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卷第一百三十七 征应三(人臣休征)

穿越小说推荐各位书友阅读:太平广记正文 卷第一百三十七 征应三(人臣休征)
(穿越小说 www.kk169.com)    吕望 仲尼 文翁 董仲舒 何比干 五鹿充宗 王溥 应枢 袁安 陈仲举  张承 张氏 司马休之 杜慈 武士彟 张文成 上官昭容 崔行功 李正己  李揆 贾隐林 张子良 郑絪

    --------------------------------------------

    吕望

    吕望钓于渭滨,获鲤鱼。剖腹得书曰:吕望封于齐。(出《说苑》)

    【译文】

    吕望在渭水边上钓鱼,钓上了一条鲤鱼。剖开鱼的肚子,发现有一个纸条,上面写着:吕望将在齐国受封。

    --------------------------------------------

    仲尼

    周灵王二十一年,孔子生鲁襄之代。夜有二神女,擎香露,沐浴征在。天帝下奏钧天乐,空中有言曰:“天感生圣子,故降以和乐。”有五老,列征在之庭中。(五者者,盖五星精也。)夫子未生之前,麟吐玉书于阙里人家,文云:“水精子,继衰周为素王。”征在以繍绂系麟之角,相者云:“夫子殷汤之后,水德而为素王。”至定公二十四年,鉏商畋于大泽,得麟,示夫子,系绂尚存。夫子见之,抱而解绂,涕下沾襟。(出《王子年拾遗记》)

    【译文】

    周灵王二十一年的时候,孔子生在鲁国襄公的时代。夜晚有二位女神,拿着香露给孔子的母亲征在洗澡,天帝下界演奏钧天乐曲,空中还有话说:“上天感谢你生了圣人,所以才奏起和乐。”另外还有五星精在征在的庭院里排列着。孔子没出生之前,有麒麟从嘴里吐出一张纸条给都城里的一户人家,纸条上面写着:水精的儿子,将继衰弱的周朝之后做为“素王”。征在就把拴印章用的绣丝绳绑在了麒麟的角上。有个会相术的先生说:“孔子是在殷纣王和汤武王之后应了水德将成为‘素王’”。到了定公二十四年,鉏商在大泽打猎,得到了一只麒麟,拿来给孔子看,母亲征在给麒麟绑的那条丝绳还在它的角上。孔子抱着麒麟把丝绳解了下来,并且还流下了眼泪,泪水沾湿了衣襟。

    --------------------------------------------

    文翁

    汉文翁当起田,斫柴为陂。夜有百十野猪,鼻载土著柴中,比晓塘成。稻常收。尝欲断一大树,欲断处,去地一丈八尺,翁先咒曰:“吾得二千石,斧当著此处。”因掷之,正砍所欲,后果为蜀郡守。(出《小说》)

    【译文】

    汉朝有个叫文翁的人,要开一个水田,就想用刀把柴草都砍掉建个小池。夜晚有一百多头野猪就用鼻子运土往柴草里倒,等天亮池塘建成了。水稻年年丰收。一次他曾经想砍倒一棵大树,想要砍的地方,离地面有一丈八尺高,砍树前,文翁就祈祷说:“我要能做个二千石谷的官,斧子就应当砍在这个地方。”说完就把斧子扔了出去。正巧斧子就砍在了所要砍的地方。他后来果然就作了蜀郡守。

    --------------------------------------------

    董仲舒

    汉董仲舒常梦蛟龙入怀中,乃作《春秋繁露》。(出《小说》)

    【译文】

    汉朝有个叫董仲舒的,经常梦见蛟龙投入怀里,于是他就写了《春秋繁露》这部书。

    --------------------------------------------

    何比干

    汉何比干梦有贵客,车骑满门,觉以语妻子。未已,门首有老姥,年可八十余,求避雨,雨甚盛而衣不沾濡。比干延入,礼待之。乃曰:“君先出自后稷,佐尧至晋有阴功,今天赐君策。”如简,长九寸,凡九百九十枚,以授之曰:“子孙能佩者富贵。”言讫出门,不复见。(出《幽明录》)

