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卷第一百八十二 贡举五

穿越小说推荐各位书友阅读:太平广记正文 卷第一百八十二 贡举五
(穿越小说 www.kk169.com)    崔蠡 卢肇 丁棱 顾非熊 李德裕 张濆 宣宗 卢渥 刘蜕 苗台符张读  许道敏 崔殷梦 颜摽 温庭筠 卢彖 翁彦枢 刘虚白 封定卿 冯藻 赵琮

    ----------------------------------------

    崔蠡

    唐崔蠡知制诰日,丁太夫人忧,居东都里第。时尚清苦俭啬,四方寄遗,茶药而已,不纳金帛。故朝贤家不异寒素。虽名姬爱子,服无轻细。崔公卜兆有期,居一日,宗门士人有谒请于蠡者,阍吏拒之,告曰:\"公居丧,未尝见他客。\"乃曰:\"某崔家宗门子弟,又知尊夫人有卜远之日,愿一见公。\"公闻之,延入与语。直云:知公居缙绅间,清且约,太夫人丧事所须,不能无费。某以辱孙侄之行,又且背用稍给,愿以钱三百万济公大事。\"蠡见其慷慨,深奇之。但嘉纳其意,终却而不受。此人调举久不第,亦颇有屈声。蠡未几服阙,拜尚书右丞,知礼部贡举。此人就试,蠡第之为状元。众颇惊异。谓蠡之主文,以公道取士,崔之献艺,由善价成名。一第则可矣,首冠未为得。以是人有诘于蠡者。答曰:崔某固是及第人,但状头是某私恩所致耳。具以前事告之。于是中外始服。名益重焉。(出《芝田录》)

    【译文】

    唐朝崔蠡被任命为知制诰(官名),死了母亲。旧时,母丧期间要离任守孝。崔蠡回到洛阳家里。时风俭朴,探望病人,茶和药而已,不送钱也不送布。所以,即使是高级官员家,也较贫苦。他们的宠姬爱子,也得穿粗布衣服。崔蠡占卜了母亲的下葬日子。一天,他的本家中有学子来谒见,被把门人阻止,说主人居丧期间,不会见客人。那人说:\"我是崔氏家族的人,知道太夫人下葬的日了不远,所以来见他。\"被崔蠡听到,请到屋里,同他说话。那人直接就说:\"我知道你的官职很高,但是很清廉。太夫人故去,办丧事不能没钱。我是太夫人的孙子是你的子侄辈,家里又有钱,愿意拿出三百万来资助。\"崔蠡感动于他的慷慨,心中称奇。但是仅表示谢意,拒收他的钱财。这个人多次考试,都没有中第,也确实屈才。崔蠡丧假期满,做了尚书右丞(尚书省次官),并担任主考。这个人去应试,取中状元。人们觉得奇怪,说崔蠡做主考,应该公正。那个人的文章主要论述经济,中第可以,中状元就不够。有人用这件事来责问崔蠡,崔蠡说:\"他本来就中了进士,不过做状元是我为了私恩。\"就把先前的事如实相告,大家才佩服。崔蠡的名望也因此越高。

    ----------------------------------------

    卢肇

    李德裕抑退浮薄,奖拔孤寒。于时朝贵朋党,德裕破之,由是结怨,而绝于附会,门无宾客。唯进士卢肇,宜春人,有奇才,德裕尝左宦宜阳。肇投以文卷,由此见知。后随计京师,每谒见,待以优礼。旧例:礼部放榜,先呈宰相。会昌三年,王起知举,问德裕所欲,答曰:\"安用问所欲为,如卢肇、丁棱、姚鹄。岂可不与及第邪?\"起于是依其次而放。(出《玉泉子》)

    【译文】

    李德裕做宰相,把一些华而不实的人淘汰掉,起用一些贫寒之士。对于朝贵的党羽,李德裕毫不客气,因此同他们结怨。因为这样,权贵们不同他往来,门下也没有什么宾客。学子卢肇是宜春人,有才华。李德裕曾在宜阳任官,卢肇把自己的文章拿给他看过,所以彼此了解,并且跟随他到了长安。每次见面,李德裕对他很客气。旧时的惯例,礼部放榜,要提前请示宰相。会昌三年,王起做主考官,问李德裕有什么打算。李德裕说:\"我没有什么要求,但是象卢肇、丁棱、姚鹄这样的人,能不让他们中进士吗?\"于是,王起取中他们。

