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卷第五十九 女仙四

穿越小说推荐各位书友阅读:太平广记正文 卷第五十九 女仙四
(穿越小说 www.kk169.com)    明星玉女 昌容 园客妻 太玄女  西河少女 梁玉清 江妃 毛女  秦宫人 钩翼夫人 南阳公主 程伟妻  梁母 董永妻 酒母 女儿</p>

    --------------------------------------------</p>

    明星玉女</p>

    明星玉女者,居华山。服玉浆,白日升天。山顶石龟,其广数亩,高三仞。其侧有梯磴,远皆见。玉女祠前有五石臼,号曰玉女洗头盆。其中水色,碧绿澄澈,雨不加溢,旱不减耗。祠内有玉石马一匹焉。(出《集仙录》)</p>

    【译文】</p>

    明星玉女住在华山,服食玉浆而白日升天。山顶上有个石龟,有几亩地那么大的范围,高二丈四。石龟的侧面有梯磴,从远处都能看见。玉女祠的前面有五个石臼,称作玉女洗头盆。石臼中水色碧绿,也很清澈,下雨时不增多溢出,天旱时也不减少。祠内有一匹玉石马在那里。</p>

    --------------------------------------------</p>

    昌容</p>

    昌容者,商王女也,修道于常山,食蓬蔂根二百余年,颜如二十许。能致紫草,鬻与染工,得钱以与贫病者,往来城市,世世见之。远近之人,奉事者千余家,竟不知其所修之道。常行日中,不见其影。或云:“昌容能炼形者也。”忽冲天而去。(出女仙传)</p>

    【译文】</p>

    昌容是商王的女儿,在常山修道,吃了二百多年蓬蔂根,容颜还象二十多岁似的。她能弄到紫草卖给染工,得到钱就送给贫穷有病的人,往来城市买东西,几代人都见到过她。远近的人敬奉她的有一千多家,人们竟然不知道她所修之道。她常在日光下行走,人们却看不见她有影子。有人说:“昌容是能炼形的神仙。”后来,她忽然冲天而去。</p>

    --------------------------------------------</p>

    园客妻</p>

    园客妻,神女也。园客者,济阴人也,美姿貌而良,邑人多欲以女妻之,客终不娶。常种五色香草,积数十年,服食其实。忽有五色蛾集香草上。客收而存之以布。生华蚕焉。至蚕出时,有一女自来助客养蚕,亦以香草饲之。蚕壮,得茧百三十枚。茧大如瓮,每一茧,缲六七日乃尽。缲讫,此女与园客俱去,济阴今有华蚕祠焉。(出《女仙传》)</p>

    【译文】</p>

    园客的妻子是个神女。园客是济阴县人,相貌漂亮人又好,县里很多人想把女儿给他做妻子,园客始终不娶。他经常种五色香草,一直种了几十年,吃的是香草的果实。一天,忽然有五色蛾落在香草上。园客就把五色蛾收集起来,又用布给五色蛾垫上。五色蛾就在布垫上生出华蚕。到蚕出的时候,有一个女子自己来帮助园客养蚕,也用香草饲养它。蚕长大了,收获了一百三十枚蚕茧。蚕茧象瓮那么大,每一个蚕茧抽缫丝六七天才抽完。缫丝全部抽完以后,这个女子与园客一起走了。济阴县如今还有华蚕祠。</p>

    --------------------------------------------</p>

    太玄女</p>

    太玄女,姓颛,名和,少丧父。或相其母子,皆曰不寿。恻然以为忧。常曰:“人之处世,一失不可复生。况闻寿限之促,非修道不可以延生也。”遂行访明师,洗心求道,得王子之术。行之累年,遂能入水不濡。盛雪寒时,单衣冰上,而颜色不变,身体温暖,可至积日。又能徙官府宫殿城市屋宅于他处,视之无异,指之即失其所在,门户椟柜有关钥者,指之即开,指山山摧,指树树拆,更指之,即复如故。将弟子行山间,日暮,以杖叩石,即开门户。入其中,屋宇床褥帏帐,廪供酒食如常。虽行万里,所在常尔。能令小物忽大如屋,大物忽小如毫芒。或吐火张天,嘘之即灭。又能坐炎火之中,衣履不燃。须臾之间,或化老翁,或为小儿,或为车马,无所不为。行三十六术甚效,起死回生,救人无数。不知其何所服食,亦无得其术者。颜色益少,鬓发如鸦。忽白日升天而去。(出《女仙传》)</p>

