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卷第一百六十五 廉俭(吝啬附)

穿越小说推荐各位书友阅读:太平广记正文 卷第一百六十五 廉俭(吝啬附)
(穿越小说 www.kk169.com)    廉俭  陆绩 齐明帝 甄彬 高允 崔光 长孙道生 唐玄宗 肃宗 卢怀慎 李勉

    杜黄裳 阳城 郑余庆 郑浣 文宗 夏侯孜 裴坦 温琏 仲庭预

    吝啬  汉世老人 沈峻 李崇 南阳人 夏侯处信 柳庆 夏侯彪 郑仁凯 邓祐  韦庄 王叟 王锷 裴璩 归登

    ----------------------------------------

    廉俭

    陆绩

    吴陆绩为郁林郡守,罢秩,泛海而归。不载宝货,舟轻,用巨石重之。人号\"郁林石\"。(出《传载》)

    【译文】

    吴陆绩当郁林太守,任期满了以后渡海回家,没有带什么财宝,船太轻了,只好将一块巨大的石头装到船上压船,人们都将这块石头叫做\"郁林石\"。

    ----------------------------------------

    齐明帝

    齐明帝尝饮食,捉竹箸,谓卫尉应昭光曰:\"卿解我用竹箸意否?\"答曰:\"昔夏禹衣恶,往诰流言。象箸豢腴,先(\"先\"原作\"告\",据明抄本改)哲垂诫。今睿情冲素,还风反古。太平之迹,唯竹箸而已。\"(出《谈薮》)

    【译文】

    齐明帝在一次吃饭的时候,拿着竹筷子对卫尉应昭光说:\"你理解我使用竹筷子的意思吗?\"应昭光回答说:\"当初夏禹的衣服穿的平常,他针对流言说,生活过于舒适,使用象牙筷子,会导致腐化的风气。这是古代的贤人对我们的告诫,如今皇帝你明智地提倡俭朴,发扬古代圣贤的遗风,太平盛世,只有用竹筷子了。\"

    ----------------------------------------

    甄彬

    齐有甄彬者,有器业。尝以一束苎,于荆州长沙西库质钱。后赎苎,于束中得金五两,以手巾裹之。彬得金,送还西库。道人大惊曰:\"近有人以金质钱,时忽遽,不记录。檀越乃能见归,恐古今未之有也。\"辄以金之半仰酬,往复十余,坚然不受。因咏曰:\"五月披羊裘负薪,岂拾遗者也?\"彬后为郫令,将行,辞太祖。时同列五人,上诫以廉慎。至于彬,独曰:\"卿昔有还金之美,故不复以此诫也。\"(出《谈薮》)

    【译文】

    齐朝的时候有个叫甄彬的人,有高尚的品质和出色的才能。他有一次用一束苎麻到荆州长沙西库作抵押换了一些钱用,后来拿钱去赎苎麻,回来后在麻里发现用一条手巾包着的五两金子。甄彬将金子送还西库。管理西库的和尚非常吃惊地说:\"近来有人用金子抵押换钱。因为匆忙,没有记清放到什么地方了,施主拾到后,还能送还,这恐怕是从古到今都没有的事情。\"和尚特意将一半金子还给他作为酬谢,两个人推辞往复了十多次,甄彬坚决不肯接受。和尚赞叹地说:\"五月天气仍然穿着皮袄背柴草的人,竟然是拾金不昧的君子!\"后来甄彬被任命为郫县县令,将要去上任之前,去向太祖皇帝辞行,同时去辞行的一共有五位官员。太祖皇帝告诫一定要注意保持廉洁,唯独对甄彬说:\"你昔日有还金的美名,所以对你就不用嘱咐这句话了。\"

    ----------------------------------------

    高允

    后魏高允字伯恭,燕太尉中郎韬之子。早有奇度,博通经史。神?(\"?\"原作\"嘉\",据明抄本改)中,与范阳卢玄、赵郡李灵、博陵崔鉴等,以贤俊之胄,同被诏征,拜中书侍郎领著作,与崔浩同撰书。及浩遇害,以允忠直不苟,特见原宥。性清俭,虽累居显贵,而志同贫贱。高宗幸其宅,唯草屋数间,布被?袍,厨中盐菜而已。帝叹息曰:\"古之清贫,岂有此乎?\"赐之粟帛。(出《谈薮》)

    【译文】

    北魏有个人叫高允,字叫伯恭,是燕太尉中郎韬的儿子。他从小就有非凡的胸怀,熟读经史。神?中年,他和范阳的卢玄,赵郡的李灵,博陵的崔鉴等人一起,以贵族子弟的身份被朝廷录用,被任命为书侍郎领著作,同崔浩一起撰写书籍。等到崔浩遇害,因为高允素来忠诚正直,所以被宽恕。高允清廉俭朴,虽然多次担任重要官职,但性格同贫贱的时候一样。皇帝到他的家里,见他家只有几间草房,几床布棉被,和几件半新的袍子,厨房里只有咸菜。皇帝感叹着说:\"从古以来清贫的官员没有超过这样的。\"于是赏给他一些布匹和粮食。

