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卷第二百三十七 奢侈二

穿越小说推荐各位书友阅读:太平广记正文 卷第二百三十七 奢侈二
(穿越小说 www.kk169.com)    韦陟 芸辉堂 裴冕 于頔 王涯 李德裕 杨收 同昌公主 李璋 李使君

    ----------------------------------------

    韦陟

    韦斌虽生于贵门,而性颇质厚。然其地望素高,冠冕特盛,虽门风稍奢。而斌立朝偘偘,容止尊严,有大臣之体。每会朝,未尝与同列笑语。旧制,群臣立于殿庭,既而遇雨雪。亦不移步于廊下。忽一日密雪骤降,自三事以下,莫不振其簪裙,或更其立位。独斌意色益恭,俄雪甚至膝。朝既罢,斌于雪中拔身而去。见之者咸叹重焉。斌兄陟,早以文学识度,著名于时。善属文,攻草隶书。出入清显,践历崇贵。自以门地才华,坐取卿相。而接物简傲,未尝与人款曲。衣服车马,尤尚奢侈。侍儿阉竖,左右常数十人。或隐几搘颐度日,懒为一言。其于馔羞,尤为精洁,仍以鸟羽择米。每食毕,视厨中所委弃,不啻万钱之直。若宴于公卿,虽水陆具陈,曾不下筋。每令侍婢主尺题,往来复章。未尝自札,受意而已。词旨重轻,正合陟意。而书体遒利,皆有楷法,陟唯署名。常自谓所书陟字,如五朵云。当时人多仿效,谓之"郇公五云体"。常以五彩纸为缄题。其侈纵自奉,皆此类也。然家法整肃。其子允,课习经史。日加诲励,夜分犹使人视之。若允习读不辍,旦夕问安,颜色必悦。若稍怠惰,即遽使人止之,令立于堂下,或弥旬不与语。陟虽家僮数十人,应门宾客,必遣允为之。寒暑未尝辍也,颇为当时称之。然陟竟以简倨特才,常为持权者所忌。(出《酉阳杂俎》)

    【译文】

    韦斌虽然生在显贵的人家,然而他的禀性却很耿直厚道。他的地位与名望一向是很高的,而且是世代为宦的旺族,只是门风稍奢华些。韦斌在朝为官一向刚直,举止言行注重端庄持重,很有大臣的风范作派。每次上朝议事,从来不跟站在一起的僚属们谈笑。按旧制的要求,文武百官站在殿前庭院中,既使遇上下雨、下雪,也不允许走到殿廊下躲避,忽然有一天,密集的大雪突然降下来,自三公以下,没有不摘帽掸雪或抖掉衣裙上的雪的,有人还移动他站立的位置。唯独韦斌神色益加谦恭严肃,站在那儿一动不动,一直到大雪都埋住了他的膝部。直到朝会结束后,才从雪中拔脚走回去。看到他这幅严肃认真的样子的人,都非常赞佩敬重他。韦斌的哥哥韦陟,很早就以他在文学上的造诣与知识见识,而闻名于当世。韦陟擅长写文章,专心致志地研习草书、隶书。跟他交往的人都是清要显达的达官名士,他经常走动的人家也都是高贵有名望的。本来韦陟就凭藉他的门第与才华,不用活动就应当当上宰相这样的高官。但是,由于他接人待物态度太高傲、简慢,从不与任何人说好话周旋。他穿用的衣服、乘坐的车马,都特别奢侈豪华。在他身边,经常有几十个僮仆太监服侍他。有时候,他在家里坐在书案旁边,用手拄着脸腮一句话不说,一坐就是一天。至于他吃的饭菜,尤其讲究,必须弄得特别精细、洁净,用鸟羽挑选米。每吃完一顿饭,你去看看他家厨房里所扔掉的菜肴食物,何止价值万钱呢。如果在公卿同僚家聚宴,虽然山珍海味俱全,韦陟也不动筷。韦陟让他的侍婢负责他的信函。往来的信函、奏章,他从不亲自书写,而是授意给他的侍婢代拟代书。他的侍婢代拟的这些信函、奏章,措词的分寸正好符合他的心意。而且书写的字体遒劲流利,都非常符合楷书的规范。韦陟只签署个名氏而已。他常常自己夸赞他签署的"陟"字,宛若五朵云彩。当时,有许多人都效仿他的这种签署方式,被人称为"郇公五云体"。韦陟常年使用五彩纸为信笺。他的日常生活用度的奢华程度,都象这样啊!但是,韦陟的治家法规非常严整。他的儿子韦允学习经史,每天他都加以教诲训励。就是在夜间,也常派人去察看。如果韦允学习很用功,不停顿,则在早、晚向父母问安时,都和颜悦色;如果他稍有懈怠,就立即派人去制止。命令韦允站立在厅堂下,或者十天之内不跟儿子说一句话。韦陟虽然有家僮几十人,但是凡是到他家来的宾客,必定让他的儿子韦允接待,迎送。不论寒暑都没有停止这样做过。这种礼仪,很是受到当时人的称赞。然而,韦陟竟然因为他高傲恃才,常常为那些有权有势的人所忌恨。

    ----------------------------------------

    芸辉堂

    元载造芸辉堂于私第。芸辉香草名也,出于阗国,其香洁白如玉。入土不朽烂,舂之为屑,以涂其壁,故号芸辉。而更以沉香为梁栋,金银为户牖。内设悬黎屏风紫绡帐,其屏风本杨国忠之宝也。其上刻前代美女妓乐之形,外以玳瑁水晶为押,络饰以真珠瑟瑟。精巧之妙,殆非人工所及。紫绡帐得于南海溪洞之帅首,即绞绡类也。轻疏而薄,如无所碍。虽当时凝寒,风不能入;盛夏则清凉自至。其色隐隐,或不知其帐也,谓载卧内有紫气。其余服玩奢僭,率皆拟于帝王家。芸辉堂前有池,以文石砌其岸。中有苹阳花,亦类于白苹,其花红而且大,如有牡丹。更有碧芙蓉,香洁萏菡,伟于常者。载因暇日,凭栏以观。忽闻歌声清亮,若十四五女子唱焉,其曲则《玉树后庭花》也。载惊异,莫知所在。及审听之,乃芙蓉中也。俯而视之,闻喘息之音。载大恶,遂剖其花,一无所见。因秘不令人说。及载受戮,而逸奴为平庐军卒,人故得其实。载龙髯拂,紫色如烂椹。可长三尺,削水晶以为柄,刻红玉以为环钮。或风雨晦暝,临流沾湿,则光彩动摇,奋然如怒。置之于堂中,夜则蚊蚋不能近;拂之为声,则鸡犬牛马无不惊逸;若垂之于池潭;则鳞甲之属,悉俯伏而至;引水于空中,即成瀑布长三五尺,而未尝辄断;烧燕肉薰之,则焪焪焉若生云雾。厥后上知其异,载不得已而进内。载自云,得之于洞庭道士张知和。(出《杜阳编》)

