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卷第一百十四 报应十三(崇经像)

穿越小说推荐各位书友阅读:太平广记正文 卷第一百十四 报应十三(崇经像)
(穿越小说 www.kk169.com)    费崇先 魏世子 何昙远 陈秀远  葛济之 董青建 齐竟陵王 张逸  释僧护 僧澄空 释慧侃 释道积  释法诚

    --------------------------------------------

    费崇先

    宋费崇先,吴兴人,少信佛法,精勤。泰始三年,受菩萨戒,寄斋于谢慧远家,二十四日,昼夜不懈。每听经,常以鹊尾香炉置膝前,初斋三夕,见一人,容服不凡,径来举炉去。崇先视膝前,炉犹在,方悟神异。自惟衣裳新濯,了无不净,唯坐侧有唾壶,既撤去壶。即复见此人还炉于前,未至席,犹见二炉,既至即合为一,然则此神人所提者,盖炉影耳。崇先又尝闻人说,福远寺有钦尼者,精勤得道,欣然愿见,未及得往,属意甚至,常斋于他家,中夜,忽见一尼,容仪端俨,著赭布袈裟,正立斋席之前,食顷而灭。崇先及见此尼,状貌被服,即前夜所睹者也。(出《法苑珠林》)

    【译文】

    宋朝费崇先是吴兴人,少年信奉佛法,精心勤奋,泰始三年,接受菩萨的戒规,在谢慧远家寄斋,二十四天昼夜坚持不懈。每次听经,常把鹊尾香炉放在膝盖前。刚斋戒了三天,晚上,看见一个人,面容衣服不一般,一直来拿香炉而去。崇先看膝前,香炉还在,才明白是神。自己的衣裳是新洗的,没有一点不干净的,只有坐侧有个唾壶,于是就撤去唾壶。又看见这个人送回香炉于面前,还没到座位时,还看见两个香炉,已到时就合为一个了。那么神人所提的香炉,大概是香炉的影子吧。崇先又曾听人说。福远有叫钦尼的,精心勤勉而得道,高兴地愿去见她。还没来得及去,这种想法非常诚恳,就常常在他家设斋。忽然看见一个尼姑,容貌仪表端正庄严,穿着赭色布的袈裟,正站在斋席前,一顿饭的工夫不见了。崇先此后见到这个尼姑,状貌打扮,就是前天夜里所看见的人。

    --------------------------------------------

    魏世子

    宋魏世子,梁郡人,奉佛精进,儿女尊修,唯妇迷执不信。女年十四,病死,七日而苏,云:“可安施高座,并无量寿经。”世子即为具设经座,女虽持斋戒,未常看经,今即升座,诵声清利。下启父言:“儿死便往无量国,见父兄及己三人,池中已有芙蓉大花,后当化生其中。唯母独无。不胜此苦,故归启报。”语竟,复绝。母于是敬信法教。(出《冥祥记》)

    【译文】

    宋朝的魏世子是梁郡人,精心勤奋奉佛,儿女也敬奉佛法,只有妻子执意不信。女儿年龄十四岁,病死,七天后而复苏说:“可以安设一个高座,并供放上无量寿经。”世子就为她准备了经和高座。他的女儿虽然持斋,而不常常看经,现在就升上高座,高声诵经。开导他的父亲说:“我死了后就去了无量国,看见父兄和自己三个人,池中已有芙蓉大花,以后当化生在那当中。唯独母亲没有,受不了这般痛苦,所以回来禀报。”说完,又死去。于是她的母亲也敬信佛法。

