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卷第一百六十七 气义二

穿越小说推荐各位书友阅读:太平广记正文 卷第一百六十七 气义二
(穿越小说 www.kk169.com)    裴冕 李宜得 穆宁 赵骅 曹文洽 阳城 王义 裴度 廖有方

    ----------------------------------------

    裴冕

    裴冕为王鉷判官,鉷得罪伏法。李林甫操窃权柄,咸惧之。鉷宾佐数人,不敢窥鉷门。冕独收鉷尸,亲自护丧,瘗于近郊。(出《谈宾录》)

    【译文】

    裴冕是王鉷聘用的中级官员。王鉷获罪被杀,因为李林甫掌握朝廷的大权,官员们都害怕他,所以王鉷的几个关系亲近的门客和下级都不敢靠近王鉷家门口,只有裴冕单独去为王鉷收尸,并亲自护送灵柩埋葬到城外。

    ----------------------------------------

    李宜得

    李宜得,本贱人,背主逃。当玄宗起义,与王毛仲等立功。宜得官至武卫将军。旧主遇诸涂,趋而避之,不敢仰视。宜得令左右命之,主甚惶惧。至宅,请居上座,宜得自捧酒食。旧主流汗辞之,留连数日。遂奏云:\"臣蒙国恩,荣禄过分。臣旧(\"旧\"原作\"曹\",据明抄本改)主卑琐,曾无寸禄。臣请割半俸解官以荣之。愿陛下遂臣愚款。\"上嘉其志,擢主为郎将,宜得复其秩。朝廷以此多之。(出《朝野佥载》)

    【译文】

    李宜得本来是个身份低贱的人,背着主人逃跑了。后来在玄宗起义的时候,他和王毛仲等人立了功,被任命为武卫将军。他过去的主人在路上遇到他,立即躲到路旁,低着头不敢看他。李宜得命令随行人员去叫他过去的主人。他过去的旧主人非常惊慌害怕。到了李宜得的住宅,他将旧主人让到上座,并亲自为旧主人端菜倒酒,旧主人紧张地流着汗推辞。李宜得留旧主人住了几天,然后上朝对皇帝说:\"我蒙受国家的恩情,得到的官职和俸禄太高了。而我的旧主人身份低贱,没有官职,我请示将我的一半官职和俸禄让给我的旧主人,希望皇帝满足我这个愚蠢的请求。\"皇帝表扬了他的义气,提拔他的旧主人为郎将,李宜得仍保留原来的官职,朝廷从此盛行讲道义的风气。

    ----------------------------------------

    穆宁

    穆宁不知何许人,颜真卿奏为河北道支使。宁以长子属母弟曰:\"唯尔所适,苟不乏嗣,吾无累矣。\"因往平原,谓真卿曰:\"先人有嗣矣,古所谓死有轻于鸿毛者,宁是也。愿毕佐公,以定危难。\"其后宁计或不行,真卿弃平原,夜渡河。(出《谈宾录》)

    【译文】

    穆宁不知道是什么地方的人,颜真卿向朝廷推荐他担任河北支道史。穆宁以长子的身份对母亲说:\"这是适合我的志愿的事,您不缺少儿子,我没有什么牵挂的了。\"然后他前往平原,对颜真卿说:\"我的先人有后代子孙,古人讲有人死得轻于鸿毛的,我就是一个,我愿意全力帮助你,解决眼前的危难。\"后来因为计策行不通,颜真卿放弃平原,夜间渡过河去。

    ----------------------------------------

    赵骅

    赵骅因胁于贼中,见一妇人,问之,即江西廉察韦环之族女也。夫为畿官,以不往贼军遇害。韦氏没入为婢。骅哀其冤抑,以钱赎之。俾其妻致之别院,而骅竟不见焉。明年,收复东都。骅以家财赡给,而求其亲属归之。议者咸重焉。(出《谈宾录》)

    【译文】

    赵骅被胁迫呆在贼兵之中,他见到贼营里有一位妇女,便走上前去询问。了解到她是江西廉察韦环同族兄弟的女儿,丈夫是京官,因为不肯参加贼兵被杀害,韦氏被迫给贼兵充当女仆。赵骅很同情她的遭遇,用钱将她赎了出来,然后让他的妻子将韦氏安排到别的院子里居住,从此不再和她见面。第二年,官军收复了东都,赵骅给了韦氏一些钱,寻找到她的亲属,将她送了回去。知道这件事的人都称赞赵骅。

