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卷第四十七 神仙四十七

穿越小说推荐各位书友阅读:太平广记正文 卷第四十七 神仙四十七
(穿越小说 www.kk169.com)    唐宪宗皇帝 李球 宋玄白 许栖岩  韦善俊

    --------------------------------------------

    唐宪宗皇帝

    唐宪宗好神仙不死之术。元和五年,内给事张惟则自新罗国回,云:于海中泊山岛间,忽闻鸡犬鸣吠,似有烟火。遂乘月闲步,约及一二里,则见花木楼台殿阁,金户银关。其中有数公子,戴章甫冠,衣紫霞衣。吟啸自若。惟则如其异,遂请谒。公子曰:“汝何所从来?”惟则具言其故。公子曰:“唐皇帝乃吾友也。当汝旋去。愿为传语。”俄而命一青衣,捧出金龟印,以授惟则,乃置之于宝匣。复谓惟则曰:“致意皇帝。”惟则遂持之还舟中,回顾旧路,悉无踪迹。金龟印长五寸,上负黄金玉印,面方一寸八分,其篆曰:“凤芝龙木,受命无疆”。惟则至京师,即具以事上进。宪宗曰:“朕前生岂非仙人乎?”乃览金龟印,叹异良久,但不能谕其文耳。因缄以紫泥玉锁,置于帐内。其后往往见五色光,可长丈余。是月,寝殿前连理树上生灵芝二株,苑如龙凤。宪宗因叹曰:“凤芝龙木,宁非此兆乎。”时又有处士伊祁玄解,缜发童颜,气息香洁。常乘一黄牝马,才三尺高,不啗刍粟,但饮醇酎,不施缰辔,惟以青毡籍其背。常游历青兖间。若与人款曲,话千百年事,皆如目击。帝知其异人,遂令官诏入宫内,馆于九华之室,设紫茭之席,饮龙膏之酒。紫茭席类茭叶,光软香静,夏凉冬温。龙膏酒黑如纯漆,饮之令人神爽。此本鸟弋山离国所献也。鸟弋山离国,已见班固《西京传》也。帝每日亲自访问,颇加敬仰。而玄解鲁朴,未尝闲人臣礼。帝因问之曰:“先生春秋高而颜色不老,何也?”玄解曰:“臣家于海上,种灵草食之,故得然也。”即于衣间出三等药实,为帝种于殿前。一曰双麟芝,二曰六合葵,三曰万根藤。双麟芝色褐,一茎两穗,穗形如麟,头尾悉具,其中有子,如瑟瑟焉。六合葵色红,而叶类于茂葵,始生六茎,其上合为一株,共生十二叶,内出二十四花,花如桃花,而一朵千叶,一叶六影,其成实如相思子。万根藤子,一子而生万根,枝叶皆碧,钩连盘屈,荫一?。其状类芍药,而蕊色殷红,细如丝发,可长五六寸。一朵之内,不啻千茎,亦谓之绛心藤。灵草既成,人乃莫见。而玄解请帝自采饵之,颇觉神验,由是益加礼重焉。遇西域有进美玉者,一圆一方,径各五寸,光彩凝冷,可鉴毛发。时玄解方座于帝前,熟视之曰:“此一龙玉也,一虎玉也。”惊而问曰:“何谓龙虎玉也?”玄解曰:“圆者龙也,生于水中,为龙所宝,若投之于水,必有霓虹出焉。方者虎也,生于岩谷,为虎所宝,若以虎毛拂之,紫光迸逸,而百兽慑服。”帝异其言,遂令尝之。各如所说。询得玉之由。使人曰:“一自渔者得,一自猎者获。”帝因命取龙虎二玉,以锦囊盛之于内府。玄解将还东海,亟请于帝。未许之。遇宫中刻木作海上三山,丝绘华丽,间以珠玉。帝元日与玄解观之,帝指蓬莱曰:“若非上仙,朕无由得及是境。”玄解笑曰:“三岛咫尺,谁曰难及?臣虽无能,试为陛下一游,以探物象妍醜。”即踊体于空中,渐觉微小,俄而入千金银阙内左侧,连声呼之,竟不复有所见。帝追思叹恨,近成羸疹。因号其山为藏真岛。每诘旦,于岛前焚凤脑香,以崇礼敬。后旬日,青州奏云:“玄解乘黄牝马过海矣。”