    又    载之妻王氏字韫秀,缙之女也。初王缙镇北京,以韫秀嫁元载,岁久而见轻怠。韫秀谓夫曰:"何不增学,妾有奁幌资装,尽为纸墨之费。"王氏父母未知或知,(明抄本"知或知"作"或知之"。)亲属以载夫妻皆乞儿,厌薄之甚。元遂游秦,为诗别韫秀曰:"年来谁不厌龙钟,虽在侯门似不容。看取海山寒翠树,苦遭霜霰到春风。"妻请偕行曰:"路扫饥寒迹,天哀志气人。休淋离别泪,携手入西秦。"载既到京,屡陈时务,深符上旨。肃宗擢拜中书。王氏喜元郎入相,寄诸姊妹诗曰:"相国已随麟阁贵,家风第一右丞诗。笄年解笑鸣机妇,耽见苏秦富贵时。"载肃宗代宗两朝宰相,贵盛无比。广葺亭台,交游贵族,客候其门,或多间阻。王氏复为一篇以喻之曰:"楚竹燕歌动画梁,春兰重换舞衣裳。公孙开馆招嘉客,知道浮荣不久长。"载于是稍减。太原内外亲属悉来谒贺,韫秀安置于闲院。忽因天晴之景,以青紫丝条四十条,各长三十丈,皆施罗绔绮绣之饰。每条条下,排金银炉二十枚,皆焚异香。香至其服,乃命诸亲戚西院闲步。韫秀问是何物,侍婢对曰:"今日相公与夫人晒曝夜服。"王氏谓诸亲曰:"岂料乞索儿妇,还有两事盖形粗衣也。"于是诸亲羞赧,稍稍辞去。韫秀常分馈服饰于他人,而不及太厚之骨肉。每曰:"非几不礼于姑姊,其奈当时见辱何!"载后贪恣为心,竟招罪累。上恶诛之,而亡其家。韫秀少有识量,节槩亦高。载被戮,上令入宫。备彤管箴规之任,叹曰:"王家十二娘子,二十年太原节度使女,十六年宰相妻,谁能书得长信昭阳之事,死亦幸矣,坚不从命!"或云,上宥其罪。或云,京兆笞而毙之。载宠姬薛瑶英能诗书,善歌舞,仙姿玉质。肌香体轻,虽旋波、移光,飞燕、绿珠,不能过也。瑶英之母赵娟,亦岐("岐"原作"妓",据明抄本改。)王之爱妾也。后出为薛氏之妻,生瑶英。而幼以香啗之,故肌香。及载纳为姬,处金丝之帐,却尘之褥。出自勾丽国。云却尘兽毛为之,其色红殷,光软无比。衣龙绡之衣,一袭无二三两,搏之不盈一握。载以瑶英体轻,不胜重衣,故于异国求之。唯贾至、杨炎与载友善,故往往得见歌舞时。至因赠诗曰:"舞怯铢衣重,笑疑桃脸开。方知汉武帝,虚筑避风台。"炎亦作长歌褒美,其略曰,雪面淡娥天上女,凤箫鸾翅欲飞去。玉钗翘碧步无尘,纤腰如柳不胜春。瑶英善为巧媚,载惑之,怠于相务。而瑶英之父曰宗本,兄曰从义,与赵娟递相出入。以构贿赂,号为关节。更与中书主吏卓倩等为心腹。而宗本辈以事告者,载未尝不从之。天下赍货求官职者,无不恃载雄势,指薛卓为梯媒。及载死,瑶英为里人妻。论者以元载丧令德,自一妇人致也。(出《杜阳编》)

    【译文】

    元载在自己的宅院里建造了一座芸辉堂。芸辉,是一种香草的名字,产在于阗国。它质地象玉一样洁白,掺入土里不腐烂。将它舂成碎屑,用来涂饰墙壁。因此,叫芸辉堂。这座殿堂还用沉香木做屋梁,用金银做窗户。殿堂内装有美玉制的屏风,紫色的绡帐。这付屏风本是当年宰相杨国忠心爱的至宝,上面雕刻着前朝美女妓乐图,另外用水晶作压帘的饰具,还用碧色宝石串成串作装饰。它制作的精致巧妙,完全是人工所不能达到的。紫绡帐是从南海溪洞的酋长那儿得到的,是用绞绡一类织物制作的。既轻疏又非常的薄,挂在那边就象什么也没挂一样。虽然在天寒地冻的时节,风也吹不进帐子里面;就是在盛夏酷暑,帐子里自然清凉。它的颜色隐隐约约的,让你都看不出来挂有帐子,都说元载的卧室里有紫气呢。其余的,如服饰、古玩、用具,也都特别的奢华,都效仿帝王之家的排场。元载还在芸辉堂前修造了一座水池,用玛瑙和带纹理的石头垒砌池塘的堤岸。池中植有苹阳花,象白苹一类,它开的花红而大,象牡丹。还植有碧芙蓉,香洁萏萏,都比一般的芙蓉、荷花长得高大壮伟。一天闲暇时,元载依着栏杆观赏池中的花草。忽然听到清亮的歌声,象十四五岁的少女唱的,唱的歌曲是《玉树后庭花》。元载非常惊异,不知道这歌声来自哪里。待仔细审听辨识,乃是从池中芙蓉里发出来的。他俯身察看,听到有喘气的声音。元载非常疑忌这件事,立即将芙蓉花剖开看,什么也没有见到。他不让家里人对外讲这件事。等到元载获罪被处死后,将他的家中童仆遣送到平庐为兵卒,人们才知道这件事。元载有一把龙髯拂尘,颜色绛紫,象熟透了的桑椹。这把拂尘长约三尺,用水晶石制作尘柄,雕刻红玉作环钮。到刮风下雨天气晦暗时,或者到水边将它沾湿了,则光彩摇动着,拂尘上的龙髯奋然立起来象发怒了的样子。将它放在厅堂中,到了夜晚蚊子小咬等不敢到近前。将它拂出声音来,那么鸡犬牛马听到后没有不惊恐逃离的。如果将它垂放在池潭旁边,那么鱼鳖虾蟹,都俯首来到近前,将水喷洒向空中,立即形成长三五尺的瀑布,而且一点也不断流。如果烧燕子肉来薰它,就会生出烟来如云似雾。后来,皇上得知这把拂尘的奇异后,元载不得不将它进献到宫中。元载自己说过这把拂尘是从洞庭湖一位叫张知和的道士那里得到的。