    【译文】

    汉朝有个叫何比干的人,梦见贵客来临,车马盈门。醒后就把这个梦告诉了他的妻子和孩子。还没等说完,门口就有个老太太,年岁有八十多了,要求避雨。这时外面雨下得很大,可是老太太的衣服却没有被淋湿。比干就把她让到了屋里,并且以礼相待。老太太就说:“你的祖先是后稷的后人,他们辅佐尧帝直到晋帝,有阴功。现在上天赐给你一册书。”这书好象竹简、长九寸,共有九百九十枚。老太太授书给比干并说:“子孙谁能佩带它,谁就能富贵。”说完就走出了门,从此再也没有看见她。

    --------------------------------------------

    五鹿充宗

    汉五鹿充宗受学于弘成子。成子少时,尝有人过己,授以文石,大如燕卵。成子吞之,遂大明悟,为天下通儒。成子后病,吐出此石,以授充宗,又为名学也。(出《西京杂记》)

    【译文】

    汉朝五鹿有个叫充宗的人,他跟着弘成子学习。成子小时候,曾经有路过他家的人,把一块带有花纹的石头给了他。石头象小燕子的蛋那样大小,成子就把它吞了下去。于是就特别的聪明醒悟。成为了天下无所不通的学者。成子后来得了病,就把这块石头吐了出来,给了充宗,所以充宗也成为了有名的学者了。

    --------------------------------------------

    王溥

    后汉永初三年,国用不足,令民吏入钱者得为官。琅琊王溥,其先吉,为昌邑中尉。溥奕世衰凌,及安帝时,家贫无赀,不得仕。乃挟竹简,摇笔洛阳市佣书。为人美形貌,又多文词,僦其书者,丈夫赐其衣冠,妇人遗其金玉。一日之中,衣宝盈车而归。积粟十廪,九族宗亲。莫不仰其衣食。洛阳称为善而富也。溥先时家贫,穿井得铁印,铭曰:“佣力得富至亿瘐,一土三田军门主。”溥以亿钱输官,得中垒校尉。三田一土垒字,校尉掌北军垒门,故曰军门主也。(出《拾遗录》)

    【译文】

    后汉时永初三年,国家资财不充足,于是就下令百姓官吏如有给国家钱的人就可以做官。琅琊王溥,他的祖先王吉,曾做昌邑中尉。到王溥时一代接一代的家境就衰败了,等到了安帝时,家里就穷的没有钱维持生活了。又不做官,只好挟着纸笔,在洛阳市里靠写书信挣点钱花。王溥这个人,长得漂亮,而且很有才华,所以去找他写东西的人,男的就赏给他些衣帽,妇女们就给他些金玉。在一天里,他就收了满满一车的衣物和珍宝而回家了。他积累了十仓粮食,因此九族的亲戚,没有不敬慕他的吃穿的。洛阳的人都称赞他是靠行善事才富起来的。王溥先前家穷时,挖井得到了一个铁印,上面刻着:“佣力得富至亿瘐,一土三田军门主。”王溥就用十万钱去买了个官。结果做了中垒校尉。“垒”字是三个“田”字加一个“土”字,校尉是掌管北军垒门的官,所以说是“军门主”了。

    --------------------------------------------

    应枢

    后汉汝南应枢生四子,见神光照社。枢见光,以问卜人。卜人曰:“此天符也,子孙其兴乎。”乃探得黄金。自是诸子官学,并有才名。至玚,七世通显。(出《孝子传》)

    【译文】

    后汉汝南有个叫应枢的人,他生了四个儿子。一天土地庙被神光所照射,而应枢看见了神光,就去问会卜算的人。卜者说:“这是天降瑞符啊,你的后代会兴旺。”应枢于是就探测得到了黄金。从这以后他的几个孩子都在官学学习,并且都和才气很有名声。到应玚时,应枢家七代都很显赫通达。