    【译文】</p>

    太玄女姓颛名和,小时候就失去了父亲。有人给她母子相面,都说她不能长寿,她悲悲切切地因为这事而发愁。她常说:“人活在世上,一旦失去就不能复生。何况听说寿限短促,不修行不可长生啊。”于是她就走访明师,洗心求道,学到了王子之术。修行了几年,就能进到水中而不沾湿。下大雪寒冷时,她穿着单衣站在冰上,而脸色不变,身体温暖,可以坚持到几天。又能把官府、宫殿、屋宅移到别处,看起来与原来无异,用手一指就又都消失了。门户箱柜有锁头的,她用手一指就开。指山山崩,指树树倒,再指一指它,就又恢复如旧。领着弟子在山里走,日落的时候,她用手杖敲一敲石头,石头就打开门户。进到里面,屋舍床褥帏帐,贮存的粮米酒食象平常一样。即使行走万里,所到之处总是这样。她还能让小的东西忽然间变得象房子那么大,让大的东西忽然间变得象细毛和芒刺那么小。有时吐出火来弥漫天空,吹一口气它就灭了。她还能坐在烈火之中,而衣服不燃烧。能在一会儿工夫,或变成老翁,或变成小孩,或变成车马,没有什么东西不能变。她施行三十六样法术都很灵,起死回生,救人无数。但人们不知道她服食什么东西,也没有学到她的法术的人。她的容颜越来越年轻,鬓发乌黑。有一天,她忽然白日升天而去。</p>

    --------------------------------------------</p>

    西河少女</p>

    西河少女者,神仙伯山甫外甥也。山甫雍州人,入华山学道,精思服食,时还乡里省亲族。二百余年,容状益少。入人家,即知其家先世已来善恶功过,有如目击。又知将来吉凶,言无不效。见其外甥女年少多病,与之药。女服药时,年已七十,稍稍还少,色如婴儿。汉遣使行经西河,于城东见一女子,笞一老翁。头白如雪,跪而受杖。使者怪而问之,女子答曰:“此是妾儿也。昔妾舅伯山甫,得神仙之道,隐居华山中。悯妾多病,以神药授妾,渐复少壮。今此儿,妾令服药不肯,致此衰老,行不及妾,妾恚之,故因杖耳。”使者问女及儿年各几许,女子答云:“妾年一百三十岁,儿年七十一矣。”此女亦入华山而去。(出《女仙传》)</p>

    【译文】</p>

    西河少女,是神仙伯山甫的外甥女。伯山甫是雍州人,进入华山修道,精心思道服食仙药,有时回到家乡故里探望亲戚族人。二百多年了,伯山甫的容貌状态越来越年轻。他走进别人家里,就知道那家先代以来的善恶功过,就象亲眼见到一般。又知道将来的吉凶,他说的话无不灵验。看他的外甥女年少多病,就给她药吃。他的外甥女服药时,已经七十岁了,吃药后渐渐返回少年,脸色象婴儿。汉朝派使者行经西河,在城东看到一个女子正打一个老翁。这个老翁头白如雪,跪在地上接受杖打。使者觉得奇怪就问那女子,女子回答说:“这是我的儿子。从前,我的舅舅伯山甫得了神仙之道,隐居在华山中。他可怜我多病,就拿神药给我,我吃了药就渐渐恢复少壮。如今这个儿子,我让他服药他不肯,以致这般衰老,走路追不上我,我生他的气,所以就杖打他。”使者问女子和儿子年龄各多少,女子回答说:“我一百三十岁,儿子七十一岁。”这个女子也入华山而去。</p>

