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卷第二百六十六 轻薄二

穿越小说推荐各位书友阅读:太平广记正文 卷第二百六十六 轻薄二
(穿越小说 www.kk169.com)    姚岩杰 朝士使朔方 薛保逊 薛昭纬 剧燕 韦薛轻高氏 胡翙  轻薄士流 张翱 卢程 崔秘 王先主遭轻薄 蒋贻恭

    ----------------------------------------

    姚岩杰

    姚岩杰,梁公元崇之裔孙也。童丱聪悟绝伦。弱冠博通坟典,慕班固、司马迁之为人,时称大儒。常以诗酒放游江左,尤肆凌忽先达,旁若无人。唐乾符中,颜摽典鄱阳郡,鞠场公宇初构,请岩杰纪其事。文成,粲然千余言,摽欲删去二字,岩杰不从。摽怒,时已刊石,命碎其碑。岩杰以篇纪之曰:"为报颜公识我么,我心唯只与天那。眼前俗物关情大,醉后青山入意多。冯子每嫌弹铗恨,宁生休唱饭中歌。圣朝若为苍生计,合有公车到薜萝。"卢肇牧歙州,岩杰在婺源,先以著述寄肇。肇知其使酒,以手书褒美,赠以布帛。辞云:"兵火之后,郡中凋敝,无以奉迎大贤。"岩杰复以长笺激之。肇不得已,迓至郡斋,礼岩公卿。而姚傲睨自如。肇以篇咏夸于岩杰曰:"明月照巴天。"岩杰笑曰:"明月照一天,奈何独言'巴天'耶?"肇惭甚。无何,会于江亭,时蒯希逸在席。卢请目前取事为酒令,尾有乐器之名。肇令曰:"远望渔舟,不阔尺八。"岩杰遂饮酒一罨,凭栏呕哕。须臾,即席,还令曰:"凭栏一吐,已觉空喉。"其侮慢倨傲如此。(出《摭言》)

    【译文】

    姚岩杰,是梁公姚元崇的远代子孙。童年时便聪明绝伦,二十岁时就已精通三坟五典等古代经典著作,很仰慕班固、司马迁。当时他被人们称为大儒。经常以诗酒为伴狂放地游历于长江以东地区。尤其是在肆意凌侮前辈时,简直是旁若无人。唐朝乾符年间,颜摽主管鄱阳郡,球场的大厅刚刚落成时,邀请岩杰撰文记载此事。文章写成了,一千多字写得畅达显著,颜摽想要删去两个字,岩杰不肯依从,颜摽大怒,当时已把文字镌刻在石碑上,颜摽下令砸碎了那块石碑,岩杰便写诗记述了此事。他写道:"为报颜公识我么,我心唯只与天那。眼前俗物关情大,醉后青山入意多。冯子每嫌弹铗恨,宁生休唱饭中歌。圣朝若为苍生计,合有公车到薜萝。"卢肇任歙州牧时,岩杰在婺源,他先把自己的作品寄给卢肇,卢肇知道他酗酒任性,便写信给予了赞美,赠送了布匹绸缎。信中推辞道:"战乱之后,郡中衰败,没有什么可以用来接待大贤了。"岩杰又写了一封长信刺激他,卢肇无可奈何,只好把他接到了郡府的书斋,并且给予公卿一样的礼遇。而岩杰仍旧是那样的傲慢而目空一切,卢肇写诗在岩杰面前自夸:"明月照巴天。"岩杰笑道:"应该是明月照一天,怎么只说巴天呢?"卢肇很觉羞惭。不久,他们在江亭聚会,当时蒯希逸也在坐,卢肇请大家各取眼前之事物为题材行酒令,并要求在句尾必须说一乐器名称。卢肇起令道:"远望渔舟,不阔八尺。"岩杰于是饮酒一杯,之后又扶着栏杆吐了出去,很快即席还令道:"凭栏一吐,已觉空喉。"此人竟是如此的轻浮傲慢。