    又    元载的妻子叫王韫秀,是王缙的女儿。起初,王缙镇守北京太原,将女儿韫秀嫁给了元载。时间长了,见元载既不是什么名门望族,又没有什么地位,因此王家待他很是一般,有些轻视怠慢。王韫秀看到这种情形后,对元载说:"夫君,你为什么不刻苦学习读书?为妻我带来些陪嫁的钱物、服饰,都可以给你作读书的费用。"对于这件事,王韫秀的父母也许知道也许不知道。但是当时亲属们都将他们夫妇当成乞儿看待,非常瞧不起,冷淡他们。元载在妻子的鼓励下,离家去秦地游学。离家前写诗一首留别韫秀。诗是这样的:年来谁不厌龙钟,虽在侯门似不容。看取海山寒翠树,苦遭霜霰到春风。王韫秀也写诗一首,请求陪伴元载去秦游学。诗是这样的:路扫饥寒迹,天哀志气人。休淋离别泪,携手入西秦。元载到了京城长安后,多次向朝廷上表陈述治理国家的方针、谋略,很是符合皇上的旨意。于是,唐肃宗提升元载为中书令,位居宰相。王韫秀非常高兴,写诗一首寄给她的几个姐妹。诗是这样的:相国已随麟阁贵,家风第一右丞诗。笄年解笑鸣机妇,耽见苏秦富贵时。元载官居唐肃宗、代宗两朝宰相,富贵权重没有人能相比。他在宅院中大势兴修楼台亭榭。跟他来往的都是豪门贵族。许多客人在他府门前等候接见,多数人都不受接待。这时,王韫秀又写诗一首劝喻丈夫。诗是这样的:楚竹燕歌动画梁,春兰重换舞衣裳。公孙开馆招嘉客,知道浮荣不久长。元载读了妻子的这首劝喻诗后,稍稍改变了以往对来访客人的冷淡态度。元载位居宰相后,太原王氏的内外亲属都来拜见祝贺。王韫秀将他们安排在一个闲空的院中住下。忽然有一天天气非常晴朗,元家的仆夫们在西院中抢系四十条青紫色的丝条,每条长三十丈,上面晾晒着软罗、素绸、绮绣等服饰。每条丝绿下面,并排置放二十枚金银香炉,里面焚燃的都是异香,用来薰衣物。王韫秀让亲属们去西院散步,当着他们面问仆人:"这上面晾的是什么?"服侍她的使女回答说:"晾晒的是宰相与夫人的晚服。"王韫秀对亲属们说:"谁想到当年的乞讨儿的媳妇,还有两件遮体的粗布衣裳啊!"这些亲属听了后,都羞惭满面,悄悄走开。王韫秀经常将衣服、饰物馈送他人,却从来不送给太原她的亲属。每次提起这件事时,她都说:"不是作女儿的不礼待姑姑、姐姐,怎奈当初她们那样轻慢我了的。"元载后来骄横贪婪,终于招来罪过。皇上大怒下诏处死他,并且祸及全家。王韫秀非常有见识,志节气概也高。元载被处死后,皇上诏令王韫秀进入宫中,发给她一只杆身漆朱的笔,让她将亲身的经历写出来,用以劝戒规谏他人。王韫秀接到诏令后,感叹地说:"唉!王家第十二姑娘,二十年节度使的女儿,十六年当朝宰相的夫人。我怎么能去写那些象长信、昭阳宫中发生过的荣极而衰、宠极生悲的故事呢?我现在就是死了也算可以啦!"坚决不进宫去。有人说皇上听到她的这些话后,赦佑了她的罪过。有人说她被京兆尹处笞刑而死。元载有个最宠爱的小妾叫薛瑶英,能歌善舞,玉质仙姿。而且肌肤香艳,体态轻盈。就是春秋时期越国的美女旋波、移光,汉代的赵飞燕,晋代的绿珠,都不及她的美丽娇娜。薛瑶英的母亲赵娟,原本是岐王的爱妾,后来再嫁薛家,生了薛瑶英。她从小就给薛瑶英吃香料,因此薛瑶英肌体芳香。待到薛瑶英被元载收纳为妾后,寝卧的是金丝帐,铺的是不招灰尘的褥子。却尘褥产自勾丽国,据说是用却尘兽毛制作的,殷红色,异常光亮柔软。穿的是龙绡织成的衣服。一件衣服没有二三两重,将它挂起来握在掌中不满一把。元载认为薛瑶英身体特别轻盈娇丽,不堪穿太重的衣服,因此才从勾丽国寻索到这种龙绡衣。元载在世时,他只有贾至、杨炎二位好友。他们二人常常能够亲眼看到薛瑶英唱歌跳舞。贾至曾赠诗赞美薛瑶英。诗是:"舞怯铢衣重,笑疑桃脸开。方知汉武帝,虚筑避风台。"。杨炎也作一首长诗赞美薛瑶英。这首诗是这样的:"雪面淡娥天上女,凤箫鸾翅欲飞去。玉钗翘碧步无尘,纤腰如柳不胜春。"薛瑶英非常会巧笑献媚,元载沉湎在她的妖娆美色之中,宰相的政务也懒得去处理。而且,薛瑶英的父亲薛宗本,哥哥薛从义,与她的母亲赵娟,交替着出入于相府,来收索贿赂,说是给走门路。更严重的是,他们跟中书王吏卓倩等人互相勾结、狼狈为奸。而这些人跟元载不论提出什么要求,元载从未有过不应允的事情。当时,所有带着钱物贿赂他们谋求官职的人,都依仗元载的威赫势力,将薛家的人与卓倩之流当作媒介和阶梯。待到元载被朝廷处死后,薛瑶英又嫁给闾里的一般人家作妻室了。评论这件事情的人认为:元载丧失美德,是从宠溺一个女人而导至来的!