    --------------------------------------------

    何昙远

    何昙远,庐江人,父万寿,御史中丞。昙远奉法持菩萨戒,年十八,丁父艰。哀毁成疾,殆将灭性,号踊之外,归心净土,庶祈感应。时请僧数人,昙远向僧舍忏悔宿业,终无感徵。僧舍每加奖励,不令懈怠。尔后因夜转经竟,众僧已眠,昙远忽自歌诵,僧舍惊而问之。昙远曰:“见佛身黄金色,光焰丈余,幡花翼从,充满虚空,佛自西至,呼令速去。”昙远素羸弱少力,此夕壮厉悦怿,便于合中取香著手中,并以园花散空。母曰:“汝今若去,不念吾耶?”昙远无所言而顿卧,宿信家中,闻此灵异,亦皆欣肃,不甚悲惧。昙远至五更,忽然而终,宅中芬馨数日。(出《冥祥记》)

    【译文】

    何昙远是庐江人,父万寿是御史中丞。昙远信奉佛法持菩萨戒,年龄十八岁,遇到父亲去逝,悲痛成病,将要死去。昙远号啕之外,归心于净土,希冀祈求而得感应。当时请了几个和尚,昙远向僧舍忏悔过去的事业,始终没有感动的验证。僧舍每次加以奖励,让他不要懈怠。以后有一夜诵完经,众和尚已睡了,昙远忽然自己吟诵。僧舍惊而问他,昙远说:“看见佛身是黄金色,火焰一丈多,幡花也象翅膀一样跟从他,充满了空中,佛从西面到来,叫他快去。”昙远一向体弱无力,而这天晚上感到格外的健壮高兴,便在盒中拿出香在手中,并把园中的花撒向空中。他的母亲说:“你如今如果走了,不想念我吗?”昙远无所言而立刻卧倒,平常就取信于家中,听到这灵验的事而感到奇异,也都欣喜肃然。不十分悲伤害怕。昙远到了五更天,忽然而死,房子的芬香一直数天不散。

    --------------------------------------------

    陈秀远

    宋陈秀远,颍川人,尝为湘州西曹,客居临湘县。少信奉三宝,年过耳顺,笃业不衰。元徽二年七月中,宴卧未寐,叹念万品死生,流转无定,惟已将从何来,一心祈念,冀通感梦,时夕结阴,室无灯烛。有顷,见枕边如萤火者,明照流飞,俄而一室尽明,连空如昼,秀远遽兴,合掌喘息。见庭中四五丈上,有一桥阁,危栏彩槛,立于空中。秀远了不觉升之,坐于桥侧,见桥上士女往还,衣装不异世人。末有一妪,年可三十,青袄白裳,行至秀远而立。有顷,又一妇人纯衣白布,偏环髻,持香花前,语秀远曰:“汝前身即我也,以此花供养佛故,得转身作汝。”复指青白妪曰:“此即复是我前身也。”言殚而去,后指者亦渐隐。秀远忽不觉还下之时,光亦寻灭。(出《冥祥记》)

    【译文】

    宋朝的陈秀远是颍川人,曾经做湘州西曹,客居于临湘县,年少信奉三宝,年龄已过五十岁,忠守信奉而不减。元徽二年七月间,闲居卧榻而未入睡,叹念万般死生,轮回不定,到底将凭那些,一心祈念,希望能感动托梦。当晚天阴,室内没有灯烛,过了一会,看见枕边就象萤光虫一样的东西,发光飞旋,一会整个屋子都通明,连空中也象白昼。秀远非常高兴,合掌喘息,只见在院子中四五丈之上,有一桥阁,高栏彩槛,立在空中。秀远一点也不觉得就升上去,坐在桥侧,看见桥上的男女往来,衣装和世人的不两样。最后有一妇人,年龄可有三十岁,青袄白衣,走到秀远前而站住,过了一会又有一个妇人穿着白布衣服,扎着环形发髻,拿着香花在前,告诉秀远说:“你的前身就是我,用这个花来供养佛的原因,才能轮回转世变作你。”又指着青袄白衣的妇人说:“这就是我的前身。”说完而去。后指的那个人也逐渐消失了。秀远不知不觉地回到原地时,光也都灭了。