    ----------------------------------------

    丁棱    卢肇、丁棱之及第也,先是放榜讫,则须谒宰相。其导启词语,一出榜元者,俯仰疾徐,尤宜精审。时肇首冠,有故不至。次乃棱也。棱口吃,又形体小陋。迨引见,即俛而致词。意本言棱等登科,而棱颕然发汗,鞠躬移时,乃曰:\"棱等登,棱等登。\"竟不能发其后语而罢。左右皆笑。翌日,有人戏之曰:\"闻君善筝,可得闻乎?\"棱曰:\"无之。\"友人曰:\"昨日闻棱等登、棱等登,非筝声邪?\"(出《玉泉子》)

    【译文】

    卢肇、丁棱中了进士。放了榜,需要过堂,参谒宰相。要由榜首表示敬意,需要谨慎。当时卢肇为状元,因故不能出席。第二名是丁棱,该由他来致辞。但是他有口吃病,而且其貌不扬。见了宰相,本应表示我等得中进士,应当感谢宰相栽培。可是,他累得满面流汗,一门说棱等登、棱等登,说不出后面的话来,只好作罢。左右的人都发笑。次日,有人取笑他,说:\"听说你擅长弹筝,能给我们弹一曲吗?\"丁棱说:\"哪有这事?\"那人说:\"你昨天说棱等登、棱等登,不是弹筝的曲音吗?\"

    ----------------------------------------

    顾非熊

    顾非熊,况之子,滑稽好辩,凌轹气焰子弟,为众所怒。非熊既为所排,在举场垂三十年,屈声聒人耳。会昌中,陈商放榜,上怪无非熊名。召有司追榜,放及第。时天下寒进,皆知劝矣。诗人刘得仁贺诗曰:\"愚为童稚时,已解念君诗。及得高科晚,须逢圣主知。\"(出《摭言》)

    【译文】

    顾况的儿子顾非熊为人滑稽,口才甚好。由于讥讽那些权贵家的公子哥儿,惹恼了这些人。在他们的排挤下,顾非熊在科场考了三十年,也没被取中。为他叫屈的人很多。唐武宗会昌中期,陈商做主考,放榜时仍然没他的名字。武宗怪罪没有顾非熊的名字,让礼部收回原榜,重新放榜,取中了顾非熊。这样以来,天下穷苦的读书人,都能自勉自励。诗人刘得仁作了一首贺诗。大意是,我小的时候,已经开始读你的诗了,虽然你很晚才高中,但这是皇上的知遇。

    ----------------------------------------

    李德裕

    李德裕以己非由科第,恒嫉进士举者。及居相位,贵要束子。德裕尝为藩府从事日,同院李评事以词科进,适与德裕官同。时有举子投文轴,误与德裕。举子既误,复请之曰:\"某文轴当与及第李评事,非与公也。\"由是德裕志在排斥。(出《玉泉子》)

    【译文】

    李德裕不是进士出身,很妒嫉进士出身的人。做了宰相之后,经常以权势侮谩他们。李德裕早先做藩府从事时,同住一院的李评事是宏词科的进士,跟李德裕做一样的官。当时有一读书人打算把自己的文章送给李评事,但错送了李德裕。那人请求讨回,说我的文章是送给进士李评事的,不是给你的。所以李德裕竭力排斥进士出身的人。

    ----------------------------------------

    张濆

    张濆会昌五年陈商下状元及第。翰林覆,落濆等八人。赵胃南贻濆诗曰:莫向春风诉酒杯,谪仙真个是仙才。犹堪与世为祥瑞,曾到蓬山顶上来。\"(出《摭言》)

    【译文】

    会昌(武宗年号)五年,陈商做主考,取张濆为状元。翰林院复核,推翻原意,张濆等八人落榜。赵胃南赠其一诗,大意是:不必有什么尤怨,李白那样的才华谁都得认同,堪称世间的光彩,照耀蓬莱山顶。

    ----------------------------------------

    宣宗

    宣宗酷好进士及第,每对朝臣问及第。苟有科名对者,必大喜,便问所试诗赋题目,拜主司姓名。或有人物稍好者,偶不中第,叹惜移时。常于内自题\"乡贡进士李道龙\"。(出《卢氏杂说》)