    --------------------------------------------

    袁安

    汉袁安父亡,母使安以鸡酒诣卜工,问葬地。道逢三书生,问安何之,具以告。书生曰:“吾知好葬地。”安以鸡酒礼之,毕,告安地处,云:“当此世为贵公。”便与别,数步顾视,皆不见。安疑是神人,因葬其地。遂登司徒,子孙昌盛,四世五公焉(出《幽明录》)

    【译文】

    汉朝有个叫袁安的人,他的父亲死了,母亲就让他准备好鸡酒去请会占卜阴阳的人,问一问把父亲埋葬在什么地方好。半道上他遇到了五个书生,问袁安去做什么,袁安就把实情都告诉了他们。书生们说:“我们知道一块好的葬地。”袁安就把他们请到家中用鸡酒款待了他们。吃喝完了,书生们就告诉了袁安埋葬的地点,并且说:“应当在你这代做贵公。”说完就告别而去。走了几步,再四处环视,书生都不见了。袁安怀疑他们是神人,就把父亲埋葬在书生指点的地方。不久袁安就做了司徒,他的子孙后代也都十分兴旺显达。四代共有五个做贵公的。

    --------------------------------------------

    陈仲举

    陈仲举微时,尝行宿主人黄申家。申家夜产,仲举不知。夜三更,有扣门者,久许,闻应云:“门里有贵人,不可前,宜从后门往。”俄闻往者还,门内者问之:“见何儿?名何?当几岁?”还者云:“是男儿,名阿奴,当十五岁。”又问曰:“后当若为死?”答曰:“为人作屋,落地死。”仲举闻此,默志之。后十五年,为豫章太守,遣吏往问,昔儿阿奴所在,家云:“助东家作屋,堕栋而死矣。”仲举后果大贵。(出《幽明录》)

    【译文】

    陈仲举未显贵时候,曾经出外住宿在主人黄申的家里。正赶上黄申的老婆晚上要临产,仲举却不知道。到了夜里三更天的时候,听见有叩门的声音。过了好久,就听见有人应道:“屋里有贵人,不可以上前,应当从后门进去。”一会又听见去的那个人返回来,屋里的人就问他:“你看见了是个什么样的孩子,叫什么名字,能活多大岁数。”回来的那个人说:“是个男孩,名叫阿奴,能活十五岁。”屋里的人又问他说:“以后他应当怎么死?”回答说:“给人家盖房子,从房子上掉下来摔死。”仲举听到这里,就默默的记在了心里。十五年后,仲举做了豫章太守。他就派了一个官吏前去打听,从前叫阿奴的那个小孩在那里,他家中的人说:“帮助东家盖房子,从房子上掉下来摔死了。”仲举后来也果然大贵了。

    --------------------------------------------

    张承

    氏怀张承时,乘轻舠于江浦,忽见白蛇长三丈,腾入舟中。咒曰:“若为吉祥,勿毒噬我。”萦而将还,置于房中,一宿不复见,母嗟惜之。邻中相谓曰:“昨者张家有白鹄,耸翮入云,以告承母。母使筮之。筮者曰:“吉祥。鹄是延年之物,从室入云,自卑升高之象。昔吴阖闾葬其妹,殉以美人宝剑珍物,穷江南之富。未及千年,雕云覆其溪谷,美女游于塚上,白鹄翔乎林中,白虎啸于山侧,皆昔时之精灵。今出于世,当使子孙位极人臣,擅名江表。若生子,可以名为白鹄。”后承生昭,位辅吴将军,年九十,虵鹄之祥也。(出《王子年拾遗记》)