    ----------------------------------------

    崔光

    后魏自太和迁都之后,国家殷富,库藏盈溢,钱绢露积于廊庑间,不可校数。太后赐百姓负绢,任意自量,朝臣莫不称力而去。唯章武王融与陈留侯李崇负绢过任,蹶倒伤踝。太后即不与之,令其空出。时人笑焉。侍中崔光止取两匹。太后问曰:\"侍中何少?\"对曰:\"臣有两手,唯堪两匹,所获多矣。\"朝贵服其清廉。(出《洛阳伽蓝记》)

    【译文】

    北魏自从在太和年间迁移了国都以后,国家丰足。国库里的物品多得快要装不下了,走廊和房屋之间的露天场地,也堆满了钱币和布匹,东西多得无法清点。太后决定将多余的布匹赏给百官,让每个人按照自己的力气往回拿。官员们都按照自己的能力,拿上布匹回去了。只有章武王融和陈留侯李崇,因为拿得太多而跌倒扭伤了踝骨。太后决定不给他俩布匹了,让他们两个人空着手回去了,遭到了人们的耻笑,侍中崔光只拿了两匹布,太后问他:\"侍中为什么拿得这样少?\"崔光回答说:\"我只有两只手,所以只能拿两匹,这已经够多的了。\"朝中的人们都佩服他的清正廉洁。

    ----------------------------------------

    长孙道生

    司空上党王长孙道生,代人,性忠谨俭素。虽为三公,而居处卑陋。出镇之后,子颇加修葺。及还叹曰:\"吾为宰相,无以报国,负乘是惧。昔霍去病以匈奴未灭,无用宅为。今强寇尚游魂漠北,吾岂可安坐华美乎?\"乃令毁之。时人比之晏婴焉。(出《谈薮》)

    【译文】

    司空上党王长孙道生是代国人,他具有忠诚、谨慎、勤劳、朴素的美德,虽然位居三公这样最高官职,但是住宅却非常简陋。他离开京城去办理公务以后,他的儿子将住宅重新装修了。长孙道生回来以后感叹着说:\"我身为宰相,没有报效国家,很惭愧担任这么重要的职务。昔日汉朝抗击匈奴入侵的名将霍去病曾经说过,匈奴没有消灭,不修建府第。如今敌人还在北面的沙漠地带出没,我怎么能追求安逸舒适呢?\"于是叫人拆除了新装修的设施。人们都将他比作春秋时以俭朴著称的齐国大夫晏婴。

    ----------------------------------------

    唐玄宗

    肃宗为太子时,常侍膳。尚食置熟俎,有羊臂臑,上顾使太子割。肃宗既割,余污漫在手,以饼洁之,上熟视不怿。肃宗举饼啖之,上甚悦。谓太子曰:\"福当如是爱惜。\"(出《柳氏史》)

    唐肃宗作太子的时候,经常陪着皇帝玄宗吃饭。有一次御膳房准备了熟肉。其中有熟羊腿。皇帝让肃宗把羊腿分割开来,肃宗便将羊腿割开,然后他用饼将手上沾满的羊油擦下去,皇帝看了不高兴。肃宗擦完手将饼吃了,皇帝非常满意,对肃宗说:\"幸福的生活应当爱惜。\"

    ----------------------------------------

    肃宗

    韩择木奏贺肃宗节俭,妓乐无绮绣之饰,饮食无珍馐之具。上因出衣袖以示之,曰:\"朕此三浣矣。\"(出《谭氏史》)

    【译文】

    韩择木称赞肃宗皇帝节约俭朴,歌女跳舞的时候没有华丽的衣服和装饰,饮食不吃山珍海味。皇帝因此而伸出衣袖给他看,说:\"我这件龙袍已经洗过三次了。\"

    ----------------------------------------

    卢怀慎

    唐卢怀慎,清慎贞素,不营资产。器用屋室,皆极俭陋。既贵,妻拿不免饥寒。而于故人亲戚,散施甚厚。为黄门侍郎,在东都掌选事,奉身之具,才一布囊耳。后为黄门监,兼吏部尚书。卧病既久,宋璟、卢从愿常相与访焉。怀慎卧于弊箦单席,门无帘箔,每风雨至,则以席蔽焉。常器重璟及从愿,见之甚喜,留连永日,命设食。有蒸豆两瓯,菜数茎而已。此外翛然无办。因持二人手谓曰:\"二公当出入为藩辅,圣上求理甚切,然享国岁久,近者稍倦于勤,当有小人乘此而进。君其志之。\"不数日而终。疾既笃,因手疏荐宋景、卢从愿、李杰、李朝隐。上览其表,益加悼惜。既殁,家无留储,唯苍头自鬻,以给丧事。上因校猎于城南,望墟落间,环堵卑陋,其家若有所营,因驰使问焉。还白:怀慎大祥,方设斋会。上因为罢猎。悯其贫匮,即以缣帛赠之。(出《明皇杂录》)

    又云:卢怀慎无疾暴卒。夫人崔氏,止其儿女号哭。曰:\"公命未尽,我得知之。\"公清俭而洁廉,蹇进而谦退。四方赂遗,毫发不留。与张说同时为相,今纳货山积,其人尚在。而奢俭之报,岂虚也哉。及宵分,公复生。左右以夫人之言启陈。怀慎曰:\"理固不同。冥司有三十炉。日夕为说鼓铸横财。我无一焉,恶可并哉!\"言讫复绝。(出《独异志》)

