即恢复原样。这就是西域的幻术呵。

    ----------------------------------------

    梁州妖主

    唐梁州妖神祠。至祈祷日,妖主以利铁,从额上钉之,直洞腋下,即出门。身轻若飞,须臾数百里。至西妖神前,舞一曲,即却至旧妖所,乃拔钉,一无所损。卧十余日,平复如初。莫知其所以然也。(出《朝野佥载》)

    【译文】

    唐代,梁州有座妖神祠。每到祈祷日这一天,妖主就将钉子之类的利铁从额头钉进去,再从腋下穿出来,然后立即出门,身子轻得如同飞起来一般,一会儿就能走几百里。到西妖神祠前,舞上一曲,然后返回到原来的妖神祠,把钉子拔出来,结果一点也没有损伤。他卧床十几天后,便恢复了原来的样子。不知道这究竟是怎么回事儿。

    ----------------------------------------

    明崇俨

    唐明崇俨有术法。大(大原作文。据明抄本改。)帝试之,为地窖,遣妓奏乐。引俨至,谓曰:"此地常闻弦管,是何祥也?卿能止之?"俨曰:"诺。"遂书二桃符,于其上钉之,其声寂然。上笑,唤妓人问,云:"见二龙头,张口向下,(下原作上。据明抄本改。)遂怖俱不敢奏乐也。"上大悦。(出《朝野佥载》)

    【译文】

    唐代,有个叫明崇俨的人颇有法术。大帝唐玄宗想考考他,便令数名歌妓到地窖里奏乐。然后,大帝将明崇俨召来,对他说道:"这地方常听见有人奏乐,是不是有何不祥?你能制止吗?"明崇俨道:"是。"随即画了两个桃符,钉在那地窖上面,管弦之声戛然而止。大帝笑了,唤歌妓们来问原因。歌妓回答说:"方才看见两个龙头,张口向下,吓得我们不敢奏乐了!"大帝听罢,非常高兴。

    ----------------------------------------

    刘靖妻

    唐蜀县令刘靖妻患。正谏大夫明崇俨诊之曰:"须得生龙肝,食之必愈。"靖以为不可得。俨乃书符,乘风放之上天。须臾有龙下,入瓮水中,剔取肝,食之而差。大(大原作文。据明抄本改。)帝盛夏须雪及枇杷、龙眼子。俨坐顷间,往阴山取雪,至岭取果子,并到。食之无别。时瓜未熟,上思之,俨索百钱将去。须臾,得一大瓜。云:"缑氏老人园内得之。"上追老人至,问之;云:"土埋一瓜,拟进。适看,(看原作卖。据明抄本改。)唯得百钱耳。"俨独卧堂中,夜被刺死,刀子仍在心上。敕求贼甚急,竟无踪绪。或以为俨役鬼劳动,被鬼杀之。孔子曰:"攻乎异端,斯害也已。"信哉!(出《朝野佥载》)

    【译文】

    唐代,蜀之县令刘靖的妻子病倒了。正谏大夫明崇俨为她诊脉后说:"必须得有生龙肝呵,吃了病就会好的。"刘靖认为无法得到。明崇俨就画了一道符,乘着风放上天去,一会功夫,便有一条龙下来,钻进了水瓮之中。明崇俨将龙肝剔出来,请刘靖妻子吞食,吃了病便好了。唐大帝玄宗在盛夏想要雪花和枇杷龙眼等水果。明崇俨就在端坐不语的那一刻间,从阴山取来雪花,从岭南取来水果,一并送到大帝面前,大帝食之,味道不错。当时瓜尚未熟,大帝想吃,明崇俨要了百钱而去,有顷,果然带回一个大瓜,并说"这是在缑氏老人瓜园里买的。"大帝急忙追上老人询问是否属实,老人回答说,那瓜是在土里埋着的,再往下看,只得到了一百钱。后来,明崇俨自己单独睡在床上,被人刺死了,刀子一直插在心上。大帝下敕令捉拿凶手,尽管催得十分紧,但竟未有一点线索。有人认为明崇俨把小鬼们役使得太劳苦了,小鬼们忍无可忍,便把他杀死了。孔子说:"想除掉异端,则等于害自己。"这真是一句至理名言啊。