    【译文】

    唐宪宗喜好神仙不死之术。元和五年,内给事张惟则从新罗国回来以后,说:在大海中,船停泊在一个海岛,忽然听见鸡鸣狗吠的声音,好象岛上住有人家。他就乘着月光到岛上去散步。大约走一二里,就见花草树木。楼台殿阁、银门金户,一片辉煌。里面有几个公子,戴着带有花纹的大帽子,身上穿着紫色的色彩艳丽的衣服,吟咏歌啸不拘束,神态自然。张惟则知道他们是异人,就请求相见。公子说:“你从什么地方来?”张惟则说了他出使新罗国的事。公子说:“唐朝皇帝是我的朋友,你回去以后,希望替我传话给唐皇帝。”一会儿,命令一个穿青衣服的人捧出金龟印,就把它放在宝匣里,把宝匣交给张惟则。又对张惟则说:“请替我向唐皇帝致意。”张惟则于是捧着宝匣回返船中,回头再看自己走过的旧路,没有一点踪迹。金龟印长五寸,龟的身上背着黄金玉印,面方一寸八分。它上面的篆文是:“凤芝龙木,受命无疆”。张惟则到了京师,就把全部事情上奏了,并进献了金龟印。宪宗皇帝说:“我前生难道就是仙人么?”等到看金龟印,惊奇赞叹了很长时间,然而,不能明白它的文字含意。之后就用紫泥玉锁把它封闭起来,放置在帐内,那以后常常出现五色光,大约有一丈多长。这个月,寝殿前面的连理树上生出灵芝二株,仿佛象龙凤一样。宪宗皇帝因此赞叹说:“凤芝龙木,难道不就是这个征兆么?”当时又有一个处士伊祁玄解,头发稠密而黑,脸如童颜,呼吸时气清香洁净。经常骑着一匹黄色的母马,才有三尺高,不吃草和粮食,只喝醇酒,不用缰绳和辔头,只用青毡垫在它的背上。经常在青州和兖州一带游览。如果和别人交往,说千百年的事,都象亲眼看见一样。宪宗皇帝知道他是一个异人,于是就让人秘密地把他诏入宫内,让他住在非常华丽的房屋里,设置紫茭做的席子,喝龙膏做的酒。紫茭席类似茭叶,光滑柔软,舒适清洁,夏天凉爽,冬天温暖。龙膏酒颜色黑如纯漆,喝了它使人精神清爽。这酒本来是鸟弋山离国进献的。鸟弋山离国,早已在班固的西京传里叙述过。宪宗皇帝每天都亲自来访问,对他敬重仰慕。但是玄解却愚钝淳朴,不懂得作人臣的礼节。宪宗皇帝问玄解说:“先生的年岁很高,但是脸色却不老,这是为什么?”玄解说:“我的家在海上,种有灵草吃用,所以能够这样。”说完就在衣服袋里取出三样药的种子,给宪宗皇帝种在殿前。第一种叫双麟芝,第二种叫六合葵,第三种叫万根藤。双麟芝是褐色的,一根茎两个穗,穗的形状象麒麟,头尾都齐全,它的中间有子,象碧珠一样。六合葵是红色的,叶子类似茂葵,开始生六个茎,到上面合成一株,共生十二个叶子,里面长出二十四朵花,花如桃花,一朵花一千个花瓣,一个瓣有六个影,它的成熟的种子象相思子。万根藤子,一子生万根,枝叶都是青绿色,钩连盘屈,遮盖一亩地,它的形状类似芍药,花蕊的颜色殷红,细如丝发,约长五、六寸,一朵之内,不止千根,也叫它绛心藤。灵草已经成熟,人却看不见。玄解请宪宗皇帝自己采它吃,吃后觉得很神验。由于这样,对玄解更加礼待了。正好遇到西域有人进献美玉,美玉一圆一方,直径各为五寸,光彩聚集,可以照出毛发的影。当时玄解正坐在宪宗皇帝身旁,仔细地看了美玉后说:“这两块玉,一块是龙玉,一块是虎玉。”宪宗皇帝惊讶地反问道:“什么叫龙玉虎玉?”玄解说:“圆的是龙玉,生在水中,是龙的宝物,如果把它投在水中,必然有霓虹出现。方的是虎玉,生在岩谷中,是虎的宝物,如果用虎毛拂拭它,就会放出紫光,百兽看见都会畏惧屈服。”宪宗皇帝觉得他的话很奇异,于是就让人试一试,果如玄解所说。询问获得玉的经由,使者说:“一块从渔夫那里获得,一块从猎人那里获得。宪宗皇帝于是命令把龙虎二玉用锦囊盛它们,放在内府。玄解要回东海,屡次向宪宗皇帝请求,宪宗皇帝没有答应他。又遇到宫中用木头雕刻海上三山,丝绣绘画华丽,又镶嵌珠玉。宪宗皇帝初一那一天和玄解观看海上三山的木雕,宪宗皇帝指着蓬莱说:“如果不是上仙,我无从获得到这样境地。”玄解笑着说:“三岛很近,谁说难到。我虽然没有能力,愿意试着替陛下一游,来探寻物象的美丑。”说完马上跳起身体在空中,逐渐微小,一会儿,进到木雕金银阙内左侧。宪宗皇帝连声呼叫他,但再也看不见了。宪宗皇帝追思感叹遗憾,竟然日渐瘦弱。就给那山取名叫藏真岛。每日早晨,在岛前焚凤脑香,来表示崇拜礼敬。过了十天,青州奏报说,玄解骑黄牝马过海了。