    【译文】

    唐朝的卢怀慎清正廉洁,不搜刮钱财,他的住宅和家里的陈设用具都非常简陋。当官以后身份高贵,妻子和儿女仍免不了经常挨饿受冻,但是他对待亲戚朋友却非常大方。他在东都负责选拔官吏的重要公务,可是随身的行李只是一只布口袋。后来他担任黄门监兼吏部尚书期间,病了很长时间。宋璟和卢从愿经常去探望他。卢怀慎躺在一张薄薄的破竹席上,门上连个门帘也没有,遇到刮风下雨,只好用席子遮挡。卢怀慎平素很器重宋璟和卢从愿,看到他们俩来了,心里非常高兴,留他们呆了很长时间,并叫家里人准备饭菜,端上来的只有两瓦盆蒸豆和几根青菜,此外什么也没有。卢怀慎握着宋璟和卢从愿两个人的手说:\"你们两个人一定会当官治理国家,皇帝寻求人才和治理国家的策略很急迫。但是统治的时间长了,皇帝身边的大臣就会稍稍有所懈怠,这时就会有小人乘机接近讨好皇帝,你们两个人一定要记住。\"过了没几天,卢怀慎就死了,他在病危的时候,曾经写了一个报告,向皇帝推荐宋璟、卢从愿、李杰和李朝隐。皇帝看了报告,对他更加惋惜。安葬卢怀慎的时候,因为他平时没有积蓄,所以只好叫一个老仆人做了一锅粥给帮助办理丧事的人吃。皇帝到城南打猎,来到一片破旧的房舍之间,有一户人家简陋的院子里,似乎正在举行什么仪式,便派人骑马去询问,那人回来报告说:\"那里在举行卢怀慎死亡两周年的祭礼,正在吃斋饭。\"皇帝对卢怀慎家里的贫穷非常怜悯,停止了打猎,派人送去一些布匹。

    另一种说法是:卢怀慎没病突然死了,他的夫人崔氏不让女儿哭喊,对他说:\"你们的父亲没死,我知道。你父亲清正廉洁,不争名利,谦虚退让,各地赠送的东西,他一点也不肯接受。他与张说同时当宰相,如今张说收受的钱物堆积如山,人还活着,而奢侈和勤俭的报应怎么会是虚假的呢?\"到了夜间,卢怀慎又活了,左右的人将夫人的话告诉了他,卢怀慎说:\"道理不一样,阴间冥司有三十座火炉,日夜用烧烤的酷刑来惩罚不义的横财的人,而没有一座是为我准备的,我在阴间的罪过已经免除了。\"说完又死了。

    ----------------------------------------

    李勉

    天宝中,有书生旅次宋州。时李勉少年贫苦,与一书生同店。而不旬日,书生疾作,遂至不救(\"不救\"二字原无,据明抄本补)。临绝语勉曰:\"某家住洪州,将于北都求官。于此得疾且死,其命也。\"因出囊金百两遗勉。曰:\"某之仆使,无知有此者,足下为我毕死事,余金奉之。\"勉许为办事,余金乃密置于墓中而同葬焉。后数年,勉尉开封,书生兄弟赍洪牒来,而累金寻生行止。至宋州,知李为主丧事,专诣开封,诘金之所。勉请假至墓所,出金付焉。(出《尚书谭录》)

    天宝年间,有个书生住在宋州旅店,当时李勉很贫穷,与这个书生住在同一个旅店,然而不到十天,书生得了重病,无法医治,临死前书生对李勉说:\"我家住在洪州,准备到北都去谋求官职,没想到在这里得病就要死了,这就是命啊!\"说完从口袋里拿出一百两黄金交给李勉说:\"我的奴仆们不知道我带了这些金子,请你拿它为我办理丧事,剩下的金子送给你。\"李勉安葬了他,但剩下的金子却秘密地放在墓中,一起掩埋了。过了许多年以后,李勉当上了开封县尉。书生的哥哥写信打听书生和金子的下落,到了宋州,知道是李勉为书生办理的丧事,便专程赶到开封,询问金子的下落。李勉请假来到埋葬书生的坟墓前,取出金子交给了书生的哥哥。

    ----------------------------------------

    杜黄裳    李师古跋扈,惮杜黄裳为相,未敢失礼。乃命一干吏,寄钱数千绳,并毡车子一乘,亦近直千缗。使者未敢遽送。乃于宅门伺候累日。有绿舆自宅出,从婢二人,皆青衣褴褛。问何人,曰:\"相公夫人。\"使者遽归,以白师古。师古乃折其谋,终身不敢失节。(出《幽闲鼓吹》)

    【译文】

    李师古专横暴戾,欺上压下,但是对杜黄裳却有所顾忌,不敢无礼,他命令一个能干的差人,准备了几千贯钱和一辆价值上千贯的车子,送给杜黄裳。这个差人没敢立即送去,而是先到杜黄裳家的门外观察了几天,一次他看到从宅院里抬出一顶绿色的轿子,后面跟了两个穿着破旧的黑色衣服的婢女。他问旁边的人轿子里是什么人?旁边的人告诉他是宰相夫人,差人急忙回去,将情况告诉了李师古。于是李师古放弃了贿赂杜黄裳的计划,终生不敢对杜黄裳失礼。

