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卷第十九 神仙十九

穿越小说推荐各位书友阅读:太平广记正文 卷第十九 神仙十九
(穿越小说 www.kk169.com)    马周 李林甫 郭子仪 韩滉

    马周

    马周者,华山素灵宫仙官也。唐氏将受命,太上敕之下佐于国。而沉缅于酒,汨没风尘间二十年,栖旅困馁,所向拘碍,几为磕仆。闻袁天纲自蜀入秦,善于相术,因诣之,以决休咎。天纲目之良久曰:“五神奔散,尸居旦夕耳,何相之有邪!”周大惊,问以禳制之术。天纲曰:“可自此东直而行,当有老叟骑牛者。不得迫而与语,但随其行,此灾可除矣。”周如言而行,未出都门,果有老叟,骑牛出城,默随其后。缭绕村径,登一大山。周随至山顶,叟顾见之,下牛,坐于树下,与语曰:“太上命汝辅佐圣孙,创业拯世,何为昏沉于酒,自掇困饿。五神已散,正气凋沦,旦夕将死,而不修省邪?”周亦懵然未晓。叟曰:“汝本素灵宫仙官,今太华仙王,使人召汝。”即引入宫阙,经历宫门数重,至大殿之前,羽卫森肃,若帝王所居。趋至帘前,有宣言责之者,以其受命不恭,堕废所委,使还其旧署,自责省愆。叟与所使数人,送于东庑之外别院中。室宇宏丽,视其门,则姓名存焉。启钥而入,炉火鼎器,床榻茵席,宛如近所栖止,沉吟思之。未能了悟。忽有五人,服五方之衣,长大奇伟,立于前曰:“我皆先生五脏之神也。先生酣酒流荡,浊辱于身,我等久归此矣。但闭目,将复于神室也。”周瞑目顷之,忽觉心智明悟,并忆前事,二十余年,若旬日之间耳。复扃鐍所居,出仙王之庭,稽首谢过,再禀其命。来诣长安,明日复谒天纲。天纲惊曰:“子何所遇邪?”已有瘳矣。六十日当一日九迁,百日位至丞相,勉自爱也?”如是,贞观中,敕文武官各贡理国之策,周之所贡,意出人表,是日拜拾遗、监察御使、里行。自此累居大任,入相中书令数年。一旦群仙降其室曰:“佐国功成,可以退矣,太乙征命,无复留也。”翌日无疾而终。谥曰忠公。其所著功业,匡赞国政,扬历品秩,国史有传,此不备书。(出《神仙拾遗》)