    ----------------------------------------

    曹文洽

    曹文洽,郑滑之裨将也。时姚南仲为节度使,被监军薛盈珍怙势于夺军政。南仲不从,数为盈珍谗于上。上颇疑之。后盈珍遣小使程务盈驰表南仲,诬谗颇甚。文洽时奏事赴京师,窃知盈珍表中语。文洽愤怒,遂晨夜兼道追务盈。至长乐驿,及之,与同舍宿。中夜,杀务盈,沉盈珍表于厕中,乃自杀。日旰,驿吏开门,见血伤满地,傍得文洽二缄:一状告盈珍,一表理南仲冤,且陈谢杀务盈。德宗闻其事,颇疑。南仲虑衅深,遂入朝。初至,上曰:\"盈珍扰卿甚耶?\"南仲曰:\"盈珍不扰臣,自隳陛下法耳。如盈珍辈所在,虽羊杜复生,抚百姓,御三军,必不能成恺悌父母之政,师律善阵之制矣。\"德宗默然久之。(出《谈宾录》)

    【译文】

    曹文洽是郑滑的副将。姚南仲为节度使,被监军薛盈珍依仗势力,篡夺了军政大权。姚南仲不服,薛盈珍多次到皇帝那里说姚南仲的坏话,皇帝对这件事有疑问。后来薛盈珍派了一名叫程务盈的下级官员送公文诬蔑姚南仲,内容非常恶毒。曹文洽正好有事去京城,暗中知道了薛盈珍公文中的话,心中非常气愤,便日夜兼程,追赶程务盈。到了长乐驿站,追上了程务盈。晚上两人住在一个房间,曹文洽把程务盈杀了,公文扔到厕所里,然后自杀了。晚上,驿站的管理人员开门,看到满地都是尸体和鲜血,旁边放着曹文洽写的两封信。一封信状告薛盈珍,一封信替姚南仲鸣冤,并且写明了杀程务盈的原因。德宗皇帝听到这件事,感到非常奇怪。姚南仲怕皇帝疑虑日深,入朝去见皇帝。皇帝对他说:\"薛盈珍扰乱你很厉害吧。\"姚南仲说:\"薛盈珍不是扰乱我,是破坏皇帝的法律制度。如果允许薛盈珍这种人存在,虽然是羊祜和杜预那样正直有才能的人复活,来安抚百姓和统帅三军,也不能治理成和乐的太平盛世,师律善阵之制矣。\"德宗沉默思考了很久。

    ----------------------------------------

    阳城

    阳城,贞元中,与三弟隐居陕州夏阳山中,相誓不婚。啜菽饮水,莞蕈布衾,熙熙怡怡,同于一(\"同于一\"三字原作\"难名其\",据明抄本改)室。后遇岁荒,屏迹不与同里往来,惧于求也。或采桑榆之皮,屑以为粥。讲论诗书,未尝暂辍。有苍头曰都儿,与主协心,盖管宁之比也。里人敬以哀,馈食稍丰,则闭户不纳,散于饿禽。后里人窃令于中户致糠核十数杯,乃就地食焉。他日,山东诸侯闻其高义,发使寄五百缣。城固拒却,使者受命不令返,城乃标于屋隅,未尝启缄。无何,有节土郑倜者,迫于营举,投人不应,因途经其门,往谒之。倜戚容瘵貌,城留食旬时,问倜所之,及其瘠瘁之端。倜具以情告。城曰:\"感足下之操,城有诸侯近贶物,无所用,辄助足下人子终身之道。\"倜固让。城曰:\"子苟非妄,又何让焉?\"倜对曰:\"君子既施不次之恩,某愿终志后,为奴仆偿之。\"遂去。倜东洛茔事罢,杖归城,以副前约。城曰:\"子奚如是?苟无他系,同志为学可也,何必云役己以相依?\"倜泣涕曰:\"若然者,微躯何幸。\"倜于记览苦不长,月余,城令讽毛诗,虽不辍寻读。及与之讨论,如水投石也。倜大惭。城曰:\"子之学,与吾弟相昵不能舍,有以致是耶?今所止阜北,有高显茅斋,子可自玩习也。\"倜甚喜,遽迁之。复经月余,城访之,与论国风,倜虽加功,竟不能往复一辞。城方出,未三二十步,倜缢于梁下。供饩童窥之,惊以告城。城恸哭若裂支体,乃命都儿将酒祭之,及作文亲致祭,自咎不敏。我虽不杀倜,倜因我而死。自脱衣,令仆夫负之。都儿行槚楚十五,仍服缌麻,厚瘗之。由是为缙绅之所推重。后居谏议大夫时,极谏裴延龄不合为国相,其言至恳,唐史书之。及出守江华都,日炊米两斛,鱼羹一大鬻。自天使及草衣村野之夫,肆其食之。并置瓦瓯樿杓,有类中衢樽也。(出《乾鐉子》)