    ----------------------------------------

    阳城

    阳道州城,未尝有蓄积,唯所服用不可阙者。客称某物可佳可爱,阳辄喜,举而授之。有陈苌者,候其出始请月俸(明抄本无\"始\"字,韩愈《顺宗实录》四无\"出\"字),常往称其钱帛之美,月有获焉。(出《传载》)

    城之为朝士也,家苦贪,常以木枕布衾,质钱数万,人争取之。(出《传载》)

    【译文】

    道州有个叫阳城的人,家里没有积攒钱财,但是也不缺少吃穿和用的东西。他家的门客如果说喜欢什么东西,他总是愉快地送给门客钱,让门客去买。有个叫陈苌的人,经常等他出来的时候同他要每月的生活费,常常可以从他那里拿到钱物,几乎每个月都有收获。

    阳城身为朝廷官员,家里却很清贫,他经常拿木枕和棉被换钱达几万文,人们都争着购买。

    ----------------------------------------

    郑余庆

    郑余庆,清俭有重德。一日,忽召亲朋官数人会食,众皆惊。朝僚以故相望重,皆凌晨诣之。至日高,余庆方出。闲话移时,诸人皆嚣然。余庆呼左右曰:\"处分厨家,烂蒸去毛,莫拗折项。\"诸人相顾,以为必蒸鹅鸭之类。逡巡,舁台盘出,酱醋亦极香新。良久就餐,每人前下粟米饭一碗,蒸胡芦一枚。相国餐美,诸人强进而罢。(出《卢氏杂说》)

    【译文】

    郑余庆清廉俭朴品德高尚。有一次。他忽然请一些与他关系比较好的官员吃饭,大家都感到很奇怪。他的威望很高,大家都很尊敬他,所以凌晨就赶来了。等到太阳很高了,郑余庆才出来,说了很长时间闲话,大家都急躁起来。郑余庆对仆人说:\"去告诉厨师,要蒸烂去毛,别折断了脖子。\"大家相互交换眼色,以为一定是清蒸鹅、鸭一类的菜。一会儿,摆上桌子,放上餐具,酱和醋也都很新鲜很香。等到吃饭,每人面前只有一碗米饭和一枚蒸葫芦。宰相吃得很香,大家勉强吃了下去。

    ----------------------------------------

    郑浣

    郑浣以俭素自居。尹河南日,有从父昆弟之孙自覃怀来谒者,力农自赡,未尝干谒。拜揖甚野,束带亦古。浣子之弟仆御,皆笑其疏质,而浣独怜之。问其所欲。则曰:\"某为本邑,以民侍之久矣,思得承乏一尉,乃锦游乡里也。\"浣然之。而浣之清誉重德,为时所归。或书于郡守,犹臂之使指也。郑孙将去前一日,召甥侄与之会食。有蒸饼,郑孙去其皮而后食之,浣大嗟怒。谓曰:\"皮之与中,何以异也?仆尝病浇态讹俗,骄侈自奉,思得以还淳反朴,敦厚风俗。是犹怜子力田弊衣,必能知艰于稼穑,奈何嚣浮甚于五侯家绮纨乳臭儿耶?\"因引手请所弃者。郑孙错愕失据,器而奉之。浣尽食之,遂揖归宾闼,赠五缣而遣之。(出《阙史》)

    郑浣以勤俭朴素要求自己,他出任河南尹的这一天,他叔父家里的兄弟的孙子从覃怀来找他。他这个孙子在家乡务农,没有见过世面,不懂礼节,衣服的式样很落后,郑浣的儿子和仆人都嘲笑他粗俗。只有郑浣可怜他,问他有什么要求。他说:\"我长期在家乡作老百姓,想要当一名县尉,那样便可以衣锦还乡了。\"郑浣答应了他的要求。郑浣为官很重视清廉的名声,为了办成这件事,便给郡守写信,这对于他就像胳膊带动手指一样运用自如,不费什么劲。就在他的孙子要去任职的前一天,郑浣将这个孙子找来和外甥以及侄子等家里人一起吃饭。吃的饭有蒸饼,这个孙子将饼皮扒掉,只吃里面的瓤。郑浣见了又叹息又生气,对他说;\"饼皮和里面有什么区别,你竟然有这样轻浮狡诈的毛病,如此奢侈浪费,你应该保持淳朴的风俗习惯,我可怜你在家乡穿着破衣服出力务农,以为你一定会懂得种庄稼的辛苦,没想到你却轻浮得超过诸侯贵族家的绔绔子弟。\"说完让他将扔掉的饼皮捡起来。这个孙子惊慌失措。将饼皮捡起来递给郑浣,郑浣接过来全都吃了。然后郑浣将这个孙子送回客房,送给他一些布匹,让他回家乡去了。

    ----------------------------------------

    文宗

    文宗命中使宣两军中尉及诸司使内官等,不许着纱穀绫罗巾。其后驸马韦处仁见,巾夹罗巾以进。上曰:\"本慕卿门户清素,故俯从选尚。如此巾服,从他诸戚为之,卿不须为也。\"(出《卢氏杂说》)