    --------------------------------------------

    葛济之

    葛济之,句容人,稚川之后。妻同郡纪氏,体貌闲雅,有妇德。济之世事神仙,纪亦慕而心乐佛法,常存诚不替。忽一旦方织,俄觉云日开朗,空中清明,因投梭仰望四表,见西方有如来真形及宝盖幢幡映天,心独喜曰:经说无量寿(“寿”原本作“受”,据许本改。)者,即应此耶。便头面作礼,乃引济之,亦登时见半身及诸幡盖,俄而隐没。于是云日鲜华,五色烛耀,乡里备睹,移时方歇焉。(出《冥祥记》)

    【译文】

    葛济之是句容人,葛稚川的后代,他的妻子是同郡的纪氏,体貌文雅,有妇人之德。济之一世信奉神仙,纪氏也敬慕而更乐佛法。经常守诚而不废。忽然一天正在织布,不一会就觉得天气晴朗,空气清新,于是就放下梭子仰望四方,看见西方有如来的真身以及宝盖幢幡满天,心里特别高兴地说:“经中提到无量寿佛,就应当是他了。”便迎头作礼,就祈求引。这时立刻就出现了如来的半身和各个幡盖。不一会就不见了。于是云日鲜艳,五色照耀。乡里的人都看见了,一直到他走的时候才停止。

    --------------------------------------------

    董青建

    齐董青建者,不知何许人。父字贤明,建元初,为越骑校尉。初建母宋氏,孕建时,梦有人语云:“尔必生男,体上当有青志,可名为青建。”及生如言,即名焉。有容止,美言笑,性理宽和,家人未尝睹其愠色,见者咸异之。至年十四而州辟主簿。建元初,皇储镇樊汉,为水曹参军,二年七月十六日寝疾,自云:“不振济。”至十八日,临尽起坐,谓母曰:“罪尽福至,缘累永绝,愿母自爱。不须忧念。”因失声大哭,声尽而绝。将殡葬丧斋前,其夜灵语云:“生死道乖,勿安斋前,自当有造像道人来迎丧者。”明日,果有道人来,名昙顺,即依灵语,向昙顺说之。昙顺曰:“贫道住在南林寺,造丈八像垂成,贤子乃有此感应,寺西有少空地,可得安葬也。”遂葬寺边。三日,其母将亲表十许人,墓东见建如生,云:“愿母割哀还去,建今还在寺住。”母即止哭而还,举家菜食长斋。至闰月十一日,贤明梦见建云:“愿父暂出东斋。”贤明便香汤自浴,斋戒出东斋。至十四夜,于明中闻建唤声,惊起,见建在斋前如生时。父问汝住在何处,建云:“从亡来,住在练神宫中,满百日,当得生忉利天,建不忍见父母兄弟哭泣伤恸,三七日礼诸佛菩萨,请四天王,故得暂还。愿父母从今已后,勿复啼哭祭祠。阿母已发愿求见建,不久当命终,即共建同生一处。父寿可得七十三,命终后,当三年受罪报,勤苦行道,可得免脱。”问曰:“汝从夜中来,那得有光明?”建曰:“今与菩萨诸天同下,此其身光耳。”又问曰:“汝天上识谁?”建曰:“见王车骑、张吴兴、外祖宋西河。”建曰:“非但此一门中生,从四十七年以来,至七死七生,已得四道果。先发七愿,愿生人间,故历生死,从今永毕,得离七苦。建临尽时,见七处生死,所以大哭者,与七家分别也。”问云:“汝皆生谁家?”建曰:“生江吏部、(“部”原作“用”,据《法苑珠林》五二改。)羊广州、张吴兴、王车骑、萧吴兴、梁给事、董越骑等家,唯此间生十七年,余处止三五年耳。自今已后,毒厉岁多,宜勤修功德,建见世人死,多堕三涂,生天者少。勤精进,可得免度,发愿生天,亦得相见,行脱差异,无相值期。”又问云:“汝母忧忆汝垂死,可令见汝否?”建曰:“不须相见,益怀煎苦耳,但依向言说之。诸天已去,不容久住。”惨有悲色,忽然不见。去后竹林左右犹有香气,家人亦并闻余香焉。建云所生七家:江概、羊希、张永、王玄宋(“宋”字疑是衍文。)谟、萧惠明、梁季文也。贤明遂以出家,名法藏。(出《法苑珠林》)