    【译文】

    马周是仙界华山素灵宫的一位仙官。唐代李氏将要受命于天取代隋朝时,太上派马周到人世帮助唐朝皇室治理国家。马周到了人世后,却天天沉缅于饮酒,二十年都默默无闻地混迹于俗人中,完全忘了上天给他的使命。后来竟落魄江湖,饥寒交加,人人都躲着他,多次向人磕头告帮。他听说袁天纲从四川到陕西来了,据说他常善于看相,就去见他,求他看看自己的将来是凶是吉。袁天纲看了马周半天后说:“你的五神已经离你而去,你的生命已危在旦夕了,哪里还有什么相可看哪!”马周一听大惊失色,问有什么办法可以消灾免死,袁天纲说:“你可以从这里一直向东走,会看见一个骑牛的老人。你不要和他说话,跟着他走就行,这样你的病就可以免除了。”马周按照袁天纲的话,没出城门,果然看见一个骑牛的老头出城,就默默地跟在后面。出城顺着村路走,登上一座大山。马周跟着老人爬上山顶后,老人看见了马周,就下了牛坐在树下,然后说:“太上老君命你下凡辅佐皇室,可是你却成了个酒鬼,混到饥寒交迫的地步。现在你五神已散,正气消尽,已经死在眼前,你还不好好反省悔改吗?”马周仍然发懵,不知老人说的什么意思。老人接着点化他说:“你本来是天上素灵宫的仙官,现在,华山的仙王派人召你去。”说罢就领他进了一座宫城,进了好几道宫门,来到大殿前,只见侍卫排列了很多,警戒森严,好像是王宫。老人领他到了大殿的门帘前,有一个官员宣读王命,责备马周有辱使命,让他返回原来的司署,反省自己的错误。老人和其他几名使者就把马周送到王宫东面一个另外的院子里。来到一座宏伟的房屋前,见门上写着自己的名字。马周用钥匙打开门锁进了屋子,看见屋里的陈设家具和床榻枕席都像是自己近时用过的,想了半天,仍不明白是怎么回事。这时突然来了五个人,穿着东、西、南、北、中五方的衣服一个个身材魁伟。他们对马周说:“我们就是你的‘五脏之神’。你在人世上沉迷于饮酒到处游荡,玷污了你的身子,所以我们就离开你到天宫来了。请你现在闭上眼睛,我们就可以再回到你的五脏中了。”马周闭上眼睛,立刻觉得心神清爽,大彻大悟,并记起了二十多年以来的事,就像十天前的事一样。于是他锁上了自己的屋子,再次来到仙王的大殿,叩头谢罪,并向仙王禀报了自己原来的使命,要求再次到人间去。马周又从天界来到长安,第二天又去拜见袁天纲。袁天纲惊奇地说:“你遇到什么了?你的病已经好了!从现在起,六十天后你将会一天之内晋升多次官职,一百天后你将当上丞相,希望你要珍重自爱啊!”果然,贞观(唐太宗李世民的年号)年间,唐太宗下诏命文武百官贡献治国的良策,马周所献的国策超过了所有的大臣,当天就任命他为拾遗、监察御史(掌察劾百官、巡视州县、祭祀、监军的官)和里行官(散官的一种,类似清代宫中的“军机处走”)等三个重要官职。从此马周多次得到重要的任命,并当了好几年中书令(即宰相)。有一天,一群神仙降临到马周家,对他说:“你辅佐大唐有功,已完成了上天给你的使命,现在可以告退了,东皇太乙命你立刻回天宫,不要在人间停留了。”第二天,马周没生病就突然死了。皇帝追赏他“忠公”的封号。马周在人间功业卓著,他辅佐皇帝治理国家,弘扬正直的官风,国史中已有传记,这里就不详细记叙了。

