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卷第一百七十六 器量一

穿越小说推荐各位书友阅读:太平广记正文 卷第一百七十六 器量一
(穿越小说 www.kk169.com)    乐广 刘仁轨 娄师德 李勣 李日知 卢承庆 裴冕 郭子仪 宋则

    ----------------------------------------

    乐广

    晋乐令广女适大将军成都王颖。王兄长沙王乂,执权于洛,遂构兵相图。长沙亲近小人,远外君子,凡在朝者,人怀危惧。乐令既处朝望,加有婚亲,小人谗于长沙。尝问(问原作闻。据明抄本改。)乐令,神色自若,徐答曰:\"广岂以五男易一女。\"由是释然,无复疑意。(出《世说新语》)

    【译文】

    晋惠帝时,尚书令乐广的女儿嫁给成都王、大将军司马颖。成都王的哥哥长沙王司马乂在朝廷很有权势,担心成都王危及他的地位,准备起兵攻打。长沙王是一个亲近小人疏远智者的人。凡在朝廷做官的人,都感到害怕。乐广不仅有戚望,而且和成都王又有亲戚关系。所以就有人向长沙王进谗言,说他的坏话。这话传到乐广耳里,乐广神态自若,缓缓地说:\"我怎么可能帮成都王呢,我只有一个女儿在他那里,可是我在洛阳还有五个儿子啊。我不能用五个儿子的性命做交易。\"长沙王听了,认为有理,不再怀疑他。

    ----------------------------------------

    刘仁轨

    唐刘仁轨为左仆射,戴至德为右仆射,皆多刘而鄙戴。时有一老妇陈牒,至德方欲下笔,老妇顾左右曰:\"此刘仆射?戴仆射?\"左右以戴仆射言。急就前曰。\"此是不解事仆射,却将牒来。\"至德笑,令授之。戴仆射在职无异迹,当朝似不能言。及薨后,高宗叹曰:\"自吾丧至德,无所复闻,当其在时,事有不是者,未尝放我过,因出其前后所陈,章奏盈箧,阅而流涕,朝廷始追重之。(出《国史异纂》)

    【译文】

    唐高宗时,刘仁轨做左仆射,戴至德做右仆射。大家都尊崇刘仁轨而鄙视戴至德。当时有一位老妇人呈递申述状,戴至德刚要下笔批示。老妇人向左右的人们问,这是刘仆射还是戴仆射?属下告诉她这是戴仆射。老妇人忙上前说:\"这是不管事的仆射,把诉状还给我。\"戴至德一笑,让人把诉状还她。在职期间,戴至德没什么明显的业绩。在皇帝和同僚面前,也不善于言词。他死后,唐高宗很痛惜。说:\"自从我失去戴至德,再也听不到意见了。他在的时候,我有不对的地方,从不放过。\"高宗把戴至德陈事的奏章拿出来,竟有满满的一匣子。高宗一边看一边流着眼泪,大家才知道戴至德是这样一位值得尊重的人。