    --------------------------------------------</p>

    梁玉清</p>

    《东方朔内传》云,秦并六国,太白星窃织女侍儿梁玉清、卫承庄,逃入卫城少仙洞,四十六日不出。天帝怒,命五岳搜捕焉。太白归位,卫承庄逃焉。梁玉清有子名休,玉清谪于北斗下。常春,其子乃配于河伯,骖乘行雨。子休每至少仙洞,耻其母淫奔之所,辄回驭,故此地常少雨焉。(出《独异志》)</p>

    【译文】</p>

    《东方朔内传》记载,秦始皇吞并六国的时候,太白星把织女的侍女梁玉清和卫承庄拐走,逃进卫城的少仙洞,四十六天不出来。天帝大怒,命令五岳之神搜捕他们。太白星被抓回去,卫承庄逃跑了。梁玉清有个儿子名叫休,玉清被贬到北斗下。每年当春,梁玉清的儿子就分配给河伯,驾车行雨。梁玉清的儿子休每次到少仙洞,就因为那里是他母亲淫奔的地方,而觉得羞耻,就把雨车赶回,所以这个地方常常少雨。</p>

    --------------------------------------------</p>

    江妃</p>

    郑交甫常游汉江,见二女,皆丽服华装,佩两明珠,大如鸡卵。交甫见而悦之,不知其神人也。谓其仆曰:“我欲下请其佩。”仆曰:“此间之人,皆习于辞,不得恐罹悔焉。”交甫不听,遂下与之言曰:“二女劳矣。”二女答曰:“客子有劳,妾何劳之有?”交甫曰:“桔是橙也,我盛之以笥,令附汉水,将流而下,我遵其旁搴之,知吾为不逊也,愿请子佩。”二女曰:“桔是橙也,盛之以莒,令附汉水,将流而下,我遵其旁,卷其芝而茹之。”手解佩以与交甫,交甫受而怀之。即趋而去,行数十步,视怀空无珠,二女忽不见。《诗》云:“汉有游女,不可求思。”言其以礼自防,人莫敢犯,况神仙之变化乎?(出《列仙传》)</p>

    【译文】</p>

    郑交甫曾经在汉江游玩时见到两个女子,她们都穿着华丽的服装,佩戴着两个像鸡蛋那么大的明珠。交甫看到了很喜欢,不知道她们是神仙,就对他的仆人说:“我想要下去讨求她们佩戴的珠子。”仆人说:“这里的人都善于辞令,得不到,恐怕还会沮丧后悔。”交甫不听,就下去跟她们说:“二位女子辛苦了。”二女回答说:“旅居异地的人辛苦,我们有什么辛苦?”交甫说:“桔子就是橙子,我用方筐盛着它,令它浮在汉水上,将顺流而下。我沿着它的旁边提取它,知道我是不辞让的,想请求您佩戴的东西。”二女说:“桔子是橙子,用圆筐盛之,令它浮于汉水,顺流而下,我在它的旁边,卷其芝而吃之。”亲手解下佩珠把它交给了交甫。交甫接过珠子就揣在怀中。快步离开以后,走了几十步,看到怀中已空,明珠没有了,二女也忽然不见了。《诗经》上说:“汉有游女,不可求思。”说的是她们以礼自防,没有人敢冒犯,何况是神仙变化的呢?</p>

    --------------------------------------------</p>

    毛女</p>

    毛女(女原作氏。据明抄本改),字玉姜,在华阴山中。山客猎师,世世见之。形体生毛,自言秦始皇宫人也。秦亡,流亡入山,道士教食松叶,遂不饥寒,身轻如此。至西汉时,已百七十余年矣。(出《列仙传》)</p>

    【译文】</p>

    毛女叫玉姜,住在华阴山中。进山之客和猎师,一代代人都见过她。她遍体生毛,自己说是秦始皇的宫女。秦朝灭亡时逃亡进山,道士教给她吃松树叶,于是不饥寒,身轻如此。到西汉时,已经一百七十多年了。</p>

    --------------------------------------------</p>

    秦宫人</p>

    汉成帝时,猎者于终南山中见一人,无衣服,身生黑毛。猎人欲取之,而其人逾坑越谷,有如飞腾,不可追及。于是乃密伺其所在,合围而得之。问之;言:“我本秦之宫人,闻关东贼至,秦王出降,宫室烧燔,惊走入山。饥无所餐,当饿死,有一老翁,教我食松叶松实。当时苦涩,后稍便之,遂不饥渴,冬不寒,夏不热。”计此女定是秦王子婴宫人,至成帝时,一百许岁,猎人将归,以谷食之。初时闻谷臭,呕吐,累日乃安。如是一年许,身毛稍脱落,转老而死。向使不为人所得,便成仙人也。(出《抱朴子》)</p>