    ----------------------------------------

    朝士使朔方    □□□□□□□□□□□□□□□□□□□□□□□□□□□□□□□□□□□□□□□□□□□跳索百戏俱呈。使臣观之如不见。□意其不足为欢笑□□别非□胡腾使臣仰视拓拔。又斜盻胡腾。遂敛袵恭□□位视有若惭□□之貌。逡巡舞罢。趋而前谢曰。已蒙相公排置宴筵。百戏娱乐。更不令烦贤郎□□歌舞颇□□□再三辞谢。盖见拓拔中有与胡腾鼻相类。乃呼作贤郎。以此轻薄之。(出《玉堂闲话》)

    ----------------------------------------

    薛保逊

    薛保逊,名家子。恃才与地,凡所评品,士子以之升降,时号为浮薄。相国夏侯孜尤恶之。其堂弟因名保厚以异之,由是不睦。内子卢氏,与其良人保逊,操尚略同。季父薛监来省,卢氏出参,俟其去后,命水涤门阈。薛监知而甚怒,经宰相疏之,保逊因论授澧州司马,凡七年不代。夏侯公出镇。魏谟相登庸,方有征拜,而殒于郡。愚曾睹恭文数幅,其一云:"饯(饯原作钱,据《北梦琐言》改)交亲于灞上,止逆旅氏,见数物象人。语之口辄动,皆云江、淮、岭表州县官也。呜呼,天子生民,为此辈笞挞?"

    又《观优》云:"绯胡推宰,莽转而出,众人皆笑,唯保逊不会。"其轻物率皆此类也。卢虔灌罢夔州,以其近亲,径至澧州慰省。还至邮亭,回望而哭(明抄本哭作笑)曰:"岂意薛保逊,一旦接军事李判官,打《杨柳枝》乎!"(出《北梦琐言》)

    【译文】

    薛保逊,名门之子,依仗自己的才学和地位,对于他所评论过的读书求官的人,必须要按照他的观点给予升降,当时被人们称为"浮薄",宰相夏侯孜尤其厌恶他。他的堂弟因取名保厚而他不同意,便因此与人家不和睦。妻子卢氏,与她丈夫保逊的品行大略相同。叔父薛监来看望他们,卢氏出来迎见,可是等他一走,便让婢仆用水冲洗门坎儿,薛监知道此事后十分气怒。后来经宰相夏侯孜的疏奏,给保逊定罪后贬为澧州司马。一去七年没有改任,直到夏侯孜出任方镇,魏谟当了宰相,方得到重新起用。死于郡职。我曾看到过几篇薛保逊的文章。其中一篇写道:"在灞上为朋友饯行,走到宾馆之处,忽然看见几个像人一 的怪物,说话时嘴还能动,样都说是江淮岭南的州县官。呜呼!天子教养的人,竟遭到这些人的抽打!"

    还有一记述观看优伶的文章写道:"胡人推着宰莽转着圈出来,众人都笑,唯有保逊不与他们相合。"他从来都是傲视一切。卢虔灌罢任夔州,因与他是近亲,便直奔澧州去慰问他,当回来走到邮亭时,回过头去望了望哭道:"怎么能够想到,薛何逊一旦接替了李判官,就去打《杨柳枝》呢?"

    ----------------------------------------

    薛昭纬(罗九皋附)

    唐薛昭纬,即保逊之子也,恃才傲物,有父风。每入朝省,弄笏而行,旁若无人。又好唱《浣沙溪》词。知举后,有一门生辞归乡里,临歧献规曰:"侍郎重德,某既受恩。尔后不弄笏唱《浣沙溪》词,某幸甚也:"时人谓之至言。有一吏,尝学其行步揖逊,薛知之,乃召谓曰:"试于庭前,学得似,即恕汝罪。"于是下帘,拥姬妾而观,小吏安详傲然,举动酷似,笑而舍之。路侍中在蜀,尝夏日纳凉于球场厅中。使院小吏罗九皋。裹巾步履。有似裴条。侍中遥见促召。逼视方知其非。因笞之。(出《北梦琐言》)