    --------------------------------------------

    李球

    李球者,燕人也。宝历二年,与其友刘生游五台山。山有风穴,游人稍或喧呼,及投物击触,即大风震发,揭屋拔木,必为物害。故登山之时,互相戒敕不敢触。球至穴口,戏投巨石于穴中。良久,石声方绝,果有奔风迅发,有一木如柱,随风飞出。球性轩悍,无所顾忌,遂力扳其木,却坠入穴中。球为木所载,亦不得出。良久至地,见一人形如狮子而人语,引球入洞中斋内,见二道士弈棋。道士见球喜,问球所修之道。球素不知通修行之事,默然无以为对。二仙责引者曰:“吾至道之要,当授有骨相之士,习道之人;汝何妄引凡庸,入吾仙府耶?速引去之。”因以一杯水遗令饮,谓之曰:“汝虽凡流,得睹吾洞府,践吾真境,将亦有少道分矣;所恨素不习道,不可语汝修行之要耳。但去,苟有希生之心,出世之志,他日可复来也。饮此神浆,亦延年寿矣。”球饮水拜谢讫,引者将球至向来洞侧,示以别路曰:“此山道家紫府洞也。五峰之上,皆籍四海奇宝以镇峰顶。亦如茅山洞,镇以安息金墉城之宝。春山杂玉,环水香琼,以固上真之宅。此山东峰有离岳火球,西峰有丽农瑶室,南峰有洞光珠树,北峰有玉涧琼芝,中峰有自明之金、环光之壁。每积阴将散,久暑将雨,即众宝交光,照灼岩岭。春晓秋旦。则九色之气属天,光辉烁乎云表。太帝命韩司少卿、东方君与紫府先生,统六年仙寮神王力士,以镇于此,故谓神仙之府也。洞有三门,一径西通昆仑,一径出此岩之下,一向来风穴,是洞之端门也。皆有龙蛇守之。先生有敕曰:‘有巨石投于洞门,中吾柱者,是世间将有得道之人,受事于此。’即使我引进。我亦久远学道,当证仙品;而积功之外,口业不除,以宿功所荫,得守此洞穴之口。后三百年,亦当超升矣。以口业之故,假此形耳。我守先生之命,适门投石中柱,依教引子,诚不知子戏投石耳。然数百年来,投石者少,亦未尝中柱。神仙之宫,不易一至,子亦将有所得于玄妙之津矣。此有北岩之径,可使子得速还人间。”因衣带解药三丸,贯一槁枝之末,谓球曰:“路侧如见异物,以药指之不为害;此药食之,可以无病。”球持此药,行于洞中黑处,药有光如火。数有巨蛇,张口向球,以药指之,伏不敢动。因出洞门,门外古树半朽,洞欲堙塞。球摧壤土朽树,久方得出,已在寺门之外矣。先是,刘生既失球,子方执诬刘生,疑害其父,欲讼于官。寺有大斋,未得便去。既见球还,众皆忻喜。具话所见之异。因以三丸药,与刘及子各饵一丸。乾符中,进士司徒铁与球相别三十年,别时球年六十,须已垂白,于河东见球,年九十余,容状如三十许人。话所遇之事,云:“服药至今,老而复壮,性不食。”其子亦如三十岁许,锐志修道。与其子入王屋山去。(出《仙传拾遗》)