    ----------------------------------------

    娄师德

    纳言娄师德,郑州人,为兵部尚书,使并州,接境诸县令随之。日高至驿,恐人烦扰驿家,令就厅同食。尚书饭白而细,诸人饭黑而粗。呼驿长责之曰:\"汝何为两种待客?\"驿将恐,对曰:\"邂逅浙米不得,死罪。\"尚书曰:\"卒客无卒主人,亦复何损。\"遂换取粗饭食之。检校营田,往梁州,先有乡人姓娄者为屯官,犯赃,都督许钦明欲决杀令众。乡人谒尚书,欲救之。尚书曰:\"犯国法,师德当家儿子。亦不能舍,何况渠。\"明日宴会,都督与尚书:\"犯国法俱坐。\"尚书(尚书二字上原有谓字。据朝野佥载五删)曰:\"闻有一人犯国法,云是师德乡里,师德实不识,但与其父为小儿时共牧牛耳,都督莫以师德宽国家法。都督遽令脱枷至。尚书切责之曰:\"汝辞父娘,求觅官职,不能谨洁,知复奈何。\"将一碟堆饼与之曰:\"噇却,作个饱死鬼去!\"都督从此舍之。后为纳言平章事。父(明钞本父作又)检校屯田,行有日矣,谘执事早出,娄先足疾,待马未来,于光政门外横木上坐。须臾,有一县令,不知其纳言也,因诉身名,遂与之并坐。令有一丁,远觇之,走告曰:\"纳言也。\"令大惊,起曰:\"死罪。\"纳言曰:\"人有不相识,法有何死罪。\"令因诉云:有左嶷,以其年老眼暗奏解,某夜书表状亦得,眼实不暗。纳言曰:\"道是夜书表状,何故白日里不识宰相。\"令大惭曰:\"愿纳言莫说向宰相。纳言南无佛不说。公左右皆笑。使至灵州,果驿上食讫,索马,判官谘,意家浆水亦索不得,全不祇承。纳言曰:\"师德已上马,与公料理。\"往呼驿长责曰:\"判官与纳言何别?不与供给?索杖来。\"驿长惶怖拜伏。纳言曰:\"我欲打汝一顿,大使打驿将,细碎事,徒涴却名声。若向你州县道,你即不存生命,且放却。\"驿将跪拜流汗,狼狈而走。娄目送之,谓判官曰:\"与公踬顿之矣。\"众皆怪叹。其行事皆此类。浮休子曰:司马徽、刘宽,无以加也。(出《朝野佥载》)

    李昭德为内史,师德为纳言,相随入朝。娄体肥行缓,李屡顾待,不即至。乃发怒曰:可(明钞本作叵)耐杀人田舍汉。娄闻之,乃笑曰:\"师德不是田舍汉。更阿谁是?\"师德弟拜代州刺使,将行,谓之曰:\"吾以不才,位居宰相。汝今又得州牧,叨遽过分,人所嫉也,将何以全先人发肤?\"弟长跪曰:\"自今后,虽有人唾某面上,某亦不敢言,但拭之而已,以此自勉,庶不为兄忧。\"师德曰:此适为我忧也。夫人唾汝者,发怒也。汝今拭之,是恶其唾。恶而拭,是逆人怒也。唾不拭,将自干,何如?\"弟笑而受之。武后年,竟保宠禄。(出《国史异纂》)

    【译文】

    唐纳言娄师德,是郑州人。作兵部尚书时,巡视并州。入境后。近处的县令们都来迎接并且随行。中午到了驿站,恐怕人多打扰,就让大家在一起吃饭。他吃的是精细的白米饭,而别人吃的却是粗糙的黑米饭。便把驿长叫来,责备说:\"你为什么用两种米来待客?\"驿长很惶恐,说:\"一时搞不到细米,我该死。\"娄师德说:\"这不好,客人不应分成等级。\"便换了黑米饭和大家一起吃。次后,到梁州去考查屯田。和他同乡同姓的一个人在那里作屯田官,犯了罪。都督许钦明准备杀他以儆效尤。那个人来见娄师德,请他说情。娄师德说:\"犯了国法,就是我的亲儿子,也不能放过,何况你?\"第二天宴会上,许钦明对娄师德说:\"犯了国法都要受到惩处。\"娄师德说:\"我听说有一个人犯了国法,说是我的同乡,我其实根本不认识他。但是,我小时候同他父亲一起放过牛。请都督不要因为我而失法度。\"许钦明立即让人给那个人去了刑具,带到大厅。娄师德严词训斥说:\"你辞别父母,来求官职。但是做了官,却不干净,你知道下场吗?\"拿了一盘饼给他,说吃去罢,作个饱鬼。许钦明于是开释了那个人。娄师德后来升为纳言平章政事(相当于宰相)又一次巡察屯田。出行的日子已经定了,部下随行人员已先起程。娄师德脚有毛病,坐在光政门外的大木头上等马。不一会儿,有一个县令不知道他是纳言,自我介绍后,跟娄师德并坐在大木头上。县令的手下人远远瞧见,赶忙走过来告诉县令,说:\"这是纳言。\"县令大惊,赶忙站起来赔不是,并称:\"死罪。\"娄师德说:\"你因为不认识我才和我平坐,法律上没有犯死罪这一条。\"县令说:\"有一个叫左嶷的人,以其年老眼神不好请求解职。其实这个人的辞职书就是晚上写的,眼睛并没大病。\"娄师德取笑他,说:\"可不是,那个人说他晚上眼神不好,你呢,大白天不认识宰相。\"县令很惭愧,说:\"请纳言千万别给我宣传,你就是老佛爷了。娄师德左右的部下们都笑了。到了灵州,在驿站吃完了饭,娄师德让人牵来马。他的判官(副手)说:\"你吃过了饭,我们连水也没喝上呢,根本没人答理。娄师德说:\"我就不下马了,这件事我来处理。便叫来驿长批评说:\"判官同我有什么分别,你竟敢不供给?拿板子来。\"吓得驿长连忙叩头。娄师德说:\"我要打你一顿,是一件小事,但丢了名声。如果我告诉你的上司,他们就会杀你,我暂且放过你吧。\"驿长叩头流汗,狼狈而去。娄师德望着他的背影,跟判官说,\"我替你出气了。\"大家都叹息。娄师德做事,大致如此。浮休子说,司马徽、刘宽也超不过他。