    【译文】

    孙氏身怀张承的时候,乘坐着一艘轻快的小船在江边上,忽然看见一条白蛇,有三丈长,窜进了小船中。她就默默地祷告说:“如果是吉祥的征兆,那么就不要咬我。”孙氏随后把它带回家,把蛇放在房中,一宿没有再看见那条蛇。孙氏十分叹惜。邻居们都互相告诉说:“昨天张家有只白天鹅展开翅膀飞上了云天。”有人就把这件事告诉了张承的母亲。于是张承的母亲就找人卜算吉凶。占卜的人说:“这是吉祥的征兆。天鹅是长寿之物,从屋里飞到了云中,这是从低往高升的象征。从前吴王阖闾埋葬他的妹妹,用美人、宝剑,以及珍贵的物品做为殉葬品,把江南的好东西几乎都拿尽了。没过一千年,就有美丽的彩云覆盖了溪谷,美貌的女子在古墓上游玩,白色的天鹅在森林中飞翔,白色的猛虎在山间吼叫。这些都是从前的精灵,现在又出世了,这将预兆你的子孙后代能做高官,名扬江表。因此你如果是生个男孩,可以给他起名叫白鹄。后来张承生下张昭,官位是辅吴将军,活了九十岁。这是蛇鹄带来的吉祥。

    --------------------------------------------

    张氏

    晋长安有张氏者,昼独处室,有鸠自外入。止于床。张氏恶之,披怀而咒曰:“鸠,尔来为我祸耶,飞上承尘,为我福耶,飞入我怀。”鸠飞入怀,乃化为一铜钩。从尔资产巨万。(出《法苑编珠》,明抄本作出《法苑珠林》)

    【译文】

    晋朝长安有个张氏,白天自己在室内,有一只鸠鸟从外面飞进来,停在她的床上。张氏很厌恶它,就敝开怀祷告说:“鸠鸟,你来如是我的祸事,就飞上天花板,如是我的福事,就飞到我的怀里。”结果鸠鸟真的飞进了他的怀里,而且变成了一块铜钩。从这以后,张氏家资产上万,发了大财。

    --------------------------------------------

    司马休之

    晋司马休之,安帝族子,遇难出奔。所乘骓,常于床前养之,忽连鸣不食,注目视鞍。休之即试鞴之,则不动。休之还坐,马又惊。因骑马,即骤出,行十里余,慕容超收使已至,奔驰,仅得归晋。(出《广古今五行记》)

    【译文】

    晋朝司马休之,是安帝同族的后代,因遇难而外逃,他骑的马常在床前喂养,忽然那马连声嘶叫不吃东西,它在注视着马鞍马不动。休之就试着鞴上马鞍,马不动,休之就又坐了下来,可是那马又惊叫起来,休之于是就骑上了马背,马就突然奔驰了出去,跑了十多里路,这时慕容超收使已到,休之就骑着马奔驰,才得到回晋。

    --------------------------------------------

    杜慈

    秦符生、寿光年,每宴集,后入者皆斩之。尚书郎杜慈奔驰疲倦,假寝省中,梦一人乘黑驴曰:“宁留而同死,将去而独生。”慈闻惊觉,取马遁走,乃免。余皆斩。(出《广古今五行记》)

    【译文】

    前秦的符生和寿光年间,每次聚众宴会,凡是后来的都要斩首。尚书郎杜慈因奔驰劳累,就迷迷糊糊地在官衙里睡着了,他梦见了一人骑着一头黑色的毛驴说:“你若留在这里,就要一同死,如离开就可以活下来。”杜慈听了这话就惊恐地醒了,骑着马逃跑了。结果免了这场灾祸。而剩下的没有走的人都被杀了。

    --------------------------------------------

    武士彟

    唐武士彟,太原文水县人。微时,与邑人许文宝,以鬻材为事。常聚材木数万茎,一旦化为丛林森茂,因致大富。士彟与文宝读书林下,自称为厚材,文宝自称枯木,私言必当大贵。及高祖起义兵,以铠胄从入关,故乡人云:“士彟以鬻材之故,果逢构夏之秋。”及士彟贵达,文宝依之,位终刺史。(出《太原事迹》)

    【译文】

    唐朝有个叫武士彟的人,是太原文水县人。小时候,与县里人许文宝靠着卖木材为生。他们曾栽植了数万棵小树,有一天小树要长成了茂盛的森林,他们就可成为大富翁。一天,士彟与文宝在树林下面读书,士彟自称是个厚材,文宝自称是枯木。私下里说一定能富贵。等到高祖发起义兵的时候,士彟也就穿着铠甲跟着入关。乡里的人们都说:“士彟靠卖木材的原故,果然遇到好结局。”等士彟富贵显达了,文宝依附他,官位做到了刺史。