    【译文】

    文宗皇帝命令中使通知两军中尉以及诸司使内的官员,一律不准戴值钱的纱穀绫罗头巾。命令发下去以后,驸马韦处仁来朝见皇帝,戴着昂贵的头巾走了进来。皇帝对他说:\"本来因为你的家庭正直朴素,所以才挑选你作驸马。这样昂贵的头巾和衣服,允许别的亲戚穿戴,你不许穿用。\"

    ----------------------------------------

    夏侯孜

    夏侯孜为左拾遗,尝着绿桂管布衫朝谒。开成中,文宗无忌讳,好文。问孜衫何太粗涩,具以桂布为对。此布厚,可以欺寒。他日,上问宰臣:\"朕察拾遗夏侯孜,必贞介之士。\"宰臣具以密行,今之颜冉。上嗟叹久之,亦效著桂管布。满朝皆仿效之,此布为之贵也。(出《芝田录》)

    【译文】

    夏侯孜当左拾遗,他曾经有一次穿着桂郡产的绿色的粗布衣服去见皇帝。开成年间,文宗皇帝没有什么规矩和忌讳,只是爱好文学。他问夏侯孜所穿的衣服为什么那么低劣粗俗,夏侯孜告诉皇帝,这是桂郡产的粗布。并且说这种布厚,可以御寒。过了几天以后,皇帝对宰相说:\"我观察左拾遗夏侯孜一定是个正直可靠的人。\"宰相秘密调查夏侯孜的言行,称赞夏侯孜是今天的\"颜冉\"。皇帝赞叹很久,也学着穿起了桂郡产的粗布做的衣服,满朝官员全都仿效起来,这种粗布因此而抬高了价钱。

    ----------------------------------------

    裴坦

    杨收、段文昌皆以孤进贵为宰相,率爱奢侈。杨收女适裴坦长子,资装丰厚,什器多用金银。而坦尚俭,闻之不乐。一日,与其妻及儿女宴饮,台上用碟盛果实,坦欣然,既视其器内,有以犀为饰者,坦盛怒,遽推倒茶台,拂袖而出。乃曰:\"破我家也。\"他日,收果以纳赂,竟至不令。宜哉!(出《北梦琐言》)

    【译文】

    杨收和段文昌都是宰相,他们两人都喜欢豪华舒适的奢侈生活。杨收的女儿嫁给了裴坦的大儿子,陪嫁的财物非常丰厚,日常用具大多是金银做成的。而裴坦提倡节俭,知道了很不高兴。一天,裴坦和妻子儿女一起吃饭,桌子上有用碟子装着水果,裴坦很高兴。但是当他看到碟子里面有犀角做的装饰时,非常生气,立即将桌子推倒了,然后拂袖而去。一边走一边说:\"这是在败坏我的家风啊?\"后来,杨收果然因为收受贿赂,竟至不得善终。太应该了!

    ----------------------------------------

    温琏

    幽州从事温琏,燕人也,以儒学著称,与瀛王冯道幼相善。曾经兵乱,有卖漆灯椸于市者,琏以为铁也,遂数钱买之。累日,家人用然膏烛,因拂试,乃知银也。大小观之,靡不欣喜。唯琏悯然曰:\"非义之物,安可宝之。\"遂访其卖主而还之。彼曰:\"某自不识珍奇,鬻于街肆。郎中厚加酬直,非强买也,不敢复收。\"琏固还之,乃拜受而去。别卖四五万,将其半以谢之。琏终不纳,遂施于僧寺,用饰佛像,冀祝琏之寿也。当时远近罔不推腹,以其有仁人之行。后官至尚书侍郎卒。(出《刘氏耳目记》)

    【译文】

    幽州从事温琏是燕国那个地方的人,是个著名的学者,他与瀛王冯道幼的关系很好。在兵荒马乱的时候,有个人在市场上卖涂了漆的灯架。温琏以为是铁制的,花了很少一点钱便买了回去。过了几天以后,家里人准备用这个灯架点蜡烛,擦拭的时候发现这个灯架原来是银制的。家里的人都来观看,没有不高兴的。只有温琏不以为然地说:\"不义之财,怎么能当做宝贝?\"于是他找到当初卖灯架的人,将灯架还了回去。卖主说:\"我自己都不知道它是银的,拿到市场出售,你给足了钱,并不是强买去的,我不敢收回来。\"温琏坚持还给他,卖主表示感谢以后将灯架拿到别处卖了四五万文钱。然后拿出其中的一半准备酬谢温琏。温琏坚决不收,卖主便将钱施舍给佛寺,用以装饰佛像,以祝愿增加温琏的寿命。远近的人们没有不佩服温琏的,认为他讲仁义,后来温琏当官到尚书侍郎而死。

    ----------------------------------------

    仲庭预

    旧蜀嘉王召一经业孝廉仲庭预,令教授诸子。庭预虽通坟典,常厄饥寒。至门下,亦未甚礼。时方凝寒,正以旧火炉送学院。庭预方独坐太息,以箸拨灰。俄灰中得一双金火箸,遽求谒见王。王曰:\"贫穷之士见吾,必有所求。\"命告庭预曰:\"见为制衣。\"庭预白曰:\"非斯意。\"嘉王素乐神仙,多采方术,恐其别有所长,勉强而见。庭预遽出金火箸,陈其本末。王曰:\"吾家失此物已十年,吾子得之,还以相示,真有古人之风。\"赠钱十万,衣一袭,米麦三十石。竟以宾介相遇,礼待甚厚,荐授荣州录事参军。(出《玉溪编事》)