    李昭德为内史,娄师德为纳言,相随入朝。娄师德肥胖,走得慢。李昭德好几次停下来等他,他还是赶不上。李昭德生气发怒,说:\"你这个只配种地的臭家伙。\"娄师德听了也不发火,笑道:\"我可不就是个种过地的人吗,如果我不是种地的人,还有谁是呢?\"娄师德的弟弟被任命为代州刺史。临行,娄师德说:\"我的才能不算高,做到宰相。现在你呢,又去做很高的地方官。有点过分了,人家会嫉妒我们,应该怎样才能保全性命呢?\"他的弟弟跪下说:\"从今以后,即使有人把口水吐到我脸上,我也不敢还嘴,把口水擦去就是了。我以此来自勉,绝不让你不放心。\"娄师德说:\"这恰恰是我最担心的。唉,人家拿口水唾你,是人家对你发怒了。如果你把口水擦了,说明你不满。不满而擦掉,使人家就更加发怒。应该是让唾沫不擦自干。怎么样?\"他弟弟会心地笑了。武则天当政时,娄师德也没有失去宠禄。

    ----------------------------------------

    李勣

    唐英公李勣为司空,知政事。有一番官者参选被放,来辞英公。公曰:\"明朝早,向朝堂见我来。\"及期而至,郎中并在傍。番官至辞,英公嚬眉谓之曰:\"汝长生不知事尚书侍郎,我老翁不识字,无可教汝,何由可得留,深负愧汝,努力好去。\"侍郎等慌惧,遽问其姓名,令南院看榜,须臾引入,注与吏部令史。英公时为宰相,有乡人尝过宅,为设食,客人裂却饼缘。英公曰:\"君大年少,此饼,犁地两遍熟,檕下种锄埘,收割打扬讫,碨罗作面,然后为饼。少年裂却缘,是何道?此处犹可,若对至尊前,公做如此事,参差砍却你头。\"客大惭悚。浮休子曰:宇文朝,华州剌史王罴,有客裂饼缘者,罴曰:此饼大用功力,然后入口。公裂之,只是未饥,且擎却。客愕然。又台使致罴食饭,使人割瓜皮大厚,投地。罴就地拾起,以食之,使人极悚息。今轻薄少年裂饼缘,割瓜侵瓤,以为达官儿郎,通人之所不为也。(出《朝野佥载》)