    【译文】

    李球,是燕人。唐文宗宝历二年,和他的朋友刘生游览五台山。五台山有一个风穴,游人稍微有些喧哗呼叫和投物击触,就会大风骤起,掀走屋盖。拔出大树,必然造成破坏。所以人们登山的时候,总是互相嘱咐告诫,都不敢去触动它。李球到风穴口,持一种嬉戏的态度,把一块大石头扔进洞穴中。过了好长时间,石头撞击洞壁的声音才没有了。果然有象骏马奔驰似的大风非常迅速的迸发出来,有一根木头象大柱一样,随着风飞出。李球的性情轩昂勇猛,什么也不顾忌,于是用力扳住那根木头,但是坠入了洞穴中。李球被木头载着,也不能出来,过了好长时间,落到地上。看见一个人形状象狮子,却说人话,他领着李球进入洞中的书房里。看见二个道士正在下棋,道士看见李球很高兴,问李球修行的道术。李球平时不知道,也不了解有关修行的事,所以默默无言,不知怎样回答。二位仙人责备那个引导李球的人说:“我的道术的精要,应当授予有骨相的有识之士和学习道术的人。你为什么胡乱引来凡俗的庸人,进入我仙府呀!快引导他出去。”顺便把一杯水送给李球让他喝,并对他说:“你虽然是凡俗之流,但能看我洞府,脚踩我真境,也就有一点道的情分了,所遗憾的是你平素不习道术,不可以告诉你修行的要领。不过,你可以暂且离开这里。如果确有希生之心,出世之志,以后可以再来啊。喝了这神浆,也可以延年益寿。”李球喝完水,拜谢完毕,引者领李球到来的洞旁边,指给他看另外的路说:“这山是道家的紫府洞,在五峰的上面,都搜集来天下的奇宝,用来镇峰顶。如象茅山洞,用安息国全墉城的宝物镇它。春山杂玉,环水香琼,来坚固上仙的住所。这山的东峰有离岳火球,西峰有丽农瑶室,南峰有洞光珠树,北峰有玉涧琼芝,中峰有自明之金。环光的玉每到积阴将散,久热将雨,就有众宝交相发光,照耀岩岭。春秋的早晨,就有九色的气连接天,光辉闪烁云霞之上。太帝命令韩司少卿,东方君和紫府先生,率领六年仙寮神王力士,在这镇守。所以叫神仙之府。这洞有三个门:一个一直西通昆仑山,一个出口在这岩石下面,一个是向来风穴,来风穴是洞的正门,各门都有龙蛇把守。先生有命令说:‘有大石头投入洞门,击中我柱的,是人世间将要获得道术的人,在这里接受道术。’如果碰到了就让我引进。我也是学习了很长时间的道术,应当证验够不够仙的等级。虽然积蓄很多功力,但口业还没消除。由于素来就有的功业的庇荫,才能够把守这洞穴的口。过了三百年,也应当超升了。由于口业的原故,借用这种形状罢了。我遵守先生的命令,恰好有人投石击中柱子,依照先生教导引进你,确实不知道你是嬉戏投石。然而几百年来,投石头的人很少,就是有,也没有击中柱子的。神仙的住宅,不容易来到,你将来也会有获得道家玄妙源流的机会了。这里有北岩的小路,可以使你能很快地回到人间。”说完就解开衣带取出三丸药,穿到一根枯干的树枝的梢上,又对李球说:“路旁如果看见有奇怪的东西,用药指它就不会被伤害。这药吃了它,可以没有病。”李球手里拿着这药,走到洞中黑暗处,药有光象火一样;有几条大蛇,张大口向着李球,李球用药指它们,大蛇伏在地上不敢动。李球于是出了洞门,门外的古树已经半朽,洞都要被塞住了。李球推开填塞洞的土和朽树,很久才出来,已在寺门的外面了。在这以前,刘生失掉了李球,李球的儿子正准备控告诬陷刘生,怀疑刘生害了他的父亲,想要向官府诉讼,因为寺里有大斋,没有能够就去。既然李球回来了,大家都很高兴。李球说了他所看见的奇怪的事。顺便把三丸药,分给刘生和自己的儿子,他们各吃一丸。僖宗乾符年间,进士司徒铁与李球相别已三十多年,相别时李球六十岁,胡须已经白了,垂在胸前。在河东看见李球,李球已经九十多岁了。可是容貌身形却象三十几岁的人。说起所遇到的奇事,说:“从服药到现在,逐渐由老朽变成健壮,性情不喜欢吃东西。”他的儿子也象三十岁左右,决心修道。和他的儿子一起进入王屋山去了。