    【译文】

    贞元年间,有个叫阳城的人和他的三弟隐居在陕州夏阳山中,两个人发誓一辈子不结婚。他们每日粗茶谈饭,睡草编的席子,盖粗布做的被,两个人快快乐乐地住在一间屋子里。后来遇到一个灾荒年,他俩隐藏踪迹不与同乡的人来往,怕有求与别人。他俩采集桑树和榆树的皮切碎了做粥吃,在这种条件下仍然坚持学习诗词书籍,从来没有间断过学习。他们有一个仆人叫都儿,与主人一条心。人们将阳城比作三国时辞官不作的管宁,同乡的人都很尊敬他们。人们赠送给他们的食物如果稍稍好一点,他们就关起门来,不肯接受,或是扔给鸟吃。有一次同乡人暗中送给他们米糠十几杯,他们就地吃了。山东的诸侯听到他们的行为高尚,派使者送来五百匹缣。阳城不收,使者按照命令不收就不回去。阳城只好将缣堆到屋子的角落里,从来也没使用过。不久,有个有节操的人叫郑倜,为了办理丧事,找亲友借钱没有借到,回来路过阳城的门前,进屋拜见阳城。郑倜一副悲伤瘦弱的样子,阳城留他住了十多天,问郑倜悲伤瘦弱的原因。郑倜将情况告诉了阳城,阳城说:\"被你的品德节操所感动,我这里有诸侯近来赠送的物品,放在这里没有用处,全都送给你,以尽孝道吧。\"郑倜推辞不要。阳城说:\"这东西不是我所需要的,你还让什么呢?\"郑倜说:\"你既然给了我这个不寻常的恩惠,我愿意办完事后,做你的奴仆以偿还你的恩情。\"说完便走了。郑倜在东洛办理完丧事以后,回到阳城这里,以履行自己的诺言,阳城说:\"你如果没有其他的地方可以去,作为同学留在这就可以了,何必要当奴仆呢?\"郑倜流着泪说:\"要像你说的这样,我这个卑贱的人是多么的幸运。\"郑倜在读书记忆上很不擅长,一个月以后,阳城叫他背诵《诗经》,虽然郑倜不停地学习,可是一讨论,他一句也回答不上来。郑倜非常惭愧,阳城说:\"主要是因为你和我弟弟太亲近了,所以效果不好。这里的北面,有一幢高大的茅屋,你可以到那里单独学习。\"郑倜很高兴,立刻搬了过去。又过了一个月,阳城去看他。与他讨论《国风》,郑倜虽然用功,但竟一句话也接不上。阳城刚走出二三十步,郑倜就吊死在房梁上。送饭的童子看见了告诉了阳城,阳城哭得要昏死过去。他命令小仆人备酒祭奠郑倜,并且作了祭文亲自在祭奠仪式上朗读。他说:\"我虽然没有杀郑倜,郑倜却是因我而死。\"然后脱去衣服,让老仆人背着他,由小仆人用槚木荆条鞭打十五下。他再穿上丧服,将郑倜埋葬了,后来由于贵族以及官员们的推荐,阳城在当了谏仪大夫以后,极力向皇帝提意见,认为裴延龄不适合当宰相,其言词的诚恳,唐朝的史书上有记载。等到他出任江华都,每天都做两斛米的饭和一大锅鱼汤,召集皇帝的使者和没饭吃的村夫一起食用,并且准备了餐具,供大家吃饭的时候使用,真是恩泽于众人。

    ----------------------------------------

    王义

    王义,即裴度之隶人也。度为御史中丞,武元衡遇害之日,度为人所刺,义捍刃而死。度由是获免,乃自为文以祭。厚给其妻子。是岁,进士撰王义传者,十二三焉。(出《国史补》)