    【译文】

    唐代太宗时,英国公李勣作司空,参与大政。有一位少数民族官员被罢免了京官外放。他去辞别李勣。李勣说:\"明天早晨你到朝房来见我。\"次日到了朝房,英公手下的人都在。那个少数民族官员来辞别。李勣皱着眉头说:\"你平素不知道好好侍候上司吗?我老汉不认字,没办法帮你留下来。很对不起你,多努力吧,好自为之。\"侍郎等听了害怕,马上问这个人叫什么名字,并领这个人到南院去看榜,很快又领回来,重新办理手续,让他到吏部去做令使。李勣做宰相时,有同乡人来串门,李勣留他吃饭。这个人把饼边扯掉,只吃中间。李勣说:\"年轻人啊,这个饼要犁地两遍,下种莳弄,收割打场。用磨来磨,用罗来罗,然后面才能做成饼。年轻人把饼边扔了,是什么道理?在我这里还可以。如果在皇帝面前,要砍你的头哇。\"那个人很惭愧。浮休子说,宇文(化及)朝华州刺使王罴也遇到同样的事。王罴说,这张饼费了多大的力气才能吃到口里。你把饼边扯下来,是你不饿,你给我擎着。那个人吃惊。又一次,部下侍候王罴吃饭,那个人把很厚的瓜皮削掉,扔到地上。王罴拾起来,说你给我吃了,那个人很慌恐。如今一些没品行的年轻人丢饼边、切瓜皮很厚,装公子哥的样子,实在是普通本分人所不做的。

    ----------------------------------------

    李日知

    唐刑部尚书李日知自为畿赤,不曾行杖罚,其事克济。及为刑部尚书,有令使受敕三日,忘不行者,尚书索杖剥衣,唤令使总集,欲决之。责曰:\"我欲笞汝一顿,恐天下人称你云,撩得李日知嗔,吃李日知杖,你亦不是人,妻子亦不礼汝。\"遂放之,自是令史无敢犯者。设有稽失,众共责之。(出《朝野佥载》)

    【译文】

    唐代李日知做地方官时,由于治内年成不好,从不打人板子。做刑部尚书后,有一令使接受任务后竟然忘记,三天没有处理。李日知叫人拿来板子,剥了他的衣服。把所有的令使都喊来,准备打他板子。责备说:\"我本要打你一顿板子,又担心天下人说你这家伙真行,能把李日知惹火,连李日知都打你。人家就不拿你当人了,你老婆孩子也不尊重你了。\"就饶过他。此后,令史们没人敢马虎。如果有谁出了过失,大家就共同批评他。\"

    ----------------------------------------

    卢承庆    卢尚书承庆,总章初考内外官。有一官督运,遭风失米。(米原作水、据明抄本改)。卢考之曰:\"监运失粮,考中下。其人容止自若,无一言而退。卢重其雅量,改注曰非力所及,考中中。既无喜容,亦无愧词。又改曰:宠辱不惊,可中上。(出《国史异纂》)

    【译文】

    卢承庆做尚书,总管官吏的考评。有一位官员负责漕运,遇到大风,翻了船,损失了米。卢承庆在评语上写:监运失粮,考中下。那个人神态自若,没话退下。卢承庆认为这个人很有雅量,改评语为:非力所及,考中中。那个人既未表示高兴,也未表示惭愧。卢承庆又改评语为:庞辱不惊,可以考中上。

    ----------------------------------------

    裴冕    (原作张晃。据明抄本、黄刻本改)

    李齐物,天宝初为陕州刺史,开砥柱之险,石中铁犁铧有平陆字,因改河北县为平陆县。齐物性褊急,怒陕县尉裴冕于路,冠冕之士鄙之。后冕为宰相,除齐物太子宾客。时人嘉冕不报私怨。(出《谭宾录》)

    【译文】

    唐天宝初年李齐物做陕州刺使,开山筑路、设置守备。乱石中发现铁铧子,上面铸有平陆两字,因此改陕州河北县为平陆县。李齐物这人是个急性子,在大道上对陕县县尉裴冕发火,以至有身份的人都鄙视裴冕。后来,裴冕做了宰相,任用李齐物为太子宾客。大家都称颂裴冕,说他心地公正,不报私怨。