    ----------------------------------------

    裴冕

    裴冕代裴鸿渐秉政,小吏以俸钱文簿白之。冕固子弟,喜见于色,其嗜财若此。冕性本侈靡,好尚车服。名马数百金铸者(明抄本无铸字,者作常)十匹。每会客,滋味品数,多有不知名者。(出《朝野佥载》,明抄本作出《卢氏杂记》)

    【译文】

    裴冕代替裴鸿渐处理政务,属下的小官吏将自己的薪水、办公用的纸张、簿册白送给他。裴冕将这些东西拿给自家的年轻人看,而且喜形于色。裴冕爱财竟然到了这种地步。裴冕生性好奢华铺张,崇尚豪华车舆服装。他家养着十匹名贵的马,每匹都耗费几百金为它制备鞍辔。每次宴请宾客,都上好多菜肴,有很多的菜都是稀有的,不知它叫什么名字。

    ----------------------------------------

    于頔

    于頔为襄州,点山灯,一上油二千石。李昌夔为荆南,打猎,大修粉饰。其妻独孤氏,亦出女队二千人,皆著乾红紫绣袄子锦鞍鞯。此郡因而空耗。(出传载)

    【译文】

    于頔在襄州为官,喜欢点山灯,一次往灯碗里加油就用了二千石油。李昌夔在荆南为官,他喜欢打猎,而且每次出猎都大势铺排。李昌夔的妻子独孤氏,也带着二千名妇女组成的打猎队一同去打猎。每个人都穿着深红色绣着紫花的袄,铺着彩锦鞍鞯。因为他们夫妻这样铺排奢华,荆南郡很快被耗费一空。

    ----------------------------------------

    王涯

    文宗朝,宰相王涯奢豪。庭穿一井,金玉为栏,(明抄本"金玉为栏"作"合为玉柜")严其锁钥。天下宝玉真珠,悉投入中。汲其水,供涯所饮。未几犯法,为大兵枭戮,赤其族。涯骨肉色并如金。(出《独异志》)

    【译文】

    唐文宗李昂在位期间,宰相王涯极其奢侈豪华。王涯在他的宰相府庭院中凿一口井,围井的栏杆都是用黄金、玉石制作的。而且用后就用锁头锁上,严加看管。他将普天下的珠宝玉石收刮来后,都投进这口井里。让仆人汲取这口井里的水供他自己饮用。不长时间,王涯触犯了刑律,被斩首示众,杀灭他全族人。王涯的骨肉都呈黄金的颜色。

    ----------------------------------------

    李德裕

    武宗朝,宰相李德裕奢侈。每食一杯羹,其费约三万。为杂以珠玉宝贝,雄黄朱砂,煎汁为之。过三煎则弃其柤。(出《独异志》)

    【译文】

    唐武宗李炎在位期间,宰相李德裕非常奢侈。他食用的一杯菜羹价值三万钱,是掺杂珠玉等各种宝物,再加上雄黄、朱砂等用火煎成汁液做的。煎过三次后,就将掺杂的珠玉等扔掉不要。

    ----------------------------------------

    杨收

    咸通中,崔安潜以清德峻望。为镇时风,宰相杨收师重焉。欲设食相召,无由可入。先请崔公之门人,方便为言,至于再三,终未许,杨意转坚。稍稍亦有流言,或劝崔曰:"时相不可坚拒。"不得已而许之。杨甚喜,遽令排比,然后请日祗候。先是崔公亲情间人,亦与杨通旧。欲求事,请公言之,终难启口。将止杨之召,谓亲情曰:"修行今召我食。明日,尔但与侧近祗候,此际必言之。倘或要见,尔便须即来。"及崔到杨舍,见厅馆铺陈华焕,左右执事皆双鬟珠翠,崔公不乐。饮馔及水陆之珍。台盘前置一香炉,烟出成楼阁之状。崔别闻一香气,似非烟炉及珠翠所有者。心异之,时时四顾,终不谕香气。移时,杨曰:"相公意似别有所瞩?"崔公曰:"某觉一香气异常酷烈。"杨顾左右,令于厅东间阁子内缕金案上,取一白角碟子,盛一漆球子。呈崔公曰:"此是罽宾国香。"崔大奇之。宴罢返归,竟不说得亲情求事。据《太宗实录云》,罽宾国进拘物头花,香闻数里,疑此近是。又见杨门人说,相公每下朝,常弄一玉婆罗门子。高数寸,莹彻精巧可爱,云是于阗王内库中物。(出《卢氏杂说》)

    【译文】

    唐懿宗咸通年间,崔安因为高尚的品德在社会上享有很高的声望。为了安定时风抬高自己的威望,宰相杨收想从师礼敬重崔安。要宴请他,却苦于没有理由与借口。最初,杨收请崔安的弟子门客给从中勾通斡旋,再三邀请,崔安都没有答应,但杨收非要请崔安赴宴不可。这层意思传出来,有人劝说崔安说:"杨收现在是一朝宰相,不可以一门绝拒他的邀请啊!"于是,崔安才勉强应允了。杨收得知这一消息后,非常高兴。马上命令家人安排准备,然后定好宴请的日期在府上恭候。起先,崔安有位熟人跟杨收也是旧交,有事欲求杨收,曾请崔安给说说,始终难于启口。现在崔安已答应到杨家赴宴,于是对他的这位熟人说:"现在杨收邀请我去他家赴宴。待到明天我去他家时,你也陪同一块儿去,在我的旁边恭候。这次我一定跟杨收提及你的这件事,倘若他提出要见你,你就马上过来。"崔安到了杨府后,但见厅堂楼馆布置得豪华璀璨,左右的招待人员,一律是头梳双鬟,戴珠叠翠的年轻使女,他很不高兴。开宴后,上的菜肴都是山珍海味,极为名贵。桌案前边放着一只香炉,里面有屡屡香烟燃出,烟形呈楼阁的样子。崔安还闻到另外一种香味,似乎不是这只香炉和珠翠等饰物发出的香气,心里暗暗诧异。不时地四处搜寻,始终没有找到这股异香是从哪里来的。过了一会儿,杨收问:"崔老是不是在查找什么?"崔安说:"我闻到一股香气特别浓烈,不知这香气是从哪来的?"杨收招呼使女仆妇,让她们从厅堂东间屋里的缕金桌案上,拿过来一只白角碟子,碟子上装着一只漆球子,端过来给崔安看,说:"这是罽宾国进献来的香料。"崔安非常惊奇,宴会结束后就回家中来了,竟然忘了跟杨收谈他的这位熟人求他的那件事情。据《太宗实录》上说:"罽宾国进献拘物头花,它散发出来的香气在几里地之内都可以闻到。"怀疑宴席上杨收让家人端给崔安看的漆球子,大概就是这种香料。又听杨收的弟子们说:"宰相每天下朝后,时常玩赏一只玉制的婆罗门子,有几寸高,身体晶莹剔透精巧可爱。说是于阗国王宫内库收藏的宝物。"