    【译文】

    齐朝的董青建,不知是什么地方的人,父叫贤明,建元年初,做越骑校尉。起初青建的母亲宋氏,怀着青建时,梦见有人告诉她说:“你一定生男孩,身上有青痣,可取名为青建。”等生下来果真象说的那样,就取了名。举止言谈文雅,性情宽厚温和,家人从未看见他的怒色。看见的人都感到他与众不同,到了十四岁而做州辟主薄。建元年初,皇储镇守樊汉,他做了水曹参军。第二年七月十六日得了病,自己说:“不用救治。”到了十八日,临死时坐起对他的母亲说:“罪尽了福就来了,我们的缘份永远断绝了,愿母亲自爱,不必忧愁思念。”于是失声痛哭,声断气绝。将要把他殡葬在丧斋前。那天夜里他在灵柩里说:“生死是两条道,不要安葬在斋前,自当有个建佛像的道人来迎接我。”第二天,果然有个道人来,名叫昙顺,即按灵柩的话,对昙顺说了。昙顺说:“贫道住在南林寺,建了丈八像刚建成,贤子却有这样的感应,寺西面有一点空地,可以安葬他。”于是就把青建葬在寺边。三天后,他的母亲领亲属十多个人。在墓的东边看见青建象活着的一样,说:“愿母亲不要悲哀,还是回去,青建现在还在寺中住。”母亲就止住了哭声而回,全家吃素而长久斋戒,到了闰月十一日,父贤明又梦见青建说:“愿父亲暂且到东斋。”贤明便香汤沐浴,出东斋斋戒,到了十四的夜里,在光明中听见青建的叫喊声,惊起,看见青建在斋前象生前一样。父问:“你住在什么地方?”建答:“从死中回来。住在练神宫中,已满了百日应当从忧愁中解脱而升天。建不忍见父母兄弟哭泣悲伤。三七日礼拜各位佛菩萨,请四天王,所以能够暂时回来。愿父母从今以后,不要再啼哭于祭祠了。阿母已发下誓愿要见我,不久当命绝,就和我同在一起了。父寿可得七十三年,命终后,应当受三年的罪,父要勤苦行道,就可解脱。”父问:“你从黑夜中来,哪里来的光明。”青建说:“今天和菩萨诸天人同来。这是他们身上的光罢了。”又问到:“你天上认识谁?”青建说:“看见王车骑,张吴兴。外祖宋西河。”青建说:“不只是从这一家中生,从四十七年以来,到七处死七处生。已经得到四道的成果了。先发七愿,愿生在人间,所以经历了生死,从今后永远完结。虽然得到七次苦痛,我临死时,就看见七处生与死。所以大哭的原因,是和七家分别了。”问道:“你都出生在谁家?”青建说:“生在江吏部,羊广州,张吴兴,王车骑,萧吴兴,梁给事,董越骑等家。只在这里活了十七年。在别处只生活三、五年罢了。从今以后,严酷的岁月很多,应当勤心修建功德。我看见世人死了,许多堕入三涂,生天的人少。勤勉精进,就可以免度。发誓愿升天,也能相见,只是去和来是不一样的,不能互相约定日期。”又问到:“你母亲忧愁想你而欲死,可让她见见你?”建说:“不必相见,更加使她伤感痛苦罢了,只按先前说的那样。诸天人已去,不容我久留。”悲惨而伤感,忽然不见了。去了之后竹林左右还有香气。家人也都闻到了香气。青建说所生的七家中江概、羊希、张永、王玄宋漠、萧惠明、梁季文家。贤明也就出家了,名叫法藏。