    ----------------------------------------

    鼎师

    唐则天朝,有鼎师者,瀛博野人,有奇行。太平公主进,则天试之。以银瓮盛酒三斗,一举而饮尽。又曰:"臣能食酱。"即令以银瓮盛酱一斗,鼎师以匙抄之,须臾即竭。则天欲与官。鼎曰:"情愿出家。"即与剃头。后则天之复辟也。鼎曰:"如来螺髻,菩萨宝首。若能修道,何必剃除。"遂长发,使张潜决一百。不废行动,亦无疮痍,时人莫测。(出《朝野佥载》)

    【译文】

    唐代,武则天主持朝政的时候,瀛州博野县有位鼎师,具有神奇的本事。一日,太平公主向母亲推荐他。武则天想试试鼎师,便令人用银瓮装了三斗酒,结果他一饮而尽。他又说道:"我能吃酱。"武则天又让人用银瓮装来一斗酱。鼎师用匙子舀着吃,一会儿便吃光了。武则天想让他做官,他却说:"我情愿出家当和尚。"武则天当即命人给他削了发。后来,武则天复辟,重新主朝。鼎师说:"如来佛和观音菩萨都是留着头发的。如果能一心修炼,参禅悟道,何必一定要把头发剃掉呢?"后来他便留起长发,武则天让张潜责打鼎师一百刑杖。但并不影响他的行动,身上却不生疮痍。当时的人们都困惑不解。

    ----------------------------------------

    李慈德

    唐大足年中,有妖妄人李慈德,自云能行符书厌。则天于内安置。布豆成兵马,画地为江河。与给使相知,削竹为枪,缠被为甲,三更于内反。宫人扰乱,相投者十二三。羽林将军杨玄基闻内里声叫,领兵斩关而入,杀慈德阉竖数十人。惜哉,慈德以厌为容,以厌而丧。(出《朝野佥载》)

    【译文】

    唐代,大足年间,有个妖道的人叫李慈德,自称能画符行咒。武则天把他安置在内宫。他把豆粒撒在地上当兵马,在地上画江河关隘。他和给事中串通,削竹子作枪刺,缠被子当盔甲,三更天在内宫造反。内宫里的人被惊扰,混乱不堪,并有十二三个人投奔了李慈德。御林军将领杨玄基听见内宫传来哭喊声,带兵斩关闯了进去,杀了李慈德及宦官等数十人。真是遗憾呵,李慈德是因巫术而获荣华,也是因巫术而丧命。

    ----------------------------------------

    叶法善

    唐孝和帝,令内道场僧与道士,各述所能,久而不决。玄都观叶法善,取胡桃二升,并壳食之并尽。僧仍不伏。法善烧一铁钵赫赤,两手欲合老僧头上。僧唱贼,袈裟掩头而走。孝和抚掌大笑。(出《朝野佥载》)

    【译文】

    唐代,孝和皇帝让在宫内做道场的和尚与道士各显其能。好久,分不出高低。玄都观的道士叶法善让人拿来胡桃二升,连壳带仁全部吃光了。和尚们仍然不服气。叶法善又烧一铁钵通红的火,两手捧着欲往一位老和尚头上扣,老和尚喊了声"要杀人了",用袈裟蒙住脑袋逃走了。见状,孝和皇帝拍掌大笑。

    ----------------------------------------

    罗公远

    唐道士罗公远,幼时不慧。遂入梁山数年,忽有异见,言事皆中。敕追入京。先天中,皇太子设斋,远从太子乞金银器物,太子靳固不与。远曰:"少时自取。"太子自封署房门。须臾开视,器物一无所见。东房见封闭,往视之,器物并在其中。又借太子所乘马,太子怒,不与。远曰:"已取得来,见于后园中放在。"太子急往枥上检看,马在如故。侍御史袁守一,将食器数枚,就罗公远看年命,奴擎衣袱在门外。不觉须臾,在远公衣箱中。诸人大惊,莫知其然。(出《朝野佥载》)

    【译文】

    唐代,道士罗公远小时候并不聪明,可自从进了梁山数年之后,忽然间有了特殊的本领,无论猜什么事都能够猜对。于是,他奉旨进京。玄宗先天年间,皇太子设素宴招待他。他向太子讨要金银器物,太子十分吝啬,坚决不给。罗公远说:"一会儿,我自己去拿。"太子急忙关紧房门。有顷,再打开一看,那些金银器物全都不见了。东宫原本是锁着的,进去一看,那些器物全都在这儿呢!罗公远又向太子借他的马骑,太子火了,说什么也不借给他。罗公远说:"马已经被我牵来了,正在后园里拴着。"太子急忙跑到后园马槽边验看,他的马果然在这里,而且还是原来的样子。侍御史袁守一拿来不少食品,请罗公远算命,让仆人拿着衣服和头巾等候在门口。不觉眨眼之间,袁守一的衣服和头巾竟然进了罗公远的衣箱里。众人大惊,不知道这是怎么回事。