    --------------------------------------------

    宋玄白

    宋玄白,不知何许人也,为道士。身长七尺余,眉目如画,端美肥白,且秀丽,人见皆爱之。有道术,多游名山,自茅山出润州希玄观,复游括苍仙都。辟谷服气,然嗜酒,或食彘肉五斤。以蒜韭一盆,手撮肉吃毕,即饮酒二斗,用一白梅。人有求得其一片蒜食之者,言不作蒜气,味有加异,有终日在齿舌间香不歇。人间得蒜食者颇多,而毕身无病,寿皆八九十。玄白到处,住则以金帛求置三二美妾,行则舍之。人皆以为有老彭补脑还元之术。又游越州,适大旱,方暴尪禜龙以祈雨,涉旬,亢阳愈甚。玄白见之,以为凡所降雨,须俟天命,非上奏无以致之。遂于所止玄真观,焚香上祝。经夕大澍,雨告足,越人极神异之。复南游到抚州,又逢天旱祈祷,有道士知玄白能致雨,州人请之。遽作术飞钉城隍神双目。刺史韦德邻。怪其贮妇女复钉城神,此类狂也,将加责辱。健步辈欲向之,手脚皆不能动,悉自仆倒,枷杖亦自摧折。玄白笑谓德邻曰:“使君干忤刘根,欲见诛罚祖祢耶?”德邻方惧祈谢。须臾致雨,礼而遣之。其灵术屡施,不可备录。后之南城县,白日上升而去。(出《续神仙传》)

    【译文】

    宋玄白,不知道是什么地方的人,做道士。身高七尺多,眉目象画的一样。相貌端正美丽,又胖又白,并且长得秀丽,人们见了他都很喜爱。宋玄白有道术,多游名山,从茅山出来到润州希玄观。又游括苍仙都。宋玄白不吃五谷杂粮,服食日精月华,然而好酒,有时吃五斤猪肉,用蒜泥一盆,用手抓肉沾蒜泥吃,吃毕,马上喝酒二斗,用一个白梅。人们当中有求得到他的一片蒜吃的人,说话不发出大蒜气味,气味有些更加异常,有整日在口里香味不断。人世间得到他蒜吃的人,就全身没有病,寿命都是八九十岁。宋玄白所到的地方,如果住下,就用金帛寻找购置三二个美妾,走了,就抛弃她们,人们都认为他有老聃、彭祖的补脑还元的法术。宋玄白又游越州,恰好是天大旱,正在暴尪禜龙来祈雨,过了十天,阳光炽盛,愈来愈厉害,宋玄白见了,认为凡是降雨,必须等待天帝的命令,不上奏给天帝就无法得到雨。于是在他所住的玄真观,焚香向天帝祝愿,结果下了一晚上大雨,雨水已告充足,越人认为他非常神异。宋玄白又南游到抚州,又遇上了天旱,人们祈祷下雨。有一个道士知道宋玄白能祈求到雨。州里的人请他,宋玄白急速作法术飞钉射了城隍神的双目。抚州刺史韦德邻,责怪他储藏妇女,又钉了城隍神,简直是发狂了。于是准备对宋玄白施加责罚处置,军健们奔向宋玄白,但手脚却不能动,全都自己仆倒在地,枷杖也自己折断。宋玄白笑着对韦德邻说:“使君干予抵触刘根,想要看诛杀祖祢吗?”韦德邻这才害怕,向宋玄白道歉,乞求他帮助。不一会儿,雨到了,韦德邻对宋玄白以礼相待送走了他。宋玄白的神灵法术多次施行,不可能完备记载。后来,宋玄白到了南城县,白天升天而去。