    【译文】</p>

    汉成帝时,打猎的人在终南山中见到一个人。这个人没有衣服,身上生着黑毛。猎人想要抓住她,而那个人跳过坑越过山谷,像飞腾一般,不能追到。于是猎人就在暗中窥伺她所在之处,合围抓到她。并问她,她说:“我本来是秦朝的宫女,听说函谷关以东的贼兵来到,秦王出城投降,宫室被烧,就逃走进了山。饿了没有东西吃,要饿死了,有一个老翁教我吃松叶松果。当时吃后觉得苦涩,后来渐渐适应了,就不饥渴了,冬天不觉得冷,夏天不觉得热。”估计这个女子一定是秦王子婴的宫女,到汉成帝时,一百多岁了,猎人就把她领回去,拿五谷给她吃。开始时她闻到谷子觉得臭而呕吐,过了些日子就适应了。如此一年多,女子身上的毛渐渐脱落,转眼变老而死。先前假使不被人所获,就成为仙人了。</p>

    --------------------------------------------</p>

    钩翼夫人</p>

    钩翼夫人,齐人也,姓赵,少好清净。病卧六年,右手卷,饮食少。汉武帝时,望气者云东北有贵人气,推而得之,召到。姿色甚伟,武帝发其手而得玉钩,手得展。幸之,生昭帝。武帝寻害之,殡尸不冷而香。一月后,昭帝即位,更葬之,棺空,但有丝履,故名其宫曰钩翼,后避讳改为弋。(出《列仙传》)</p>

    【译文】</p>

    钩翼夫人是齐人,姓赵,小时候就喜好清净。她有病卧床六年,右手卷曲,饮食少。汉武帝时,望气的人说东北方有贵人气,经推算而找到她,召她进宫。她的姿色很美,汉武帝扒开她的右手而得到玉钩,手能伸开了。汉武帝宠幸她,生下昭帝。武帝后来杀害了她,殡殓时,她的尸体不冷而香。一个月后,昭帝即位,为她改葬,棺中已空,只有丝鞋,所以给她的宫命名为钩翼,后来避讳改为弋。</p>

    --------------------------------------------</p>

    南阳公主</p>

    汉南阳公主,出降王咸。属王莽秉政,公主夙慕空虚,崇尚至道。每追文景之为理世,又知武帝之世,累降神仙,谓咸曰:“国危世乱,非女子可以扶持。但当自保恬和,退身修道,稍远嚣竞,必可延生。若碌碌随时进退,恐不可免于支离之苦,奔迫之患也。”咸曰黾俯世禄,未从其言。公主遂于华山结庐,栖止岁余。精思苦切,真灵感应,遂舍庐室而去。人或见之,徐徐绝壑,秉云气冉冉而去。咸入山追之,越巨壑,升层巅,涕泗追望,漠然无迹。忽于岭上见遗朱履一双,前而取之,已化为石。因谓为公主峰,潘安仁为记,行于世。(出《集仙录》)</p>

    【译文】</p>

    汉朝的南阳公主,下嫁给王咸。王咸的族人王莽掌管政务。公主早就仰慕空虚,崇尚至道。常常追念文帝、景帝治理的盛世,又知道武帝那一代,屡有神仙降临,就对王咸说:“国家危机,时代混乱,不是女子可以扶持的。只应自保安然平和,退身修道,与喧闹纷争稍远,一定可以延年。如果平庸无能地随着时势进退,恐怕不能免除流离之苦和奔波之患。”王咸说他尽力为朝廷俸禄勤劳,没有听从她的话。公主就在华山盖了草房,住了一年多。由于她精思苦修,就有真灵感应,终于舍弃屋室而去。有的人看到她在绝壁上慢慢地乘着云气冉冉而去。王咸入山去追她,越过大沟,登上一层层山巅,涕泪交流地追望,但四处寂静无声也无公主的踪迹。忽而在岭上见到公主遗留的一双红鞋,就上前去取它,红鞋已经变成石头了。于是称那里为公主峰。潘安仁为此事写了传记,流传在世上。</p>