    又    薛昭纬使于梁国,谕以传禅。梁祖令客将约回,乃谓谒者曰:"大君有命。无容却回。"速辔前迈,既至夷门,梁祖不获已而出迎接,见其标韵词辨,方始改观。自是宴接,莫不款曲。一日,梁祖话及鹰鹞,薛盛言鸷鸟之俊。梁祖欣然,谓其亦曾放弄。归馆后,以鹞子为赠。薛致书感谢,仍对来人戒僮仆曰:"令公所赐,直须爱惜,可以纸裹,安鞲袋中。"闻者笑之。(出《北梦琐言》)

    【译文】

    唐末的薛昭纬,是薛保逊的儿子。依仗自己有才学而傲视一切,颇有父亲的风范。每次入朝或到台省去,总是手中玩弄着笏板而行,旁若无人。又好唱《浣沙溪》。主持科举之事后,有一个门生要告辞回家,到歧路分手时门生进言规劝道:"侍郎有厚德,使我受到你的恩惠。以后你要能不再玩弄笏板不再唱《浣沙溪》,那便是我最大的希望了。"当时人们都认为这是最真实的话。有一个小官吏,曾学过他走路及拱手揖让的样子,薛昭纬知道此事,便把他叫来对他说:"你在庭院里再学一学,学的像,就饶恕了你的罪错。"于是放下竹门帘,拥着他的姬妾在屋内观看。小官吏从容稳重,没有一点惧色,结果举动十分相像,昭纬笑而将他放走。路侍中在蜀地时,曾在一个夏日去球场的大厅里乘凉。有个使院小吏罗九皋,他裹的头巾和走路的姿态,都很像裴条。侍中远远望见便赶紧把他叫来,等到跟前细看才知道他并不是裴条。于是鞭打了罗九皋。

    又    薛昭纬到梁朝去,要让后梁太祖朱晃明白他应该让位了。梁祖派人去把他阻拦回去,他对来人说道:"天子有命,不能退回。"于是快马前进,很快就到了东门外,梁祖不得已只好出来迎接,梁祖见他很有文采而又能言善辩,才改变了对他的看法。自此宴请款待,没有不尽情不周到的地方。有一天,梁祖谈到了鹞鹰,薛昭纬便赞美鸷鸟如何出众,梁祖十分高兴。他还说自己也曾放过鹰,回到客馆后,梁祖便赠送来鹞鹰。薛昭纬致信表示感谢,并当着来送鹞鹰的人告诫僮仆道:"这是令公所赐之物,必须爱惜,可用纸抱起来,放在袋子里。"听说的人都笑了。

    ----------------------------------------

    剧燕

    剧燕,蒲坂人也,工为雅正诗。(人也工为雅正诗七字原空缺,据《唐摭言》十补)时王重荣镇河中,燕投赠王曰:"只向国门安四海,不离乡井拜三公(只向国门至拜三公十四字原空缺,据《唐摭言》十补)重荣甚礼重之。为人(为人二字原缺。据唐摭言十补。)多纵。陵轹诸从事。竟为正平之祸。(陵轹诸从事竟为正平之祸十一字原空缺,据《唐摭言》十补,原缺出处,今见《唐摭言》十)

    【译文】

    剧燕,蒲坂人,很擅长写高雅的诗歌。当时王重荣镇守河中,剧燕投赠给王重荣的诗中写道:"只向国门安四海,不离乡井拜三公。"王重荣十分礼让尊重他,但他做人很放任恣纵,居然欺压幕府中的各位从事官员,后来得到如祢衡被杀一样的下场。