    --------------------------------------------

    许栖岩

    许栖岩,岐阳人也。举进士,习业于昊天观。每晨夕,必瞻仰真像,朝祝灵仙,以希长生之福。时南康韦皋太尉镇蜀,延接宾客,远近慕义,游蜀者甚多。岩将为入蜀之计,欲市一马而力不甚丰,自入西市访之。有蕃人牵一马,瘦削而价不高,因市之而归。以其将远涉道途,日加刍秣,而肌肤益削,疑其不达前所。试诣卜肆筮之,得乾卦九五,道流曰:“此龙马也,宜善宝之。”洎登蜀道危栈,栖岩与马,俱坠崖下,积叶承之,幸无所损。仰不见顶,四面路绝。计无所出,乃解鞍去卫,任马所往。于槁叶中得栗如拳,栖岩食之,亦不饥矣。寻其崖下,见一洞穴,行而乘之,或下或高,约十余里,忽尔及平川。花木秀异,池沼澄澈。有一道士卧于石上,二女侍之。岩进而求见,问二玉女,云是太乙真君。岩即以行止告玉女。玉女怜之。白于真君。曰:“尔于人世。亦好道乎?”曰:“读《庄》《老》《黄庭》而已。”曰:“三景之中,得何句也。”答曰:《老子》云:“其精甚真。”《庄子》云:“息之以踵。”《黄庭》云:“但思以却寿无穷。”笑曰:“去道近矣,可教也。”命坐,酌小杯以饮之曰:“此石髓也,嵇康不能得近,尔得之矣。”乃邀入别室。有道士,云是颖阳尊师,为真君布算,言今夕当东游十万里。岩熟视之,乃卜马道士也。是夕,岩与颖阳从太乙君登东海西龙山石桥之上,以赴群真之会。座内仙容有东黄君,见栖岩喜曰:“许长史孙也,有仙相矣。”及明,复从太乙君归太白洞中,居半月,思家求还。太乙曰:“汝饮石髓,已寿千岁,无输泄,无荒淫,复此来再相见也。”以所乘马送之。将行,谓曰:“此马吾洞中龙也,以作怒伤稼,谪其负荷。子有仙骨,故得值之;不然,此太白洞天,瑶华上宫,何由而至也?到人间,放之渭曲,任其所适,勿复留之。既别,逡巡已达虢县,则无复故居矣。问乡人,年代已六十年。出洞时,二玉女托买虢县田婆针。乃市之,杖系马鞍上,解鞍放之,任龙而去。栖岩幼在乡里,已见田婆,至此惟田婆容状如旧,盖亦仙人也。栖岩大中末年,复入太白山去。(出《传奇》)

    【译文】

    许栖岩,是岐阳人。进士及第,在昊天观学习功业。每天的早晨和晚上,必定恭敬地看着观内神仙肖像,叩拜祝愿神灵。希望求得长生的福分。当时南康的韦皋太尉镇守四川。邀请接待宾客。远近各方人士都很敬慕他的义气,所以到四川游览的人很多。许栖岩也打算进四川。他想买一匹马,然而财力不怎么充足。他自己进西市查访,看见有一个蕃人牵着一匹马,长的瘦小单薄。但价钱不高,许栖岩就买了它拉了回来。因为它将要长途跋涉,所以许栖岩每天都给它增加草料,但是它身上的肉却更少了。许栖岩怀疑它到达不了前去的地方,就试着到卜卦的地方给它占卜了一卦,得到乾卦九五,是个上卦,卜卦的道士说:“这匹马是龙马,应该象对宝物那样爱惜。”许栖岩进四川,登上入蜀栈道的时候,不小心,许栖岩和马都摔到悬崖下面去了,由于有多年积累的落叶承受他们,很幸运没有受到损害。但是,这里仰视不见峰顶,四面又没有路。想不出一点办法。许栖岩就解下了马鞍,却掉辔头,让马随便走。他在枯干的落叶中得到一个栗子,象拳头那样大,许栖岩吃了它,也不饿了。许栖岩在那崖下寻找,发现一个洞穴,进洞往前走,有时下坡,有时登高,大约走了十多里,忽然到了平川,这里花草树木茂盛奇异,池沼水清如镜。有一个道士卧在石上,两个玉女随侍。许栖岩上前求见,询问两个玉女,道士是谁,玉女说是太乙真君。许栖岩就把自己所遭遇的事告诉了玉女,玉女怜悯他,把他的情况告诉给太乙真君。太乙真君问他说:“你在人世间,也很喜好道术吗?”许栖岩回答说:“不敢说喜好,读一读《庄子》、《老子》和《黄庭经》罢了。”太乙真君发问说:“三种书当中,你对哪几句有心得呢?”许栖岩回答说:“《老子》说,那精气很真实;《庄子》说,呼吸用脚跟;《黄庭经》说,只想用它来延年益寿。”太乙真君笑着说:“你离道术很近了,可以教。”太乙真君命许栖岩坐下。用小杯斟酒给他喝,太乙真君说:“这是石髓,嵇康没有机缘得到,你却得到了。”于是邀请许栖岩进了另外的房屋,里面有一个道士,说是颖阳尊师,给太乙真君排列算筹,进行推算,说今天晚上应当向东游览十万里。许栖岩仔细地看颖阳尊师,就是给马卜卦的道士。这天晚上,许栖岩和颖阳尊师跟随太乙真君,登上了东海西龙山的石桥,前去参加众真君的集会。座内仙客中有东黄君,看见许栖岩高兴地说:“许长史的孙子,有仙相啊!”到天亮,又跟随太乙真君回到太白洞中。住了半个月,许栖岩想家要求回去。太乙真君说:“你喝了石髓已经可以长寿千年,不要泄漏,不要荒淫,再来到这里,再相见吧。”用许栖岩骑的那匹马送他,将要走,太乙真君说:“这匹马是我洞中的龙,因为发怒损伤了庄稼,贬谪他负重。你有仙骨,所以能遇到它。不然的话,这太白洞府,瑶华上宫,你凭什么来到这里。回到人间以后,把它放到渭河转弯的地方,任凭它到什么地方去,不要再留它。”说完就分别了。一会儿,已经到达虢县,却没有他的故居了。问乡里人,说已经过了六十年了。出太白洞的时候,二玉女托他买虢县田婆针,于是买了田婆针,把它拴在马鞍上,解下鞍放了马,听随龙马自己走了。许栖岩幼年在乡里的时候,已经见过田婆,到现在乡里只有田婆容貌身形象原来一样,大概也是仙人。许栖岩在大中末年,又进太白山去了。