    ----------------------------------------

    同昌公主

    咸通九年,同昌公主出降。宅于广化里,锡钱五百万贯。更罄内库珍宝,以实其宅。而房栊户牖,无不以众宝饰之。更以金银为井栏药臼,食柜水槽。铛釜盆瓮之属,缕金为笊篱箕筐。制水晶火齐琉璃玳瑁等为床,搘以金龟银鹿。更琢五色玉为器皿什物,合百宝为圆案。赐金麦银粟共数斛,此皆太宗朝条支国所献也。堂中设连珠之帐,却寒之帘,犀簟牙席,龙凤绣。连珠帐,续真珠以成也。却寒帘,类玳瑁斑,有紫色,云却寒鸟骨之所为也。但未知出于何国。更有鹧鸪枕、翡翠匣、神丝绣被。其枕以七宝合为鹧鸪之斑,其匣饰以翠羽。神丝绣被,三千鸳鸯,仍间以奇花异叶,精巧华丽,可得而知矣。其上缀以灵粟之珠如粟粒,五色辉焕。更有蠲忿犀如意玉。其犀圆如弹丸,入土不朽烂;带之,令人蠲忿怒。如意玉类枕头,(按《杜阳杂编》"枕"作"桃",明抄本"头"作"实"。)上有七孔,云通明之象。更有瑟瑟幙,纹布巾、火蚕绵、九玉钗。其幕色如瑟瑟,阔三尺,长一百尺,轻明虚薄,无以为比。向空张之,则疏朗之纹,如碧丝之贯其珠。虽大雨暴降,不能沾湿,云以蛟人瑞香膏所傅故也。纹布中即手巾也,洁白如雪,光软绝伦,拭水不濡,用之弥年,亦未尝垢。二物称得鬼谷国。火蚕绵出火洲,絮衣一袭,止用一两,稍过度,则熇蒸之气不可奈。九玉钗上刻九鸾,皆九色,其上有字曰"玉儿",精巧奇妙,殆非人制。有得于金陵者,因以献。公主酧之甚厚。一日昼寝,梦绛衣奴传语云:"南齐潘淑妃取九鸾钗。"及觉,具以梦中之言告于左右。公主薨,其钗亦不知其处。韦氏异其事,遂以实语诸门人。或曰:"玉儿即潘妃小字。"逮诸珍异,不可具载。自汉唐公主出降之盛,未之有也。公主乘七宝步辇,四角缀五色锦香囊。囊中贮辟邪香瑞麟香金凤香,此皆异国献者。仍杂以龙脑金屑,镂水晶玛瑙辟尘犀为龙凤花木状。其上悉络真珠玳瑁,更以全丝为流苏,雕轻玉为浮动。每一出游,则芬香街巷,晶光耀日,观者眩其目。时有中贵人,买酒于广化旗亭,忽相谓曰:"坐来香气?何太异也?"同席曰:"岂非龙脑乎?"曰:"非也。予幼给事于嫔妃宫,故此常闻此。未知今日何由而致。"因顾问当垆者,云:"公主步辇夫,以锦衣质酒于此。"中贵人共请视之,益叹异焉。上日赐御馔汤药,而道路之使相属。其馔有消灵炙、红虬脯。其酒则有凝露浆、桂花醅。其茶则有绿花、紫英之号。灵消炙,一羊之肉,取四两,虽经暑毒,终不臭败。红虬脯,非虬也。但贮于盘中,缕徤如红丝,高一尺,以筋抑之,无三四分,撤即复故。其诸品味,他人莫能识。而公主家人餐饫,如里中糠粃。一日大会韦氏之族于广化里,玉馔具陈。暑气将甚,公主命取澄水帛以蘸之,挂于南轩,满座皆思挟纩。澄水帛长八九尺,似布而细,明薄可鉴。云其中有龙涎,故能消暑也。韦氏诸宗好为叶子戏,夜则公主以红琉璃盘,盛夜光珠,令僧祁捧于堂中,则光明如昼焉。公主始有疾,召术士米宾为禳法,乃以香蜡烛遗之。米氏之邻人,觉香气异常,或诣门诘其故,宾具以事对。出其烛,方二寸,长尺余,其上施五彩。爇之,竟夕不尽。郁烈之气,可闻于百步余。烟出于上,即成楼阁台殿之状。或云,烛中有蜃脂也。公主疾既甚,医者欲难其药,奏云:"得红蜜白猿膏,食之可愈。"上令检内库,得红蜜数石,本兠离国所贡。白猿膏数瓮,本南海所献。虽日加药饵,终无其验,公主薨。上哀痛,遂自制挽歌词,令朝臣继和。反庭祭曰,百司内官,皆用金玉饰车舆服玩,以焚于韦氏庭,韦家争取灰以择金宝。及葬于东郊,上与淑妃御延兴门。出内库金骆驼凤凰麒麟各高数尺,以为仪从。其衣服玩具,与人无异,每一物皆至一百二十舆。刻木为数殿,龙凤花木人畜之众者不可胜计。以绛罗绮绣,络以金珠瑟瑟,为帐幙者千队。其幢节伞盖,弥街翳日。旌旗珂珮卤簿,率多加等。敕紫尼及女道士为侍从引翼。焚升霄百灵之香,而击归天紫金之磬。繁华辉焕,殆将二十余里。上又赐酒一百斛,饼啗三十骆驼,各径阔二尺,饲役夫也。京城士庶罢业观者流汗相属,唯恐居后。及灵辆过延兴门,上与淑妃恸哭,中外闻者,无不伤痛。同日葬乳母,上更作《祭乳母文》。词质而意切,人多传诵。自后上日夕注心挂意。李可及进《叹百年曲》,声词哀怨,听之莫不泪下。更教数十人作《叹百年队》。取内库珍宝雕成首饰,取绢八百匹画作鱼龙波浪文,以为地衣。每舞竟,珠翠满地。可及官历大将军,赏赐盈万。甚无状,左军容使西门季玄素颇梗直,乃谓可及曰:"尔恣巧媚以惑天子,族无日矣。"可及恃宠,无有少改。可及善啭喉舌,于天子前,弄眼作头脑,连声著词,唱(明抄本"唱"下有"杂声"二字)曲。须臾间,变态百数不休。是时京城不调少年相效,谓之拍弹(去声)。一日可及乞假为子娶妇,上曰:"即令送酒面及来,以助汝嘉礼。"可及归至舍,俄一中贵人监二银榼各高二尺余,宣赐可及。始以为酒,及启,皆实以金宝。上赐可及银麒麟高数尺。可及取官库车,载往私第。西门季玄曰:"今日受赐用官车,他日破家,亦须辇还内府。不道受赏,徒劳牛足。"后可及果流于岭表,旧赐珍玩,悉皆进入。君子谓季玄有先见之明。(出《杜阳编》)