    ----------------------------------------

    韦薛轻高氏

    江陵高季昌唐末为荆南留后时,宰(高季昌至时宰十二字原空缺,据黄本补)相韦说、郑珏,舅甥姻娅也。朱梁太祖时,皆得(太祖时皆得五字原空缺。据黄本补。)制方面。高氏以贵公子任行军司马(马原作司,据明抄本改)。常以歌筵(筵字原空缺,据黄本补)酒馔款(款字原空缺,据黄本补)待数公。日常宴聚,求取无恒,皆优待之。后庄宗过河,奄有中原,天下震惧。高王单骑入觐,韦、郑二公,继登台席,中朝士族子弟,多不达时变。复存旧态。薛泽除补阙,韦荆除《春秋》博士,皆赐绯,咸有德色,匆匆办装,即俟归朝,视行军蔑如也。李载仁、韦说之甥,除秘书郎。刘诜、郑珏之妹夫也,除《毛诗》博士,赐绯。尔后韦屡督李入京,高氏欲津置之。载仁迁延,自以先德遗戒,不欲依舅氏,但不能显言,竟不离高氏门馆。刘诜无他才望,性嗜酒,口受新命,殊无行意,日于高氏,情敬不衰,然则美酝肥羜之所引也。无何,以疾终。高氏赡给孤遗,颇亦周至。未间,洛下有变,明宗入统,南方强侯,人要姑息,韦、郑二相皆罢去,韦、薛尚跧荆楚。明年,保最嗣袭,辟李为掌记。他日,录其长息为子婿,第三子皆奏官,一门朱紫韡如也。刘诜三子,迭加任遇,三孙女适高氏子弟,向三十年,享其禄食,亦足称也。韦荆寂(寂字原空缺,据明抄本补)寞而卒,薛泽摄宰而终,岂自掇乎,亦命也夫。(出《北梦琐言》)

    【译文】

    江陵人高季昌,唐末任荆南节度使留后时,韦说、郑珏均为朝中宰相。韦说与郑珏是舅甥亲戚关系。到后梁太祖朱晃朝,他们又得到为皇帝行使命令的重用。而高家的贵子只是当了行军司马。他只是以歌筵酒馔来款待各位宾朋。平时来参加宴会、求要的并无固定的人,不论是谁都很优待。后来后唐庄宗过了黄河。占有了中原,天下都很震惊。高王只是单骑去进见。而韦、郑二公,继续当了宰相。国内的贵族子弟,多数都没有适应时代的变化,也还保持着原来的态度。此时薛泽则被任命为补阙,韦荆被任命为《春秋》博士,都赐给五品以上的绯色官服,脸上呈现出受到皇恩的得意之色,匆忙置办服装,等待进朝上任。而对行军司马高氏十分蔑视。李载仁,是韦说的外甥,被任命为秘书郎。刘诜,是郑珏的妹夫,被任命为《毛诗》博士,并赐予绯色五品官服。尔后韦说多次督促李载仁进京上任。高氏想要从水路上送他,李载仁一再拖延,自己牢记着前辈的遗嘱告诫,不想依从舅父,但又不能明说,终于没有离开高家的客馆。刘诜没有什么才气和名望,特别喜好喝酒,嘴上虽答应了接受任命,但一点没有启程的意思,每天仍然在高家,情谊不减,那是由于美酒肥肉的吸引。不久因病而死。高氏为他赡养起成年的子女们,照顾十分周到。不久,洛阳事变,明宗入主中原。南方的强盛王侯,对人不适就,韦说、郑珏二宰相都被罢官,韦荆、薛泽尚可蜷缩于荆楚之地。第二年,保最继位,任命李载仁为掌记。后来,他的长子被招为驸马,三子也一同授官。满门朱衣紫绶华贵兴旺。刘诜的三个儿子,也不断受到恩遇而屡屡升官。有三个孙女嫁给了高家子弟。将近三十年,享受高官厚禄,也足以值得称赞了。而韦荆却在寂寞中死去,薛泽在代理某小官吏的位职上死去。这难道不是自取吗?也可以说是命运的安排吧。