    --------------------------------------------

    李林甫

    唐右丞相李林甫,年二十,尚未读书。在东都,好游猎打球,驰逐鹰狗,每于城下槐坛下,骑驴击,略无休日。既惫舍驴,以两手返据地歇。一日,有道士甚丑陋,见李公踞地,徐言曰:“此有何乐,郎君如此爱也?”李怒顾曰:“关足下何事?”道士去,明日又复言之。李公幼聪悟,意其异人,乃摄衣起谢。道士曰:“郎君虽善此,然忽有颠坠之苦,则悔不可及。”李公请自此修谨,不复为也。道士笑曰:“与郎君后三日五更,会于此。”曰:“诺。”及往,道士已先至,曰:“为约何后?”李乃谢之。曰:“更三日复来。”李公夜半往,良久道士至。甚喜,谈笑极洽,且曰:“某行世间五百年,见郎君一人,已列仙籍,合白日升天。如不欲,则二十年宰相,重权在己。郎君且归,熟思之,后三日五更,复会于此。”李会回计之曰:“我是宗室,少豪侠,二十年宰相,重权在己,安可以白日升天易之乎?”计已决矣,及期往白。道士嗟叹咄叱,如不自持,曰:“五百始见一人,可惜可惜。”李公悔,欲复之。道士曰:“不可也,神明知矣。”与之叙别曰:“二十年宰相,生杀权在己,威振天下。然慎勿行阴贼,当为阴德,广救拔人,无枉杀人。如此则三百年后,白日上升矣。官禄已至,可使入京。”李公匍匐泣拜,道士握手与别。时李公堂叔为库部郎中,在京,遂诣。叔父以其纵荡,不甚记录之,颇惊曰:“汝何得至此?”曰:“某知向前之过,今故候觐,请改节读书,愿受鞭棰。”库部甚异之,亦未令就学,每有宾客,遣监杯盘之饰。无不修洁。或谓曰,汝为吾著某事,虽雪深没踝,亦不去也。库部益亲怜之,言于班行,知者甚众。自后以荫叙,累官至赞善大夫,不十年,遂为相矣。权巧深密,能伺上旨,恩顾隆洽,独当衡轴,人情所畏,非臣下矣。数年后,自固益切,大起大狱,诛杀异己,冤死相继,都忘道士槐坛之言戒也。时李公之门,将有趋谒者,必望之而步,不敢乘马。忽一日方午,有人扣门,吏惊候之,见一道士甚枯瘦,曰:“愿报相公。”闻者呵而逐之外,吏又鞭缚送于府,道士微笑而去。明日日中复至,门者乘间而白。李公曰:“吾不记识,汝试为通。”及道士入,李公见之,醒然而悟,乃槐坛所睹也。惭悸之极,若无所措。却思二十年之事,今已至矣,所承教戒,曾不暂行。中心如疾,乃拜。道士迎笑曰:“相公安否?当时之请,并不见从,遣相公行阴德,今枉杀人,上天甚明,谴谪可畏,如何?”李公但磕额而已。道士留宿,李公尽除仆使,处于中堂,各居一榻。道士唯少食茶果,余无所进。至夜深,李公曰:“昔奉教言,尚有升天之挈,今复遂否?”道士曰:“缘相公所行,不合其道,有所窜责,又三百年。更六百年,乃如约矣。”李公曰:“某人间之数将满,既有罪谴,后当如何?”道士曰:“莫要知否?亦可一行。”李公降榻拜谢。曰:“相公安神静虑,万想俱遣,兀如枯株,即可俱也。”良久,李公曰:“某都无念虑矣。”乃下招曰:“可同往。”李公不觉,便随道士去。大门及春明门到辄自开,李公援道士衣而过。渐行十数里,李公素贵,尤不善行,困苦颇甚。道士亦自知之,曰:“莫思歇否?”乃相与坐于路隅。逡巡,以数节竹授李公曰:“可乘此,至地方止,慎不得开眼。”李公遂跨之,腾空而上,觉身泛大海,但闻风水之声。食顷止,见大郭邑。介士数百,罗列城门,道士至,皆迎拜,兼拜李公。约一里,到一府署。又入门,复有甲士,升阶至大殿。帐榻华侈,李公困,欲就帐卧。道士惊,牵起曰:“未可,恐不可回耳,此是相公身后之所处也。”曰:“审如是,某亦不恨。”道士笑曰:“兹介癣鳞(鳞原作癣,据明抄本改)之属,其间苦事亦不少。”遂却与李公出大门,复以竹杖授之,一如来时之状。入其宅,登堂,见身瞑坐于床上。道士乃呼曰:“相公相公。”李公遂觉。涕泗交流,稽首陈谢。明日别去,李公厚以金帛赠之,俱无所受,但挥手而已,曰:“勉旃,六百年后,方复见相公。”遂出门而逝,不知所在。先是安禄山常养道术士,每语之曰:“我对天子,亦不恐惧,唯见李相公,若无地自容,何也?”术士曰:“公有阴兵五百,皆有铜头铁额,常在左右,何以如此?某安得见之。”禄山乃奏请宰相宴于己宅,密遣术士于帘内窥伺。退曰:“奇也,某初见李相公,有一青衣童子,捧香炉而入,仆射侍卫,铜头铁额之类,皆穿屋逾墙,奔逆而走。某亦不知其故也。当是仙官暂谪在人间耳。”(出《逸史》)