    --------------------------------------------</p>

    程伟妻</p>

    汉期门郎程伟妻,得道者也。能通神变化,伟不甚异之。伟当从驾出行,而服饰不备,甚以为忧。妻曰:“止阙衣耳,何愁之甚耶?”即致两匹缣,忽然自至。伟亦好黄白之术,炼时即不成,妻乃出囊中药少许,以器盛水银,投药而煎之,须臾成银矣。伟欲从之受方。终不能得。云,伟骨相不应得。逼之不已,妻遂蹶然而死。尸解而去。(出《集仙录》)</p>

    【译文】</p>

    汉代期门郎程伟的妻子,是个得道的人。她能通神变化,程伟也不太觉得稀奇。有一次,程伟跟着皇帝出行,而服饰没有准备,很为此事忧愁。他的妻子说:“只不过缺少衣服而已,何必愁得那么厉害呢?”就弄来两匹双丝细绢,这两匹绢是忽然自己来的。程伟也喜好烧炼丹药点化金银的法术,炼时没有成功,他的妻子就从囊中拿出一点点药,用容器盛装水银,把药投进去煎熬,不一会儿就变成银子了。程伟想要跟她学习这个法术,始终没能办到。他的妻子说,从程伟的骨相看,他不应该得到点金术。程伟不停地逼迫她,她就急遽而死,尸解而去。</p>

    --------------------------------------------</p>

    梁母</p>

    梁母者,盱眙人也,寡居无子,舍逆旅于平原亭。客来投憩,咸若还家。客还钱多少,未尝有言。客住经月,亦无所厌。自家衣食之外,所得施之贫寒。常有少年住经日,举动异常,临去曰:“我东海小童也。”母亦不知小童何人也。宋元徽四年丙辰,马耳山道士徐道盛暂至蒙阴,于蜂城西遇一青牛车,车自行。(行云笈七签一一五作住)见一童呼为徐道士前,道盛行进,去车三步许止。又见二童子,年并十二三许,齐着黄衣,绛裹头上髻,容服端整,世所无也。车中人遣一童子传语曰:“我平原客舍梁母也,今被太上召还,应过蓬莱寻子乔,经太山考召,意欲相见,果得子来。灵辔飘飘,岗崄巇(岗崄巇原作玄纲阴。据云笈七签改),津驿有限,日程三千(日程三千原作三日程三字。据云笈七签改)。侍对在近,我心忧劳,便当乘烟三清,此三子见送到玄都国。汝为我谢东方诸清信士女,太平在近,十有余一,好相开度,过此忧危。”举手谢云:“太平相见。”驰车腾逝,极目乃没。道盛还逆旅访之,正梁母度世日相见也。(出《集仙录》)</p>

    【译文】</p>

    梁母是盱眙人,寡居没有儿子,在平原亭开个客店。客人来投宿休息,全像回到家里一样。客人给钱多少,她也从不说什么。客人住几个月,她也没有什么厌烦的表示。挣到的钱,除了自家衣食之外,就把它施舍给贫寒的人。曾有个年轻人在这住了几天,这个年轻人举动异常,临走时说:“我是东海小童。”梁母也不知道小童是什么人。宋元徽四年丙辰,马耳山道士徐道盛临时到蒙阴去,在蜂城西遇见一辆青牛拉的车,牛车自己往前走。这时只见一个小童召呼徐道士前去,徐道盛就往前走,离车三步左右站住了。又看到两个童子,年龄都在十二三岁左右,都穿着黄色衣服,用大红色的布帛裹着头上发髻,而容貌端庄服饰整齐,是人世上没有的。车里的人派一个小童传话说:“我是平原客舍的梁母,如今被太上道君召回,应当经过蓬莱寻访子乔,经泰山考召,意欲相见,果得子来。灵辔飘飘,山脊上艰险崎岖,渡口和驿站有限,每日行程三千。陪同尊长回答应对就在近日,我的心里很忧伤,就得乘烟霞上三清,这三个童子送我到玄都国。你替我向东方各位清信士女辞谢。太平就在近期,十一年后,好度引你,度过这个危难之忧。”梁母又举手告辞说:“太平时再相见。”就驱车腾飞而去,极力望去就没影了。徐道盛回到平原旅舍打听梁母,正是梁母脱离尘世的那天见到她的。</p>