    --------------------------------------------

    韦善俊

    韦善俊者,京兆杜陵人也。访道周游,遍寻名岳。遇神仙,授三皇檄召之文,得神化之道。或静栖林野,或醉卧道途。常携一犬,号之曰乌龙。所至之处,必分己食以饲之。太复病疥,毛尽秃落,无不嫌恶之。其兄为僧,久居嵩寺,最为长老。善俊将欲升天,忽谓人曰:“我有少债未偿耳。”遂入山见兄。众僧以师长之弟,多年忽归,弥加敬奉。每升堂斋食,即牵犬于其侧,分食与之。众既恶之,白于长老。长老怒,召而责之,笞击十数,遣出寺。善俊礼谢曰:“某宿债已还,此去不复来矣。”更乞一浴,然后乃去。许之。及浴移时,牵犬而去。犬已长六七尺,行至殿前,犬化为龙,长数十丈,善俊乘龙升天。拿其殿角,踪迹犹在。(出《仙传拾遗》)

    【译文】

    韦善俊,是京兆杜陵人。周游各地访道,寻遍了名山。遇到神仙,授予他三皇的征召的文书,获得了神仙变化的道术。韦善俊有时静静地栖息在山林荒野,有时喝醉了睡在道路上,他经常携带着一条狗,称它“乌龙”。韦善俊不管到什么地方,必定要把自己的食物分出来一部分喂狗。狗得了疥疮病,毛都脱落了,很难看,人们见了没有不厌恶的,韦善俊的哥哥做了和尚,久居在嵩山寺庙,功劳最高,成为长老,韦善俊将要成仙升天,忽然对别人说:“我有一点债没有偿还。”于是进入嵩山去见他的哥哥。众和尚都因为他是师长的弟弟,多年外出,忽然回来,所以更加尊敬,小心侍奉。每次登上殿堂吃斋,韦善俊就牵着狗在他旁边,分一部分食物给狗吃。众和尚都厌恶韦善俊,告诉给长老,长老大怒,招呼来善俊,叱责他,用藤条打了他十下,赶出寺庙。韦善俊行礼致谢说:“我过去的债已经还了。这回离去不再来了。”又乞求洗一次澡,然后就离去。长老答应了他,等到洗浴经过了一段时间,韦善俊牵着狗出来,狗已经长了六七尺,走到大殿前面,狗变化成为龙,长几十丈,韦善俊骑上龙升天了。龙住天上飞的时候,崩塌了那大殿的一角,痕迹至今还在。穿越小说 www.kk169.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太平广记》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太平广记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太平广记》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