    【译文】

    唐玄宗时的右丞相李林甫,二十岁时还没有读书。他在东都洛阳时,特别爱好狩猎和打马球、架鹰养狗,终日游乐。他常常在城里的槐坛下骑驴打球,没有一天不去。有时骑驴打球累了,就扔掉驴,干脆坐在地上或头枕着手躺在地上歇息。这天有个十分丑陋的道士对坐在地上的李林甫说:“骑驴打球有什么意思,值得你这样沉迷呢?”李林甫瞪了道士一眼怒冲冲地说:“关你什么事?!”道士就走了。第二天道士又来了,对李林甫还是说那两名话。李林甫从小就聪明过人,立刻意识到道士不是个平凡的人,就很快从地上起身来整理好衣服,向道士恭敬地施礼。道士就说:“郎君你虽然很会骑驴打球,但早晚会从驴背上掉下来的,要是摔坏了,你将后悔莫及呀!”李林甫向道士表示自己今后要谨慎小心加强自己的修养,不再骑驴打球了。道士听后笑着说:“三天后的五更时,我在这里等你。”李林甫答应了。到了那天约定的时间,李林甫到时道士已经在那里了。道士说:“你怎么来晚了?”李林甫忙陪罪。道士让李林甫三天后五更再来。到了那天,李林甫半夜就赶到约定的地点,过了很久道士才来。这次道士很高兴地和李林甫谈笑,并说:“我在人世已经五百年了,现在只有你一个人名列仙籍,你将会白日升天成仙。如果你不愿意成仙,也可以当二十年大权在握的唐朝宰相。你今天先回去,三天后的五更时你再到这里来吧。”李林回去以后心里暗想:“我本身就是皇族,从小就豪放侠义,二十年大权在握的宰相太好了,成仙怎么能和当宰相相比呢?我决心向道士请求让我当宰相!”再见到道士,李林甫说自己愿意当宰相,不想成仙。道士听后,非常感叹惋惜,斥责李林甫说:“真没想到你竟这样浅薄庸俗!我考察了五百个人才遇见你这一个可以成仙的人,你却是这样地让我失望,太可惜了!”李林甫后悔了,要求再换过来,不当宰相让他成仙,道士说:“不行了,上天神灵已经知道你想当宰相的心愿了。”临别时道士告诫李林甫说:“你可以当二十年宰相,掌握着生杀大权,威振天下,然而你千万不要暗藏坏心耍阴谋害人,要多救人少杀人,多积阴德。这样,三百年后你就能白日升天成仙了。现在你的官运已经来了,可以进京做官了。”李林甫哭着伏在地上叩拜,道士和他握手告别。当时,李林甫的堂叔当库部郎中,李林甫到京后就去见他。堂叔因为李林甫一向放纵浪荡,很少教导他,也不和他来往,很惊奇地问道:“你怎么跑到京城来了?”李林甫说:“侄儿知道以前错了,这次来拜见堂叔,就是决心从此改邪归正好好读书,如果再犯错误,情愿受堂叔的鞭打。”堂叔仍然感到奇怪,仍没让他读书,而是让他在每次宴请宾客前把杯盘餐具弄好。李林甫把餐具洗得非常干净,罗列得工整有序。有时堂叔李林甫去做什么事,时值严冬,李林甫趟着很深的雪,也毫不推辞去把事办成。堂叔对他的印象越来越好,在上朝时也常常和同朝大臣们说起他这个能干的侄子。后来在堂叔的关照下,李林甫以先世的功勋而赐官,任命为赞善大夫,不到十年,就当上了宰相。李林甫胸有城府,很懂得玩弄权术,能暗中体会皇帝的意图,所以深得皇上的恩宠,成为朝中大权独揽的重臣,宫廷内外不论官民没有不怕他的。几年后,李林甫为了自己的地位更加巩固,就排除异己,把很多人抓进了监狱,枉杀了不少好人,把那位丑道士的告诫完全忘在脑后了。当时,不管什么人只要拜见李林甫,必须在离他府邸很远的地方就下马步行,不敢骑马。有一天近中午时,一个人非常放肆地敲李林甫家的门,门官非常吃惊地开了门,只是一个容貌干瘦的道士,说要见李相国。门官大声呵斥着把道士赶走,又把他鞭打了一顿送到官府,那道士后来笑着走了。