    ----------------------------------------

    郭子仪

    郭子仪为中书令,观容使鱼朝恩请游章敬寺,子仪许之。丞相意其不相得,使吏讽,请君无往。邠吏自中书驰告郭公,军容将不利於公,亦告诸将。须臾,朝恩使至,子仪将行,士衷甲请从者三百人。子仪怒曰:\"我大臣也,彼非有密旨,安敢害我!若天子之命,尔曹胡为?!\"独与童仆十数人赴之。朝恩候之,惊曰:何车骑之省也?子仪以所闻对。且曰:\"恐劳恩虑耳。朝恩抚胸捧手,呜咽挥涕曰:\"非公长者,得无疑乎?\"(出《谭宾录》)

    子仪有功高不赏之懼,中贵人害其功,遂使盗于华州,掘公之先人坟墓。公裨将李怀光等怒,欲求物捕其赏。及公入奏,对扬之曰,但号泣自罪。因奏曰:\"臣领师徒,出外征伐,动经岁年,害人之兄,杀人之父多矣。其有节夫义士,刃臣于腹中者众。今构隳辱,宜当其辜。(辜原作幸,据明抄本改。)但臣为国之心,虽死无悔。\"由是中外翕然莫测。公子弘广常于亲仁里大启其弟,里巷负贩之人,上至公子簪缨之士,出入不问。或云:王夫人赵氏爱女,方妆梳对镜,往往公麾下将吏出镇去,及郎吏,皆被召,令汲水持帨,视之不异仆隶。他曰,子弟焦列启陈,公三不应。于是继之以泣曰:\"大人功业已成,而不自崇重,以贵以贱,皆游卧内,某等以为虽伊霍不当如此也。\"公笑而谓曰:\"尔曹固非所料。且吾官马粟者五百匹,官饩者一千人,进无所往,退无所据,向使崇垣扃户,不通内外,一怨将起,构以不臣,其有贪功害能徒,成就其事,则九族齑粉,噬脐莫追。今荡荡无间,四门洞开,虽谗毁是兴,无所加也,吾是以尔。\"诸子皆伏。(郭氏旧史说:辛云景曾为公子之吏使。后除潭州都督,将辞,累日不获见。夫人王氏及赵氏爱女及谓云景曰:汝弟去,吾为汝言于令公。云景拜于庭。夫人傅粉于内,曰:吾大喜,且喜汝得一吃饭处。\"赵氏女临阶濯手,令云景汲水。夫人曰:\"放伊去。\"云景始趋而去矣。明抄本郭氏旧史作郭氏旧吏。)永泰元年,仆固怀恩卒,诸蕃犯京畿,子仪统众御之。至泾阳,而虏已合。子仪率甲士二千出入。虏见而问曰:\"此何人也?\"报曰:\"郭令公。\"回纥曰:\"令公在乎?(乎原作曰,据明抄本改。)怀恩谓吾,天可汗已弃四海,令公殂谢,中国无主,故某来。今令公在,天可汗在乎?\"子仪报曰:皇帝万寿无疆。回纥皆曰:\"怀恩欺我。\"子仪使谕之。回纥曰:\"令公若在,安得见之?子仪出。诸将皆曰:\"戎狄不可信也,请无往。\"子仪曰:\"虏有数十倍之众,今力不敌,奈何?但至诚感神,况虏乎?诸将请选铁骑五百为从,子仪曰:\"此适足为害也。\"及传呼曰:令公来!初疑。皆持兵注目以待之。予仪乃数十骑徐出,免胄劳之曰:\"安乎?久同忠义,何至于是。\"回纥皆舍兵降马曰:\"是吾父也。\"子仪长六尺余,貌秀杰。于灵武加平章事,封汾阳王,加中(中原作平,据明抄本改。)书令。图形凌烟阁,加号尚父,配飨代守庙庭。有子八人,壻七人,皆重官。子暖,尚升平公主。诸孙数十人。每诸生问安,颔之而已。事上诚尽,临下宽厚。每降城下邑,所至之处必得志。前后连罹幸臣程无振、鱼朝恩等,谮毁百端。时方握强兵,或临戎敌,诏命征之,未尝以危亡回顾。亦遇天幸,竟免患难。田承嗣方跋扈,狠傲无礼,子仪尝遣使至魏州,承嗣辄望拜,指其膝谓使者曰:\"此膝不屈于人若干岁矣,今为公拜。\"麾下老将若李怀光辈数十人,皆王侯重贵,子仪麾指进退如仆隶焉。始光弼齐名。虽威略不见,而宽厚得人过之。岁入官俸二十四万,私利不预焉。其宅在亲仁里,居其地四分之一,通求巷,家人三千,相出入者,不知其居。代宗不名,呼为大臣。天下以其身存亡为安危者殆二十年。校中书令考二十四年。权倾天下而朝不忌,功盖一代而主不疑,侈穷人欲而君子不罪。富贵寿考,繁衍安泰,终始人伦之盛无缺焉。卒年八十五。(出《谭宾录》)