    ----------------------------------------

    北山道者

    唐张守珪之镇范阳。檀州密云令有女,年十七,姿色绝人。女病逾年,医不愈。密云北山中有道者,衣黄衣,在山数百年,称有道术。令自至山请之。道人既至,与之方,女病立已。令喜,厚其货财。居月余,女夜卧,有人与之寝而私焉。其人每至,女则昏魇。及明人去,女复如常。如是数夕,女惧告母。母以告令。乃移床近己,夜而伺之。觉床动,掩焉,擒一人,遽命灯至,乃北山道者。令缚而讯之。道者泣曰:"吾命当终,被惑乃尔。吾居北山六百余载,未常到人间,吾今垂千岁矣。昨蒙召殷勤,所以到县。及见公女,意大悦之,自抑不可,于是往来。吾有道术,常昼日能隐其形,所以家人不见。今遇此厄,夫复何言。"令竟杀之。(出《纪闻》)

    【译文】

    唐代,张守珪镇守范阳的时候。檀州密云县令有个女儿,十七岁,长得绝顶美貌。她病倒一年多了,怎么也治不好。密云县北山里有个道士,穿黄衣服,在山里好几百年了,都说他颇有道术。县令亲自进山去请,那道士才走下山来,给了他一个药方,女儿的病随即痊愈。县令大喜,赏给他一大批财物,同时,还留他住了一个多月。在这期间,县令的女儿晚上睡觉时,总有人进来同她躺在一起并发生关系。那人每天晚上来的时候,她都象在梦中被什么压住而不能动。天亮后那人走了,她才恢复如常。就这样一连好几个晚上,县令的女儿很害怕,便告诉了母亲,母亲又告诉了父亲。县令让人把女儿的床移到自己隔壁,到了晚上在一旁窥视。忽然,他看见那床在动,悄悄扑上前去,抓住一个人,令手下拿灯来看,原来竟是那位北山道士!县令命人将他绑住便开始审讯。道士哭着说道:"我的生命该完结了,这是因为自己经不住诱惑呵。我在北山住了六百多年,未曾到过人间,现在眼看就要一千岁了。前些日子,见你诚心诚意请我,所以才来到县上。看见你女儿之后,心中十分喜悦,再也控制不住,便天天与她交欢。我有道术,白天常常施用隐身法,所以你的家人们看不见。今天遭此一劫,我也是无话可说。"县令终于把他杀了。

    ----------------------------------------

    东明观道士

    唐开元中,宫禁有美人,忽夜梦被人邀去,纵酒密会,极欢而归,归辄流汗倦怠。后因从容奏于帝,帝曰:"此必术士所为也。汝若复往,但随宜以物识之。"其夕熟寐,飘然又往。美人半醉,见石砚在前,乃密印手文於曲房屏风之上。寤而具启。帝乃潜以物色,令于诸宫观中求之。果于东明观得其屏风,手文尚在,所居道士已遁矣。(出《开天传信记》)

    【译文】

    唐代开元年间,皇宫里有一个美人,忽然间作梦被人邀到一个地方,秘密幽会,纵酒作乐,行完男女之事才归来,醒来之后大汗淋漓,神情倦怠。后来,她果断地将此事奏明皇帝。皇帝说;"这一定是术士所干的。你如果再被邀去,要见机行事,取个物证才好识别。"当天晚上,美人熟睡之后,飘飘然又被邀了去。喝到半醉时,美人看见面前摆着一方砚台,便悄悄在屏风上按下一个指印。醒来之后,她又对皇帝如实禀告。皇帝派人暗中寻访,并让他们在各宫的道观中查找。很快在东明观里找到了那个印着美人指纹的屏风,而住在这里的道士却已经逃跑了。