    --------------------------------------------

    齐竟陵王

    齐竟陵王,崇信内典,得热病,夜中垂死。梦见金像,手灌神汤,因遂平复。(出《辨正论》)

    【译文】

    齐朝竟陵王,崇信内典,得了热病,夜里将死。梦见了金像,手端神汤喂他,于是病就好了。

    --------------------------------------------

    张逸

    张逸为事至死,预造金像,朝夕祈命。临刑,刀折而项不伤。官问故,答曰:“唯以礼像为业。”其像项有二刀痕如血,因得免死。(出《感应传》)

    【译文】

    张逸犯罪将死,先造了一个金像,早晚祈求请命。临刑时,刀砍而脖子不伤。官吏问原因。回答说:“只是因为礼拜神像缘故。”那个神像脖子上有两个刀痕象有血一样,因而得免死。

    --------------------------------------------

    释僧护

    高齐时,有释僧护,守道直心,不求慧业,愿造丈八石像,咸怪其言。后于寺北谷中,见一卧石,可长丈八,乃顾匠营造。向经一周,面腹粗了,而背著地,以六具拗举之。始初不动,经夜至旦,忽然自翻,即就营造,移置佛堂。晋州陷日,像汗流地,周兵入齐,烧诸佛寺,此像独不变色。又欲倒之,大牛六十头挽不动。忽有异僧,以瓦木土墼垒而围之,寻失僧所在。像后降梦信心者曰:“吾患指痛。”其人寤而视焉,乃木伤其二指也。遂即补之。开皇十年,盗像幡盖者,梦丈八人入室责之,贼大怖悔而谢焉。其像见在。(出《法苑珠林》)

    【译文】

    高齐时,有个释僧护,正心守道。不求功业。愿造八丈大的石像。大家都对他的话感到奇怪。以后在寺北深谷中,看见一个卧石,长可八丈。于是叫工匠建造,经过了一周,脸面和身体的大概都造出来了,而后背着地,用六具拗举它,起初举不动。过了一夜到天亮忽然自己翻了身,就接着建造,移到佛堂。晋州沦陷之日,像汗流满地。周兵入齐,焚烧了许多佛寺,唯独这个石像不变色。又想弄倒它,用六十头大牛拉不动。忽然有个奇异的和尚,用瓦木土坯垒而围上了它,不一会和尚不知何处去了。石像以后托梦给诚信忠心的人说:“我的手指痛。”那个人醒了而去看,是木击伤了他的二指。于是就立刻补上了。开皇十年,盗像幡盖的人,梦见八丈高的人进入屋内责问他,贼非常害怕后悔而拜谢。那个像现在还在。

    --------------------------------------------

    僧澄空

    隋开皇中,僧澄空,年甫二十,誓愿于晋阳汾西铸铁像,高七十尺焉。鸠集金炭,经求用度,周二十年,物力乃办。于是造报遐迩,大集贤愚,然后选日而写像焉。及烟焰灭息,启炉之后,其像无成。澄空即深自咎责,稽首忏悔,复坚前约,再谋铸造。精勤艰苦,又三十年,事费复备,则又复写像焉。及启铸,其像又复无成,澄空于是呼天求哀,叩头请罪,大加贬挫,深自勤励。又二十年,功力复集,然后选日,复写像焉。及期,澄空乃身登炉巅,百尺悬绝,扬声谓观者曰:“吾少发誓愿,铸写大佛,今虚费积年,如或踵前,吾亦无面见大众也。吾今俟其启炉,欲于金液而舍命焉,一以谢俧于诸佛,一以表诚于众善。倘大像圆满,后五十年,吾当为建重阁耳。”时观者万众,号泣谏止,而澄空殊不听览。俄而金液注射,赫耀踊跃,澄空于是挥手辞谢,投身如飞鸟而入焉。及开炉,铁像庄严端妙,毫发皆备。自是并州之人,因起阁以覆之,而佛身洪大,功用极广,自非殊力,无由而致。唐开元初,李皓为太原军节度使,出游,因仰像叹曰:“如此好相,而为风日所侵,痛哉!”即施钱百万缗,周岁之内,而重阁成就,至今北都谓之平等阁者是也。计僧死像成日至皓,正五十年矣。以佛法推之,则皓也得非澄空之后身欤。(出《集异记》)