    【译文】

    唐宣宗极为喜爱谈论科举。经常问及朝臣们的出身,其中如有声明自己是哪科的进士,一定非常高兴。会问及中试时诗、赋考的什么题目,主考是哪一位。假如有文章和名声好的人偶然没有考中,他一定会表示惋惜。曾经亲自题写:\"李道龙为乡贡进士\"。

    ----------------------------------------

    卢渥

    唐陕州廉使卢渥,在举场甚有时称。曾于浐水逆旅,遇宣宗皇帝微行,意其贵人,敛身回避。帝揖与相见。乃自称进士卢渥。帝请诗卷,袖之,乘骡而去。他日对宰臣,语及卢渥,令主司擢第。渥不自安,恐僭冒之辱。宰相问渥与主上有何阶缘?渥乃具陈因由,时亦不以为忝。盖事业亦得之矣。渥后自廉察入朝,知举,遇黄寇犯阙,不及终场。赵崇大夫戏之曰:出腹不生养主司也。然卢家未尝知举,卢相携耻之,拔为主文章,不果也。(出《北梦琐言》)

    【译文】

    唐朝陕州廉访使(官名)卢渥,在参加科举时很有名声。曾经在浐水地方留居,碰到微服出访的唐宣宗。他感觉出宣宗是一个大贵人,礼貌地回避。唐宣宗却跟他作揖见面。问及,自称是进士卢渥。宣宗请他赠诗,并把诗放在袖子里,骑着骡子走了。过后唐宣宗跟宰相谈到卢渥,让他告诉礼部取中他。卢渥很不安,担心受到冒称进士的羞辱。宰相问卢渥:\"你跟皇上有什么来往?\"卢渥如实相告,并没有人认为他耻辱。原因是当时卢渥已成名。后来卢渥由廉访使被征召入朝,做主考官。正值黄巢兵犯长安,考试没有终场。大夫(官名)赵崇开他的玩笑,说你是个大肚子生不出进士的主考。姓卢的没有做过主考官,宰相卢携以为耻辱,所以提拔卢渥做主考,竟然没有做成。

    ----------------------------------------

    刘蜕

    荆南解比号天荒。大中四年,刘蜕以是府解及第。时崔铉作镇,以破天荒钱七十万资蜕。蜕谢书略曰:\"五十年来,自是人废;一千里外,岂曰天荒?\"(出《摭言》)

    【译文】

    荆南一带读书人少,在贡举上被称为天荒。大中四年,刘蜕以荆南府解中进士。当时崔铉镇守荆南,以钱七十万资助刘蜕,称为破天荒钱。刘蜕回信致谢,大意说几十年来不出人才是因为没有好的教化,现在一千里外,再不能称为天荒了。

    ----------------------------------------

    苗台符 张读

    苗台符六岁能属文,聪悟无比。十余岁博览群籍,著皇心三十卷。年十六及第。张读亦幼擅词赋,年十八及第。同年进士,又同佐郑薰少师宣州幕。二人常列题于西明寺东廊。或窃注之曰:一双前进士,两个阿孩儿。台符十七不禄,读位至礼部侍郎。(出《摭言》)

    【译文】

    苗台符六岁能作文章,聪明无比。十几岁博览群书,著《皇心》三十卷。十六岁考中进士。张读也是很小就擅长吟诗作赋。十八岁中进士。跟苗台符是同年。两人又一起在少师(官名)郑薰(任宣州地方官时)那里作佐官。两人经常在宣州西明寺的东廓下,张贴他们的诗作。有人暗中批注说:两个前进士,一对小孩子。苗台符十七岁死去,张读做到礼部侍郎。

    ----------------------------------------

    许道敏

    许道敏随乡荐之初,获知于时相。是冬,主文者将莅事于贡院,谒于相门。相大称其卓苦艺学,宜在公选。主文受命而去。许潜知其旨,则磨砺以须,屈指试期,大挂人口。俄有张希复员外结婚于丞相奇章公之门。亲迎之夕,辟道敏为傧。道敏乘其喜气,纵酒飞章,摇珮高谭,极欢而罢。无何,时相敷奏不称旨,移秩他郡。人情恐异,主文不敢第于甲乙。自此晦昧壈坎,不复振举。继丁家故,乖二十载。至大中六年崔玙知举,方擢于上科。时有同年张读一举成事,年十有九。乃道敏败于垂成之冬,傧导张希复之子,牛夫人所生也。(出《唐阙史》)