第二天中午,道士又来了,门官只好找机会报告了李林甫。李林甫说:“我不记得曾认识过什么道士,你让他来见见我吧。”等道士拜见李林甫后,李林甫才突然想起这道士正是在槐坛曾告诫过他的那个人,顿时感到又怕又愧,不知所措。进而又想,当初道士预言自己只能当二十年宰相,现在恰恰已到二十年了,但道士当初的告诫却没有遵守。想到这里,心中更恐惧,像突然生了大病似的。李林甫向道士行了礼后,道士笑着说:“先生这一段可安好吗?当初我对你的告诫你一点也没听,丝毫没有积什么阴德,而且枉杀了很多人。你的一切罪行上天都了如指掌,你就不怕对你降下惩罚吗?!”李林甫只有不断地磕头。李林甫把仆人全部都打发走,让道士住在堂屋中,他和道士各睡一张床。道士只吃少量的茶点,其余什么也不要。夜深时,李林甫问道士说:“当年你所说过我有上天成仙的缘份,现在我还有这种可能吗?”道士说:“由于你在人间的罪行,折去你三百年仙缘。由于受到上天的谴责,你的仙缘推迟了六百年。六百年后,你才能成仙。”李林甫说:“我的寿数快满了,既然我有这么深的罪孽,以后会怎么样呢?”道士说:“你想知道今后,只有和我到天上去一趟。”李林甫忙下床跪拜,要求道士带他上天一趟。道士说:“你坐在那里凝神静心,排除所有的杂念,就像一棵无知无觉已枯死的树。到了那个程度,我就可以带你一同上路了。”过了半天,李林甫说:“我现在已经什么杂念都没有了。”道士就下了床招呼道:“咱们可以走了。”李林甫不知不觉就跟着道士走,李林甫家大门和长安城东的春明门都自动打开,李林甫拽着道士的衣服跟着走。李林甫长期养尊处优没吃过苦,更没走过这么远,走了十几里以后,就累得受不了。道士也知道,就问他是不是想歇一会儿,然后两人就坐在路边。过了一会儿,道士给了李林甫一根竹竿说:“骑上它,到了地方就自然会停下,但路上千万不要睁眼!”李林甫跨上竹竿,立刻觉得身子腾空而起,飞越大海,耳边响着水声和风声。过了一顿饭时间终于停了下来。李林甫睁眼一看,见来到一个大都城前。城门前排列着好几百士兵,见道士到来,都行礼迎接,也向李林甫行礼。进城走了一里多,来到一座府门前。进了大门,见两边都有士兵侍卫,两人登上台阶上了大殿,见殿里设着华丽的床帐,李林甫忽然觉得很困乏,想上床睡下,道士惊慌地把他拉起来说:“你要在这床上睡下,就回不到人间了,因为这里是你死后才能来的地方。”李林甫说:“如果这里真是我死后的归宿,我死也无怨了。”道士笑着说:“这里也不是你想的那样完美,也会有小病小灾,苦事也不少。”道士就跟李林甫出了大门,又把竹竿给他骑上。不一会儿李林甫就又回到人间自己的家,进了门到来堂屋,见自己的肉体闭着双眼坐在床上。这时道士喊道:“李相国,李相国!”李林甫才还了魂醒过来,哭着向道士拜谢。道士第二天告别李林甫,李林甫送他金银绸缎,道士一律不要,只是挥挥手说:“好自为之吧,六百年后我还能再见到你。”说罢就出门不见了,不知去了哪里。当时安禄山曾招纳了几个道士,他曾问道士们说:“我见了皇上都不害怕,可是一看见李林甫,就会手足失措心慌意乱,这是怎么回事呢?”道士说:“你有五百个阴曹的鬼卒保护,这些鬼卒个个铜头铁额,总在你身边,你怎么会怕李林甫呢?能不能想法让我们看看你和李林甫在一起时的情形呢?”安禄山就故意请李林甫到自己府中赴宴,让道士在帘后偷偷观察,李林甫走后,道士对安禄山说:“太奇怪了,李林甫来时,他前面有个穿青衣的童子捧着香炉,您的那些铜头阴卒一看见那童子,都吓得穿屋跳墙而逃。我也不知是怎么回事。大概李林甫是暂时被贬在人间的神仙吧!”