    【译文】

    隋开皇年中,和尚澄空,年龄才二十岁。誓愿在晋阳汾西铸一个铁像,高七十尺,筹集金炭,筹备费用,准备了二十年,准备好了,于是向远近广告要建造,大集贤人,然后选好日子造像。等到烟焰灭息了,开炉之后,那个像没有铸成。澄空就深深地自责,磕头忏悔,又坚守前面的誓约,再商量铸造,他精心勤恳不畏艰苦,又三十年,用费又准备齐了,则又造像,等到打开炉,那个铸像又没有成功。澄空于是呼天求地,叩头请罪,更加受到贬挫。而自己更加勤勉,又过了二十年,又准备了齐备,然后又选日子,再造佛像,等到到了日期,澄空就只身登上炉顶,百尺高绝之处,扬声对观看的人说:“吾年少发誓愿,铸造大佛,今已荒废多年,如果今天和以前一样,我也没脸面见大众了。我今天等着开炉,想要舍命于金液之中,一是来谢罪于各个神佛,一是向大家的好心表示诚心的感谢。如果大像圆满铸成,以后五十年,我当为它修建重阁。”当时围观的人上万,都号哭劝止他,而澄空不听,不一会金液注射,强光闪烁,澄空于是挥手辞谢,象飞鸟一样跳进去了。等到开炉,铁像庄严端妙,眉发齐备。从此并州人准备为他筑起阁子,而佛身洪大,功用也极广,不是有特殊功力,不能建造。唐朝开元初年。李皓为太原军节度使。出游,因而仰视铁像而叹息说:“象这样的好相貌,而被风日侵蚀,痛心啊!”于是就出百万串钱,一年之内,而重阁建成,至今北都称它是平等阁的就是。从僧死像成日一直到李皓正好五十年,用佛法推论,那么李皓难道是澄空的后身啦!

    --------------------------------------------

    释慧侃

    隋蒋州大归善寺释慧侃,曲阿人也,灵通幽显,世莫识之。而翘敬尊像,事同真佛,每见立像,不敢辄坐,劝人造像,唯作坐者。后往岭南,修禅法,大有悟解。住栖霞时,尝往扬都汤偲法师,偲异礼接之。将还山,偲请现神力。侃即从窗中出臂,解齐熙寺佛殿上额,因语偲云:“世人无远识,见多惊异,故吾所不为耳。”大业元年,终于大归善寺。初侃终日,以三衣还众僧:“吾今死去,徒众好住。”便还房内。大众惊起追之,乃见房中白骨一具,跏坐床上,就而撼之,锵然不散。(出《法苑珠林》)

    【译文】

    隋朝蒋州大归善寺释慧侃,是曲阿人。通神灵而显鬼神,世人没有不认识他的。而仰敬尊像,敬事如同真佛一样,每次看见立像,总是不敢一坐,并劝别人建造佛像,只要作坐像。后去岭南,修行禅法,大有提高。住在栖霞时,曾经去扬都拜见汤偲法师,偲法师用特殊的礼仪接待了他。将要回山,偲法师请他现神力,慧偲就从窗中伸出胳膊,解开齐熙寺佛殿上额。于是告诉偲法师说:“世人没有远见卓识,看见了都惊异,所以我不去做了。”大业元年,死在大归善寺。当初慧侃死之前,把三衣还给众僧说:“我将要死去,你们要好好活着。”便回房内。大家惊起而追赶他,就看见房中一具白骨,盘坐床上,上前摇动他,锵然而不散动。