    ----------------------------------------

    胡翙

    有胡翙者,佐幕大藩,有文学称,善草军书,动皆中意。时大驾西幸,中原宿兵,岐秦二藩,最为巨屏。其正书走檄,交骋诸夏,莫不伏其笔舌也。时大帅年幼,生杀之柄,断在贰军(军原作车,据明抄本改)张筠。其宣辞假荆州任。在张同,张同为察巡。翙常少其帅,蔑视同辈不为礼。帅因(辈不为礼帅因六字原空缺,据黄本补)藉其才,不甚加责,但令谕之而已。其轻薄自如也。常因公宴,刿被酒呼(薄自如也至被酒呼十二字原空缺,据黄本补)张筠曰。"张十六"。张十六者筠第行也。数以语言诋筠,因帅故但(者筠第行也至故但十五字原空缺,据黄本补)衔之。他日往荆州诣张同,同仆不识,问(荆州诣张同同仆不识问十字原空缺,据黄本补)从者,曰:"胡大夫翙。"(胡大夫翙四字原空缺,据黄本补)至厅,已脱衫矣。同闻翙来,欲厚之,因命(闻翙来欲厚之因命八字原空缺,据黄本补)家人精意具馔。同遽出迎见,忽报曰:"大夫已去矣。"同复(已去矣同复五字原空缺,据黄本补)步至厅,但见双椅间遗不洁而去,卒不留一辞。同亦(亦字原空缺。据黄本补。)笑而衔之。张无能加害。时帅请翙聘于大梁,翙门下客陈评事者从行。筠密赂陈,令伺其不法。入梁果恣虚诞,或以所见密闻梁王,皆为陈疏记之。洎归,帅知其狂率,亦优容之。陈于是受教,抅成其恶,具以乖僻草藁,袖而白帅。帅方被酒,闻之大怒,遂尽室拥出,坑于平戎谷口,更无噍类。帅醒知之,大惊,痛惜者久之。沉思移时曰:"杀汝者副使,非我为之。"后草军书不称旨,则泣而思之。此过亦非在筠,盖翙自掇尔。王仁裕尝过平戎谷,有诗吊之曰:"立马荒郊满目愁,伊人何罪死林丘。风号古木悲长在,雨湿寒莎泪暗流。莫道文章为众嫉,只应轻薄是身仇。不缘魂寄孤山下,此地堪名鹦鹉洲。"(出《王氏见闻》)

    【译文】

    胡翙,在一个势力强大的藩镇幕府中掌管文书之类的事,素以文字著称,尤其善于撰写军事文书,每次写出的文书都很令人满意。当时皇帝已去了西部,在中原驻守的军队中,岐、秦二藩镇,就成为最大最重要的屏障。各种文告飞来走去,在中原不断地交换,没有不敬服他所起草的文书那么完美达意的。那时大帅年纪尚幼,生杀大权,完全掌握在节度副使张筠的手中。他宣布自己在荆州任职,其实那里只是张同代管,张同当时是幕府中的察巡官。胡翙常常轻视大帅,更蔑视同僚而不尊重他们。大帅因要借用他的才能,不太责备他,只是告示他而已,因而他的轻薄一直未受到约束。在宴会上,胡翙酒酣后经常称呼张筠道:"张十六!"十六是张筠在家族兄弟中的排行。他还多次诋毁过张筠,由于大帅的原因,张筠只是在心里怨恨他。后来胡翙去荆州到了张同那里,张同的仆人不认识他,向随从的人打听,说是胡翙大夫。这时胡翙到大厅,脱去外衣。张同听说胡翙到来,想要好好地接待他,因此告诉家人要精心地准备各种佳肴饭食。可是等张同出来迎见时,忽然有人禀报说:"大夫已经走了。"张同又来到大厅,只见两个椅子中间留下一片便溺物而去,没有留下一句话。张同也笑,却恨在心里。张筠一直不能对他下手陷害,正巧当时大帅请胡翙出使后梁,而胡翙的门下客陈评事随行,张筠便私下贿赂陈评事,让他监视胡翙的不法行为。到了后梁,胡翙果然很放纵荒唐,有时还把自己的所闻所见偷偷地告诉梁王,这些全被陈评事一一记录下来。等到回来,大帅虽然知道了他的狂妄轻率,但还是宽容了他。陈评事于是又接受张筠的教诲,便虚构了他的罪状,草拟在一张纸上藏在袖筒里,然后偷偷地按照草拟的罪状一一陈述于大帅。大帅当时正好酒醉,听到之后大怒,于是下令把他的全家推出去,活埋在平戎谷口,没有一个能活下来的。大帅酒醒知道此事后,大为震惊。很长时间一直很痛惜,他沉思了一段时间道:"杀你的人是副使,不是我干的啊!"后来每当起草的军事文书不合旨意,便哭而思念起胡翙。其实此过也不在于张筠,那都是胡翙自取。王仁裕曾路过平戎谷,写过一首悼念他的诗:"立马荒郊满目愁,伊人何罪死林丘。风号古木悲长在,雨湿寒莎泪暗流。莫道文章为众嫉,只应轻薄是身仇,不缘魂寄孤山下,此地堪名鹦鹉洲。"