    【译文】

    旧蜀的嘉王找了一名学识渊博,忠孝廉洁的人叫作仲庭预,让他来教授自己的几个儿子。仲庭预虽然熟读古书,但是仍然贪穷得经常挨饿受冻,他来嘉王家里,对他也没狠恭敬。当时天气刚刚转冷,嘉王派人将一只旧火炉送到学校给仲庭预取暖。仲庭预在炉子旁边坐下来休息,并用铁筷子拨弄炉子里的灰,从炉灰里发现了一双金子制成的火筷子。他立刻去求见嘉五,嘉王说:\"贫穷的人来找我,必然有什么要求。\"叫人告诉仲庭预说,正在为他制做新衣服。仲庭预辩白说:\"我来不是这个意思。\"嘉王历来想要成为神仙,多方寻求长生不老的方法,怀疑仲庭预有什么特殊的本领,勉强接见了他。仲庭预将金筷子拿了出来,讲述了发现它的过程。嘉王说:\"我们家里丢失这双金火筷子已经有十年了,你今天得到,还能送还,真有古人君子的风格!\"随后,他赏给仲庭预十万文钱,一套衣服,三十石米麦。从这以后他对待仲庭预如贵宾,后来又推荐任命仲庭预为荣州录事参军。

    ----------------------------------------

    吝啬

    汉世老人

    汉世有人,年老无子,家富,性俭啬。恶衣蔬食,侵晨而起,侵夜而息,营理产业,聚敛无厌,而不敢自用。或人从之求丐者,不得已而入内,取钱十,自堂而出,随步辄减。比至于外,才余半在。闭目以授乞者。寻复嘱云:\"我倾家赡君,慎勿他说,复相效而来。\"老人俄死,田宅没官,货财充于内帑矣。(出《笑林》)

    【译文】

    汉朝的时候有个老头,没有儿子。家里非常有钱,但是他非常俭朴吝啬,吃的穿的都很简单节省。他每天天不亮就起来,快到半夜才睡觉,细心经营自己的产业,积攒钱财从不满足,自己也舍不得花费。如果有人向他乞讨,他又推辞不了时,便到屋里取十文钱,然后往外走,边走边减少准备送人的钱的数目,等到走出门去,只剩下一半了。他心疼地闭着眼睛将钱交给乞丐。反复叮嘱说:\"我将家里的钱都拿来给了你,你千万不要对别人说。以至乞丐们仿效着都来向我要钱。\"老头不久便死了。他的田地房屋被官府没收,钱则上缴了国库。

    ----------------------------------------

    沈峻

    吴沈峻,字叔山,有名誉而性俭吝。张温使蜀,与峻别。峻入内良久,出语温曰:\"向择一端布,欲以送卿,而无粗者。\"温嘉其无隐。又尝经太湖岸上,使从者取盐水。已而恨多,敕令还减之。寻以自愧曰:\"此吾天性也。\"又说曰,姚彪与张温俱至武昌,遇吴兴沈珩。守风粮尽,遣人从彪贷盐一百斛。彪性峻直,得书不答。方与温谈论。良久,呼左右:\"倒百斛盐著江中。\"谓温曰:\"明吾不惜,惜所与耳。\"沈珩弟峻,有名誉而性俭吝。(出《笑林》)

    【译文】

    吴国的沈峻,字叫叔山。他有名誉地位,但很吝啬。张温出使蜀国。临行前向沈峻告别,沈峻走进里屋很久,出来后对张温说:\"我想找一块布料送给你,但是没有找到一块质量差的粗布。\"张温称赞他诚实不加隐瞒。还有一次沈峻经过太湖岸边,叫随行的人去取盐水。过一会儿他觉得多了,叫人逐渐减少。他惭愧地说:\"这是我的天性啊!\"还有人说,姚彪和张温都来到武昌,碰到了吴兴的沈珩,守风粮尽,派人向姚彪借一百斛,也就是一千斗盐。姚彪性格耿直,接到借盐的书信以后没有立即答复,继续与张温说话。过了好一会儿,才对左右的人说:\"往江中倒一百斛盐。\"然后又对张温说:\"盐我并不可惜,可惜的是给他。\"沈珩的弟弟沈峻有名声,只是太吝啬了。

    ----------------------------------------

    李崇

    后魏高阳王雍,性奢豪,嗜食味,厚自奉养,一食必以数百万钱为限,海陆珍羞,方丈于前。陈留候李崇谓人曰:\"高阳一食,敌我千日。\"崇为尚书令仪同三司,亦富倾天下僮仆千人,而性多俭吝,恶衣粗食,食常无肉,止有韭茹韭菹。崇家客李元祐语人云:\"李令公一食十八种。\"人问其故。元祐曰:\"二韭十八。\"闻者大笑。(出《洛阳伽蓝记》)