    【译文】

    郭子仪作中书令。观军容使鱼朝恩请他一起游章敬寺,郭子仪答应。宰相考虑到郭子仪和鱼朝恩之间有矛盾,让部下劝告郭子仪,希望他不要去。郭子仪的部属也跑到他那里去,说鱼朝恩将对你不利。并且把这话告诉了将领们,请他们劝阻。不一会儿,鱼朝恩派人来请郭子仪。郭子仪刚要走,部下三百人全副武装要求同他一起去,以便保卫。子仪生气地说:\"我是国家的大臣,他如果没有天子的密诏,怎么敢害我?如果是天子的命令,你们更不能胡来。\"说完,只带十几个仆人走了。鱼朝恩正等待郭子仪,见他轻车简从,非常惊讶。说:\"你怎么带这么几个人?\"郭子仪把他听到的流言告诉鱼朝恩。并说:\"我才不费心思去想那些无端的事。\"鱼朝恩捶胸顿足,流涕呜咽,说:\"正因为你是一个长者,才这样相信我。\"

    郭子仪有很大的功劳,常常为这个担心。宦官中的当权人物嫉恨他的功劳,暗中差人到华州去挖了他的祖坟,盗了坟中的祭品。郭子仪的部将李怀光等人非常气愤,准备搜查物证,按物抓人。郭子仪入朝,面对皇上,流泪长哭,自称有罪。向皇帝奏说:\"我指挥部队,外出征伐,动不动就成年地打仗。害了人家的兄长,杀了人家的父亲,这情况是很多的。他们的兄弟妻子想给我捅刀子的人也是很多的。今天我受到的污辱,正是由于他们的无辜。但是,我为报效国家的热心,即使死了也是无悔。\"由是,当时中外的人都猜不透郭子仪这个人。他的儿子郭弘广在长安亲仁里启造府第,里巷中的小贩子、或者士人们,也受不干扰。有人说,郭子仪的夫人王氏和他的爱女,正在对镜梳头时,往往就有出镇的将领来辞行;有时,也有属员来请示。郭子仪不但不要她们回避,而且还要她们亲自给倒茶水或拿擦脸巾,视她们与普通人甚至仆人一样。过后,他的孩子们给他提意见,郭子仪再三不作答。于是,他们流着泪,说:\"大人功业已经成就,即使自己不拿架子,也不能以贵为贱。不管是什么人连卧室都可以出入,这怎么行?我们想,即便是伊尹、霍光那样的人,也不会这样做。\"郭子仪笑着对他们说:\"你们都没想明白。咱们家吃官粮的马就有五百匹、吃官饭的上千人。现在进没地方走,退没地方守。假如筑起高墙,壁垒森严,内外不通,一旦有人诬告,说我有造反的心,再有贪功嫉贤的人加以佐证,咱们全家就会被搓成粉沫。那时候,咬肚脐子后悔都来不及。现在咱们院落板荡荡,四门大开着,小人们即使怎样地向皇帝进谗,用什以来加罪于我?我们为的是这个啊。\"他的孩子们都表示钦服。唐代宗永泰元年,大将仆固怀恩病故。各异民族联合进犯京畿。郭子仪奉命抵御。刚到泽阳,少数民族的部伍已经合军。郭子仪只率了两千部众,少数民族的头领问:\"这个领兵人是谁?\"部下说:\"他是郭令公。\"回纥头领说:\"怎么郭令公还在?仆固怀恩告诉我,大唐皇帝死了,郭令公也死了,中国没有头脑了,所以我才来的。现在郭令公在,大唐皇帝在不在呢?\"郭子仪差人告诉他,说皇帝身体康泰。回纥头领说:\"我们叫仆固怀恩骗了。\"郭子仪使人传话,回纥头领说:\"郭令公真在的话,我能见到他吗?