    --------------------------------------------

    张文成

    唐率更令张文成,枭晨鸣于庭树。其妻以为不祥,连唾之。文成云:“急洒扫,吾当改官。”言未毕,贺客已在门矣。(出《国史异纂》)又一说,文成景云二年,为鸿胪寺丞,帽带及绿袍,并被鼠啮。有蜘蛛大如栗,当寝门悬丝上。经数日,大赦,加阶,授五品。男不宰,鼠亦啮腰带欲断,寻选授博野尉。(出《朝野佥载》)

    【译文】

    唐朝率更令张文成,一天早晨听见一只猫头鹰在庭院的树上叫,他的妻子认为是不吉祥的征兆,就连声唾骂它。张文成说:“赶快洒扫干净,我要改官了。”话还没说完,祝贺的人就已在门外等着了。还有一个传说,文成在景云二年时,做鸿胪寺丞,帽子、腰带以及绿袍都被老鼠咬了。有一个象栗子大小的蜘蛛,悬挂在卧室丝网上。过了几天,遇大赦,他被提升授五品官。他的儿子不宰,也被老鼠咬了腰带,几乎要咬断了,不久被选授博野尉。

    --------------------------------------------

    上官昭容

    唐上官昭容者,侍郎仪之孙也。仪子有罪,妇郑氏填宫,遗腹生昭容。其母将诞之夕,梦人与秤曰:“持此秤量天下文士。”郑氏冀其男也,及生昭容,母视之曰:“秤量天下,岂是妆耶?”口中呕呕,如应曰“是”。(出《嘉话录》)

    【译文】

    唐朝的上官昭容,是侍郎仪的孙子。仪的儿子有罪,他的儿媳妇已怀了孕,被弄到宫里后,生下了留在肚子里的孩子昭容。昭容的母亲将要生他的那天晚上,梦见有个人给他一杆秤说:“拿着这杆秤去衡量天下的女人。”郑氏希望他是男孩。等生下了昭容,母亲看着他说:“称量天下,难道是你吗?”幼小的昭容就发出一呕呕的声音,好象答应说:“是”。

    --------------------------------------------

    崔行功

    唐秘书少监崔行功,未得五品前,忽有鸲鹆,衔一物入其室,置案上去,乃鱼袋钩铁。不数日,加大夫也。(出《国史异纂》)

    【译文】

    唐朝秘书少监崔行功,在没做五品官以前,忽然有一只八哥,口里含着一个东西飞进了他的住室,把东西放到案上就飞走了。原来是一个鱼袋钩铁。没过几天,崔行功就被加封为大夫之职。

    --------------------------------------------

    李正己

    唐李正己本名怀玉,侯希逸之内弟也。侯镇淄青,署怀玉为兵马使。寻构飞语,侯怒囚之,将置于法。怀玉抱冤无诉,于狱中叠石像佛,默祈冥助。时近腊月,心慕同侪,叹咤而睡。觉有人在头上语曰:“李怀玉,汝富贵时至。”即惊觉,顾不见人,天尚黑,意甚怪之。复睡,又听人谓曰:“汝看墙上有青鸟子噪,即是富贵时至。”即惊觉,复不见人。有顷天曙,忽有青鸟数十,大如雀,时集墙上。俄闻三军叫呼,逐出希逸,坏锁。取怀玉,权知留后。(出《酉阳杂俎》)

    唐朝李正己本名叫李怀玉,是侯希逸的内弟。侯希逸镇守淄青的时候委任怀玉做兵马使。不久流传流言蜚语,侯希逸知道非常恼怒,就把李怀玉囚禁起来,将要以法严惩。怀玉怀着满腹冤屈没有地方申诉,就在狱中用石头堆起了一个佛像,并默默的祈祷请求神灵帮助。这时将近腊月,他非常羡慕同辈的人,就叹息怒骂着睡了。这时就感觉有人在头上告诉他说:“李怀玉,你富贵的日子到了。”于是他吃惊地醒了,环视四周,却不见有人。天还没亮,他感到非常奇怪,就又睡了。这时就又听到有人对他说:“你看见墙上有青色的鸟鸣叫,就是富贵的时候到了。”他又惊讶地醒来,仍然没看见有人。过了一会,天已放亮,忽然有十多只青色的鸟,象麻雀那样大小,这时落在墙上。不一会就听见三军呼叫的声音,撵走了侯希逸,打碎了牢锁,救出了怀玉,叫他暂时做留后的地方官。