    --------------------------------------------

    郭子仪

    郭子仪,华州人也。初从军沙塞间,因入京催军食,回至银州十数里,日暮,忽风砂陡暗,行李不得,遂入道旁空屋中,籍地将宿。既夜,忽见左右皆有赤光,仰视空中,见軿辎车绣屋中,有一美女,坐床垂足,自天而下,俯视。子仪拜祝云:“今七月七日,必是织女降临,愿赐长寿富贵。”女笑曰:“大富贵,亦寿考。”言讫,冉冉升天,犹正视子仪。良久而隐。子仪后立功贵盛,威望烜赫。大历初,镇河中,疾甚,三军忧惧。子仪请御医及幕宾王延昌、孙宿、赵惠伯、严郢等曰:“吾此疾自知未到衰殒。”因话所遇之事,众称贺忻悦。其后拜太尉尚书令尚父,年九十而薨。(出《神仙感遇传》)

    【译文】

    郭子仪是华州人,起初在沙漠边塞当兵驻防,后来因为到京城催军饷,走到离银州十几里的地方时,忽然起了风暴,刮得飞沙走石天地昏暗,没法向前走了,就躲进道边一间空屋里打了地铺住下。这天夜里,忽然房子左右一片红光,抬头看,只见空中有一辆华丽的车子慢慢降落下来,车上的锦绣围帐中坐着一个美丽的女子正俯身向下看。郭子仪急忙跪拜祝告说:“今天是七月初七,您一定是天上的织女降临了,请赐给我富贵和长寿吧!”仙女笑着说:“你能得到大富大贵,也能长寿的。”说罢,车子又慢慢升上天空,那仙女一直看着郭子仪,很久才消失。郭子仪后来由于战功而官居高位大富大贵,声名显赫。唐代宗大历年初,郭子仪镇守河中时,得了重病,三军部下十分忧虑,郭子仪就请来御医和幕僚王延昌、孙宿、赵惠伯、严郢等人,对他们说:“我虽然病很重,但我自己知道决不会死的。”接着他就把在银州遇见织女的事说了,大家这才放了心,都向他祝贺。后来他官做到太尉(最高军事统师)、尚书令(宰相),被尊称为“尚父”,活到九十岁才去世。

    --------------------------------------------

    韩滉

    唐宰相韩滉,廉问浙西,颇强悍自负,常有不轨之志。一旦有商客李顺,泊船于京口堰下,夜深碇断,漂船不知所止。及明,泊一山下。风波稍定,上岸寻求。微有鸟径,行五六里,见一人乌巾。岸帻古服,与常有异。相引登山,诣一宫阙,台阁华丽,迨非人间。入门数重,庭除甚广。望殿遥拜,有人自帘中出,语之曰:“欲寓金陵韩公一书,无讶相劳也。”则出书一函,拜而受之。赞者引出门,送至舟所。因问赞者曰:“此为何处也?恐韩公诘问,又是何人致书?”答曰:“此东海广桑山也,是鲁国宣父仲尼,得道为真官,理于此山。韩公即仲由也,性强自恃。夫子恐其掇刑网,致书以谕之。”言讫别去。李顺却还舟中,有一使者戒舟中人曰:“安坐,勿惊惧,不得顾船外,逡巡则达旧所。,不知所行几千万里也。既而诣衙,投所得之书。韩公发函视之,古文九字,皆科斗之书,了不可识。诘问其由,深以为异,拘絷李顺,以为妖妄,欲加严刑。复博访能篆籀之人数辈,皆不能辨。有一客疣眉古服,自诣宾位,言善识古文。韩公见,以书示之。客捧书于顶,再拜贺曰:此孔宣父之书,乃夏禹科斗文也,文曰;‘告韩滉,谨臣节,勿妄动。’”公异礼加敬,客出门,不知所止。韩惨然默坐,良久了然,自忆广桑之事,以为非远。厚礼遣谢李顺。自是恭黜谦谨,克保终始焉。(出《神仙感遇传》)