    【译文】

    唐懿宗咸通九年,同昌公主出嫁。公主的宅第在京城长安的广化里,皇上赐给她五百万贯钱。而且将宫中内库珍藏的各种珍宝几乎都给了同昌公主,让她用这些珍宝来装修她的新宅。公主的新宅,房屋的门窗没有不用这些珍宝装饰的。更为奢华的是,宅内的水井,捣药的药臼,贮放食物的柜厨,存放饮用水的水槽,以及铛、釜、盆、瓮等炊具,都是用黄金、白银铸制的。用金丝编制笊篱、簸箕、箩筐,用水晶、火齐珠、琉璃、玳瑁等镶嵌床铺,床脚下支着黄金、白银制作的龟、鹿。还用五彩玉石雕琢成器皿等用具,将各种珍宝镶嵌在一块制成圆桌。皇上还赏赐给同昌公主黄金制成的麦子,白银制成的粟米,一共好几斗。这些金麦、银粟,都是唐太宗在位期间条支国进献来的。堂屋中架设连珠帐子,悬挂却寒门廉,铺犀牛皮褥子,睡用象牙做装饰的竹席,以及乡有龙凤图案的床上用品。连珠帐,是将珍珠串起来编制成的。却寒廉,类似玳瑁花斑,紫色的,据说是用却寒鸟骨作成的,但是不知道产在哪个国家。还有鹧鸪枕,翡翠匣,神丝绣被等华贵物品。鹧鸪枕,用七种珍宝镶嵌成鹧鸪图案。翡翠匣上面装饰有翠羽。神丝绣被上面,绣有三千对鸳鸯,期间绣上奇花异叶,精巧华丽可想而知啊!而且绣被上还缝缀上灵粟珠。这种珠子只有米粒那么大,五色斑斓,耀人眼目。还有用犀骨制作的妆饰品,带上它后可以使你消除忿怒。它的样子,犀骨雕琢成如弹丸样的圆珠,埋入土中不会朽烂。还有用如意玉做的枕头之类的东西,上面有七个孔,是通明的形状。还有碧色宝石帐幕,绞布巾,火蚕绵,九玉钗等物。这件帐幕颜色象碧色宝石,宽三尺,长一百尺,非常轻、薄,而且透明,是无以伦比的。将它在空中张挂起来后,纹络疏朗,象有碧丝穿着珍珠一样,虽然遇到下大雨、暴雨,也一点不能淋湿它。听说是用睡香膏涂搽的缘故。绞布巾,就是手巾,象雪一样的洁白,光亮柔软没有东西能和它相比。而且用它擦拭手脸,沾水不湿,用一年也沾不上灰尘污垢。这两件东西,据说是在鬼谷国得到的。火蚕绵产自火洲,用它絮一件棉衣,止用一两就够了,稍稍用得多了些,穿在身上烘烤得你就受不了。九玉钗上雕刻有九只鸾凤,呈九种颜色,它上面镌刻着"玉儿"两个字。制作得精致、巧妙、奇特,是人工完全制作不出来的。有人在金陵得到这只九玉钗,将它进献给同昌公主,公主赏赐给他特别丰厚的酬谢。一天,白日里同昌公主躺在床上小憩,梦见一位身穿紫绛色衣服的使女传话给她,说南齐的潘淑妃来取这只九玉钗。梦醒后,公主将梦中的情形告诉给她身边的人。同昌公主死后,这只九鸾钗也不知道上哪里去了。同昌公主的母亲韦氏对这件事感到奇异,就将情况如实告诉了诸位门客。有的门客说:"玉儿即潘妃的小名。得到奇珍异宝,不可以将它们都佩戴在身上。"自汉、唐以来,皇家公主出嫁,从未有过象同昌公主这样盛大奢华的。同昌公主乘坐七宝步辇。辇的四角缀有五色锦香囊,囊里装的是辟邪香、瑞麟香、金凤香,都是外域国家进献的贡品。其间掺糅着龙脑香料金屑粉等。辇上用水晶、玛瑙、避尘犀等宝物镂成龙凤花木的各种形状,上面都络洁着珍珠、玳瑁等。辇上的流苏是用金丝制作的,并且用轻玉雕刻成各种饰物。同昌公主乘坐这具步辇,每次出游都满街溢香,莹光耀日。耀得围观的人眼睛都睁不开。当时有宫中的太监到广化里酒楼来买酒,忽然互相询问:"咱们坐在这里,哪来的香气?怎么这样特殊的香啊?"同桌的一个太监说:"这不是龙脑香吗?"另一个回答说:"不是龙脑香。我小时候为嫔妃宫中办事,经常闻到这种异香。但不知道今天是什么缘由在这里闻到了。"于是,他问当炉卖酒的人。卖酒人说:"同昌公主的驾辇仆夫,在我这里用一件锦衣换酒喝。"太监们让卖酒人将这件锦衣拿出来给他们看看,果然这种异香是从这件锦衣上发出来的。太监们更加惊异,连连感叹不息。同昌公主身体患病后,懿宗皇上每天都派人赐送宫中的御膳和汤药。从皇宫到同昌公主住的广化里,沿途送食品菜肴和汤药的使臣接连不断。皇上赐送的御菜有消灵炙、红虬脯。赐送的御酒有凝露浆、桂花醅。赐送的御茶有绿花、紫英等。消灵炙,是一只羊的肉,只取四两,经过暑天毒热,也不腐烂变臭。红虬脯,不是真虬。但是将它盛在盘子里,健缕象红丝,高一尺,用筷子将它压按,没有三四分厚;不压了,有恢复原状。其它的食品馔肴,别人都不认识,叫不上名称。而同昌公主的仆人每顿饭都吃的是这些宫中御膳,就象市井百姓人家吃糖咽菜一样平常。一天,所有韦氏家族的人都聚合在广化里同昌公主府上。