    【译文】

    王义是裴度的奴仆,裴度是御史中丞。宰相武元衡遇害的那一天,裴度也被人刺了一刀。由于王义替裴度挡了这一刀而死,裴度才躲过死亡的灾难。裴度做祭文哀悼王义,并给了王义的妻子很多钱。当年的进士撰写《王义传》的,竟有十二三人。

    ----------------------------------------

    裴度

    元和中,有新授湖州录事参军,未赴任,遇盗,勷剽殆尽,告敕历任文薄,悉无孑遗。遂于近邑求丐故衣,迤?假货,却返逆旅。旅舍俯逼裴晋公第。时晋公在假,因微服出游侧近邸,遂至湖紏之店。相揖而坐,与语周旋,问及行止。紏曰:\"某之苦事,人不忍闻。\"言发涕零。晋公悯之,细诘其事。对曰:\"某主京数载,授官江湖,遇冠荡尽,唯残微命,此亦细事尔。其如某将娶而未亲迎,遭郡牧强以致之,献于上相裴公,位亚国号矣。\"裴曰:\"子室之姓氏何也?\"答曰:\"姓某字黄娥。\"裴时衣紫袴衫,谓之曰:\"某即晋公亲校也,试为子侦。\"遂问姓名而往。紏复悔之,此或中令之亲近,入而白之,当致其祸也。寝不安席。迟明,诣裴之宅侧侦之,则裴已入内。至晚,有颕衣吏诣店,颇匆遽,称令公召。紏闻之惶惧,仓卒与吏俱往。至第斯须,延入小厅,拜伏流汗,不敢仰视。即延之坐。窃视之,则昨日紫衣押牙也。因首过再三。中令曰:\"昨见所话,诚心恻然。今聊以慰其憔悴矣。\"即命箱中官诰授之,已再除湖紏矣。喜跃未已,公又曰:\"黄娥可于飞之任也。\"特令送就其逆旅,行装千贯,与偕赴所任。(出《玉堂闲话》)

    【译文】

    元和年间,有个新任命的湖州录事参军,没等去上任遇到了强盗,将他的钱物都抢去了,就连委任状也没有给他留下。于是他便在京城附近收购旧衣服,然后想办法换钱,夜晚住在旅店里。这个旅店靠近裴晋公裴度的住宅。这一天裴度休息,穿上便衣到附近散步,来到了这个人住的旅店。裴度与这个叫湖紏的人打招呼以后坐下说话,问他是干什么的。湖紏说:\"我的遭遇,别人都不忍听。\"说着哭了起来。裴度觉得他很可怜,详细询问他的遭遇。他说:\"我在京城任职数年,被授予一个官职在湖州,遇到强盗把我的东西抢光了,只剩下一条性命。这还是小事,还有的是,我准备结婚还没有去迎娶,未婚妻就被郡牧抢去,献给了宰相晋公裴度,他可是最大官了。\"裴度说:\"你未婚妻姓什么?\"回答说:\"姓某字,叫黄娥。\"裴度当时穿着有钱人常穿的紫色衣服,他对湖紏说:\"我就是裴度的亲信官员,会帮着你查访。\"然后问了湖紏的姓名以后走了,湖紏非常后悔,心想刚才来的人如果是裴度的亲信,回去和裴度一说,会给我带来灾祸,当天晚上他想着这件事睡不着,等到天明,他来到裴度的住宅附近观察,可是他看不到屋内。到了傍晚,有个穿红衣服的公差来到旅店,非常急促地对他说,裴度让他去。湖紏的心里非常惊慌害怕,急忙跟着差人去了。他们进了裴度的住宅,来到一个小客厅。他趴在地上吓得直出汗,不敢抬头观看。主人让他坐下,他偷着观看,正是昨天穿紫衣服的那个官员,再三点头表示谢罪。裴度说:\"昨天听了你说的话,心中很同情可怜你,今天可以弥补一下你的遭遇了。\"说着命令将箱子里的授官凭证交给他,重新任命了他的官职,他高兴得要跳起来。裴度又说:\"黄娥立刻就可以还给你,同你一起去那里上任。\"然后特意派人将他送回旅店,并给了他衣服行李和一千贯钱,第二天这个人和未婚妻一起上任去了。