\"郭子仪将要出见,将领们说,少数民族的人不可以相信,不要去。郭子仪说:\"他们几十倍于我,真打起来,咱们的力量是不足的,怎么办?至诚可以感动神仙,何况是少数民族呢?\"将领们要选五百精锐的骑兵给他做护卫。郭子仪说,那足以倒找麻烦。令人传呼,告诉说郭令公来了。少数民族的头领们开始怀疑,严阵以待。郭子仪仅率几十骑人马出阵,摘下头盔来打招呼说:\"你们安好啊。很久以来你们同怀忠义,尊重朝廷,现在怎么做这样的事?\"回纥头领率先下马致敬,说:\"这是我们的父辈啊。\"郭子仪身长六尺多、相貌堂堂。唐肃宗在灵武封他为天下兵马副元帅,加平章政事(总理国事),又封为汾阳王,又加中书令(中书省长官)后来把他的像画在凌烟阁上。德宗时又加号为尚父。逝世后,配享代宗庙庭,极为尊荣。有八个儿子、七个女婿,都做到很大的官。他的儿子郭暖,娶代宗的女儿升平公主。有几十个孙子和孙女。这些人给他问安或祝寿的时候,他仅点头而已。郭子仪忠心于国家,对皇帝和官职高于他的人,非常至诚。对待下级,又非常宽厚。作战勇猛有智,每战必克。幸臣(宦官显贵)程元振、鱼朝恩多少次诋毁他。他带领重兵,或者正在作战,接到皇帝召见的命令,从不为担心自己的性命而顾盼。也是老天有眼,他终于很平安。田承嗣很跋扈,傲慢无礼。郭子仪的使者到他那里去,田承嗣去拜望,指着自己的膝盖说:\"我这腿很多年是不屈于人的,现在我只好为郭令公一屈了。\"郭子仪部下的老将比如李怀光等,都是封王侯的,郭子仪指挥他们得心应手,他们对郭子仪,象奴仆对主人一样尊重。当年,郭子仪同平定安史之乱的另一位重要将领李光弼齐名。虽然威武不如李光弼,但是在宽厚待人方面,是超过他的。每年他家的俸银有二十四万两,其他的收入尚且不算。郭子仪的家住在长安的亲仁里,占整个亲仁里的四分之一。亲仁里是一个四通八达的巷子,郭子仪家仆人三千,从不生事。经过亲仁里的人,甚至分不出哪一家是郭子仪的府第。唐代宗很恩宠他,从来不直呼郭子仪的名字,而称为大臣。二十余年,天下安危,靠他支撑。做中书令二十四年。权倾天下而朝廷不忌;功盖一代而皇帝从不猜疑;过着奢侈的生活,没有人不满。郭子仪一生富贵,子孙安康,于天伦之乐,没有缺憾。去世的那年,八十五岁。宋则    宋则家奴执弩弦断,误杀其子,则不之罪。(出《独异志》)

    宋则的家人不小心拉断了弓弦,射死了他的儿子,宋则没办他的罪。穿越小说 www.kk169.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太平广记》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太平广记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太平广记》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