桌上摆满了各种名贵的菜肴,酷热的暑气让人难以忍受。同昌公主命人拿出来澄水帛蘸上水后,挂在南窗上面,满座的人顿觉凉气透骨,都想披上棉衣遮寒。澄水棉,有八九尺长,象布比布细,薄得透明可以照见人。据说其中有龙涎,因此夏天里能消暑解热啊。韦氏家族里的人喜爱玩纸牌。到了晚上,同昌公主用红琉璃盘子,盛装上夜光珠,让僧祁用手端着站立在堂屋中间,夜光珠照耀屋中象白天一样。同昌公主刚刚患病时,召来术士米宾为公主祭神怯病,送给他香蜡烛作酬谢。米宾拿回家中点燃后,米宾的邻人闻到一股异常的香气。有的邻人来到他家问是怎么回事?未宾将实际情况告诉他,并拿出香蜡烛给邻人看。这种香蜡烛二寸见方,一尺多长,上面饰有五彩纹饰。点燃它,一个夜晚也燃不尽,散发出来的浓郁强烈的香气,百步开外都能闻到。燃出的蜡烟,在蜡上空形成楼阁殿台的形状。有人说蜡烛里面含有蜃脂的缘故啊!同昌公主的病越来越重了,御医很难再给她开药。御医上奏懿宗皇上,说:"需要用红蜜白猿膏,吃了即可病愈。"懿宗皇帝命令宫人盘检宫中内库,找到红蜜几石,是兠离国进献来的贡品。白猿膏几瓮,是南海进献来的贡品。虽然每天都用红蜜、白猿膏为药饵,始终没有收到效验。同昌公主病死,懿宗皇帝极其哀痛。皇上亲自为公主写挽歌的歌词,并让满朝大臣都跟他一块儿写。待到公主的遗体运回韦氏家中,祭日那天,朝廷中的文武百官,都用黄金、玉石等为饰物作车舆服玩等祭品,在韦氏庭院中焚烧。韦家人争抢着搂取焚烧后的灰烬,在里面寻拣黄金、珠宝。待到同昌公主下葬东郊那天,懿宗皇帝与同昌公主母亲韦淑妃,都亲临延兴门。从宫中内库拿出金骆驼、金凤凰、金麒麟,每只都高几尺,作为仪从。至于陪葬的衣服、玩具,跟活人使用的一样。每一种陪葬物品都有一百二十车。还用木雕刻宫殿好几座。雕刻的龙、凤、花、木、人、畜,无计其数。用绛罗绮绣作帐幕,上面穿络黄金、珍珠、碧色宝石,这样的车舆有一千多队。丧葬队伍所持的旗帐仪仗,布满街市,遮蔽天日。皇帝、皇后的饰有白色玉石佩饰的旌旗仪仗,都比往日增加了许多。懿宗皇帝御敕身着紫服的尼姑和女道姑,在送葬队伍前面为引导。焚烧的是升宵、百灵等香料,敲打的是归天、紫金宝磬。豪华盛大的送葬队伍长达二十多里。懿宗皇帝又赐予御酒一百斛,糕饼三十骆驼。每只糕饼直径二尺那么大。用来赏赐给出殡送葬的杂役仆夫。整个长安京城,在同昌公主下葬这天市民商贩都停止营业,挤在路两边围观。每个人都挤得汗流满面,唯恐落在后面观看不见。待到同昌公主的灵车经过延兴门,懿宗皇帝和韦淑妃失声恸哭。里外听到哭声的人,没有一个不为之悲伤哀痛的。在这同一天,懿宗皇帝下葬他的奶娘。皇上亲自写了一篇《祭乳母》文,言词质朴而情真意切。人们争相传诵。从这以后,懿宗皇帝不论是白天还是夜晚,总思念这件事情。有个叫李可及的人写了一首《叹百年曲》,进献给懿宗皇帝。曲子与歌词都哀怨感人,听的人没有不落泪的。懿宗皇帝诏令几十个人组成演唱《叹百年曲》的歌舞队。从宫中内库里取出珍宝雕成首饰,取出丝绢八百匹,上面画上鱼、龙、波浪纹,用来作地围子。每次演唱舞完后,都落得满地的珠翠。李可及因为进献《叹百年曲》有功,连续升任到大将军,懿宗皇帝赏赐给他的物品价值过万。但是李可及行为举止一点也不检点。左军容使西门季玄为人非常耿直,对李可及说:"你用取巧谄媚迷惑皇上,用不多久就会遭至杀头之罪的啊!"李可及仗恃懿宗皇上对他的恩宠,一点也没有收敛改正。李可及擅长唱歌。他在懿宗皇帝面前,又飞眼又摇头晃脑,接连不断地编词唱曲。转瞬间,就能变化一百多种神态,而且不断在变化神态。当时京城中的不才少年争相效仿,称这种演唱方法叫"拍弹"。一天,李可及请假为他的儿子娶媳妇。懿宗皇帝说:"我马上命人给你送去酒、面和米,用来作为祝贺你儿子结婚的贺礼。"李可及回到家中,不一会儿,一个太监担着两只银盒来到府上,每只盒约有二尺多高,向李可及宣布这是皇上赏赐的贺礼。起初,李可及真以为盒里盛的是酒、米之类。待到打开盒盖一看,里面盛的尽是黄金、珠宝。懿宗皇帝还赏赐给李可及一只银麒麟,身高好几尺。李可及用官库的车将银麒麟运回家里。西门季玄看到说:"今天受到皇上的赏赐用官车运回家里,他日被抄家,也得用官车再将银麒麟运回宫中内库。这不是受赏,是白白地劳累牛脚啊!"后来,李可及果然获罪被流放到岭外。过去懿宗皇帝赏赐给他的珍宝古玩,又都抄没运回宫中内库。有见识的人说:"西门季玄有先见之明啊!"