    ----------------------------------------

    廖有方

    廖有方,元和乙未岁,下第游蜀。至宝鸡西,适公馆。忽闻呻吟之声。潜听而微惙也。乃于间室之内,见一贫病儿郎。问其疾苦行止,强而对曰:\"辛勤数举,未偶知音。眄睐叩头,久而复语。唯以残骸相托。\"余不能言。拟求救疗,是人俄忽而逝。遂贱鬻所乘鞍马于村豪,备棺瘗之,恨不知其姓字。苟为金门同人,临歧凄断。复为铭曰:\"嗟君殁世委空囊,几度劳心翰墨场。半面为君申一恸,不知何处是家乡。\"后廖君自西蜀回,取东川路,至灵龛驿。驿将迎归私第。及见其妻,素衣,再拜呜咽,情不可任,徘徊设辞,有同亲懿。淹留半月,仆马皆饫。掇熊虎之珍,极賔主之分。有方不测何缘,悚惕尤甚。临别,其妻又悲啼,赠赆缯锦一驮,其价值数百千。驿将曰:\"郎君今春所葬胡绾秀才,即某妻室之季兄也。\"始知亡者姓字。复叙平生之吊,所遗物终不纳焉。少妇及夫,坚意拜上。有方又曰:\"仆为男子,粗察古今。偶然葬一同流,不可当兹厚惠。\"遂促辔而前,驿将奔骑而送。复逾一驿,尚未分离。廖君不顾其物,驿将执袂。各恨东西,物乃弃于林野。乡老以义事申州。州将以表奏朝廷。文武宰寮,愿识有方,共为导引。明年,李逢吉知举,有方及第,改名游卿,声动华夷,皇唐之义士也。其主驿戴克勤,堂帖本道节度,甄升至于极职。克勤名义,与廖君同远矣。(出《云溪友议》)

    【译文】

    廖有方在元和乙未年参加科举考试没有被录取去蜀郡游玩,走到宝鸡的西面,住在旅店里,他忽然听到有人呻吟,仔细一听又听不见了。他从一间屋子里找到一个生了重病的贫困少年。廖有方问他生了什么病,准备去哪里。青年吃力地说:\"我参加几次科举考试未被录取。\"然后看着他磕头,过了一会儿又说:\"我死后的事只好托付给你了。\"廖有方没有回答,想要为他治病,但是不一会儿这个少年就死了。廖有方将自己所骑的马和鞍具一块卖给了村子里有钱的富豪,用所得到的钱将少年安葬了。不知道这个少年的姓名,廖有方感到很遗憾。同是参加科举考试的同路人,却是两种命运,真是令人悲伤。廖有方为这个少年所做的碑文是:\"感叹你死的时候两手空空,几年辛辛苦苦参加科举考试却没成名,只见了一面就与你永别,还不知道你的家乡在哪里。\"后来廖有方从西蜀回来,经过东川,走到灵龛驿站。驿站的官员将他请到家中。廖有方看到驿站官员妻子穿着白色的丧服,同他一边见面一边哭,表情非常伤心。然后围在他的周围招待他,如同对待自己的至亲。他们留他住了半个月,就连仆人和马匹都吃喂得很好,吃的尽是山珍,极力表达了宾主之间的情意。廖有方不知道这是什么原因,心中非常不安。等到分手的时候,驿站官员的妻子又哭了起来,并且赠送给廖有方一驮子价值千百贯的丝织品。驿站的官员对他说:\"你今年春天所安葬的叫做胡绾的秀才,就是我妻子最小的弟弟。\"到这时廖有方才知道那个死亡少年的姓名,他也讲了当时安葬少年的情形和怀念的话,但是不肯接受所赠送的物品。驿站的官员和他的妻子坚决请他收下。廖有方又说:\"我作为一个男子,明白一些古今做人的简单道理,偶然安葬了一个多次参加科举考试的同路人,不应该接受这样贵重的物品。\"说着便催马往前走。驿站的官员也骑着马送他,两个人又经过一个驿站,仍然没有分手。廖有方不拿所赠送的物品,驿站的官员与他最后握手告别,两人各奔东西,赠送的物品竟扔到了野外。乡里掌管教化的乡老将这件事上报给州里,州里又上报给朝廷。文武百官知道了都想结识廖有方,互相介绍引见。第二年,李逢吉主持科举考试廖有方被录取。他改名叫廖有卿,声名传遍了全国,被公认为国家的义士。那个驿站的官员戴克勤,也被宰相发公文推荐提拔为当地的节度使,官升到了极高的位置。从此戴克勤的声名和廖有方的名字传得一样远。穿越小说 www.kk169.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太平广记》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太平广记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太平广记》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