    ----------------------------------------

    轻薄流士

    唐朝有轻薄士流出刺一郡,郡人集其歌乐百戏以迓之。至有吞刀吐刀,吹竹按丝、走圆跳索、歌喉舞腰、殊似不见。州人曰:"我使君清峻,无以悦之。"相顾忧戚。忽一日,盛夏登楼,遽令命乐。郡人喜曰:"使君非不好乐也。"及至楼下,遂令色色引上,其弦匏戛击之类迭进,皆叱去不用。有吹笙者,末后至,喜曰:"我比只要此一色。"问:"此一物何名?"曰:"名笙,可吹之。"乐工甚有德色,方欲调弄,数声,遽止之曰:"不要动指,只一直吹之。"乐工亦禀之。遂令临槛长吹,自午及申,乃呼左右,可赐与酒令退,曰(与酒令退曰五字原空缺,据黄本补):"吾谁要曲调,只藉尔唤风耳。"复一日入山召乐人,比至,怒(召乐人比至怒六字原空缺,据黄本补)目叱之曰:"只要长脚女人。"乐部忙然退出,不知其所以。(退出不知其所以七字原空缺,据黄本补)遂遣六七妇人约束长(长约束长四字原空缺,据黄本补)脚,鼓笛而入。乃顾诸妇升大树,各持(乃顾诸妇升大树各持九字原空缺,据黄本补)笼子令摘树果。其(树果其三字原空缺,据黄本补)辈薄徒事,如此者甚多。

    【译文】

    唐朝时,有一个轻薄文人出任某州刺史,官府的人召集了歌乐百戏来迎接他。其中有吞刀吐刀的,有吹竹按弦的,有跑圈跳绳的,有歌唱舞蹈的,然而他很像是视而不见。州中的人议论道:"看来我们的刺史太清高了,恐怕没有什么能使他高兴了。"人们相顾而忧伤。忽然有一天,正值盛夏,刺史去登楼,急令奏乐,官府的人又道:"看来刺史不是不喜欢音乐。"等乐手们来到楼下,便下令要一个一个地领上来,其中弦、管、弹、击之类逐一而进,可全被呵斥退出不用,唯有吹笙的人,最后一个上去,刺史喜道:"我只要这一种乐器。"并问此物叫什么名,乐手告诉他:"名称叫笙,可以吹。"乐手很有得意之色,刚刚试了试调,吹了几声,刺史立即制止了他,说:"你不用动手指头,只是一直吹下去。"乐手也承受了。于是叫他到栏杆跟前去长吹,从午时一直吹到申时。于是叫来随从,让赐予乐工酒后再叫他回去,并说:"我哪里是要听曲子,只是要借助你唤来爽风而已。"又有一天进到山中,要招请乐手们来,等乐手们一个接一个地来到了,刺史又怒目呵斥道:"我只要长脚女人!"负责演奏的人急忙出山,也不知道刺史要做什么,便派去了六七个女人,她们都把脚束长,吹着笛而入山。原来刺史只是让这些女人爬上大树去,每人提一只筐给他摘果子。这个人尽干些轻薄徒劳的事,这样的事还有很多。