    --------------------------------------------

    释道积

    唐蒲州普济寺释道积,河东安邑县人也。博通经教,洞明玄旨,河东英俊,莫与同风。先是沙门宝澄于普济寺创营大像百丈,功愿未终而卒。耆艾请积继之,积受众勤请,广行缘化,槐檀十迁,而大像成就,道俗庆赖,感彻人天。初积受请之夕,梦二狮子于大像侧,连吐明珠,相续不绝,既寤叹曰:“兽王自在,则表法流无滞,宝珠自涌,又喻檀施不穷。冥(“冥”原作“宜”,据《法苑珠林》六三改。)运潜符,徵效斯在。”即命工匠,图所梦于弥勒大像前,今犹存焉。其寺在蒲坂之阳,高爽华敞,东临州里,南望河山。像设三层,岩廊四合,上方下院,赫奕相临,园磑田蔬,周环俯就,佛事隆盛,咸积之功焉。(出《法苑珠林》)

    【译文】

    唐朝蒲州普济寺的释道积,是河东安邑县人。精通经教,领会玄旨,河东的才子,没有人能与他相比。先前是僧人宝澄在普济寺创建百丈的大像,功愿没完成而死。耆艾请求道积继续他的事业,道积接受大家恳切的请求,广泛化缘,收集了上千的槐木和檀木,而大像建成,道家俗众共同庆贺,感动了人天。当初道积接受请求的那天晚上,梦见了两个狮子在大像侧,连吐明珠,相接不断。于是醒了感叹说:“兽王自在,那么标志着法流没有停止,自涌宝珠,又象征着檀主们施舍不断。是冥间暗送徵兆,验证成效就在这里。”就让工匠,在弥勒大像前画上自己所梦见的,现在还保存着。那个寺在蒲坂的南面,高大宽敞,东面临州里,南面望着河山。像设三层,四下岩廊,上院下院。交相辉映,善男信女送来的果品,环绕周围,佛事隆重,都是道积的功劳。

    --------------------------------------------

    释法诚

    终南山悟真寺释法诚,雍州万年县人,事沙门僧和为师。和亦乡族之所推奉,曾有人欲害和,夜诣门,见房内猛火,腾焰升帐,遂即追悔。诚奉佩训勖,常诵法华,翘心奉行,朝夕无懈。梦感普贤,劝书大教,既悟,即入净行道。重村工匠,令书八部般若,香台宝轴,庄严成就。又于寺南横岭,造华严堂,凿山堙堑,列栋连甍,前对重峦,右临斜谷,吐纳云雾,下瞰烟虹,实奇观也。弘文馆学士张孝静者,善于书翰,诚乃请孝静写藏经,斋洁勤拳。大致感应,灵禽异兽,驯扰精庐。贞观十四年,忽谓侍者曰:“诸行无常,法缘有竭,九品往生,斯言验矣。吾今去世,汝无忧恼。”言毕,口光烛于楹,奄然而化。(出《高僧传》)

    【译文】

    终南山悟真寺的和尚法诚,是雍州万年县人,拜僧人和为师,和也受到乡族人的推崇。曾经有人想要害和,夜里进门,看见房内大火,烟腾升入帐中,然后就后悔了。法诚心敬奉佩训的勉励。常常诵读法华经,忠心奉行,早晚不懈怠。感动了普贤,梦见劝他写大教,醒来后,就诚心行道,大请工匠,让他写八部般若经,筑香台宝轴,庄严而成。又在寺南的横岭上,建造了华严堂,凿山堵涧,列栋连脊,前对重峦,右临斜谷。云雾缭绕,下视烟虹,的确是奇景。弘文馆学士张孝静,善于书写,法诚就请孝静写藏经,斋戒洁净勤奋恳切,大受感应,灵禽异兽在精舍周围十分驯服。贞观十四年,忽然对侍者说:“各种行为无定,法缘有尽,九品往生这话灵验了。我现在去逝,你不要忧愁烦恼。”说完,口中发光照在柱子上,默默而死。穿越小说 www.kk169.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太平广记》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太平广记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太平广记》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