    --------------------------------------------</p>

    董永妻</p>

    董永父亡,无以葬,乃自卖为奴。主知其贤,与钱千万遣之。永行三年丧毕,欲还诣主,供其奴职。道逢一妇人曰:“愿为子妻。”遂与之俱。主谓永曰:“以钱丐君矣。”永曰:“蒙君之恩,父丧收藏,永虽小人。必欲服勤致力,以报厚德。”主曰:“妇人何能?”永曰:“能织。”主曰:“必尔者,但令君妇为我织缣百匹。”于是永妻为主人家织,十日而百匹具焉。(出《搜神记》)</p>

    【译文】</p>

    董永的父亲死了,没有钱安葬,董永就自卖为奴。主人知道他品德好,给他一千万钱打发他走了。董永行三年丧礼守孝完毕,就想回到主人那里,奉行他的奴隶职责。在路上,董永遇到一个女子,这个女子对他说:“愿意做您的妻子。”就与董永一起到主人家。主人说:“我把钱给你了。”董永说:“我承蒙您的恩德,父亲死了使他的尸骨得到收藏,我董永即使是小人,也一定要承担劳役尽我之力,用来报答您的厚德。”主人问:“这个女子能做什么?”董永说:“能纺织。”主人说:“你一定要这样做的话,只要让你的妻子给我织一百匹双丝细绢就行了。”于是董永的妻子就给主人家织布,十天就把一百匹双丝细绢全部织成了。</p>

    --------------------------------------------</p>

    酒母</p>

    酒母,阙下酒妇。遇师呼于老者,不知何许人也。年五十余,云已数百岁。酒妇异之,每加礼敬。忽来谓妇曰:“急装束,与汝共应中陵王去。”是夜果有异人来,持二茅狗,一与于老,一与酒妇,俱令骑之,乃龙也。相随上华阴山上,常大呼云:“于老酒母在此。”(出《女仙传》)</p>

    【译文】</p>

    酒母,是都城里卖酒的女子。遇到一个师父叫于老,不知是哪里人。这个于老五十多岁,他自己说已经几百岁了。卖酒的女子觉得他是个奇人,常常加礼恭敬。有一天,于老忽然来对女子说:“赶快打扮,我和你一起接应中陵王去。”这天晚上果然有异人到来,那个人牵着两只茅狗,一只给了于老,一只给了卖酒的女子,让他们全都骑上,茅狗原来是龙。他们就随着那个异人上了华阴山。山上有人常常大声呼喊着说:“于老酒母在此。”</p>

    --------------------------------------------</p>

    女几</p>

    女几者,陈市上酒妇也,作酒常美。仙人过其家饮酒,即以素书五卷质酒钱。几开视之,乃仙方养性长生之术也。几私写其要诀,依而修之。三年,颜色更少,如二十许人。数岁,质酒仙人复来,笑谓之曰:“盗道无师,有翅不飞。”女几随仙人去,居山历年,人常见之。其后不知所适,今所居即女几山也。(出《女仙传》)</p>

    【译文】</p>

    女几是陈市上造酒的女子,她造的酒很是美味。有一次,仙人路过她家饮酒,就用素书五卷抵押酒钱。女几打开书一看,原来是仙方养性长生的法术。她就偷偷地把书中的要诀写下来,依照它修炼。三年时间,女几的容颜更年轻了。像二十岁左右的人。几年后,抵押酒钱的那个仙人又来了,他笑着对女几说:“偷来的道没有老师,有翅膀也不能飞。”女几就跟着仙人走了,在山上住了许多年,人们常常见到她。其后不知道她到哪里去了,如今,她居住过的山就是女几山。</p>穿越小说 www.kk169.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太平广记》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太平广记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太平广记》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