    ----------------------------------------

    东岩寺僧

    博陵崔简少敏惠,好异术。尝遇道士张元肃晓以道要,使役神物,坐通变化。唐天宝二载如蜀郡。郡有吕谊者,遇简而厚币以遗,意有所为。简问所欲,乃曰:"继代有女,未尝见人,闺帷之中,一夕而失。意者明公蕴非常之术,愿知所捕,瞑目无恨矣。"简曰:"易耳。"即于别室,夜设几席,焚名香以降神灵。简令吕生伏剑于户,若胡僧来可执之求女,慎无伤也。简书符呵之,符飞出。食顷间,风声拔树发屋。忽闻一甲卒进曰:"神兵备,愿王所用。"简曰:"主人某日失女,可捕来。"卒曰:"唯东山上人,每日以咒水取人,得非是乎?"简曰:"若然,可速捕来。"卒去,须臾还曰:"东山上人闻之骇怒,将下金刚伐君,奈何"简曰:"无苦。"又书符飞之。倏忽有神兵万计,皆奇形异状,执剑戟列庭。俄而西北上见一金刚来,长数十丈,张目叱简兵。简兵(兵字原缺。据明抄本补。)俯伏不敢动。简剑步于坛前,神兵忽隐,即见金刚骇(明抄本骇作走。)矣!久之无所见。忽有一物,猪头人形,著豹皮水褌,云:"上人愿起居仙官。"简踞(踞原作路。据明抄本改。)坐而命之。紫衣胡僧趋入。简让曰:"僧盗主人女,安敢妄有役使!"初僧拒诈。吕生忽于户间跃出,执而尤之。僧迫不隐,即曰:"伏矣!贫道行大力法,盖圣者致耳,非僧所求。今即归之,无苦相逼。向非仙宫之命,君岂望乎?愿令圣者取来。"俄顷,见猪头负女至,冥然如睡。简曰:"宜取井花水为桃汤,洗之即醒。"遂自陈云:"初睡中,梦一物猪头人身摄去,不知行近远,至一小房中,见胡僧相凌。问何处,乃云天上也,便禁闭无得出。是夜。有兵骑造门,猪头又至,云:'崔真人有命。'方得归。然某来时,私于僧房门上涂少脂粉,有三指迹,若以此寻可获。"吕生厚遗简,而阴求僧门所记。余数月,游东岩寺,入曲房,忽见指迹于门右扇,遽追之,僧宿昔已去,莫知所之。寺与吕生居处,可十里有余耳。(出《通幽记》)

    【译文】

    博陵郡的崔简小时候聪敏过人,喜欢学异术。他曾经拜道士张元肃为师,张授之以要领,崔简渐渐学会役使神灵及凭空变化等本事。唐天宝二年,崔简来到蜀郡。郡里有个叫吕谊的人,遇到崔简后送给他一大笔钱,好象有事相求。崔简问道:"你要我干什么?"吕谊回答说:"我有一个女儿,未曾见过外人,一直深居闺帷之中,可是却在一个晚上失踪了。我知道你身藏异术。想求你把她找回来,这样我便死而无憾了。"崔简说:"这很容易。"当即到吕谊的一间屋内,夜里摆上几案,烧香祈祷神灵下降。崔简让吕谊拿着剑站在门口,说如果胡僧进来就抓住向他要女儿,但注意不要伤他。崔简画了一张符,吹了一口气,那符便飞出门外。一顿饭的工夫,只听风声大作,树摇屋动,忽然闯进一个戴盔甲的士兵报告说:"神兵已到,请大王调遣!"崔简说"我的主人在一天把女儿丢了,快去把她找回来。"士兵说:"只听说东山有个和尚,每天咒水捉人,难道说是他干的吗?"崔简说;"如果真是这样,可尽快将他抓来!"士兵转身而去。顷刻便又返回来说:"东山那个和尚听到消息之后,又是惊骇又是恼怒,要请金刚来讨伐你,有什么办法?"崔简说了声"没关系",又画了张符吹上天去。倏忽之间,天上下来数以万计的神兵,一个个奇形怪状,执着剑戟等兵器站在门前。一会儿,西北方的天上下来一个金刚,几十丈高,横眉立目地叱责崔简。神兵们全都卧倒不敢动。崔简握剑走到祭坛前,神兵们忽然间隐去,那金刚也吓得不见踪影。有顷,又来了一个猪头人身的怪物,穿着豹皮水裤,他说;"和尚愿意前来拜见仙官。"崔简盘腿大坐命令他。这时,穿着紫衣服的胡僧走了进来,崔简叱责道:"你把我家主人的女儿偷了去,怎么还敢役使鬼神作怪?"开始,胡僧不认帐,一副假惺惺的样子。吕谊忽然间从门后跃出,执剑逼向他,怒不可遏。那胡僧见逃不掉,被迫认罪:"我服了!贫道行大力法,那金刚就来了,不是我祈求的呵。现在他已经回去,你就不要再逼我了。刚才如果不是仙官崔简令我交出那女子,你还能要回女儿吗?好吧,我让那金刚把你的女儿带来。"俄顷,只见那猪头人身的怪物把吕谊的女儿背了回来。这女子昏然如睡。崔简说:"应该取井花水做桃汤,给她洗一洗就能醒来。"吕谊的女儿醒来之后,随即告诉崔简:"我刚刚睡着的时候,梦见自己被一个猪头人身的怪物掳去,不知走了多远,来到一个小房子里,被胡僧欺凌。我问这是什么地方,他说这是天上,便把我幽禁起来出去不得。这天晚上,有一军骑来到门前,那猪头人身的怪物也来了。他说,'崔真人有令',才得回来。我来时,偷偷在胡僧的房门上涂了少量脂粉,留下三个指印,如果按此线索查找,一定能够找到。"吕谊重重地酬谢了崔简,并在暗地里寻查那胡僧门上的指印。数月之后,吕谊等游东岩寺,入内室,忽然看见女儿的三个指印正在那右扇门上。随即开始搜捕,那胡僧早逃跑了,不知道逃向何处。这座寺院与吕谊的家,相隔有十余里路。