    【译文】

    许道敏被乡荐入京,宰相很了解他。那年冬天,主考官到贡院开始筹备工作之前,谒见宰相。宰相对主考官盛赞许道敏,让取中他。考官授命而去。许道敏知道这个情况,更加刻苦用功,准备应考。将近考期,员外郎张希复娶牛宰相的女儿。结婚那天,请许道敏给他做傧相。许道敏籍着这个喜庆的机会,饮酒赋诗,洋洋洒洒,高谈阔论,婚礼非常圆满。没过几大,宰相因为处理事务复奏时不合皇上的意,被罢,去做地方官。人们担心牵连,主考不敢取中许道敏。许道敏深受打击,接着又死了老人。二十年没好运气。到大中六年崔玙主考,才高高得中。他的同年张读仅十九岁。就是张希复和牛夫人的儿子。

    ----------------------------------------

    崔殷梦

    崔殷梦,宗人瑶门生也。夷门节度使龟从之子,同年首冠於壤。(明抄本\"壤\"作\"瓖\"。下同。)壤白瑶曰:\"夫一名男子,饰身世以为美,他不可以等将也。近岁关试内,多以假为名,求适他处,甚无谓也。今乞侍郎,不可循其旧辙。\"瑶大以为然。一日,壤等率集同年诣瑶起居。既坐,瑶笑谓壤等曰:\"昨得大梁相公书,且欲崔先辈一到。骏马健仆,往复当不至稽滞,幸诸先辈留意。\"壤以坐主之命,无如之何。(出《玉泉子》)

    【译文】

    礼部侍郎宗室李瑶主考,崔殷梦中进士。崔殷梦是夷门节度使崔龟从的儿子。第一名进士名於壤。於壤对李瑶进言,说堂堂男子汉以自己出身显贵来夸耀,高人一等是不足取的。关试(谢师恩后于吏部待职为关试)时借出身高贵为名,求任好的地方或好的官职很没意思。请侍郎不要循规蹈距。李瑶说很对。一天,於壤等同年进士到李瑶那里去问安,坐下之后,李瑶笑着对於壤等人说:\"昨天大梁相公(指崔龟从)来信,请你们和崔殷梦一起到他那里去做客。马匹和人役都准备好了,很快会回来,请各位做好准备。\"於壤等人因为是李瑶的意思,只好服从。

    ----------------------------------------

    颜摽

    郑侍郎薰主文,举人中有颜摽者,薰误谓是鲁公之后。时徐方未宁,志在激劝忠烈,即以摽为状元。及谢恩日,从容问及庙院,摽曰:\"摽寒进也,未尝有庙院。\"薰始大悟,塞默而已。寻为无名子所嘲曰:\"主司头脑太冬烘,错认颜摽作鲁公。\"(出《摭言》)

    【译文】

    侍郎郑薰做主考官。举人中有一人名叫颜摽。郑薰误认为他是颜真卿的后代。当时徐淮一带还有战乱,为了激励忠烈之士,便取颜摽为状元。关试谢恩的日子,郑薰问颜摽家世。颜摽回答说:\"我是一介寒士,没有什么庙院,不是世家。\"郑薰才知道自己弄错了,低头无语。后来被无名者嘲笑说:主司头脑太冬烘,错认颜摽作鲁公。意思说,胡涂的主考官好没头脑,把颜摽当成了颜鲁公的后代。

    ----------------------------------------

    温庭筠

    温庭筠灯烛下未尝起草,但笼袖凭几,每赋一韵,一吟而已。故场中号为温八吟。(出《摭言》)

    【译文】

    温庭灯下写诗没有草稿,袖着手,一吟而就。旧时唐诗多八句为一首,故此考场里的举子们称他为温八吟。

    ----------------------------------------

    卢彖

    崔沆及第年,为主罚录事。同年卢彖俯近关宴,坚请假,往洛下拜庆。既而淹缓久之,及同年宴于曲江亭子,彖以雕幰载妓,微服亸鞚,纵观于侧。遽为团司所发,沆判之,略曰:\"深搀席帽,密映毡车。紫陌寻春,便隔同年之面;青云得路,可知异日之心。\"(出《摭言》)