    ----------------------------------------

    张翱

    唐乾宁中,宿州刺史陈璠以军旅出身,擅行威断。进士张翱恃才傲物,席上调璠宠妓张小泰,怒,揖起付吏,责其无礼。状云:"有张翱兮,寓止淮阴,来绮席兮,放恣胸襟。"璠益怒云:"据此分析,合吃几下?"又云:"只此两句,合吃三下五下,切求一笑,宜费乎千金万金。"竟鞭背而卒。出刘山甫《闲谈》,词多不载。(出《北梦琐言》)

    【译文】

    唐朝乾宁年间,军旅出身的宿州刺史陈璠,独断专行。进士张翱依仗自己有才能傲视一切。有一次在宴席上张翱调戏了陈璠宠爱的妓女张小泰,陈璠大怒,把张翱囚禁起来交给官吏,以责罚其无礼行为。后来在审理他的状文中写道:"张翱,暂居淮阴,来参加盛美的宴会,竟然很放浪恣肆。"陈璠见到此状文,更加生气,道:"如果照此对他量刑,应该杖责多少下?"又说道:"就这么两句话,也只能打他三下五下的,那不过是极力求得一笑而已,还要花费这么大的力气干什么呢?"后终于鞭打其背而致死。此故事出于刘山甫的《闲谈》一书,因文章很长而不多转载。

    ----------------------------------------

    卢程

    卢程擢进士第,为庄皇帝河东判官,建国后命相。无他才业,唯以氏族傲物。任圜常以公事入谒,程乌纱隐几,谓圜曰:"公是虫豸,辄来唐突。"圜惭愕,骤告庄宗,大怒,俾杀之,为卢质救解获免。自是出中书,时人切齿焉。江陵在唐世,号衣冠薮泽,人言琵琶多于饭甑,措大多于鲫鱼。有邑宰卢生,每于枝江县差船入府,舟子常苦之。一旦王仙芝兵火,卢生为船人挑其筋,系于船舷,放流而死。大凡无艺子弟,率以门阀轻薄,广明之乱,遭罹甚多,咸自致也。(出《北梦琐言》)

    【译文】

    卢程考中进士后,在庄宗当年还任河东节度使的幕府中当了判官,后来在庄宗建立的后唐朝中被任命为宰相,没有什么才能,唯独以家族的显贵而蔑视一切。任圜常因公事去拜见他,有一次卢程把乌纱帽藏在案几下,对任圜说道:"你是一条虫子!"任圜十分羞愧惊愕,立即把此事禀告庄宗。庄宗大怒,下令斩首他。由于卢质的求救才算获免,自然是被赶出了中书省,当时人们对他十分痛恨。江陵在唐朝时,号称是士大夫聚集的地方,人们都说琵琶多于蒸饭的甑子,读书人多于鲫鱼。有个县令叫卢生,每次到枝江县衙去都要坐船而抓人家的公差,船夫为此而苦恼。忽然有一天王仙芝起事烧起战火,卢生被船夫挑断了筋,拴在船边,投进江里被淹死。大凡没有才能的子弟,都是以门第的显贵而轻薄,这些人在广明年间的战乱中,有很多人都遭难,这都是自己所导致的。