    --------------------------------------------

    李揆

    唐代宗将(“将”原作“帝”,据明抄本改。)临轩送上计郡守,百僚外办,御辇俯及殿之横门。帝忽驻辇,召北省官谓曰:“我常记先朝每饯计吏,皆有德音,以申诫励,今独无有,可乎?”宰相匆遽不暇奏对,帝曰:“且罢朝撰词,以俟异日。”中书舍人李揆越班伏奏曰:“陛下送计吏,敕下已久,远近咸知,今忽临朝改移,或恐四方乍闻,妄生疑惑。今止须制词,臣请立操翰,伏乞陛下稍驻銮辂。”帝俞之,遂命纸笔,即令御前起草。随遣书工写录,顷刻而毕。及宣诏,每遇要处,帝必目揆于班。中外日俟揆之新命,时方盛暑,揆夜寝于堂之前轩,而空其中堂,为昼日避暑之所。于一夜,忽有巨狐鸣噪于庭,仍人立跳跃,目光迸射,久之,逾垣而去。揆甚恶之,是夜未艾,忽闻中堂动荡喧豗,若有异物,即令执烛开门以视。人辈惊骇返走,皆曰:“有物甚异。”揆即就窥,乃有暇蟆,大如三斗釜,两目朱殷,蹲踞嚼沫。揆不令损害,阶前素有渍瓜果大铜盆,可受一斛,遂令家人覆其盆而合之。因扃其门,亦无他变。将晓,揆入朝,其日拜相。及归,亲族列贺,因话诸怪,即遣启户,揭盆视之,已失其物矣。(出《异苑》)

    【译文】

    唐代宗坐着华丽的车子去送别上计郡守,文武百官在外大量购置送行用的物品。皇帝乘坐着车来到了大殿的横门下,忽然停住了车,召集北省官员们对他们说:“我曾记得,先主在朝时,每当给计吏送行时都要有‘恩诏’下达民间,用来告诫勉励。而现在为什么没有呢?这样可以吗?”宰相匆遽一时没有回答。皇帝说:“干脆停止上朝回去撰写送行的文章,等待写好了再饯行吧。”这时中书舍人李揆赶紧上前跪伏在地上,上奏说:“皇帝送计吏,诏书已经下达很长时间了,远近的人都知道,现在突然改变送行的日期,恐怕四方官民得知,要胡乱的猜疑。现在停止送行,须要找个理由,请让我立刻动笔起草一个通知,乞请皇上稍稍停一下车。”皇帝答应了他的要求,就叫人拿来纸笔,让李揆在皇帝面前起草。随即派书工抄写。不一会就写完了。接着就以诏书的形式宣读了。从此以后,每遇重大的事情,皇帝都要亲眼看见李揆在不在场。朝廷内外每天等着李揆被提升,当时正是盛夏,李揆晚上就睡在了殿堂前檐下的平台上,中堂是空的,是白天避暑的地方。一天晚上,忽然有只大狐狸在庭院里鸣叫。还象人站立起来那样的跳跃,两只眼睛放出光焰,过了很长时间,跳墙走了。李揆非常厌恶,这一夜都没有睡着。忽然又听见中堂里有动荡喧闹的声音,好象有奇怪的动物,就叫人拿着蜡烛打开门看,人们都惊恐害怕的往回跑,都说:“有个东西长得特别奇怪。”李揆就靠近前去看,却是个蛤蟆。大小就象三斗的大锅。两眼通红,蹲在地上,嘴里还吐着沫子,李揆不让人损害它,就用放在台阶前一个可装十斗的平常浸渍瓜果的大铜盆,把蛤蟆扣起来,并把门也插上,再没听到什么动静。天刚要亮时,李揆入朝,这天他就被提升为相。等回来时,亲戚族人都排着队来祝贺。于是就谈起夜晚的怪事来,就派人打开房门,揭开铜盆来看,盆下面扣着的那个大蛤蟆已经没有了。