    【译文】

    后魏高阳王雍,性格大方豪爽。他非常喜好美食,生活奢侈,每一顿饭都要花费几万文钱,山珍海味摆满桌子。陈留侯李崇对别人说:\"高阳王雍吃一顿饭所花的钱,够我一千天用的了。\"李崇的官职是尚书令仪同三司,也富裕为天下少有,家里的书僮和仆人多达一千多人,但是他非常吝啬,吃的和穿的都很俭朴。他很少吃肉,平时只吃炒韭菜和腌韭菜。李崇家的食客李元祐对别人说:\"李崇一顿饭要吃十八个菜。\"人们问都有什么菜。李元祐回答说:\"二韭十八。\"听的人都大笑起来。

    ----------------------------------------

    南阳人

    南阳有人,为生奥博,性殊俭吝。冬至日,女婿谒之,乃设一铜瓶酒,数脔獐肉。婿恨其单率,一举尽之。主人愕然,俯仰命益。如此者再。退而责其女曰:\"某郎好酒,故汝常贫。\"及其死后,诸子争财,逐兄杀之。(出《颜氏家训》)

    【译文】

    南阳有一个人,生来就深藏广蓄,非常吝啬。冬至那一天,他的女婿来了,他只准备了一铜瓶酒,几片獐子肉。女婿恨他准备的食物太少,太简单,端起铜瓶一口就喝干了。他非常惊讶,不得已又倒了一瓶酒,如此这样添了好几次酒。他生气地责备女儿说:\"你丈夫好喝酒,所以你们贫穷。\"等到他死了以后,几个儿子争夺财产,将哥哥杀了。

    ----------------------------------------

    夏侯处信

    唐夏侯处信为荆州长史,有宾过之。处信命仆作食,仆附耳语曰:\"溲几许面?\"信曰:\"两人二升即可矣。\"仆入,久不出。宾以事告去,信遽呼仆。仆曰:\"已溲讫。\"信鸣指曰:\"大异事(明抄本\"异\"作\"费\",\"事\"下有\"也\"字)!\"良久乃曰:\"可总燔作饼,吾公退食之。\"信又尝以一小瓶贮醯一升,自食,家人不沾余沥。仆云:\"醋尽。\"信取瓶合于掌上,余数滴,因以口吸之。凡市易,必经手乃授直。识者鄙之。(出《朝野佥载》)

    【译文】

    夏侯处信是荆州的长史。一天有客人来,夏侯处信命令仆人准备饭菜。仆人趴在他耳朵旁问需要和多少面,夏侯处信说:\"两个人二升就可以了。\"仆人进去以后,很久没有出来。客人因为有事先走了,夏侯处信急忙喊仆人。仆人说:\"面已经和完了。\"夏侯处信指着仆人生气地说:\"真是怪事。\"过了一会他又说:\"可以全都烤成饼。等我办完公事以后回去吃。\"夏侯处信用一瓶装了一升醋。留着自己吃,家里人连一滴也吃不着。仆人说:\"醋没有了。\"夏侯处信将瓶子倒扣在手掌上,控出几滴,他全都用嘴吸进去吃了。凡是上街买东西,都必须是他亲自付钱,认识他的人都瞧不起他。

    ----------------------------------------

    柳庆

    广州录事参军柳庆,独居一室。器用食物,并致卧内。奴有私取盐一撮者,庆鞭之见血。(出《朝野佥载》)

    广州的录事参军叫柳庆,他自己单独住一个房间,所用的东西和吃的食物都放在卧室里,有个仆人私自拿了一小撮盐,柳庆将他用鞭子抽得浑身是血。夏侯彪    夏侯彪,夏月食饮生虫,在下未曾历口。尝送客出门,奴盗食脔肉。彪还觉之,大怒,乃捉蝇与食,令呕出之。(出《朝野佥载》)

    【译文】

    有个人名叫夏侯彪,夏天吃的食物生了虫子,他一口还没吃过,因为送客人出门时。仆人偷吃了一片肉,他回来发觉后非常生气,便捉来苍蝇给仆人吃,让仆人把吃的肉呕吐出来。郑仁凯    郑仁凯为密州刺史,有小奴告以履穿。凯曰:\"阿翁为汝经营鞋。\"有顷,门夫着新鞋者至,凯厅前树上有鴷(啄木鸟)窠,遗门夫上树取其子。门夫脱鞋而缘之,凯令奴著鞋而去。门夫竟至徒跣。凯有德色。(出《朝野佥载》)

    郑仁凯是密州刺史,有个小仆人来告诉他鞋子磨破了。郑仁凯说:\"我替你找一双鞋。\"一会儿,看门人穿着新鞋走过来。郑仁凯厅前的树上有一窝啄木鸟,郑仁凯叫看门人上树去掏小啄木鸟。看门人脱鞋光脚爬上树去,郑仁凯叫小仆人穿上看门人的鞋走了。看门人下来以后只好光着脚走路。郑仁凯却露出了有恩于别人的得意神态。

    ----------------------------------------

    邓祐

    安南都护邓祐,韶州人,家巨富。奴婢千人,恒课口腹自供,未曾设客。孙子将一鸭私用,祐以擅破家资,鞭二十。(出《朝野佥载》)

    【译文】

    安南都护邓祐是韶州人,家里非常富有,有奴婢上千人。家里的好吃的他都留着自己吃,接待客人时也不肯拿出来。他的孙子私自吃了一只鸭子,邓祐以擅自破坏家产处置。打了他孙子二十鞭子。