    ----------------------------------------

    崔秘

    天成二年,潘环以军功授棣牧。素无宾客。或有人荐崔秘者,博陵之士子也,举止闲雅,词翰亦工。潘一见甚喜,上馆以待之,经宿不复往,潘访之不获。既而辟一书生乃往。后荐主见而诘之,崔曰:"潘公虽勤厚,鼻柱之左有疮,脓血常流,每被熏灼,腥秽难可堪。(腥秽难可堪五字原空缺,据黄本补)目之为白死汉也。"荐主大咍。崔之不顾名实而为轻薄(名实而为轻薄六字原空缺,据黄本补)也。盖潘常中流矢于面,有衔其镞,故负重伤。医疗至经(负重伤医疗至经七字原空缺,据黄本补)年,其镞自出,其疮成漏,终身不痊。(出《玉堂闲话》)

    【译文】

    后唐天成二年,潘环因为有战功而被授予棣州牧。他平素没有宾客,有人给他推荐了崔秘。崔秘是博陵的学子,举止高雅,又擅长诗文,潘环一见他便很喜欢。潘环曾到他的客馆去。等候他,可是等了一夜也不肯来,潘环去拜访他没有收获,接着有个书生去请他,他却去了。后来推荐人见到他时追问他这件事,崔秘说:"潘公虽然殷勤厚道,可他鼻子左边有疮,脓血常流不止,每次见到他觉得很薰人,那种腥味和肮脏实在难以让人忍受。"并称他为白死汉,推荐他的人对他大为讥笑。崔秘是个不顾名声和实际而枉为轻薄的人,潘环的脸上曾中过流箭,箭头刺进了骨头里,因而负了重伤。经过一年的治疗,箭头出来了,可是那伤变成了漏,终身不能痊愈。

    ----------------------------------------

    王先主遭轻薄

    韦昭度招讨陈敬瑄时,(陈敬瑄时四字原空缺。据黄本补。)蜀帅顾彦晖为副,王先主(主原作生。据明抄本改。下同。)为都指挥使。三府各署幕僚,皆是朝达子弟,视王先主蔑如也。先主持从,髡发行睰,黥面札腕(腕原作脱,据明抄本改),如一部鬼神。其辈与先主兢肃。顾公详缓,一时失笑而散。先主归营,左右以此为言,亦自大笑。他日克郪城,轻薄幕僚,皆害之。(出《北梦琐言》)

    【译文】

    韦昭度讨伐陈敬瑄时,蜀帅顾彦晖为副都指挥使,先主王建为都指挥使。三府中各自安置的幕僚,都是朝中显贵的子弟,他们都觉得王先主也没什么了不起的。王先主的侍从,剃光了头发,文了面和手腕,简直像个凶神。他与先主比赛速度,由顾彦晖作裁判,一时间大家不自禁地大笑而散去。先主回到营帐,左右又说起这件事,先主自己也大笑。后来攻克了郪城,那些轻薄的幕僚,全都被杀掉。

    ----------------------------------------

    蒋贻恭

    蒋贻恭者好嘲咏,频以此痛遭槚楚,竟不能改。蜀中士子好着袜头裤,蒋谓之曰:"仁贤既裹将仕郎头,何为作散子将脚也。"皆类此。蒋生虽嗜嘲咏,然谈笑儒雅,凡被讥刺,皆轻薄之徒,以此搢绅中恶之。官至令佐而卒。(出《北梦琐言》)

    【译文】

    蒋贻恭很喜欢作讽刺诗,因此常常遭到痛打,可他始终没有改掉。蜀地的书生好穿袜头裤,蒋贻恭对他们说:"你既然缠裹成一个做官人的头,为何又把一只要作江湖散人的袜子穿在脚上呢?"他的讽刺全都类似这样。蒋贻恭虽然喜好嘲咏,但是谈笑很文雅。凡是被他讽刺的,都是一些轻薄之徒,因此士大夫们都不喜欢他。官做到县级副职而死去。穿越小说 www.kk169.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太平广记》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太平广记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太平广记》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