    --------------------------------------------

    贾隐林

    唐德宗欲西幸,有知星者奏云:“逢林即住。”帝曰:“岂敢令朕止于林木间?”姜公辅曰:“不然,但地亦应。”乃奉天尉贾隐林谒帝于行在,帝观隐林气色雄杰,兼是忠烈之家,而名叶星者所奏之语。隐林即天宝末贾修之犹子,帝因召于卧内,以探筹略之深浅。隐林于御榻前,以手板画地,陈攻守之策,帝甚异之。隐林奏曰:“臣昨梦日堕于地,臣以头戴日上天。”帝曰:“朕此来也,乃已前定。”遂拜隐林为侍御史,纠劾行在,寻迁左常侍。(出《神异录》)

    【译文】

    唐德宗想要去西边巡视,有个善于观察星相的人启奏说:“遇见有林的地方就停下。”皇帝说:“怎么敢叫我停止在林木中。”姜公辅说:“不这样,就是地也应远林木的。”有个奉天尉贾隐林到行宫拜见皇帝,皇帝看贾隐林气度长相非凡,又是出身在忠臣英烈的家里,符合了知星者所说的话。隐林是天宝末年贾修的侄子,皇帝把他叫到了卧室里,来试探他的智谋筹略的深浅程度。隐林在皇帝的床前,用竹板在地上画,并陈述攻守的策略。皇帝感到很不一般。隐林对皇帝说:“昨天晚上梦见太阳从天上掉下来,我用脑袋又把太阳顶上了天。”皇帝说:“我这次来,乃是以前已经定数的。”于是就封隐林为侍御史,在皇帝身边负责纠正错误,揭发罪行的工作,不久又改任了左常侍。

    --------------------------------------------

    张子良

    唐永贞二年,春三月,彩虹入润州大将张子良宅。初入浆(“浆”字原缺,据明抄本补。)瓮,水尽,入井饮之。是月九日,节度使李锜,诏召不赴阙,欲乱。令子良领兵收宣歙,子良翻然反兵围城,李锜就擒,子良拜金吾将军,寻拜方镇。(出《祥异集验》)

    【译文】

    唐朝永贞二年的阳春三月,彩虹照进了润州大将张子良的住宅。先进到盛水的缸里,水没有了,又到井里去喝。这个月的第九天,节度使李锜,因诏书召他进宫,他却没有来,想要做乱。于是皇帝就命令张子良领兵收复宣歙,子良很快地调头反兵围城,李锜被捉,子良被提升为金吾将军。不久又升为方镇。

    --------------------------------------------

    郑絪

    唐丞相郑絪宅,在昭国坊南门,忽有物来投瓦砾,五六夜不绝。及移于安仁西门宅避之,瓦砾又随而至。久之,复迁昭国。郑公归心释门,宴处常在禅室,及归昭国,入方丈,絪子满室悬丝,去地一二尺,不知其数。其夕瓦砾亦绝,翌日拜相。(出《祥异集验》)

    【译文】

    唐朝丞相郑絪的住宅,在昭国坊南门。一天忽然住宅里投来了碎石瓦块,连续五六夜没断。郑絪就搬到了安仁西门的住宅躲避,结果碎石瓦块也跟着来了。过了很长时间,他又搬回了昭国坊。郑絪开始信奉佛教,吃住常常在禅堂里。等搬回昭国,他进到佛堂,喜蛛满屋,结网而挂,离地面有一二尺高,数不清有多少。就在那天晚上,碎石瓦块也没有了。第二天郑絪就被封了宰相。穿越小说 www.kk169.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太平广记》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太平广记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太平广记》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