    【译文】

    崔沆中进士,授官为主罚录事。同年卢彖请假,到洛阳去参加邻居为他举行的庆宴。住了很多日子。同年们到曲江亭子宴会。卢彖用轿车载着歌妓,穿着普通的衣服,牵着马笼头,引来许多人围观,被教坊头目告发。崔沆的判词大略是,戴着普通人的帽子,跟在毡车的旁边。寻花问柳之期,就断了同年的情谊。现在刚刚得到了地位就这样胡闹,可知后来所为了。

    ----------------------------------------

    翁彦枢

    翁彦枢,苏州人,应进士举。有僧与彦枢同乡里,出入故相国裴公垣(《玉泉子》\"垣\"作\"坦\",下同。)门下。以其年耄优惜之,虽中门内,亦不禁其出入。手持贯珠,闭目以诵佛经,非寝食,未尝辍也。垣主文柄,入贡院。子勋、质,日议榜于私室,僧多处其间,二子不之虞也。其拟议名氏,迨与夺进退,僧悉熟之矣。归寺而彦枢访焉,僧问彦枢将来得失之耗。彦枢具对以无有成遂状。僧曰:\"公成名须第几人。\"彦枢谓僧戏己,答曰:\"第八人足矣。\"即复往裴氏之家,二子所议如初,僧忽张目谓之曰:\"侍郎知举邪?郎君知举邪?夫科第国家重事,朝廷委之侍郎,意者欲侍郎铲偶人邪?且郎君所与者,不过权豪子弟,未尝以一贫(\"贫\"原作\"平\",据明抄本改)人艺士议之,郎君可乎?\"即屈其指,自首及末,不差一人,其豪族私雠曲折,毕中二子所讳,勋等大惧。即问僧所欲,且以金帛啗之。僧曰:\"贫僧老矣,何用金帛为?有乡人翁彦枢者,徒要及第耳。\"勋等曰:\"即列在丙科。\"僧曰:\"非第八人不可也。\"勋不得已许之。僧曰:\"与贫僧一文书来。彦枢其年及第,意如其言。(出《玉泉子》)

    【译文】

    翁彦枢是苏州人。去参加进士考试。有一苏州和尚,是侍郎裴垣家的常客(裴垣后来拜相)。和尚年老,裴家很优待他,即使中门以内,也可以进出。和尚手持捻珠,闭目诵经。不是吃饭、睡觉,从不停止。裴垣被任命做主考。他的儿子裴勋、裴质在家中议论考试情况,和尚在场,也不避讳。准备中谁、落谁,都被和尚听得明明白白。和尚回到寺里,翁彦枢去拜访他。和尚问翁彦枢:\"你对考试前途有什么想法?\"翁彦枢说心里没底。和尚说:\"你想中第几名?\"翁彦枢以为和尚开他的玩笑,顺口答第八名就行。和尚又到裴家去,裴勋、裴质还在那里议论。和尚忽然把眼珠一瞪,说:\"是你父亲做主考还是你们做主考?科考进士是国家的大事,朝廷委派侍郎(指裴垣)做主考,本意是让他革除以往的弊端,让贫苦的读书人有个奔头。当今科举,由你父亲主持,难道他是木偶吗?你们弟兄想选中的人都是些权贵的公子哥儿,连一个有才学的贫苦学子也没提过。我说的你们认可不?\"板着手指从头数到尾,不差一个。把其中的曲曲折折,揭露无遗。裴勋、裴质很害怕。问和尚有什么要求,并且以钱财利诱。和尚说:\"我老了,要钱财做什么用?我的同乡翁彦枢,一定要中的。\"裴勋、裴质立即答应列在末等里。和尚说,非第八不可。裴勋、裴质不得已,只好答应。和尚说给我立个字据。翁彦枢考中,按和尚的要求,中了第八名。

    ----------------------------------------

    刘虚白

    刘虚白与裴垣早同砚席,垣主文,虚白犹是举子。试杂文日:帘前献一绝句云:\"二十年前此夜中,一般灯烛一般风。不知岁月能多少,犹著麻衣侍至公。\"孟棨年长于魏公,放榜日,棨出行曲谢,沆泣曰:\"先辈吾师也。\"沆泣,棨亦注。棨出入场籍三十年。长孙藉与张公旧交,公兄呼藉。公尝讽其改图。藉曰:\"朝闻道,夕死可矣。\"(出《摭言》)