    ----------------------------------------

    荆术士

    唐大历中,有荆士从南来,止于陟圯寺。好酒,少有醒时。因寺中大斋会,人众数千,术士忽曰:"余有一技。可代拤(拤原作祚。据明抄本改。)瓦磕珠之欢也。"乃合彩色于一器中,驔步抓目。徐祝数十言,方饮水再三,噀壁上。成维摩问疾变相,五色相宜,如新写,逮半日余,色渐薄,至暮都灭。惟金粟纶巾鹙子衣上一花,经两日犹在。(出《酉阳杂俎》)

    【译文】

    唐代大历年间,有个姓荆的术士从南方而来,住在陟圯寺。他喜欢喝酒,一喝就醉,很少有醒着的时候。一日,寺中举行大斋会,来了好几千人。荆术士忽然说道:"我有一个特殊的本领,比用手拍碎瓦片或从地洞里变出一串珠子好看。"说罢,他便将各种颜色的染料调和在一个器皿里,跨前一步抬起目光,慢慢地祝祷几十句,才喝下好几口水喷到墙上。墙上显出神佛维摩诘访问人间疾苦的图像,各种颜色互相衬映,如同刚画的一样。过大半天,那色彩渐渐变淡,傍晚便消失了,只有金粟如来维摩诘身上的纶巾鹙子衣上的一朵小花,过了两天还依然存在。

    ----------------------------------------

    梵僧难陀

    唐丞相魏公张延赏,在蜀时,有梵僧难陀得如幻三昧,入水火,贯金石,变化无穷。初入蜀,与三尼俱行,或大醉狂歌,戍将将断之。乃僧至,且曰:"某寄迹桑门,别有药术。"因指三尼。"此妙于歌管。"戍将反敬之,遂留连,为办酒。夜会客与剧饮,僧假裲裆巾帼。市铅黛,饰其三尼。及坐,含睇调笑,逸态绝世。饮将阑,僧谓尼曰:"可谓押衙踏某曲也。"因徐进对舞,曳绪回雪,迅赴摩趺,技又绝伦也。良久,曲终而舞不已。僧喝曰:"妇女风耶?"忽起取戍将佩刀,众谓酒狂,惊走,僧乃拔刀砍之,皆踣于地,血及数尺。戍将大惧,呼左右缚僧。僧笑曰:"无草草。"徐举尼,三枝筇枝也,血乃酒耳。又尝在饮会,令人断其头,钉耳于柱,无血。身坐席上,酒至,泻入脰疮中,面赤而歌,手复抵节。会罢,自起提首安之,初无痕也。时时预言人凶衰,皆迷语,事过方晓。成都有百姓,供养数日,僧不欲住,闭关留之,僧因走入壁间,百姓遽牵,渐入,惟余袈裟角,顷亦不见。来日壁上有画僧焉,其状形似,日月渐薄。积七日,空有黑迹,至八日,黑迹亦灭,已在彭州矣。后不知所之。(出《酉阳杂俎》)