    ----------------------------------------

    李璋

    李绛子璋为宣州观察使。杨收造白檀香亭子初成,会亲宾观之。先是璋潜遣人度其广袤,织成地毯,其日献之。及收败,璋亦从坐。(出《杜阳编》)

    【译文】

    李绛的儿子李璋任宣州观察史。宰相杨收建造白檀香亭子,刚建成,邀请亲朋宾客观赏。李璋在这之前,暗中派人进入杨收宅第测量这座亭子的样子,将它织成地毯,到杨收宴请宾客这天进献给他。待到杨收败落,李璋也因这事受到株连。

    ----------------------------------------

    李使君

    乾符中,有李使君出牧罢归,居在东洛。深感一贵家旧恩,欲召诸子从容。有敬爱寺僧圣刚者,常所往来。李因以具宴为说,僧曰:"某与为门徒久矣,每观其食,穷极水陆滋味。常馔必以炭炊,往往不惬其意。此乃骄逸成性,使君召之可乎?"李曰:"若朱象髓白猩唇,恐未能致。止于精办小筵,亦未为难。于是广求珍异,俾妻孥亲为调鼎。备陈绮席雕盘,选日邀致。弟兄列坐,矜持俨若冰玉。淆羞每至,曾不入口。主人揖之再三,唯沾果实而已。及至冰餐,俱置一匙于口,各相眄良久,咸若吃蘖吞针。李莫究其由,但以失饪为谢。明日复见圣刚,备述诸子情貌。僧曰:"前者所说岂谬哉。"既而造其门问之曰:"李使君特备一筵,淆馔可谓丰洁,何不略领其意?"诸子曰:"燔炙煎和未得法。"僧曰:"他物从不可食,炭炊之餐,又嫌何事?"乃曰:"上人未知,凡以炭炊馔,(明抄本"馔"作"饭")先烧("烧"原作"煖",据明抄本改。)令熟,谓之炼炭,方可入爨,不然犹有烟气。李使君宅炭不经炼,是以难食。"僧拊掌大笑曰:"此则非贫道所知也。"及巢寇陷洛,财产剽掠俱尽。昆仲数人,乃与圣刚同窜。潜伏山谷,不食者至于三日。贼锋稍远,徒步将往河桥。道中小店始开,以脱粟为餐而卖。僧囊中有钱数百,买于土杯同食。腹枵既甚,膏梁之美不如。僧笑而谓之曰:"此非炼炭所炊,不知堪与郎君吃否。"皆低头惭见,无复词对。(出《剧谈录》)

    【译文】

    唐僖宗乾符年间,有个姓李的官员从州、府任上辞官回来,它居在东都洛阳。李某人非常感激一家权贵的旧恩,想将他家的几位儿子设宴请来玩一天。洛阳敬爱寺中有个僧人叫圣刚,经常出入李某人家。李某人将自己想宴请这家几个儿子的打算对这位僧人说了。僧人圣刚说:"我在这家作宗门信徒很长时间了。每次观察他家的饭菜,山珍海味没有吃不到的。而且,平常饭菜都必吃炭火锅,这样还往往不满意。这是骄奢淫逸成性了,你可以邀请这样的人吗?"李某人回答说:"如果要吃朱象髓白猩唇,我恐怕弄不到。至于将筵席置办得精致一些,也不是什么太难的事情。"于是,李某人四处收求珍稀食物,让妻子儿女亲自下厨房调味。终于准备好一桌奢华的筵席,选定好日期,将这家权贵的几个儿子都邀请来了。这家权贵的几兄弟来到后,依次入座,态度骄慢矜持,面若冰霜。每道菜上来后,都不动一筷。李某人请让再三,只是吃一点干鲜水果而已。待到吃冰餐,都只用匙舀一下放入口中,互相对视了许久,都象咬着木棍吃进口里的是针一样难受。李某人并不追究缘由,只是客气地说饭菜没做好,请求几位兄弟谅解。第二天,李某人见到圣刚僧人,将昨天宴席上的情形详细地告诉了他。圣刚僧人问:"我从前说的话一点也没说错吧。"之后,来到这位权贵家中问几位兄弟:"李使君特意为几位兄弟准备了一桌筵席,菜肴可谓丰盛洁净,你们为什么不稍稍吃一点呢?"几位兄弟回答说:"烧烤煎和不得方法。"圣刚僧人说:"其它的菜都不好吃,炭火锅,又嫌什么呢?"几位兄弟说:"僧人你不知道,凡是吃火锅,必须先将炭火烧熟了,这叫煤炭,才可以下菜肴进食。不这样,会有炭烟的。李使君火锅里的炭没有经过炼烧,往外冒炭烟,因此难以下食。"圣刚僧人拍掌大笑道:"这些都是贫僧不知道的啊!"后来,黄巢率领军队攻占了洛阳。这家权贵的家财被抢掠一空。这几位兄弟和圣刚僧人一同逃出洛阳,潜藏在深山中,有三天没吃到一点东西。等到黄巢的部队稍稍远去,这几位兄弟和圣刚僧人一同徒步去河桥。途中遇到一家刚刚开板的小饭店,用只脱去皮壳的糙米做成饭卖给顾客。圣刚僧人兜里还有几百文钱,买了些糙米饭盛在一只土杯中,跟这几位兄弟一块儿吃。肚子里饿得特别厉害,吃着这样的糙米饭,觉得过去吃过的玉食珍馐都没有它好吃啊。圣刚僧人笑着问几位兄弟:"这糙米饭不是经过炼炭的火锅,不知道可以给几位郎君吃否?"这几位兄弟听了后,都羞愧地低下了头,一句话也答不上来。穿越小说 www.kk169.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太平广记》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太平广记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太平广记》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