    【译文】

    唐德宗时任宰相的韩滉,曾经任浙西廉使。韩滉为人刚强自信,常有图谋不轨的心思。有一次,一个叫李顺的客商把船停靠在京口的码头上,半夜江上起了大风,拴在码头石墩上的船缆被刮断,船在江上漂流。天亮后,李顺出了船舱一看,见船漂到了一座山下停住了。这时波平风静,李顺就舍舟登岸看看这是个什么地方。他顺着一条非常狭窄难走的小路走了五六里地,遇见一个头系黑头巾的人。那人把头巾推起露出前额,身穿古代人的衣服,和平常的人很不相同。那人领着李顺登上一座山,来到一座宫殿前,见楼台殿阁十分华丽胜过人间的王宫。进了好几道宫门,见里面的庭院十分宽阔。那人远远地向大殿上行礼后,有个人掀开大殿的帘子走出来对李顺说:“打算请你给金陵的韩滉捎一封信,请不要见怪,拜托了!”说罢拿出一封信,李顺赶快施礼收下了信。领他来的那人就领他出了宫殿,又把他送回到船上。李顺就问那领路的说:“这里是什么地方?如果韩滉问我,我该说是谁给他捎的信呢?”领路人说:“这里是东海的仙岛广桑山,当年鲁国的宣父仲尼(即孔子,名丘字仲尼,唐太宗贞观十一年李世民下诏尊孔子为“宣父”)得道成了天界的仙官,就由他管辖治理这广桑岛。韩滉,就是他的弟子仲由(即子路,孔子弟子,勇猛刚毅,曾为卫国大夫孔悝的邑宰)转世在人间的。韩滉为人刚强自傲,孔子怕他在人间犯罪落入法网,所以给他捎去信告诫提醒他。”说罢领路人就告辞去了。李顺就回到船里,这时有个仙界派来的使者警告船里的人们说:“好好坐着别害怕,千万不要往船外看,很快就会到你原来的地方。如果往外看,船马上就会翻!”船里的人都牢记那使者的话,谁也不敢往外看,只觉得般像在空中飞行,片刻间就到了京口码头下面,也不知道走了几千几万里。李顺找到韩滉的府衙,把信交给了韩滉。韩滉打开信一看,信上只有九个字,都是古代的蝌蚪文,根本不认识。问李顺怎么回事,李顺就说了去广桑仙岛的经过。韩滉觉得太怪了,认为李顺是妖言骗人,就把他抓起来打算用刑拷问。后来韩滉向不少懂得篆体、籀体字的人请教,也都不认得那几个字。这时有一个眉间长痦子身穿古人衣服的人来拜见韩滉门客们,自称能认得古文。韩滉接见了他,把那封信给他看。那人看完了信,立刻把信举过头顶向韩滉叩拜,祝贺道:“这是宣父孔丘的信,字是夏禹时代的蝌蚪文。这九个字是:‘告韩滉,谨臣节,勿妄动’。”(大意是:我告诫韩滉,要好好尽臣子的使命,不要轻举妄动。)韩滉对那客人十分尊敬地行了大礼后,客人出门走了,不知去了哪里。客人去后,韩滉心事重重地坐着努力回想,过了很久终于恍然大悟,想起了自己在广桑岛上当神仙的事并不很远,于是用礼物重谢了李顺。从此韩滉更加谦恭谨慎,始终忠心地辅佐朝延,成了一位忠臣。穿越小说 www.kk169.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太平广记》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太平广记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太平广记》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