    【译文】

    唐朝的丞相魏公张延赏,在蜀郡做官的时候,有一个叫难陀的印度和尚悟得了幻术的要领,入水火,穿金石,无所不能,变化无穷。他刚刚来到蜀郡,与三位尼姑同行,甚至喝得大醉狂歌起来。一位军队的将领见状,想把他们分开。难陀迎上前去,说:"我出身于沙门,所以别有道术。"然后指指那三个尼姑:"她们都善于歌舞乐器。"于是,那将领反倒有几分敬意,并将他们留住,置办一座酒席,晚上同他们开怀畅饮。难陀和尚借来了女人的衣服和头巾,又买来胭粉,把三个尼姑打扮起来。坐下之后,他同尼姑们眉来眼去地调笑着,风流绝世。酒快喝完时,难陀对尼姑们说:"咱们踏着一个曲子行拍,跳一段如何?"于是,她们便缓缓起舞。难陀的舞姿健美激越。他跳着跳着,忽然又打坐于地,真是技艺绝伦。良久,曲终而舞不停。难陀喝道:"这些女人疯了!"忽然拿起那位将领的佩刀。众人都以为他喝醉了,耍酒疯,四散而逃。难陀拔刀追砍,大家都吓得跌倒在地上,血溅出好几尺远。那位将领惊恐起来。喊手下人把难陀捆起来。难陀笑道:"你不要惊慌。"说完,他把那三个尼姑缓缓举起来,原来是三棵竹枝呵,她们的血就是酒。他还有一次喝酒的时候,让人砍下自己的脑袋,钉在柱子上,一点血也没有。他仍坐在席间,酒来了就顺着颈部的伤口倒进去,脸色红扑扑的唱起来,手还打着拍节。散筵之后,他自己提起脑袋再安到脖子上,一点痕迹都没有。他时常为他人预言吉凶,全用隐语,事情过后才能明白。成都有个老百姓,把他留在自己家中供吃供喝好几天,他却还要走。那家主人关上门挽留他。难陀于是走到墙壁上,主人急忙去拽,他却渐渐钻进墙里,只剩下一个袈裟角。一会儿,袈裟角也不见了。第二天,他的画像出现在墙上,与本人酷似。随着时光的移动,画像的颜色渐渐变淡。第七天,空有黑迹;第八天,黑迹也消失。这时候,难陀早已到了彭州,后来便不知去向。

    ----------------------------------------

    太白老僧

    大唐中,有平阳路氏子,性好奇。少从道士游,后庐于太白山。尝一日,有老僧叩门,路君延坐,与语久之。僧曰:"檀越好奇者,然未能臻玄奥之枢,徒为居深山中。莫若袭轻裘,驰骏马,游朝市,可不快平生志,宁能与麋鹿为伍乎?"路君谢曰:"吾师之言,若真有道者。然而不能示我玄妙之迹,何为张虚词以自炫耶?"僧曰:"请弟子观我玄妙之迹。"言讫,即于衣中出一合子,径寸余,其色黑而光。既启之,即以身入,俄而化为一鸟,飞冲天。(出《宣室志》)

    【译文】

    大唐年间,平阳路某人有个儿子,好奇心颇强。他小时候跟随道士云游,后来在太白山上住下来。一天,有位老僧来敲门,路君请他进来入坐,二人畅谈好长时间。老僧说:施主是个喜好猎奇的人,但还没能领会玄妙奥秘的关键,白白地住在深山之中,莫如穿皮衣,骑骏马,行游于都市,去实现平生的志愿,怎么能在此与麋鹿等野兽为伍呢?"路君表示感谢,说:"听了师傅您的话,好像真是个得道之人。但是不能把你的玄机展示给我,岂不是虚张声势自我炫耀吗?"老僧说:"好,请你看我的玄机。"说完,当即从衣服里拿出一个小盒,直径仅一寸多,闪着黑亮的光泽。打开之后,他便钻了进去,旋即化作一只鸟腾空而起,飞入蓝天。穿越小说 www.kk169.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太平广记》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太平广记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太平广记》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