    ----------------------------------------

    韦庄

    韦庄颇读书,数米而炊,称薪而爨。炙少一脔而觉之。一子八岁而卒,妻敛以时服。庄剥取,以故席裹尸。殡讫,擎其席而归。其忆念也,呜咽不自胜,唯悭吝耳。(出《朝野佥载》)

    【译文】

    韦庄书读得很多,但却吝啬得要数米做饭,称柴烧火。烤熟的肉如果少了一片,他立即就能觉查出来。他八岁的儿子死了,妻子准备让儿子穿着平时穿的衣服埋葬,韦庄却将衣服剥了下来。他用一领旧席子将儿子的尸体裹了出去,掩埋完儿子,他又将席子拿了回来。他想念儿子痛哭不止,只是太吝啬了。

    ----------------------------------------

    王叟

    天宝中,相州王叟者,家邺城。富有财,唯夫与妻,更无儿女。积粟近至万斛,而夫妻俭啬颇甚,常食陈物,才以充肠,不求丰厚。庄宅尤广,客二百余户。叟尝巡行客坊,忽见一客方食,盘餐丰盛,叟问其业。客云:\"唯卖杂粉香药而已。\"叟疑其作贼,问汝有几财而衣食过丰也?此人云:\"唯有五千之本,逐日食利,但存其本,不望其余。故衣食常得足耳。\"叟遂大悟,归谓妻曰:\"彼人小得其利,便以充身,可谓达理。吾今积财巨万,而衣食陈败,又无子息,将以遗谁?\"遂发仓库,广市珍好,恣其食味。不数日,夫妻俱梦为人所录,枷鏁禁系,鞭挞俱至,云:\"此人妄破军粮。\"觉后数年,夫妻并卒。官军围安庆绪于相州,尽发其廪,以供军焉。(出《原化记》)

    【译文】

    天宝年间,相州有一个老王头,家住在邺城,非常有钱,没儿没女,只有夫妻二人。他家里积攒的粮食有近万斛,但是夫妻俩生活得非常俭朴吝啬,经常以剩饭剩菜充饥。他庄园里的房屋很多,有二百多家佃户。有一天,老王头散步走到旅店,忽然发现一个客人正在吃饭,桌子上摆的饭菜很丰盛。老王头问客人是干什么的。客人回答说:\"只是卖杂粉香药的。\"老头怀疑他做贼,又问他说:\"你有多少钱,吃的穿的这样好?\"这个人说:\"只有五千文的本钱,每天吃掉利钱,保留本钱不动,不想积攒更多的钱。所以可以吃穿很好。\"老王头突然受启发明白过来。回去以后对妻子说:\"他只用得的那一点利钱,便生活得很好,可以说是明白道理。我们如今积攒财物好几万,而吃的穿的都不好,又没有儿女,将来留给谁?\"于是他打开仓库,挑好的用,大吃大喝起来。没过几天,夫妻两个人都作了一个同样的梦,被人抓了起来。戴上枷锁,遭受鞭打,一个人说:\"此人胆敢糟蹋军粮。\"几年以后。夫妻一同死了。朝廷的军队围困安庆绪在相州,打开老王头的粮仓,充作了军粮。

    ----------------------------------------

    王锷

    王锷累任大镇,财货成积。有旧客,谕以积而能散之义。后数日,复见锷。锷曰:\"前所见戒,诚如公言,已大散矣。\"客请问其名,锷曰:\"诸男各与万贯,女婿各与千贯矣。\"(出《国史补》)

    【译文】

    王锷连续担任几任镇守一方的大官,积攒了很多钱财。有一个老朋友,对他讲了应该将多余的钱救济别人的道理。过了几天这个人见到王锷。王锷对他说:\"你上次告诫我的话,我已经按照去做了,将大部分钱财分散接济了别人。\"这个人问王锷都接济谁了。王锷说:\"几个儿子每人一万贯,女婿每人一千贯。\"

    ----------------------------------------

    裴璩

    裴司徒璩,性靳啬。廉问江西日,凡什器图障,皆新其制,闲屋贮之,未尝施用。每有宴会,即于朝士家借之。(出《北梦琐言》)

    【译文】

    司徒裴璩,性格非常吝啬,他察访江西的时候,家庭应用的各种器具,全都是新做的,他都放在闲屋里存放起来。每次请人吃饭,他不用自己的餐具桌椅,而是到别的官员的家里去借。

    ----------------------------------------

    归登

    归登尚书,性甚吝啬。常烂一羊脾,旋割旋啖,封其残者。一日,登妻误于封处割食,登不见元封,大怒其内。由是没身不食肉。登每浴,必屏左右。或有自外窥之,乃巨龟也。(出《北梦琐言》)

    【译文】

    尚书归登非常吝啬,常煮一个羊脾,自己边割边吃,剩下的封存起来。一天他的妻子将羊脾割下一点吃了,他不见了封记,对妻子大发脾气,从那以后,他再也舍不得吃肉了。归登每次洗澡,必须叫左右的人都退出去。有的人从外面偷看,发现他原来是一只大乌龟。穿越小说 www.kk169.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太平广记》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太平广记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太平广记》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