    【译文】

    刘虚白跟裴垣同学。裴垣做了主考,刘虚白还是个考生。考试那天,刘虚白向裴垣献了一首诗,大意说,二十年前这样的夜晚,也是这样的灯烛,这样的风。能有几个二十年呢?我还在穿着麻布的衣服侍候你啊。孟棨比崔沆年长。放榜那天,孟棨向主考崔沆表示谢意。崔沆流泪,说:\"你的父亲是我的老师。\"两人都流泪。孟棨考了三十多年。长孙藉跟张公是好朋友,张公称藉为兄长。张公曾经劝过长孙藉做点别的。藉说:\"朝闻道,夕死可矣。\"这句话在这里借用,意思说早上考中,晚上死了也可。

    ----------------------------------------

    封定卿

    大中后,进士尤盛。封定卿、丁茂珪,举子与其交者,必先登第,而二公各二十举方成名。何进退之相悬也?先是李都、崔雍、孙瑝、郑嵎四君子,蒙其眄睐者因是进升。故曰:欲得命通,问瑝、嵎、都、雍。(出《北梦琐言》)

    【译文】

    大中后期,进士风很盛。举子们只要能跟封定卿、丁茂珪交往,就能得中进士。但是他们两个人却都是考了二十年才考中的。为什么他们这样慢而人家这样快呢?先前,李都、崔雍、孙瑝郑嵎被称四君子,他们看中和交往的,才有了中第和晋升的机会。所以有人说,要想运气好,四君子就是榜样。冯藻    唐冯藻,常侍宿之子,涓之叔父,世有科名。藻文彩不高,酷爱名第,已十五举。有相识道士谓曰:\"某曾\'入静\'观之,此生无名第,但有官职也。\"亦未之信。更应十举,已二十五举矣。姻亲劝令罢举,且谋官。藻曰:譬如一生无成,更誓五举。无成,遂三十举,方就仕宦。历卿监峡牧,终于骑省。(出《北梦琐言》)

    【译文】

    唐朝的冯藻是常侍冯宿的儿子,是冯涓的叔父。冯氏家族是一个出进士的学问家族。但是,冯藻的文彩不高,而且热中功名。考了十五次,不中。有一个相识的道士跟他说:\"我曾\'入静\'替你看了。你一生都考不中,但能做官。\"冯藻不肯相信。又考了十次,已经考了二十五年。亲家劝他作罢,谋个官职算了。冯藻说即使一生无成,我也再考五次。三十次再考不中才去谋官。做到峡州牧,死于散骑常侍任上。

    ----------------------------------------

    赵琮

    赵琮妻父为钟陵大将。琮以久随计不第,穷悴甚,妻族益相薄,虽妻父母不能不然也。一日,军中高会,州郡谓(\"谓\"原作\"请\",据《玉泉子》改。)之春设者,大将家相率列棚以观之。其妻虽贫,不能无往。然所服故弊,众以帷隔绝之。设方酣,廉使忽驰吏呼将,将惊且惧。既至,廉使临轩,手持一书笑曰:\"赵琮得非君子婿乎?\"曰:\"然。\"乃告之:适报至,已及第矣。即授所持书,乃榜也。将遽以榜奔归,呼曰:赵郎及第矣!妻之族即撤去帷障,相与同席,竞以簪服而庆遗焉。(出《玉泉子》)

    【译文】

    赵琮的岳父是一位将军。赵琮久试不中,很穷困,妻族的人都瞧不起。岳父、岳母也是一样。一天,地方官犒劳军队(称为春设)。岳父家搭了棚子,一家人坐在棚上看。他的妻子虽然跟他受穷,也不能不去。但是,她的衣服很破,将军家的人嫌弃,就用布帘子把她隔开。宴会高潮,廉访使忽然差人传呼将军。将军又惊又惧,马上前往。廉访使在大厅里接见他,手里拿着一封信,笑问:\"赵琮是你的女婿吗?\"将军说是。廉访使说:\"刚才来了关报(也称邸报),他中了进士。\"就把信交给将军,那封信就是抄的榜文。将军拿着榜文就跑。跑回之后就喊:\"赵琮中进士了!\"妻族立即把布帘子撤掉,跟她同席,并且给她换了华丽的衣服,送她回去,表示庆贺。穿越小说 www.kk169.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太平广记》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太平广记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太平广记》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